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72章 名士之殤(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72章 名士之殤(二)字體大小: A+
     

    深秋,朔風起。

    宏大的朔方城在矗立於肥沃的河套平原上,宛如一頭雄獅,虎視著塞上的鮮卑人。

    夜已經深了,盧植還沒有休息。

    燈火通明,十幾根兒臂粗細的牛油蠟燭噗噗的竄著火苗子,把房間照應的很通透。

    案牘堆積如山,盧植坐在長案后的太師椅上,不停的翻閱,批示,做出各種決定。

    在旁邊,有一張小桌子。

    郝昭坐在那裡,正在查看公文,分門別類,做的頗有條理。

    轉眼間,從當年那個在滎陽出主意煉製金汁的懵懂少年,到如今也已經是長大成人。等到來年開春,郝昭就要到弱冠的年紀了。老師說,到時候會給他一個表字。

    別小看了這一個表字,卻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有的。

    你看麴義那麼厲害的一員大將,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正經的表字,那需要長者賜。

    有了表字,就算成人了!

    就可以追隨自己崇拜的偶像,卻征戰疆場,建功立業……

    郝昭非常的開心,同時更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急切。老師說,這一次在朔方,就是要考校他的本領。不要小看他現在做的事情,這一次的考校,將決定他的未來。

    只是……

    郝昭放下手中的公文,走到了桌案旁邊。

    為盧植斟了一杯葡萄酒。那酒觴,是用西域特產的玉石,找高人打造出來的藝術品。隨比不得夜光杯,但是卻透著一股子奇特的韻味。酒觴表面,還有工匠刻印上去的鎦金小篆,是董俷的那一首涼州詞,葡萄美酒夜光杯……盧植甚愛此酒觴。

    「老師,夜已經深了,該休息了!」

    盧植端起酒觴,目光在就酒觴上的涼州詞停留。鮮艷的葡萄酒,無暇的白玉,相互映襯,酒液之中,隨著盧植輕輕轉動酒觴,一句句涼州詞在酒液中浮現了出來。

    每一次喝酒,那感覺就是飲了一首詩詞,美妙極了!

    盧植笑道:「不急,等一會兒再去休息……小昭,你莫要總是催我。自從黃巾之亂平息之後,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品嘗過這樣的滋味。你看,軍師的這個計劃之龐大,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若是此戰能夠功成,則我漢室江山,三百年內將無需擔心蠻奴之患。放心吧,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這一戰之後,我要徹底休息。」

    每次這樣催促,盧植都是這樣的回答。

    三百年無胡患之憂……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呢?

    郝昭是并州人,對於胡患的災害,可以說是心知肚明。

    有三百年的太平盛世,至少對於并州邊荒的百姓而言,這簡直就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誰能有如此大氣魄?

    非主公,誰能令邊荒得三百年太平?

    郝昭深吸一口氣,強按耐住心頭的激動。是的,他非常激動,因為他將見證此戰。

    「小昭,國讓的這份公文,你如何看待?」

    郝昭連忙收起了心神,從盧植手中接過了公文,仔細看了一遍之後,眉頭微微一皺。

    「田將軍未免太過用險了吧……竟然讓子龍將軍和文遠將軍偷襲河東,他自己帶了五千人駐紮蓮勺,和近十萬郭汜大軍對峙?若是郭汜看破了他的疑兵之計,那麴義將軍和主公,可都要陷入險境之中……老師,田將軍這一手用的太險了些。」

    「險嗎?我覺得國讓這一手,玩的非常漂亮。」

    盧植笑道:「孫武十三篇開篇就說了,兵者,詭道也……用兵之法,虛虛實實,實實虛虛。即便是這疑兵之計,同樣是虛實相和,巧妙非凡,只看你如何的使用。」

    郝昭搖頭,「我不明白。」

    「凡疑兵之計,必須要把對手琢磨個徹底。郭汜這個人,膽小謹慎,與李傕一起的時候,他的性子可以很大程度上來彌補李傕的不足,可是一旦獨自用兵的話……國讓只怕是琢磨透了此人,才帶了五千人,在蓮勺遍插旌旗,迷惑住了郭汜。」

    郝昭似有所得,輕輕的點頭。

    「西平現在所需要的是時間,漢升已經揮兵殺入了渭南,只要若曹操聰明,當會立刻退出函谷關……君明(也就是典韋)與西平有八拜之交,情同手足,定然會不顧一切的從漢陽殺出一條血路,以馳援西平;而公明自北地出,足以牽制住李郭大部兵馬,配合叔至奪取安定。國讓只需要死守蓮勺,不出十日,則關中可定。」

    盧植說完這一番話,也不由得長嘆了一聲。

    「想當年,我與西平點評他的麾下,說他麾下無一人可用,如今看來卻是錯了……西平麾下這十軍主帥,沒有一個差的,更不要說軍師賈詡,當真是算無遺策啊。」

    「就是有點陰沉!」

    盧植聽了這句話,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昭,那不叫陰沉,用西平的話來說,那叫深沉。這一點,你就算再學二十年,也未必能達到軍師的那種程度。還有,你要記住,有些話可以說,有些話不能說。」

    「我知道!」

    盧植站起來,走到書房門口,閉上眼睛,呼吸那清冷的空氣。

    「小昭,你聞到了嗎?」

    「聞到什麼?」

    「這空氣中,瀰漫著大漢中興的氣息,我一輩子都在尋找這種味道,現在我找到了!」

    郝昭獃獃的看著盧植的背影,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找到了嗎?

    這也許真是一股繁榮的氣息,但還會是大漢的繁榮氣息嗎?

    盧植仰望星空,只見璀璨的星河,北斗七星連成了一線,一道淡黃色的光芒,自天璇位掃過……

    心中不由得一動,盧植的臉色,頓時變得格外難看。

    ******

    郿縣城頭,鏖戰正酣。

    董俷在城頭上奔走,厲聲的呼喊。

    一手執六十斤重的巨型大盾,一手執卓玉,上前一步,將從垛口外爬上來的敵將踹下城去,大盾猛然橫掃,砰的一下子撞飛了兩個撲過來的敵將。

    「李傕,可敢與俺一戰!」

    董俷聲若巨雷一般,掩蓋住了城頭上的喊殺聲。

    抬手一刀,將一個敵將砍翻在地上,溫濕的鮮血,噴濺在董俷的身上,臉上……

    滕皮甲,已經是破爛不堪。

    藤甲的縫隙,充斥著粘稠的血漿。

    董俷如同一個血人一樣,厲聲的吼叫。身邊的軍士,在他的帶動下,一個個顯得格外瘋狂。董俷每殺一員敵將,必然吼叫著『李傕,可敢與我一戰』。每一次的咆哮,令郿縣士卒的士氣都會增長一分,而李傕軍的士氣,則隨之就會低落一分。

    卓玉刀鋒冷,鐵盾重如山。

    當第十七個敵將被董俷一盾砸的血肉模糊之後,李傕軍再也無心攻擊,蜂擁退卻。

    雄立與郿縣城頭,董俷一腳踩在垛口上,朝著李傕中軍大纛的方向,發出了一聲巨吼:「董西平在此,李傕可敢與俺一戰?」

    剎那間,李傕軍鴉雀無聲。

    雖然看不見李傕此刻的表情,但董俷卻可以猜到,他的臉色,一定是非常的難看。

    「無膽賊子,只知道暗箭傷人嗎?連老婆女兒的仇,也不抱了嗎?」

    無數雙眼睛一下子落在了大纛下,那面色慘白的李傕面上。那目光中,帶著一絲嘲諷之意……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李傕是這麼認為,坐在馬上就好像屁股上生了刺一樣。

    「李稚然,只這點膽略也敢出來混嗎?回家躲在你那女巫懷裡吃奶去吧。」

    「無膽賊子,無膽賊子!」

    郿縣城頭上,響起了山呼海嘯般的聲音,似乎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在嘲笑李傕。

    這仗,沒法子打了!

    李傕有一種快要崩潰掉的感覺。

    「收兵,來日決戰!」

    這六個字,幾乎是從李傕的牙縫裡擠出來的一樣。

    周圍的人看著他,都有些麻木了。這已經是第幾次說同樣的話語了?好像前幾天,也是這個樣子吧。來日決戰,來日決戰……每次決戰,都他媽的好像孫子一樣的縮著頭回去。

    李傕何嘗不知道其中的害處?

    可有什麼辦法?

    難道真的要跑出去,和董西平來一場火拚嗎?

    據他所知,自從董俷出道以來,只有他殺人的份兒,還沒有人能真正的打敗他。

    自己過去和董俷火拚,不是找死嗎?

    可董俷那話,實在是太刺耳了,殺了他全家不說,還拿這件事當話題叫喊個不停。

    是,我要報仇,可我不能白白的去送死。

    這是個講求勇武的時代,身為武將,其尊嚴就是在疆場上捍衛。拒絕對方的挑戰,那簡直是……更何況李傕和董俷之間,還有那說不清楚,見不明白的刻骨仇恨。

    眼看著李傕軍灰溜溜的走了,董俷長出了一口氣。

    嗓子好像著火了一樣,都快要冒煙了。也難怪,整天的叫喊,那也是個力氣活,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支持下來的。一旁有技擊士陳敏,拎著水囊就跑到了董俷身邊。

    董俷放下兵器,接過水囊咕咚咕咚就是大半袋子。

    喝完了水,嗓子感覺好了許多。董俷大笑道:「李傕就是個烏龜,縮在那殼子里,連個屁都不敢放。老子幾千人打他幾萬人,他居然奈何不得,實在是太廢物了。」

    這話,是對城頭上的士卒所說。

    這些士卒,都是郿縣的降卒,董俷壓著巨魔士不許出戰,守城時多是以降卒為主。

    也許會有人問,這些降卒,就願意聽從董俷的命令?

    李傕郭汜的人馬,特別是李傕的麾下,是以當年董卓的西涼軍為主。董卓雖然死了五年,可說到底這些人都曾是董卓的部下。而當年如果不是牛輔被刺,以董俷在西涼軍中的威望,李傕郭汜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而且,漢時的兵制,可沒有後世的思想教育。誰發餉就聽誰的,誰的拳頭大,誰就是大爺,哪有什麼純粹的軍人?

    董俷抄了李傕的家,把李傕三分之一的家財拿出分發。

    這可是比什麼鼓勵都要來的實在,加上董俷所展現的勇武和沉穩,巨魔士那可怕的殺傷力,足以令這些降卒為之效命。李傕……是什麼人?我們的主帥是武功侯!

    聽到董俷的話語,士兵們哄然大笑起來。

    董俷手指李傕的軍營,大聲道:「小子們,可怕那些龜兒子?」

    「一群龜兒子,就算再來十萬,我們也不怕!」

    「龜兒子,龜兒子……」

    董俷隨口一句罵人的話,立刻在軍中傳開了。

    城頭上的士兵,不管是有傷的還是沒傷的,趴在城牆上朝著李傕軍的大營就喊了開來。

    雖然不一定理解,可很明顯,這不是什麼好話!

    有什麼辦法呢?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自家的主帥沒本事,那就只能聽著吧。這李傕軍的士氣,已經低落到了極致。

    不過,走下城頭,董俷臉上的笑容可就沒有了。

    別看他在城頭上囂張笑罵,但郿縣的情況,他自己是很清楚的,並不容他去樂觀。

    「主公,要不明天讓巨魔士再殺一場吧。」

    董俷輕輕搖頭,「且不要著急,巨魔士非到關鍵時刻,不要輕易的出動。我們要在這郿縣城下,拖住那李傕……我不希望再讓他逃走,那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按照計劃,典將軍至少還有三四天的時間才能抵達啊。」

    閻圃和趙岑都露出了焦慮之色。

    畢竟這二人,都沒有真正的經歷過像郿縣這樣的慘烈戰鬥,心裡不免都有些沒譜。

    可董俷卻經歷過無數次生與死的考驗,心裡雖憂慮,可是卻不流於表面。

    「我和你們打賭,兩天之內,虢亭侯必然會抵達郿縣。」

    兩天?

    閻圃不免心懷疑慮,看著董俷,有點不太相信。

    畢竟縱穿漢陽,突入關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虢亭侯再厲害,也不可能飛過來吧。

    但是董俷,卻有信心。

    自家兄長的性子,他如何能不知道?

    如今涼州已經亂成了一片,以典韋的脾氣,加上元戎軍的戰鬥力,定然是馬不停蹄。

    兩天,大哥定然會抵達這郿縣城下。

    ******

    這一夜,郿縣靜悄悄。

    董俷沒有睡,一個人坐在郿縣府衙的大廳里,看著懸挂在牆壁上的巨型關中地圖。

    擔任守衛的是越兮,還有十名技擊士,在大廳外巡邏。

    關中大戰已經快到尾聲了……

    想必漢升大哥,也快要抵達焦城了吧。以他和文聘王威的本事,應該不成問題。

    只是這一戰以後,背嵬士定然損傷慘重,少不得要被老麴一番嘮叨了!

    關中大戰結束之後,盧師的彈汗山大決戰,也差不多要拉開序幕了吧。也許真的能像文和先生所說的那樣,如果這一戰成了,那麼大漢疆域三百年內將不復胡患。

    聽上去,似乎也很不錯!

    董俷負手在地圖前沉思著,突然間一陣隱約的騷動傳來。

    「發生了什麼事?」

    越兮匆匆走進了大廳,「主公,城頭上發現,李傕軍大營之中,好像有什麼動靜。」

    「哦?隨我登城觀望!」

    董俷心裡奇怪,帶著人匆匆的走上城頭。

    閻圃和趙岑已經出現在城門樓上,董俷也顧不得行禮,手搭涼棚,向遠方眺望。

    只見李傕軍大營火光衝天,喊殺聲越來越響。

    一支裝備獨特的人馬,在火光中影影憧憧,若隱若現。董俷眯起眼睛觀看,突然間大喜望外。

    那支人馬的裝備,不正是元戎軍的裝備嗎?

    是大哥來了!

    董俷強忍住心中的激動,扭頭厲聲喝道:「越兮,傳我命令,巨魔士立刻隨我出擊!」

    ~~~~~~~~~~~~~~~~~~~

    第三章十二點前奉上。

    四哥的網線出了問題,本章清虛代發。(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