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66章 大戰起,誰是黃雀(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66章 大戰起,誰是黃雀(五)字體大小: A+
     

    已至初秋時節!

    往年在這個時候,正是秋收的開始,田園上繁忙無比,一片興旺的景象。

    可是今年……

    自從李郭二人反目之後,在有心人的挑撥之下,雙方的矛盾是愈演愈烈,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勢。小衝突,大衝突,引發出一連串的血戰,使得三輔之地,遍地哀鴻。

    董俷沉靜的站在岐山之巔,目光迷離的眺望遠方,心思卻是千迴百轉,複雜的很。

    一個謀劃了整整三年的布局,所圖謀的就是今日之事。

    誰都沒有想到,賈詡李儒從進入西域的那一天開始,就有了殺出西域的全盤計劃。

    所有人都以為,董俷殺出西域,只有自河西走廊出,進入涼州一途。

    但是卻沒有人知道,河西走廊對賈詡而言,其實只是一個迷惑眾人的幌子罷了。

    賈詡從一開始,就把出西域的重點放在了武都。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地區,掌控武都的人,是原漢中太守蘇固,說起來也曾是董卓的部下。蘇固這個人,名聲並不顯赫,也沒有什麼過於出眾的本事。說穿了,是一個很平庸的傢伙。可這樣的一個人,能當上漢中太守,很顯然也有他的手段。

    蘇固膽小,為人謹慎。

    在治理地方上面,是有一定的水平。只看在他擔任漢中太守的兩年之中,漢中的人口和稅賦都保持在較高的水平。膽小,而識時務,頗懂得變通之道,無甚野心。

    這就是賈詡對蘇固的評價,並且根據他的這種性情,開始了一系列的行動。

    從張掖至武都郡,還有一條通路,就是自氐池出,走賜支河,穿越星宿海,進入河湟。在這一條路上,有白馬羌人騰子駒掌控,加之星宿海是技擊士的訓練大營,所以早在三年前,剛進入西域的時候,一條直接通往武都的通道,就已經形成。

    三年中,賈詡通過與蜀中張氏的力量,在武都布下了一張大網。

    由張氏牽頭,先和原本是漢中大戶閻氏家族取得了聯繫,雙方很快就達成了協定。

    在這中間,出力最多的人,就是在臨洮歸順董俷的閻溫。

    閻溫是天水人,可是祖輩卻出自漢中,說起來算是漢中閻氏家族的一個偏遠旁支。

    閻溫歸宗認祖之後,向閻氏保證,他日若奪回漢中,定會振興閻家。

    事實上,閻家對蘇固奪回漢中,早就不抱任何的希望。雖說現在也掌了一郡之地,可說穿了,卻是在李郭、馬騰和張魯三方的夾縫中勉強生存,不足以寄託希望。

    閻家本非世族,以商發家,算不得名門。

    在這一點上,閻家和董家頗有相似之處,所以對董俷也懷有相當的好感。

    董俷在西域的作為,閻家一直都冷靜的觀察著。早在董俷對龜茲開戰之前,正是和董家結盟,並且派出了大批的閻家弟子,至西域進學,實際上就是表明了態度。

    閻家第三代長子,名叫閻圃,表字儒宗,年已二十四歲。

    對於董俷而言,閻圃這個名字是比較陌生的。但是其才學,倒是頗受盧植的器重。

    「此子,有國士之風!」

    這是盧植在出征漠北之前,向董俷推薦閻圃時所說的話語。

    盧植是什麼人?

    那是堂堂的一代宗師級人物,連羊續蔡邕對他也非常欽佩。他不好評價別人,可一旦做出評定,往往是不會看走了眼。所以,董俷馬上就命人將閻圃從太學府調出,出任他大都督府的門下從事。雖然官位並不是特別彰顯,可是卻羨煞了無數人。

    要知道,擔任門下從事的俸祿雖然只有一百石,可那是心腹之人才能擔當的職務。

    閻圃身高七尺六寸,生的面如粉玉,極具丰姿。

    此刻,他正站在董俷的身後,也不出聲,垂手肅立。

    「儒宗,郿縣那邊,可有消息傳來?」

    閻圃說:「主公,尚未有消息傳來,但想必不會等待太久時間。軍師布局高遠,此次和林鄉亭侯合作,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斷不會出什麼差池。河東衛覬突破河水,佔領蓮勺,已經直接威脅到了左馮翊的安危,李賊又怎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董俷卻笑了!

    「只怕不是李傕把握機會,而是那衛覬目光高遠吧。」

    閻圃聞聽,也笑了起來,「主公所言不差,河東衛氏三百年大族,的確不容小覷。趁曹操迎奉天子,兵進函谷關的時候,出擊三輔,若是謀劃得當,這三輔……嘿嘿!」

    董俷聽出了閻圃話中之意。

    如果沒有他這一次出奇兵明攻馬騰,暗渡武都,這三輔花落誰家,還真的尚未可知。

    衛覬?

    對這個名字,董俷並不是非常的陌生。

    說起來,在十年前他就聽人提起過衛覬的名字。當時老爹還是河東太守,河東衛氏也在他的治下。董家和河東衛氏之間的恩怨,那可真的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完。

    仔細算起來,河東衛氏至少有三個人,直接死在他的手上。

    當時衛覬就已經嶄露頭角,不過後來董俷春風得意,衛覬卻好像變得默默無聞。

    隱忍,此人端的是精於隱忍之道!

    這又是一個似乎在演義中並沒有出場的人物,不過董俷對此,已經有些麻木。

    閻圃見董俷不說話,也沉默了。

    不過究竟是養氣的功夫還不夠,片刻后忍不住又道:「主公,曹操兵出函谷關,您就一點也不擔心嗎?麴將軍和董校尉二人,加起來不過一千人,能擋住曹軍嗎?」

    董俷沉吟片刻,從牙縫中擠出了一句話:「擋不住也要給我擋住!」

    他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儒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自武都入渭南,要想神不知鬼不覺,就必須輕裝上陣。好在焦城險要,老麴的背嵬軍,可以說是我麾下步軍之翹楚,除他之外,沒有人等擔當如此重任……二十天,我需要二十天!」

    說著話,董俷細目眯成了一條線,露出了一絲猙獰笑容。

    「只要我等奪取郿縣,公明就會立刻自梁山出兵,佔據臨晉,則整個關中,將落入我手中。李郭二賊,不過跳樑小丑爾……二賊一死,曹孟德就會乖乖的退兵。」

    閻圃點點頭,表示明白。

    不過心裏面還是有些擔心,畢竟他在董俷麾下的時日太短,不清楚背嵬軍的戰力。

    但是,能參與這麼一場大布局,對於閻圃而言,卻是極為難得的一次經歷。

    閻圃仔細的消化著這場布局的每一個細節,越發感到了祖父當初選擇董家,是何等的睿智。

    從騰子駒兵出河湟,到董俷神不知鬼不覺的抵達武都。

    蘇固在外有舊主雄兵,內有大族威逼的情況下,舉城投降。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在短短三日中結束。幾乎是兵不刃血的佔領了武都,可這裡面的謀划,值得回味。

    就在這時候,越兮和王戎匆匆走上山嶺。

    二人在董俷跟前行禮,「主公,李傕出兵了……郿縣只有四五千兵馬,守將是李傕的侄子李暹……趙岑說,他手中只有八百人,當全力配合主公奪取郿縣的行動。」

    趙岑,董俷對這個人幾乎是沒有半點印象。

    後來還是李儒提醒過他,說這個趙岑曾經做過董卓的親兵,後來因戰功而被提升。

    董俷也懶得去想這個趙岑是什麼人。

    只要李儒說這個人沒問題,那就是足夠了……

    董俷點了點頭,用金瓜輕輕敲擊了一下馬靴,轉身說道:「李傕走了,該我們登場了!」

    他沉聲道:「命武安國率二百輕騎,出擊郿縣!」

    此次董俷前來郿縣,只帶來了一千兵馬。其中有經過反覆挑選,湊足了八百人之數的巨魔士,還有二百輕騎,由武安國率領。巨魔士的戰力,早已經是天下聞名。

    閻圃一開始還不明白,人手三騎西極馬的巨魔士,為何要帶上二百輕騎呢?

    看裝備,看馬匹,這輕騎和巨魔士簡直是天壤之別。大都是星宿海馬賊出身的傢伙,混在巨魔士之中,簡直就是給巨魔士添亂,非但起不到作用,說不定反而會影響巨魔士的戰鬥力。

    可是現在……

    閻圃似乎明白了這二百輕騎的意義所在。

    不由得看了一眼董俷,暗自點頭道:只這一手,足以見主公的深謀遠慮。

    而董俷並不知道,閻圃此時此刻的想法。他所做的一切,不過聽從李儒的安排。

    「諸位將軍,做好準備……正午時我們就可以在郿縣吃酒了!」

    董俷說著話,率先大步向山嶺下走去。

    李傕郭汜,我董西平……回來了!

    ————————————

    剛安頓下來,先送上三千字……

    晚上還有一更,不過現在呢,在下必須要先找地方覓食。

    此處風景獨好,只是沒有炊具,明天起來,還要去大採購一番。唉,不過能重獲自由的感覺,一個字:爽!(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