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65章 大戰起,誰是黃雀(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65章 大戰起,誰是黃雀(四)字體大小: A+
     

    鸞鳥峽谷很長!

    出鸞鳥峽谷三十里,就能看到姑臧的城牆,這裡是從鸞鳥山到姑臧的必經之路。

    馬騰以幼子馬休為先鋒,率五千人馬先行通過。

    馬休已經弱冠,也許是繼承了馬家優良的血統,長得非常俊俏,為人也十分豪爽。

    使一桿亮銀槍,槍馬純熟,殺法驍勇。

    自從馬超死了之後,馬騰對兩個兒子可以說是非常的疼愛。

    不過他也知道那個溫室花朵的道理,所以雖然寵愛,卻不驕縱。馬鐵馬休兩兄弟,這些年來也算得上是久經沙場。一方面清剿涼州地方的馬賊,一方面抵擋李郭的進攻。

    馬騰在馬休的先鋒人馬已經到了峽谷中央后,這才督促人馬向峽谷中前進。

    正是夏末時節,山外是烈日炎炎,可這峽谷之中,格外的清涼。馬騰手搭涼棚,看著自家那宛如長龍一般的人馬浩浩蕩蕩的在峽谷中行進,心裏面生出難言的快意。

    只要奪回了姑臧,武威就等於落入了自家的手中。

    張猛就算是這武威有名氣又能如何?難不成還想和我手中近十萬大軍相抗衡嗎?

    「叔父,當注意兩側高崖!」

    馬岱催馬來到了馬騰的身旁,輕聲說道:「此地險峻,要小心董賊的埋伏!」

    馬騰放聲大笑起來,「從義未免有些謹慎了……徐庶不過一無能之輩,也不知道董賊是從何處尋來的傢伙。他的本事,此前你也見過,嘿嘿……此乃天助我成就大事。再說了,你看這兩側懸崖,並無雜草枯木,如何伏擊我等?徐庶不來也就罷了,若是來了,我定取他性命。」

    從義,是馬岱的表字。

    聞聽馬騰這說,他心裏面很不以為然。

    那董賊別的本事沒有,可識人的本事卻不差。只看他手下的那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輩。

    不過,他又無法說服馬騰。

    畢竟早先徐庶連連敗北,的確是不足掛齒。

    若說的誘敵之策,可這誘敵誘的,未免是過於兇險,把大半個武威讓出來?至少馬岱是不敢這麼做。一個差池,那可就是把整個武威都交給了敵人,膽子大太大了!

    「叔父,若不然,我領一軍,在後方壓陣?若沒事自然是最好,若有事,也可照應!」

    馬騰心裡不免生出不快。

    這是在懷疑我的判斷?不過馬岱是他的從子,馬騰雖有不滿,也不好表現在臉上。

    當下點頭答應道:「既然如此,就依從義之言!」

    馬騰給了馬岱三千兵馬,作為後軍,押運糧草輜重。

    他率領大軍進入了峽谷,不停的催促人馬加速行進。不管先前馬岱的那一番話,有多麼的不入耳,可還是有些道理。馬騰雖然在嘴上不說,心裡還是多了些小心。

    中軍行至峽谷中央,馬騰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

    扭頭剛要和身邊的將領說話,突然間就聽到兩邊懸崖上銅鑼聲響。緊跟著轟隆隆的聲音傳來,巨石如雨,朝著峽谷砸落下來。在一陣人喊馬嘶聲中,兩邊谷口就被封鎖了大半。

    伴隨著巨石落下的,還有一蓬蓬燃燒的枯草。

    馬騰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耳邊只聽到一聲嗤的聲音,峽谷中突然間烈焰熊熊。

    鸞鳥峽谷,的確是沒有什麼燃火之物。

    可是在西域,有一種特產名為硝石,和硫磺混合,碾成粉末之後,可以做為助燃之物。紫青色的濃煙頓時在峽谷中升起,並且伴隨著強烈的刺鼻氣息。懸崖上落下了更多的枯木草團,紛紛如雨,在落入火焰之中以後,頓時狂暴的燃燒了起來。

    西域不缺乏硝石和硫磺!

    而且古人對硝石硫磺分開來使用的效果,已經有了一些認識。

    董俷並不知道火藥的製作方法,但是根據西域當地人的經驗,發現把硝石和硫磺碾成粉末之後,再加入一種名叫皂角子的粉末混合起來,可以令火焰迅速的燃燒起來。

    也許,這就是火藥最早的雛形吧。

    當這種助燃的粉末被研究出來之後,賈穆在此次行動之前,在峽谷中灑下了打量的粉末。一俟燃燒起來之後,就立刻投入各種燃燒的物品。剎那間,整個峽谷被濃煙和烈焰所包圍。

    馬騰拚死按住了胯下的戰馬,厲聲吼道:「不要慌,大家不要慌……」

    可是這種情況下,又如何讓士兵們安靜下來。好在馬岱作為後軍,拚死的佔住了一個出口。

    他大聲的吼道:「叔父,快點撤退,撤退!」

    馬騰也顧不得什麼顏面了,撥轉馬頭,帶著部將就往山外跑去。

    山口兩邊,傳來了一陣銅鑼聲響。緊跟著箭矢如雨,帶著歷嘯聲朝著馬騰軍就射來。

    從兩邊山巒中,殺出了一支人馬。

    為首大將金盔金甲,掌中象鼻古月刀,厲喝一聲:「馬賊休走,黃漢升再次等你多時!」

    馬騰的雙眸通紅,抬頭定睛一看。

    「啊!」

    他忍不住大叫一聲,心中暗自叫苦。馬騰可是認得黃忠,想當初險些被黃忠殺死,如何能不怕?

    再看自己身邊,麾下的人馬,大都葬身於峽谷火海,只有馬岱手中的一兩千人,在加上十幾個將官。而黃忠身後,卻跟隨了幾千精兵,雙方的優劣,一眼能看出。

    馬岱橫刀躍馬,喊道:「叔父快撤,與郭叔叔匯合……我來擋住賊將!」

    「從義小心!」

    馬騰叮囑了一聲,帶著人就走。

    馬岱咬牙切齒,擺刀向黃忠就撲了過去。

    二人之間相距數十步,黃忠冷笑一聲,拖刀迎向馬岱。黃忠的坐騎,是一匹萬中挑一的烏孫西極馬,速度快如閃電一般。眼見著二馬照頭,黃忠突然一聲爆吼,象鼻古月刀劃出了一個奇詭無比的弧線,帶著一股子勁風,呼的一聲就劈向馬岱。

    馬岱也看出來了,黃忠的刀,似乎和他的兵器同出一門。

    自然也能看出那刀法之中,隱含著馬家刀法的痕迹。心裡激靈一個寒蟬,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是這兩軍陣前,扯交情又有什麼用處?馬岱咬碎鋼牙,迎著黃忠的大刀就封了出去。

    說實話,馬岱的本事不差!

    可他的對手,確是浸淫這刀法數十年,對馬家刀的認知,又豈能是馬岱可以相比?

    只聽鐺……

    一聲巨響,黃忠這一刀有個名堂,叫做斷水刀!

    取自董俷說過的那一句:抽刀斷水水更流。在震澤剿匪的時候,刀法最終大成。

    斷水刀講究七分攻擊,三分迴旋。

    刀法很簡單,只是一劈,卻蘊藏了諸般精妙的變化於其中,恰似一道長虹貫日。

    馬岱封出了這一刀,卻被震得雙臂發麻,虎口迸裂。

    黃忠大刀在斬在了馬岱的兵器上之後,借著那迴旋的力道,順勢往前一送。

    二馬錯蹬的一剎那,馬岱卻已經躲閃不及。只聽噗的一聲,被黃忠順著肩膀一直劃到了大腿處,胸甲被撕開,鮮血奔涌,腸子從傷口處流了出來,搭在了馬背上。

    馬岱在馬上晃了兩晃,蓬的就摔落在馬下。

    黃忠勒馬,抬刀一指,「游奕兒郎,莫要放跑了馬騰!

    馬騰現在的確是狼狽不堪。

    從重圍中殺出來的時候,身邊僅剩下百餘名士卒。其餘的部曲,大都沒有能逃脫。

    也顧不得許多,馬騰拖槍狂奔。

    心裏面一方面擔心馬岱,同時又為馬休而操心。

    不過,大軍進入峽谷的時候,馬休好像已經衝出了峽谷。只希望他能夠逃出生天。

    正想著,胯下戰馬突然一聲暴嘶。

    前蹄揚起,險些把馬騰從馬上給甩了下去。

    挽住馬韁繩,馬騰定睛觀瞧。就看見正前方的山丘上,一直人馬擋住了他的去路。

    帥字旗上書斗大的『文』字!

    為首的大將,胯下馬掌中刀,臉上一道疤痕,從耳根子一直到嘴角,顯得極為猙獰。

    「馬騰老賊,文聘在此等候你多時!」

    馬上大將笑道:「我家軍師要我告訴你,你那同伴郭憲,如今被我家大爺領兵伏擊,只怕也難活命。若是聰明的,就快快下馬投降,否則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文聘!

    又是一個無名小卒!

    馬騰做夢都沒有想到,為了對付他,戍縣大都督府調派出了三支西域最精銳的人馬。

    自西域三郡設立,漢安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由於華雄出任太守職務,原來手中的元戎軍就交還給了董俷。

    而賀齊在一系列的戰事當中,也展現出了獨當一面的手段和謀略。故而董俷將典韋調出,以賀齊為主帥,賈詡的另一個兒子賈訪為軍師,典弗典佑二人為副將,執掌乞活軍。

    而典韋則擔任了元戎軍的主帥,典滿牛剛為副將。

    為了剿殺馬騰,此次共出動了踏白、游奕和元戎三軍,共五萬人馬。

    馬騰不知道文聘所說的大爺是誰!

    不過郭憲既然被阻擋,只怕依靠他是不太可能了。如今,唯有靠自己,殺出一條血路。

    怒目圓睜,馬騰催馬沖向土丘。

    文聘看著馬騰衝上山道,冷笑一聲,大刀在空中一擺,身後人馬嘩啦啦啦就散開了。

    一輛輛鐵滑車,被推了過來。

    馬騰才上了半山腰,就聽文聘一聲大吼:「放車!」

    一輛鐵滑車順著山道就沖向了馬騰。數百斤的鐵滑車,朝著馬騰轟隆隆的撲來。

    馬騰躲閃不及,氣沉丹田,一聲大吼。

    掌中大槍帶著風雷之聲,鐺的抵在了鐵滑車的護欄上。胯下馬被那強大的衝擊力撞擊,噠噠噠連退兩步。不過,這鐵滑車卻是停了下來,和馬騰相持在一處。

    力貫雙臂,馬騰就準備把這鐵滑車挑飛出去。

    可不等他發力,第二輛鐵滑車跟著就沖了過來。砰,馬騰的兩臂發麻,腦袋嗡嗡直響。

    胯下馬經不住這巨大的力量,唏溜溜暴叫一聲,雙腿就跪在了地上。

    戰馬這一跪地,馬騰也吃不住那鐵滑車的份量了!

    與此同時,第三輛鐵滑車過來,狠狠的撞擊在前面的鐵滑車上。車身上的鐵刺,洞穿了馬騰的身體。拖著他的身子,在一陣慘叫聲中就衝到了山丘的下方。

    山道上,留下了一堆爛*******聘厲聲喝道:「馬賊已死,爾等還不投降,更待何時?」

    身後,黃忠的人馬帶領人馬已經追擊過來,隨著一聲暴喝,揮刀就沖向了敵軍。

    「將軍饒命,我等願降!」

    在一陣凄厲的喊叫聲中,馬騰軍丟棄兵器,下馬跪在了地上。

    黃忠勒馬,和山丘上文聘相視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這一戰,端的是痛快之極。馬騰一死,涼州當盡落與主公手中。只是不知道,主公那邊……

    黃忠的心思,卻已經不在這鸞鳥山中。

    ————

    最後一天,明天就能安穩了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