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63章 大戰起,誰是黃雀(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63章 大戰起,誰是黃雀(二)字體大小: A+
     

    就在馬騰出兵鵲陰的時候,曹操率領三萬大軍,抵達了雒陽。

    雖然說當年李傕郭汜撤出雒陽之後,曹操就已經佔領了這座古老的都城。可由於京兆一地非常敏感,為了避免過分的刺激袁紹,所以曹操並沒有向雒陽派駐兵馬。

    也就是說,在過去的數年時間當中,雒陽雖然是曹操的治下,可實際上卻是一個沒有人照管的城市。

    昔日繁華的雒陽城,早已經破敗不堪。

    輝煌的皇城,看上去只是一堆殘垣斷壁,如同一座廢墟。

    京兆的人口銳減,居住在雒陽的大戶豪族,隨著時局的動蕩,大都遷移出了雒陽。

    或是往荊襄,或是往巴蜀……

    當然也有一些人會去朔方西域之地,但相比之下,卻是極少的一部分大戶而已。

    留在雒陽城的人,都是祖祖輩輩在雒陽生活的普通百姓。

    昔日榮光已不復存在,人們只能靠著記憶,去回憶早年那段輝煌繁華的美好生活。

    興平四年五月中,漢帝劉協在太尉楊彪黃宛的護衛下,重返雒陽。

    原以為能夠在這座古老的都城中,尋求一個體面的生活。可是當劉協到了雒陽之後,才發現這座都城什麼都沒有剩下,一大群人守在破敗的皇城中,連溫飽都無法解決。

    沒有人知道,這些人此刻的心中,是怎樣的一種想法。

    楊彪黃宛,馬日磾伏完,一個個都垂頭喪氣,從進入雒陽城的那一刻開始,沒有人說話。派出信使向四方求援,可是卻沒有一家諸侯,表現出特別積極的態度來。

    日復一日,所有人的心裡,都充滿了絕望。

    曹操在青瑣門外,跳下了絕影。

    許褚和一個身高九尺的大漢,頂盔貫甲,緊隨曹操身後,邁步向嘉德殿走去。

    那大漢名叫曹彭,是曹操的本家兄弟,年二十七,正處在風華正茂的好年紀。善使一桿金邊開山鉞,重七十八斤,天生的神力,少年時走訪天下名師,武藝高強。

    曹操平定邊昭之亂的時候,曹彭正好藝成下山。

    投奔曹操后的第一戰,就手刃了邊昭,立下赫赫戰功,被曹操封為折衝校尉,與許褚一起,擔當他身邊的貼身護衛。這曹彭,有萬夫不擋之勇,曾和許褚大戰百回合,最後一招惜敗。在曹操的麾下武將中,但憑武力而言,可以排列在前六位。

    曹操走上嘉德殿,拜見了漢帝劉協之後,忙命人送來食物,先讓漢帝等人安定下來。

    諸臣工,紛紛向曹操表達了謝意。

    同時又委婉的表示出,雒陽為漢室古都,如今的模樣實在是……還請曹操修繕一番。

    曹操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只是含糊其辭的糊弄了過去之後,拜別了漢帝,帶著許褚和曹彭走出青瑣門。

    臨時的帥府,就定在迎春門內的太師府里。

    郭嘉並沒有前來,伊籍和程昱作為此次迎奉漢帝的謀臣,已經把太師府打掃乾淨。

    眼見曹操回來,忙將他迎入了府中。

    「主公,接下來我們該如何做?」

    伊籍和程昱,都沒有去詢問漢帝的情況。事實上,對他二人而言,漢室到了如今的地步,已經是名存實亡罷了。那個在皇城裡的漢帝,說穿了也不過是一個傀儡。

    沒必要為那個傢伙而浪費口舌,他們的主公,是曹操。

    曹操微合細目,坐在那大椅上,閉目沉吟。

    突然,他開口道:「昔日雒陽何等的繁華,卻落到如今的地步,誰才是罪魁禍首?」

    程昱和伊籍一怔,都沒有回答。

    按照大多數人的觀點來說,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董卓。

    可是當二人看到雒陽這殘破的模樣,到了嘴邊的話語,卻沒有說出來。這話該怎麼說呢?想當初董卓活著的時候,雒陽大戶雖屢遭清洗,可雒陽城卻是格外的繁華。

    反倒是……

    程昱輕聲道:「雒陽淪落到今日的地步,也是天命使然吧。」

    只能把過錯歸咎於天命之上。有時候程昱就想,如果董卓不死,漢室會是什麼樣子?還真的是不好說,但就算是情況再差,至少也比現在的情況,好上許多吧。

    當然,這些話也只能在心裏面說說而已。

    曹操笑了笑,「馬太尉的意思,是想要我們重修雒陽,在這裡安定下來,你們怎麼說?」

    伊籍呼的起身:「萬萬不可!」

    他沉吟了一下之後,開口道:「修繕雒陽,工程浩大。如今京兆不比當年,庫府空虛,就算興當年的以工代賑,只怕也是捉襟見肘。而且,此地不適合為都城……自古雒陽就是八通要地,如果我們長期佔據此地,勢必會讓河北袁紹感到不安。」

    「機伯的意思是……」

    「籍在出發之前,曾經和奉孝文若,商議過此事。我們現在,實不宜控制雒陽,當請聖上,移駕他處……文若認為,可使聖上暫居許昌,也方便主公照應不是?」

    伊籍這番話,正中曹操下懷。

    當下點頭答應,命程昱和伊籍負責處理此事。

    楊彪等人,如今已如喪家之犬,能有一安身立命之地,就已經足夠。若是說不通,再由曹操出面勸說,到時候自然是水到渠成。而且,曹操現在的心思,也不在這裡。

    「仲康宗嗣,隨我出去走走吧!」

    宗嗣,是曹彭的表字。二人聞聽,立刻應命。

    自有親隨安排好馬匹,曹操跨上了絕影,帶著許褚和曹彭,自迎春門出了雒陽。

    一行人一路上並沒有什麼言語,曹操也顯得非常低落。

    出雒陽二十里,就是北邙山。昔年董俷曾在這裡建立了北邙山莊,後來董俷在安定開府,北邙山莊也就交給了董卓。曾有一度,董卓甚至希望能在這扇莊裡終老。

    不過,山莊如今已經變成了廢墟。

    早年那連雲的房舍,也都成了一地的碎磚爛挖。

    曹操在山莊外跳下了戰馬,漫步走進了山莊之中。許褚和曹彭二人相視一眼,示意親隨在外面守護,二人隨著曹操,一起進了山莊,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裡,有一座墳塋。

    很簡陋,遠遠看去只是一個土丘。

    墳塋的旁邊,豎著一塊石頭。上面有斑駁的痕迹,隱約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字跡。

    「故太師董之墓!」

    曹操撫摸石頭上的字跡,自言自語:「哪怕生前是何等的顯赫,到頭來還是一掬黃土而已……恰似那食盡鳥投林,只剩下白茫茫一片,真乾淨……西平這話,端的道盡了人世滄桑啊。」

    這墳塋,正是董卓之墓。

    當初董卓被殺,落得個屍首不全。

    曹操和董卓之間,並沒有什麼恩怨。相反,董卓對他的賞識,曾令曹操感激萬分。

    說起來,只是政見的不同。

    不管當初殺得多麼慘烈,可並不會影響到曹操對董卓的看法。

    所以,在當初佔領雒陽之後,曹操秘密命人收攏了董卓的屍首和衣冠,葬於北邙。

    思緒起伏,彷彿回到了往昔的歲月之中。

    當年董俷在雒陽開賭,擊鞠大賽何等的興旺,可是現在,誰還能記得當年的日子?

    董俷……

    曹操的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張獅鼻闊口,橫眉細目的醜陋模樣。

    終於打算出手了嗎?

    上一次我敗給你,卻不代表著這一次,我也會敗給你……今日的董西平,已經不是當年的董家子。可是如今的曹孟德,一樣也不是當年被你逼得躍馬汜水的曹阿瞞。

    真是期待,能和你再一次交鋒!

    曹操的臉上,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突然轉過身子,「仲康,子義他們和我們分開,已經有幾天了?」

    許褚掰著手指頭想了想,「已經有七天了……算算時間,如今差不多也該抵達函谷關了。」

    曹操頷首,輕笑一聲,沒有再說話。

    朝著西北方看去,目光格外的冷幽深邃。

    西平賢弟,看起來這一次,哥哥是要搶一步先手了……而你,又會做出什麼反應?

    ******

    按照郭嘉等人的計劃,迎奉漢帝的同時,務必要打開關中的大門。

    這大門,就是指的函谷關。

    奉命鎮守函谷關的,是西涼名將楊維。

    此人原本是牛輔麾下的大將,在隴西等地頗有名氣。曾率領十餘騎,殺退千餘名盜匪,武力之高,被譽為牛輔帳下第一猛將。牛輔被刺之後,楊維率領三千精騎,投靠了李傕郭汜。

    一方面,都是涼州人,李傕郭汜當然歡喜。

    二一來呢,李傕郭汜帳下兵多,可是能征慣戰的將領,卻不算是太多。

    也知道楊維武藝高強,見他前來投奔,二人都非常的高興。當下封楊維做振武將軍,駐守函谷關。李傕郭汜很清楚,只要函谷關不失,八百里秦川就會安穩如山。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他們二人有一日會反目成仇。

    楊維坐在大帳中,認真的擦拭佩劍。這把劍,是他從一個行商手中花巨資購來的西域寶劍,可削鐵如泥,鋒利無比。楊維視寶劍如命,每一天都要抽時間擦拭一番。

    就在這時候,有親兵走進帳內,「將軍,外面有一人自稱是將軍故人,求見將軍。」

    「故人?」

    楊維一怔,心裡道:這時候會有什麼故人來見我?

    「有沒有說叫什麼?」

    親兵回答:「他沒有說,只是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來告知將軍。」

    「請他進來!」

    楊維收起寶劍,端坐大帳中。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見親兵帶著一人,從外面走進來。

    此人身高大約在八尺左右,生的是豹頭環眼,膀闊腰圓,絡腮鬍賽似鋼針。

    走進大帳中,來人哈哈笑道:「老楊,還記得我嗎?」

    楊維一見來人,不由得驚喜萬分。連忙起身,快走兩步,一把就抓住了來人的胳膊。

    「朱慈,你,你還活著?」

    這朱慈,和楊維早年都是在牛輔帳下聽命,關係非常密切。牛輔死後,隴西軍大亂,楊維和朱慈走失,帶著人馬投奔了李傕郭汜。而朱慈,從那以後就下落不明。

    沒想到在這裡,二人竟得以重逢。

    楊維連忙讓親兵出去準備酒宴,拉著朱慈的手坐下來,上上下下的好一番打量。

    「老朱,幾年不見,你氣色看上去可不錯啊。」

    「怎比得你老兄如今這般得意?」

    「混日子罷了……」

    楊維嘆了口氣,「老朱,你現在是在何處?當日隴西軍大亂,我和你走散之後,一直打聽你的下落,還以為你……快說說,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的?可想死我了!」

    朱慈聽楊維這般說話,也不禁心中感動。

    「牛將軍被刺時,我奉命在臨洮駐守。後來……你也知道,董夫人自焚於臨洮,我殺出一條血路后,身受重傷。等我養好了傷,就聽說大公子退入南山,不知所蹤。我這心裏面空落落的,就帶著十幾個兄弟,回了老家潁川,給人家當護院。」

    「護院?」

    楊維一蹙眉,「老朱你武藝高強,給人當什麼護院?」

    「不當護院做什麼?我身上打著涼州軍的印記,大公子去了西域,又不知道你的下落,我也是沒有辦法啊。不過,我那主人家倒是對我不錯,這兩年過的還逍遙。」

    「那就好,那就好!」

    楊維拍了拍朱慈的肩膀,沒有再問下去。

    這時候,有親兵端來了酒菜,楊維讓親兵全都退下,和朱慈推杯換盞,互訴別情。

    酒過三巡,朱慈突然說:「老楊,聽說你這邊的情況,並不是太好?」

    別看楊維喝了點酒,可是並沒有喝高,那腦袋清醒的很。聽朱慈說了這麼一句話,那酒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放下酒觴,凝視著朱慈,心裏面就嘀咕了起來。

    自將軍遇刺至今,一晃已經五年多了!

    五年來,我和老朱彼此沒有音訊,如今突然出現……

    早些時候,曹操才出兵雒陽。老朱說他在潁川,那似乎也是屬於曹操的治下啊。

    這二者間,有沒有聯繫?

    莫非……

    楊維沒有開口,目光灼灼的凝視著朱慈。

    見這情況,朱慈非但沒有躲避楊維的目光,反而咧嘴一笑,「看樣子,你知道了?」

    楊維還是沒有說話。

    「老楊,我實話實話吧。我家主人,如今在兗州牧曹操帳下擔任師友從事,乃是潁川名士鍾繇鍾大人。李傕郭汜,亂臣賊子,且不說別的,刺殺太師,令天下大亂,僅此就是人人得而誅之。二賊不思報國,反而內鬥不停……關中只怕難以保全,我家主公奉命迎奉天子,討伐二賊。我聽說你在新安,實不忍看著你受苦。」

    李傕郭汜!

    楊維不禁閉上了眼睛,心中嘆息不停。

    說實話,他當初投奔李郭,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不過李郭二人對他不錯,也就懷了感恩之心。原以為李郭能據守關中,好好的休養生息。可不成想,這兩人卻打了起來。如今看來,這二人實在不是可以依託的人,如果繼續跟隨下去,只怕……

    楊維的心,可就動了!

    朱慈道:「曹州牧佔據豫兗青三州,實力雄厚。而且他最是禮賢下士,連大公子當年對他也是讚不絕口。更重要的是,憑咱爺們兒的本事,肯定能有一番大作為。曹兗州不論出身,頗有當年大公子風範,我們跟隨他,他日定然能飛黃騰達。」

    楊維說:「既然如此,為何不去西域投奔大公子?」

    「若是當年大公子初至西域,我們前去投奔,或許能得個出身,可是現在……再說了,大公子在西域,內有蠻族之患,外受馬騰威逼,只怕想要走出西域都很難。老楊,咱兄弟當年在隴西交情不錯,如今曹兗州兵鋒所向,正是你建功立業的時候。」

    朱慈這一番話,說的楊維心動不已。

    沉思良久,咬牙下了決心。

    他沉聲道:「老朱,還請你回復曹兗州,就說只要他兵馬抵達函谷關,我就開城投降。」

    「當真?」

    「當真!」

    朱慈哈哈大笑,舉杯相邀,「老楊,你日後絕不會後悔,今天的這番決斷。」

    ——————

    今天還是一更。

    天天在家都要被嘮叨,只好跑咖啡廳里躲著,每天只能儘力碼一個章節,能多寫一些就多寫一些吧。

    準備回家,繼續被嘮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