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58章 西域二三事(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58章 西域二三事(三)字體大小: A+
     

    李傕郭汜翻臉了!

    董俷不由得冷笑了起來……

    演義里,李傕郭汜被人挑撥,最終反目成仇。一個是綁架皇帝,一個是囚禁大臣,把個漢室僅存的最後一絲臉面,給撕扯的乾乾淨淨,由此而拉開了三國爭霸的序幕。

    已經記不清楚那個挑撥的人是誰,只是隱隱約約記得,和賈詡有關。

    不過現在,賈詡是在戍縣,自然不太可能出手。那麼,這個挑撥的人,又會是誰?

    這個念頭在董俷的腦海中一閃即逝。

    他知道,曹操即將迎奉漢帝,從而挾天子以令諸侯,打下了他統一北方的最後一塊基石。

    但這些事情和董俷還相距甚遠,至少目前他是無力,也無心插手。

    賈詡在信中說:「李郭反目,定會讓自興平元年開始,四年來始終處於夾縫中的馬騰得以喘息之機。同時長安對涼州所施加的壓力,也將不復存在。馬騰不會進攻三輔……畢竟三輔之地,李郭雖然反目,可遇到外敵時,絕對會握手言和。二人之間的矛盾和仇恨還不夠深,不夠大……馬騰只要不是傻子,絕不會去激怒李郭。」

    字裡行間的意思是說:馬騰將會對河西四郡用兵。

    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很難分析出的結果。漢中地形複雜,易守難攻,不取漢中,不奪三輔,那麼就剩下河西四郡。馬騰是武威人,有著非常濃重的故土情結。他想要統一涼州的話,就必須要奪回武威。馬騰在武威還是有人望的,所以絕對不會放棄。

    董俷細目微閉,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後對那信使說道:「軍師還有什麼交代嗎?」

    「軍師只說,請主公儘早做出決斷。」

    「那好,你告訴軍師,就說西域進退,只在軍師的籌謀之中,無需問我。漢安軍各部人馬,皆有軍師調配。我過些日子再回去,在此之前,都護府由他做主就行。」

    「喏!」

    信使急匆匆的離去。

    可是在一旁的馬嶠卻忍不住開口道:「大都督如此決斷,是否輕率了些?」

    馬嶠自去年末被調至氐池,輔助黃劭屯田,展現出了極為出眾的才能。在這一點上,黃劭曾多次寫信給都護府,讚揚馬嶠的才能。只是馬嶠心裏面,還沒有承認董俷主公的身份。是什麼原因,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不過做起事來,倒是盡心儘力。

    黃劭病倒的這些日子,也多虧了馬嶠,氐池各項事務才算得以有序的進行。

    董俷笑了笑,「信一個人,就不要去懷疑。我相信,軍師一定可以把事情安排妥當。」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也許這位大都督所要說的,就是這樣一個意思。

    可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並不簡單。坐在董俷的位子上,又有幾個人可以做到?

    不過,能被信任的感覺,一定非常好!

    馬嶠內心中,也不由得暗自羨慕起了賈詡。想必那賈詡聽到這話,一定很開心吧。

    猶豫了片刻,馬嶠突然說:「大都督,聽聞大都督所設鄉學縣學,不問出身皆可就學?」

    「正是如此!」

    「卑下在來西域的路上,曾經和廣元討論過這個問題。而後又在氐池親眼見到,心中卻有一疑問。這鄉學和縣學所教授的,完全不同。如果有品學兼優者,於鄉學完成學業之後,想要繼續求學,不知道又該如何來解決呢?您知道,有的學子家境優渥,卻不足以繼續求學。有的學子學業出眾,卻因一些原因,無法求學……」

    馬嶠突然提出的這麼一個問題,讓董俷不禁愣住了。

    畢竟,這鄉學縣學才興辦了不到兩年,馬嶠所說的這個問題,董俷還沒有遇到過。

    遠謀,絕非董俷所擅長!

    他最多是遇事解決事,走一步,能看到第二步就算不錯。

    鄉學三年,縣學三年……

    可是這之間的確是存在著巨大的鴻溝,如何將兩學連接,甚至說是三學連接起來?

    所謂的第三學,就是由蔡邕、羊續、劉洪等人所興辦的太學。

    馬嶠的這個問題非常好!

    一下子把董俷給難住了。

    「伯良所說,的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恩,恩,恩……不如這樣吧,我們考試。」

    馬嶠只是想試探一下,卻不想董俷還真的給出了一個答案。

    「考試?」

    有道是,一脈通,脈脈通!

    隨著『考試』這兩個字從董俷的口中吐出來,思緒突然間一下子變得清晰起來了。

    上一世的記憶中,不是有考試這個說法嗎?

    鄉學、縣學……仔細想想,就好像是小學中學的概念一樣。

    當然,這個時代的小學中學,不可能像後世教授的那種課程。但諸子百家之類的,也可以劃分出等級。根據不同的程度,來設定教材,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隨心所欲。

    恩,恩!

    這個考試,就是連接鄉學和縣學,乃至太學的關鍵。

    如果能夠將三學完美的連接在一起,一條自古從未有過的教育體系,不就成形了?

    董俷當下滔滔不絕的講述起他的構思。

    一條接著一條,從教材的設定,到如何學以致用……等等等等,聽得馬嶠是目瞪口呆。

    這種種的奇思妙想,卻是聞所未聞啊!

    聽得馬嶠忍不住連連點頭,待董俷說完的時候,門口卻傳來了一陣掌聲。

    掌聲並不是很大,抬頭看去,卻見黃劭在黃氏的攙扶下,從門外走進了大廳內。

    「主公高明,主公實在是高明啊!」

    出生卑賤的黃劭,自然知道普通人求學的艱辛。董俷的這一番言語,卻等於為天下求學的士子,打開了一條通路。當然,想要實施起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教材,先生……

    包括如何將三學連接,諸如此類的問題,還有很多。

    可這世上,就是這個樣子。當你有了思路,有了概念,有了方向,一切都不算難。

    黃劭跪下,濁淚橫流,「劭為天下學子,謝主公的恩典!」

    而馬嶠也聽出了端倪。

    如果三學真的能如董俷的設想所設立,那麼原本壟斷學識的學閥世家們,將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威脅眼前這個面目醜陋,心思卻極為細膩的虎狼之將。

    也許,三學教授不出蔡邕羊續那樣的大家。

    可這已經足夠了……相比之下,三學出來的人,恐怕是更有針對性,更加的專業化。

    馬嶠一直沒有下定的決心,這時候也無法再猶豫了!

    只三學建立起來,董家的最後一個障礙,也將徹底的被掃清。

    如果現在還不投靠董俷的話,等將來三學興起,再投靠恐怕就無法謀取什麼利益。

    當下隨著黃劭跪下來。

    「主公此舉,大利天下,雖不是聖人,卻勝似聖人。學生願追隨主公,效犬馬之勞。」

    董俷有點懵了!

    怎麼這話說的好好的,就突然認主公了呢?

    不過,內心裡還是很高興。

    等黃劭病好了,一定要接他回漢安休養。可是氐池是屯田重地,也需要有才能的人來接手。黃劭推薦了兩個人,一個是費沃,一個是馬嶠。可是先前馬嶠一直不肯表態,董俷也不好說什麼。而費沃雖有大才,可畢竟是一個人,如何分身兩顧?

    深吸一口氣,董俷笑著扶起了馬嶠和黃劭。

    「曾次,有伯良在,你應該能安心的隨我回漢安了!」

    黃劭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病態的紅潤,連連點頭,輕聲道:「我放心了,放心了!」

    馬嶠說:「不過主公,三學之事,還需仔細籌謀。廣元在這方面頗有研究,何不讓他也參與其中。至於教材,可請伯喈先生和興祖先生出面。主公不要告訴他們這三學合併的事情……只需說明大概,請他們編纂就是。這是能名留青史的好事情,相信伯喈先生和興祖先生,都不會拒絕。而且,兩位先生出面,可振三學聲名。」

    董俷想了想,馬嶠說的很有道理,當下點頭答應。

    而馬嶠又說:「嶠還有一件私事……嶠的家眷,如今尚在襄陽。那些田產倒不重要,可膝下有五子,卻不能不讓嶠心中牽挂。不知主公可否派人,前往襄陽一趟?」

    董俷笑道:「這有何難?我會馬上吩咐林鄉亭侯處理此事。」

    說完了,董俷又讓馬嶠黃劭坐下,隨口似的詢問道:「伯良,你年紀和我相差不多,居然有五個孩子了?多大了?」

    馬嶠放下了一件心事,也變得開朗許多。

    聞聽董俷詢問,當下回答道:「倒是讓主公笑話了……嶠長子名良,年方九歲;次子名靜,三子名季,四子名通,卻是一胎三子,相差不過一個時辰,都才七歲。幼子名謖,卻是個鬼機靈,年方六歲……」

    董俷原本也只是隨口一問,並沒有放在心上。

    長子名良,那就是叫馬良嘍……這個名字好像有些耳熟,但卻想不起來這出處。

    居然是個三胞胎,馬季……哈,聽上去好像後世的相聲大師;馬靜、馬通?很陌生。

    幼子名謖!

    馬謖?

    董俷的眼睛頓時瞪大了!

    慢著慢著,馬良、馬謖……馬氏五常,白眉最良?

    「竟是馬氏五常?」

    要說起來,董俷已經見過了許多名人,早已經麻木了。可這不經意中,居然發現眼前這人居然也是名人之老爹。還是有點忍不住,說出了六個字,又立刻閉上嘴巴。

    可這六個字,卻讓馬嶠嚇了一跳。

    為什麼呢?

    這古人啊,雖然有弱冠方有字的習俗。可很多時候,還是把這字按照族譜早早定下。

    按照馬氏的族譜,馬嶠兒子的表字當中,當有『常』這一子。

    又按照傳統的伯、仲、叔、季、幼,所以早早的就訂下了五個兒子的表字。一俟成人,就會賜予。

    這表字,其實也是有規律可循。

    比如董卓兄弟三人,也是按照這規律而行。董擢叫伯穎,董卓要仲潁,董旻叫叔穎。

    這並沒有什麼奇怪,可董俷怎麼知道,我兒子的表字里,有『常』字?

    馬嶠張大了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董俷也算是在這年代生活了許久,說漏了嘴之後,立刻就意識到了。有心解釋一番,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索性也就不解釋了,目光向黃劭看去,期盼他來解圍。

    也算是跟隨董俷久了!

    黃劭自然能領會董俷的意思,忙岔開了話題,「主公,小兒去了漢安的話,不要讓他馬上進太學。依我之見,還是讓他先進鄉學。將來能否有出息,看他自己的本事。」

    這一句話,卻說的馬嶠心生慚愧。

    他原本是想要讓孩子直接進太學,可看看人家老黃,再看看自己……

    這話題一轉開,也就忘記了剛才的事情。三人在書房中又說了很久,把這三學,漸漸的勾勒出了一個輪廓。董俷輕呼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算是了了一樁心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