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48章 大決戰(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48章 大決戰(二)字體大小: A+
     

    李儒很煩!

    賈詡帶著幕僚們出發前往戍縣,他也就成了居延城名副其實的主人,可並不覺得開心。

    以前在董卓身邊,諸多事情都是由董卓拿主意,後來跟隨董俷,他出謀劃策,不管那計策好壞,最終拍板決定的還是董俷。但現在呢,大事小情都要有他來做出論斷,這對於李儒而言,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說穿了,李儒多謀無斷,是一個很好的參謀,卻不是一個好的謀主。

    這也和個人的經歷學養有關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李儒的確和賈詡有很大差距。

    「媛容,此次你押送輜重前往圖爾尕特山口,就留在主公身邊,務必要保證主公的安全。」

    李儒說著,取出了一塊黑木虎符,「你可在技擊營中抽調五百技擊士,押送輜重。」

    在李儒的對面,端坐一名黑衣青年。

    身高大約在七尺八寸上下,體態修長挺拔。

    黑髮挽了一個髻,面頰若刀削斧劈一般,稜角分明,看上去給人一種剛烈的煞氣。

    眸光很深邃,黑眼仁多,白眼仁少,透著森冷之意。

    青年站起,接過了黑木虎符,沉聲道:「請大人放心,董鐵就算一死,也會保護主公的周詳。敢問何時可以出發?」

    「呵呵,莫要著急……將做營設計出了一批武器,還未交付過來。你剛從技擊營回來,先回家看看。你家的女神醫,可是多次找上我家的門,打聽你的行蹤呢。」

    這青年,正是董鐵。

    從朔方抵達張掖之後,李儒接掌了闇部,董鐵就成了一個純粹的技擊營教官。

    這技擊營不僅僅是一個情報機關,同時還蓄養了大批的死士,刺客,還有適合於在各種地形地貌下,可以進行特種作戰的技擊士,所涵蓋的範圍,可說是五花八門。

    技擊士的概念,來源於董俷上一世記憶中的特種兵作戰。

    董俷沒當過兵,不過武陵山林中,時常有部隊進行一些實地演練,所以多少有點了解。

    當然,董俷的了解也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

    可就是這一角,卻引起了盧植等人的重視。從一個點,擴展到一個面,於是一套獨特的,適合於現實情況的特種作戰方式,就在悄然不經意中,慢慢的搭箭起來。

    而董鐵,就是這支被命名為技擊士的特殊軍隊的主將。

    從興平初年正月,被選拔出來的技擊士,就被送到了賜支河一帶進行殘酷的訓練。

    這賜支河,就位於後世青海地區,除了惡劣的自然環境之外,經常是千里不見人煙。為了配合訓練,白馬羌的騰子駒還專門負責在外圍守護。當初被送去賜支河的人有幾千人,可回來的,卻不到九百人。其艱苦和危險,由此就能看出端倪。

    媛容,是董鐵的表字。

    說道這個表字,還有一個小小的笑話。

    當初董俷賜了董鐵自由身之後,董鐵就求著董俷給他一個表字。

    別小看這表字,有了表字和沒有表字,那完全是兩個概念,兩個等級的人物。

    在得知以後,董媛立刻就跑出來,威逼董俷說:「小鐵的表字裡面,必須要有個媛。」

    董俷當時是哭笑不得。

    少年時那個喜歡搞怪的姐姐,總是會弄出許多事情。

    不過,大姐走了,二姐也走了……三姐都沒有見過,四個姐姐當中,只有董媛這一個姐姐活著。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董俷把對大姐的仰慕和關愛,都給了董媛。

    所以,董媛的要求,董俷自然不會拒絕。

    於是董鐵的表字,就叫做媛容,聽上去有點女性化,不過裡面的秘密,只有董俷和董媛知道。

    俊秀的小鐵,已經成長為一個男人。

    濟慈和董媛是結拜的姐妹,所以私下裡,李儒和董鐵也非常的隨意。

    董鐵古銅色的面頰,露出了一絲扭捏,微微一紅,旋即不見……

    正要出去的時候,卻見一名小校拿著幾張名剌跑進來,「大人,外面有幾人,說要求見主公。」

    李儒接過名剌,掃了一眼后,一皺眉。

    「徐庶?石韜……」

    他抬頭叫住了正要出門的董鐵,「媛容,這兩個名字聽上去好像很熟悉嘛,你知道嗎?」

    「徐庶?石韜?」

    董鐵先是一怔,「是有點耳熟!」

    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我想起來了,這個徐庶,好像是在長社時和主公認識的一個人……主公對他很看重,後來還送到了鹿門山求學。大人難道忘記了嗎?住在居延城西的那個徐夫人,不就是他的母親?怎麼,他難道已經學成出山了嗎?」

    唔……

    李儒也想起來了,的確是有這麼一檔子事。

    「快快有請……媛容,你暫且留下來,看看情況再說。我對這徐庶石韜,可不熟悉。」

    你不熟悉,難道我熟悉嗎?

    董鐵心裡暗自嘀咕了一句。也是,董俷和徐庶相遇的時候,董鐵奉命護送蔡邕去河東。後來董俷去潁川營救徐庶的時候,董鐵正隨著王越在各地遊歷,體悟劍道。

    所以,董鐵也是聽過徐庶這名字,卻沒有見過這個人。

    不一會兒,徐庶等人就進來了!

    呼呼啦啦的,好大一幫子人,足有八九個……

    徐庶和石韜走在最前面,越兮蔣干馬嶠三人緊隨其後,最後進來的卻是麋家的商人。

    說起來,徐庶並不覺得吃驚。

    麋家作為徐州大商戶,既然能行商天下,少不得和方方面面都有交道。

    特別是河西四郡這一帶,誰不知道那是董家的地盤?雖說董俷在河西實行通商,並且在鸞鳥、姑臧、蒼鬆開設了一個所謂的三角洲,專門用以行商交易,可沒點能力的人,是不可能在河西立足的。所以,徐庶等人都猜測到了這麋家與河西,定有交易。

    其實,何止麋家在河西做生意?

    董俷封死了鵲陰,斷絕了中原的馬源,使得關東關中諸侯馬匹缺乏,誰能不著急?

    所以,當董俷的通商令啟動之後,各地諸侯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各地的鉅賈,如徐州麋家,中山甄氏,川中張氏等等,都在某種程度上與河西建立了聯繫。

    也許會有人說,董俷既然擁有能抗拒百萬西域兵的能力,為何不謀取中原呢?

    董俷何嘗不想如此!

    可是,這一次抗拒,就足以耗盡西域的所有力量。

    西域有著廣袤的空間縱身,地廣人稀,可是中原呢?比之西域的資本要雄厚百倍。

    更何況,西域是根本,這一點在盧植當初講述的時候,就已經說的很明白。

    董俷如果對中原用兵,僅漢中、三輔涼州三地的聯軍,就足以令董俷頭疼不已。

    如果三地聯軍再勾連西域,那可就形成了前門有虎,後院群狼的結果。

    所以,董俷必先安定西域,同時等待時機。

    什麼時機?

    用賈詡的話說:「涼州還不夠亂,司隸還不夠亂,關中還不夠亂,關東還不夠亂……」

    作為董氏門下,董俷只要出兵涼州,就會引起多方的關注。

    而對於這樣的結局,董俷並不希望看到。唯有等待,唯有忍耐,看那局面如何發展。

    話扯遠了……

    徐庶等人進來之後,董鐵的瞳孔不自覺的一收。

    在麋家的四人當中,卻有一個董鐵的熟人,是早兩年從技擊營中派去徐州的細作。

    其餘三人,看上去應該是麋家的僕從。

    而真正主事的人,卻是走在最邊上,那個氣度宛若女孩子一般的青年。

    「學生徐庶……」

    「學生石韜,與鹿門山學業完成,特來拜見主公。」

    徐庶和石韜上前一步,拱手行禮。

    這一舉動,讓馬嶠蔣干越兮三人都不由得一怔。

    早先徐庶二人對他們說是來西域遊歷,可聽這話語中的口氣,卻似是董俷部曲?

    「元直,你……」

    石韜直起身子,微微一笑,「伯良,子翼,義權……還請原諒。在中原時,我二人不敢直說。你們也清楚,士人對我家主公的看法,我二人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可你們不是龐公的門下嗎?」

    徐庶正色道:「不瞞三位,我於十一年前與主公在潁川相逢,八年前更又是主公出面,解救我的性命,更送我二人與龐公門下求學。八年來,多虧了主公照顧,這才使我免除了後顧之憂。而這八年來,庶從未有片刻忘懷,早已身屬我家主公。」

    越兮倒是無所謂,反正他是為了來向董俷挑戰。

    而馬嶠和蔣干二人卻面面相覷,片刻后輕聲道:「元直,如此說來那龐公也是……」

    「不,龐公是龐公,只是當年因為在宛縣和主公有過並肩作戰的交情,所以才收下了我二人。不過,自出鹿門山的那一刻起,我二人就已經被龐公逐出了師門。」

    馬嶠和蔣干還能說什麼呢?

    李儒請幾人坐下,並且派人奉上了西域特產的葡萄美酒。

    而另一邊,越兮卻盯著董鐵。兩人都是武藝已經溱入化境的人,自然能看出對方的深淺來。

    越兮的手,放在了肋下的佩劍上!

    「用劍,你非我對手!」

    董鐵突然開口,「我知你的兵器不是劍,若你想要比試,最好還是用順手的兵器。」

    這兩個人,見面就對上了眼兒。

    越兮一方面敬佩董鐵的氣度,另一方面卻暗自吃驚。

    他看得出,董鐵是步下將。即便是用他順手的方天畫戟,怕也難是董鐵的對手。

    不過若是在馬上……

    「敢問閣下大名?」

    「我乃大都督麾下的無名小卒,我叫董鐵……你也許沒有聽說過。」

    還真的沒聽說過!

    越兮越發的驚奇了,這武功侯麾下,還真是藏龍卧虎呢。

    徐庶和石韜相視一眼,卻驚奇的說:「你就是董鐵嗎?主公曾向我們提起過你。」

    董鐵淡定一笑,穩坐不語。

    越兮忍不住問道:「步下交鋒,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但馬上交戰,你非我三合之敵。」

    董鐵又是一笑,還是沒有說話。

    李儒雖是一名文士,卻也知道,這馬上步下的區別。的確,若論步下戰,除董俷之外,整個西域的武將裡面,董鐵可排名前三。但是上了馬,那就要排在二十名外。

    這越兮,似乎很不簡單呢。

    「敢問武功侯帳下,如你這般武藝的人,有幾個?」

    董鐵笑了起來,「我家主公麾下,猛將如雲。不說別的,只主公兄長典韋,曾在先皇在世時,被贊之為古之惡來;三將軍沙摩柯,我家主公稱其為悍虎,亦有萬夫不擋之勇。還有甘賁將軍、王戎將軍、乃我家主公護衛,全都是世之猛將。外有陳到將軍、龐德將軍、張郃將軍、徐晃將軍,也都是當世良將……至於武藝高強者,更是多如牛毛。韓德將軍、凌操潘璋將軍……更不要說,還有華雄徐榮將軍。」

    這許多聽過或者沒有聽過的人名,令越兮的眸光閃爍。

    「那敢問武功侯,又如何?」

    在座眾人,除了麋家四人和馬嶠蔣干兩人,聞聽越兮這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董鐵傲然回答:「我家主公,十四歲便有虎狼之將之讚譽,自出道以來,大小惡戰不下百場,未曾一拜。你難道沒有聽說過,當世雙虎嗎?惡虎呂布,暴虎就是我家主公。馬上步下,都可稱之無敵。若我與主公步戰,亦難以是主公的對手。」

    越兮聞聽,倒吸了一口涼氣。

    馬嶠蔣干兩人還好,對於虎狼之將的大名也是早有所聞。

    可麋家中那青年卻忍不住出言嘲諷道:「依我看,你未免也誇大其詞,你家主公若是這麼厲害,又怎麼會被打得躲到了西域?自家人誇自家人,也忒不知羞恥了。」

    這一句話,令在座眾人勃然大怒。

    董鐵爆喝一聲:「大膽!」

    猛然長身而起,誰也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只見一道寒光如匹練般劃出,一股子森寒的冷意,驟然瀰漫在大廳里。

    越兮就在旁邊,董鐵出手的一剎那,也撤出了寶劍。

    只聽叮的一聲,越兮的寶劍擋住了董鐵的一劍,可是那劍上湧來的力量,卻如同潮水一般。手中的寶劍抵擋不住,一下子就被崩開。待他正要再次出手,卻見麋家一武士衝出來,攔在了那青年的面前,「校尉大人,這是麋大小姐,還請手下留情。」

    劍光驟然消失,董鐵已經退回了原處。

    別人沒有看清楚,可是那麋家的武士,卻清楚的感受到那劍刃的冷芒,就貼著他的脖子掠過。若是他再晚一步,只怕已經是人頭落地了。

    既然是在技擊營中呆過,這麋家的武士自然也了解董鐵。

    那絕對是一個心硬如鐵的人物。想當初操練技擊營的劍士時,手下可是一點都不留情。

    麋大小姐?

    無數雙眼睛向驚魂未定的青年看去。

    還真的是……這人以前只是覺得很秀氣,可現在呢,卻是越看,越覺得像是女人。(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