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37章 小兒也是大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37章 小兒也是大敵字體大小: A+
     

    演義里,孫策在佔據江東之後,沒多久就死了。

    董俷記不清楚孫策是在什麼年月被刺殺的,也不知道演義里所說的,是不是很準確。

    不過如果孫家在江東站穩了腳跟,就可以藉助大江天塹,休養生息。

    整個南方,幾乎沒有人能與孫家抗衡,這對於董俷而言,自然是一件無法接受的事情。

    事實上,不僅是董俷看到了這件事,賈詡李儒,包括盧植羊續,也都清楚的認識到孫家佔據江東的危害。所以,賈詡獻策,即使孫策統一江東,也要找人牽制孫家在江東的發展。

    以孫策在交州對付番苗的手段來看,這是一個很強硬的人物。

    那麼他的對手,也必須是一個強有力的對手,否則很難對孫策造成太大的麻煩。

    這樣一個強有力的對手,需要符合幾個條件:第一,對江南江東地區熟悉;第二,有一定的實力和威望;第三,能夠震懾番苗山越等族,並且令其能誠心接受。

    如今,孫策佔據了豫章。

    這就等於說,孫策已經走出了交州,向東可以攻打會稽,向西則是荊襄九郡,向北有九江廬江可以選擇。從表面上看,似乎是四面楚歌,可實際上呢?

    賈詡分析說:「劉表,或許早十年,能成為大敵。不過自從其佔據荊襄九郡之後,當年的血氣早已經磨滅乾淨,守家之犬一頭,絕不會主動的去和孫策交鋒。以我之見,孫策定然會設法和劉表說和,令其坐守江陵,靜觀揚州之亂……再者,劉表入荊襄,依仗的是荊襄大族蔡氏與蒯氏。蒯良對劉繇……嘿嘿,怎會出手援救呢?」

    對於劉表,董俷也曾向蔡邕劉洪盧植羊續四人請教。

    結果除羊續因對劉表不是很熟悉之外,其他三人對劉表的評價,和賈詡是同出一轍。

    也就是說,劉表絕對不會阻止孫策佔取揚州。

    以孫策的本性,佔領了揚州之後,又怎麼可能放棄荊襄九郡這麼一大塊肥肉呢?

    至於會稽王朗,廬江陸康,乃至於揚州刺史劉繇……

    董俷掰著指頭計算了一下,還真的沒有發現能是孫策對手的人物。

    別忘記了,孫策身邊還有個周瑜,那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年紀雖小,卻很有本事。

    所以,搶先下手就成了當務之急。

    而符合這個強有力敵手的人選,董俷又細數身邊眾人,似乎唯有沙摩柯一人符合。

    五溪蠻雖位於武陵,但于山越番苗之中,同屬一宗。

    沙摩柯是五溪蠻小王,可以迅速的在山越番苗等族人中站穩腳跟。

    憑藉他的勇武,爭取蠻王一職當輕而易舉。董俷所躊躇的,是誰能輔佐沙摩柯?

    若是只憑武力打天下,孫策周瑜聯手,未必是沙摩柯的對手。

    但如果講論智謀,十個沙摩柯,怕也不是周瑜的對手。董俷不要求沙摩柯能阻止孫策佔領江東和荊襄,但是他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能讓孫策安安穩穩的發展。

    偷襲,騷擾……

    只要能讓孫策安定不下來,只要讓江東難以休養生息,這就足夠了。

    賈詡說:「江東世族盤根錯節,其複雜之處,遠甚於江北之地。一郡一豪族,任憑哪一個世族,都不會輕易的向孫家臣服。只要江東保持著不穩定,就一定會有世族出面鬧事……到時候,就算孫策佔據了江東,怕也是難以安安穩穩的休養生息。」

    董俷明白賈詡的意思。

    沙摩柯,就是一根釘子,一根刺,讓孫家不舒服,讓江東不穩定。

    可即便是這樣,董俷還是很擔心。

    畢竟,沙摩柯的對手實在是……

    董俷不是諸葛亮,沙摩柯也不是孔明先生,至於周瑜,真的像演義里說的那樣不堪嗎?

    經歷了許多事,看過了許多的人,董俷對演義的內容,也產生了許多懷疑。

    不過就算演義里的周瑜是真的,那也絕對不是沙摩柯能夠對付,反而會害了沙摩柯。

    這也就是董俷始終沒有給沙摩柯任務的緣由。

    原因?

    很簡單……

    在沙摩柯沒有一個合適的謀主之前,絕不能讓他會武陵。

    可是,這個『合適』的謀主,又該從哪裡找呢?這個人,必須是能勸說沙摩柯的人;這個人,在大局觀上,至少能和周瑜抗衡一下;這個人,應該很了解沙摩柯。

    就是這麼幾個簡單的條件,就足以令董俷頭疼。

    不僅僅是董俷,賈詡等人何嘗不為此頭疼呢?

    沙摩柯那是什麼性子?

    天老大,我老二的傢伙,除了典韋和董俷能鎮住他之外,董卓活著的時候也拿他沒辦法。

    如今,成了家,有了孩子……

    人的確是是變得穩重了很多。可那骨子裡的火爆性情……董俷啊,還真的是不放心。

    ******

    當晚,沙摩柯回到家,天已經黑了!

    心情不再像早間出門時那般的壓抑,可是這心裏面,還是感覺著有點點不太舒服。

    自家事自家清楚,沙摩柯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獨當一面的人。

    可是這謀主,也不是說找來就能找來的人啊。沙摩柯跟隨董俷這麼久,當然知道董俷當年想找一個謀主,有多麼的困難。自己還比不上董俷的出身,去那裡尋找?

    董俷身邊倒是有一批人,可是誰又能讓他心服口服呢?

    賈詡不行,李儒更不行。盧植老頭嘛,倒是能讓沙摩柯服氣,可盧植會去嗎?能去嗎?

    一大把年紀的人,跑去山區……

    沙摩柯越想越覺得惱火,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更厲害些,這樣二哥就不用為自己操心。

    拎起那一桿董俷命將做營用西域精鐵為他專門打造,重一百三十六斤的狼牙棒,沙摩柯氣呼呼的走到了庭院中。

    今日,月光皎潔。

    再過些兩天,就是年關了!

    月光下,沙摩柯脫去了衣服,光著膀子輪圓狼牙棒,一招一式的施展起來。

    仔細想想,從中平年間離開武陵山之後,一轉眼就快十年時間了!

    當初,沙摩柯只是一個懵懂,什麼都不知道的山裡也孩子,如今也娶妻生子,有了家。

    董俷不提起武陵還好,這一提起來,卻勾起了沙摩柯的思鄉之情。

    練了一趟棍法,沙摩柯氣喘吁吁,狠狠的把狼牙棒丟在了一旁,一屁股坐在石頭上。

    風,很涼。

    可是沙摩柯這心裡,卻好像著了一把火。

    我想回家,我想幫助二哥,我不想再想以前那樣,無所事事……

    一隻溫軟的小手,搭在了沙摩柯的肩膀上。如蘭似麝的體香,飄入了沙摩柯的鼻中。

    沙摩柯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在這個時候會出現在身邊的,只有一個人。

    「玉娘,為何還沒有休息?」

    「夫君未曾歇息,玉娘有怎能歇息?」

    甘玉娘一系白裙,解開披在身上的錦袍,為沙摩柯披上。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沙摩柯這麼一個火爆烈性的人,卻偏偏被甘玉娘制的服服帖帖。

    男人是土做的,女人是水做的。

    在甘玉娘的面前,沙摩柯就像個孩子一般的聽話。

    「讐兒可睡下了?」

    「已經睡了……」

    「夫人,外面涼,我們回屋說話吧。」

    沙摩柯小心翼翼的攙扶著甘玉娘回到了書房裡。

    二人坐下后,甘玉娘這才開口問道:「夫君,看你這幾日坐立不安,可是有心事?」

    沙摩柯撥了撥火塘里的炭火,屋子裡溫暖如春。

    他換上了自己的衣袍,輕嘆一口氣,把日間和董俷的話,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甘玉娘。

    「玉娘,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

    甘玉娘卻溫婉的笑了,臉上顯出醉人的酒窩。

    「我還道是什麼事情,原來……嘻嘻,夫君難道忘記了嗎?那為常與你喝酒的孔明先生?」

    「你是說胡老頭?」

    沙摩柯一怔,片刻后猛然一拍大腿,「著啊,我怎麼把這老傢伙忘記了?若是他肯幫我,難不成還能對付不得兩個區區小兒?不行,我這就去找他,看他怎麼說。」

    哪知,甘玉娘卻沉下了臉。

    「夫君,你若是抱著這樣的心思,就算請出孔明先生,又有何用?」

    這夫婦二人,自成婚以來,可以說是相敬如賓。別看沙摩柯長得丑,對甘玉娘卻是很體貼。

    這可是甘玉娘頭一次,用如此嚴肅的口吻和他說話。

    「那孫策和周郎有什麼本事,我一個婦道人家不甚清楚。可二叔是什麼樣的人,我卻是了解。二叔看似莽撞,實際上呢,心思有時候比我們女人家都要細膩幾分。他很少誇獎什麼人,可一旦看重了什麼人物,那個人……就絕不會過於簡單了。」

    沙摩柯聞聽這話,不由得一蹙眉。

    「夫人是說……」

    「既然二叔說那周郎厲害,想必確是厲害的。如果你懷著如此輕敵的想法回去,只怕非但無法完成二叔交給你的任務,到最後,連自己都要搭進去,不如不回去。」

    甘玉娘的這一番話,讓沙摩柯心裡咯噔一下,陷入了久久的沉思當中。(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