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36章 沙沙有心事(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36章 沙沙有心事(二)字體大小: A+
     

    董俷正扶犁趕牛,在田間耕作。

    這漢代的犁,多是以長直轅犁為主,回頭轉彎時不夠靈活,起土也有點不太方便。

    不過對於整個時代而言,長直轅犁卻是非常出色的農耕工具。

    從春秋末年開始,就出現了耕牛,對於耕種而言,產生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由於耕牛並非是家家戶戶都能養得起,只聚集在少數人的手中。有一頭耕牛,那在鄉間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有些地方,有些人甚至靠著耕牛,就能蓄積一大筆財富。

    中原的耕牛稀少,但是對於張掖而言,似乎就不再是什麼大問題。

    大片的牧場,大批的游牧羌人……

    隨著董俷從中原遷入漢人之後,從羌人的手中買來耕牛,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說起來,這裡面有黃劭的大功勞。

    早期為了吸引漢民流入,有一段時間曾予以了一戶人家,一頭耕牛的措施。

    隨著漢民增加,地域不斷的向西面擴張,產生了大批的良田,更促使了黃劭大力發展畜牧業。反正所佔領的土地,都是董俷的財產。黃劭規劃出幾塊肥美的牧場,專門吸收流離失所的羌人前來牧養牛馬,也進一步的促使了羌人和氐人的漢化。

    血統純良的馬匹,被用以戰馬。

    而次一等的駑馬,則被當作商品進行販賣。

    如今董俷名下的好馬,有幾萬匹,足以裝備出一個精銳的騎軍。

    沙摩柯看到董俷的時候,吃了一驚。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家二哥居然會跑來進行農耕。而且,在田地周圍,聚集了蒲元、馬均、費沃等將作大將,還有一群書記,不斷的記錄著三人口述的種種問題。

    任紅昌和董綠二人坐在田壟畔臨時搭箭起來的暖帳中。

    兩個幼兒趴在暖融融的虎皮毯子上你掐我一下,我推你一掌,咯咯的笑著,正玩的不亦樂乎。

    其中一個,正是董朔,而另一個幼兒,生的和董朔幾乎是一般模樣,皮膚黝黑,剛被董朔拱倒,坐在墊子上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是想要表達什麼,片刻又爬了起來,和董朔頂在一起,那架勢好像是在說:我就不相信,我會打不過你這傢伙。

    這小傢伙名叫董宥(you,四聲),是董俷和任紅昌的兒子。

    宥,《廣雅》中有解釋,意思是赦,寬恕。這名字可不是董俷起的,要依著董俷的性子,人家打我一拳,我遲早會一腳還回去。寬恕?是對朋友,而不是對所有人。

    說起董宥,這出生還真的是坎坷。

    臨涇之亂髮生后,典韋掩護蔡琰等人撤入朔方,作為女眷中的武將,鸞衛營的前任主將,在李信被殺,人心惶惶之際,不但一手接掌了鸞衛營,更承擔起拱衛的重任。

    要說撕殺,任紅昌沒有典韋沙摩柯那般慘烈的戰鬥。

    可這一路上挺著個大肚子,一方面要安撫蔡琰等人惶恐的心思,一方面要警惕周遭的事情,任務可當真是不輕。過了大城塞之後,腹中小兒在四面危機中誕生出來。

    加之董俷生死不明,任紅昌這心裡的恨,可想而知。

    盧植為幼兒起名叫做董宥,希望孩子要學會寬恕,任紅昌也要學會寬恕。

    後來董俷回來了,對此也無能為力。他早就給兒子想好了一個名字,叫做董平。

    可惜……

    這『平』字,就便宜了典韋的幼子,同時也為沙摩柯的兒子起名為讐(chou,二聲)。《史記-晉世家》中有仇者,讐也。意思就是要提醒孩子,莫要忘記今日之仇。

    沙摩柯跳下丹犀,剛走過去,就見劉辨帶著小文姬和董冀,滿頭大汗的從旁邊跑過來。

    「好臭,好臭!」

    劉辨捂著鼻子,大聲說:「董卿弄那麼一個糞坑出來,臭死人了。將來還要澆在田裡,那種出來的糧食,真的能吃吧?反正孤是不吃的,想起來就覺得很噁心。」

    「三叔,三叔……」

    小文姬看到沙摩柯,跑過來張開了小手。

    沙摩柯咧嘴笑了,蹲下身子一手抱起文姬,一手抱起了董冀,「你們剛才在說什麼?」

    「爹爹和費大叔說,開春要弄出一塊土地,說是澆什麼肥料。剛才我們去看了,爹爹說的肥料,卻是……好噁心,那樣的東西,澆在田地裡面,真的可以吃嗎?」

    沙摩柯詫異的說:「二哥弄的什麼肥料?」

    董家趴在沙摩柯的耳邊低聲道:「三叔,就是糞便!」

    沙摩柯不禁愕然……

    說實話,對於董俷的想法,沙摩柯還真的是不太理解。有時候,這個二哥總喜歡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出來,往往效果很不錯。比如他早先弄出來的馬鐙和馬掌,隨著在全軍普及之後,使得騎軍的戰鬥力,至少提升了三成以上。

    莫小看這三成,在戰場上,三成就代表著存活的幾率。

    還有,董俷鼓搗出來的那個司南。工藝簡化了許多不說,而且體積也變得非常小。

    據說那玩意兒是二哥在南山鼓搗出來,在馬均和蒲元的改良下,已經開始批量生產。沙摩柯自幼生活在山裡,自然清楚,這麼一個小玩意兒,能產生多大的用途。

    可是往田地里澆……

    二哥又想要鼓搗什麼東西?

    劉辨已經十六歲了,看上去比以前多了許多的穩重。

    經過臨涇一場災難后,劉辨變了很多。性子里,依舊帶著一絲懦弱,或者用寬宏來解釋,也許更加的合適。不過,處理事情上,卻多了許多果決。他學會了一件事,那就是無條件的信任董俷。在心裡,劉辨相信,只要董卿在,所有問題就不成問題。

    何太后在抵達張掖后,曾認真的和劉辨談過一次話。

    「王兒,你覺得董卿如何?」

    「董卿……是個好人。」

    「王兒,哀家要你記住,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要無條件的去相信董卿。董卿面似兇惡,可心裡卻是極為忠貞。你還記得當年你們說過的一句話嗎?你不負他,他終身不會負你……天下大亂已起,漢室名存實亡。總有一日,董卿會扶你再次登基,那時候你的身邊,將會聚集一大批人,這裡面不泛奸詐小人,為爭權奪利而詆毀他……你該怎麼做?」

    劉辨愣住了,「我……」

    「你性情寬和,但耳根子軟。將來董卿征戰在外,總會有人趁機進讒言……王兒,你要記住,相信董卿。只有這樣,我漢室也許還能有復興之日,莫要被小人蒙蔽。」

    「孩兒記下了!」

    劉辨從那天開始,更加刻苦的學習。

    同時,他更加相信,只要董俷在,漢室一定可以光復。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他時常會跟在董俷的身旁。只是這一次,劉辨也有些接受不了。

    沙摩柯見過了劉辨之後,走進了暖帳。

    「嫂嫂!」

    任紅昌生了孩子之後,並沒有因此而顯得臃腫,相反經過濟慈的條理,變得更加嬌艷。

    見沙摩柯進來,任紅昌笑道:「三叔怎麼有興趣來了?」

    「二哥在做什麼?」

    「哦,他前些日子發現這耕地用的犁不甚得意,所以就和德衡他們一起改造了一下。這不,剛打造出第一部,就急急忙忙的把我們叫過來觀看,還要親自操作。」

    說著話,任紅昌好像想起了什麼事,「姐姐,夫君這一手活計,似乎很熟練啊……莫非他以前曾經耕種過土地嗎?」

    董綠愕然的搖頭,「以前在牧場的時候,他天天除了練武就是讀書,可沒見過他干這種莊稼活兒。嘻嘻,不過夫君有些時候,是挺古怪,也許上輩子他干過這活計吧。」

    這原本是一句玩笑話,卻道中了裡面的真相。

    董俷那上一世,雖然是個護林員,可是對莊稼活,倒也不算是陌生。

    以前他沒怎麼主意,可來到張掖后,靜下心來觀察這裡的風物時,他卻發現了一件事情。

    在上一世記憶中,山村裡由於道路等種種因素,還保持著比較傳統的耕種習慣。

    比如這犁,董俷記憶中的犁,和他所見到的犁完全不一樣。

    在這個方面,費沃可稱得上是專家。在解釋了犁的結構之後,董俷按照記憶,畫了一張後世耕犁的草圖。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將先有犁的直轅、長轅,改編為曲轅、短轅。同時又在轅頭上,安裝了可以自動轉動的犁盤,使得犁架變小,變輕,同時也便於調頭和轉彎。操作靈活,方便,也能節省大量的人力和畜力,很實用。

    當然,這裡面大部分是由馬鈞費沃和甘信三人通力研究,董俷所出的,只是一個構思。

    但就是這麼一構思,卻使得歷史本該在唐代才出現的曲轅犁,江東犁提前出現。

    這第一部曲轅犁,被甘信命名為西平犁。

    作為上一世操作過曲轅犁的董俷而言,對於西平犁的出現,自然有許多的發言權。

    親自操作了一番之後,董俷身上冒著熱氣,笑呵呵的走上田埂。

    「載成,好像還是有點不舒服。」

    費沃馬鈞蒲元三人聞聽,連忙問道:「主公,是哪裡不好?」

    「似乎少了什麼東西……比如這犁鏵的吃力度,方向掌控,似乎很困難;還有,耕種不同的東西,也有深耕和淺耕的要求,如果能調解一下,就可以精耕細作了。」

    「這個……」

    董俷所提出的概念,實在是有點超乎三人的理解。

    也難怪,從這曲轅犁出現,一直到董俷上一世的時間,中間經歷了一千多年,對於曲轅犁的細微改進,一直都沒有中斷過。只是這曲轅犁的形狀,卻沒有發生大變動。

    董俷按照上一世的記憶,來要求剛研發出的新物件,自然是不太滿意。

    可對於馬鈞三人而言,這已經盡了全力。想要再做改動,就需要進一步的實踐才行。

    董俷也不明白其中的原理。

    這就好像開汽車一樣,會開車的,未必會修車。

    但他也知道,一下子把這西平犁完善,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當下笑道:「你們不用著急,相對於原先的耕犁而言,西平犁已經有了極大的改進。一步登天,自然不可能,咱們可以慢慢來,不斷的在使用中,發現和改善……哦,蒲元,你回去通知你父親和甘先生,命其馬上生產,開春時我要大量使用。」

    「喏!」

    「德衡,我前些天給你說的那個主意,可曾有什麼主意?」

    「您是說那張風車圖嗎?小人至今還沒有頭緒,不過小人前段時間,曾翻閱了畢嵐所做的翻車圖,發現其中做些改進的話,對於耕種,有極大的好處。只是這只是一個雛形,具體如何改進,還需要和載成敬達再商議,估計風車一時間難以成型。」

    董俷點頭。

    他也知道,這一口吃不成胖子,任何細微的變化,都需要一個過程。

    再說他畫的那個風車,還是從一本書上看到,具體裡面的構造,卻是絲毫沒有頭緒。

    還是慢慢來吧……

    何儀何曼端來了溫水,沖洗掉董俷腳上的泥土。

    董俷穿上了讓任紅昌為他做的棉布襪子,蹬上靴子后,邊走邊對費沃說:「載成,我常以為這西域是一片荒蕪,可沒想到……你不妨到處走走,說不定能發現許多對我們有用處的好東西。恩,我回頭讓軍師給你一塊腰牌,何儀何曼,我會從技擊營抽調一批人,供你指揮……對了,你家眷可曾安頓妥當?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費沃,已年近三旬。

    天生的少白頭,讓他看上去有些蒼老。

    眉目很清秀,有一種讓人一看,就覺得很放心的穩重氣度。故而,董俷把董玉城,交給了費沃進行管理。

    費沃感激的說:「末將兄長已經把江夏產業賣掉,舉家遷移張掖。剛開始雖然有些不太適應,不過現在……呵呵,就像主公您常說的那樣,凡事總需要一個過程。」

    「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董俷說著,已經走進了暖帳。

    「三弟,你怎麼跑來了?有什麼事嗎?」

    董俷凈了手,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抱起董朔和董宥,笑呵呵的向沙摩柯問道。

    沙摩柯顯得很為難,想說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董綠和任紅昌都是有眼力的人,一下子就看出了沙摩柯這是有心事啊。

    當下,二人過去抱起孩子,朝著費沃等人使了一個眼色。一個拉著小文姬,一個拉著董冀,然後對劉辨說:「大王,您不是說,想要打獵嗎?我們這就去,比比誰厲害?」

    劉辨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沙摩柯和董俷的談話,怕不希望別人聽見。

    能打獵,卻是一件好事情。

    別看劉辨的武藝不怎麼樣,可這些年習武強身,也能拉起二石弓,自然興趣盎然。

    當下,一行人出去。

    何儀何曼二人很自覺的在大帳外肅立。

    董俷看著沙摩柯,輕聲道:「三弟,有什麼話就直說,你我兄弟,莫要吞吞吐吐。」

    沙摩柯猶豫了好半天,才硬著頭皮說:「二哥,你是不是對我不高興?」

    董俷一怔,「三弟,你這話從何說起?」

    「為何大哥都掌了兵,連黃大哥剛來都有事情做,可偏偏……我知道,你一定是生我的氣,沒有能救下季謀先生!」

    「三弟!」

    董俷怒了,細目圓睜,站起來大聲說:「三弟,你怎麼能如此想?想當年,我三兄弟在長沙結義,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個頭磕下去,這一輩子都是好兄弟。」

    「可是……」

    「季謀先生的事情,和你無關。只能說,你我都掉以輕心,誰都沒有覺察到裡面的陰謀。我不讓你做事,並不是因為我生你的氣,而是因為別的原因,你可知道?」

    沙摩柯抬起頭,「什麼原因?」

    董俷沉吟片刻之後,輕聲道:「我們如今居於西域,但並不代表著放棄了中原。當初我選擇退避西域,其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就是為了能暫避鋒芒,休養生息……然,中原能人眾多,除曹操之外,你可知道我最擔心的,有什麼人嗎?」

    沙摩柯一怔,「我不知道。」

    「劉備、孫策!」

    「既然如此,二哥你為何又要扶持劉備?」

    董俷笑了,「其實這裡面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不想看見,曹操獨霸中原。有劉備在,至少可令其統一北方的時間延長一些,最好是能延長到我有能力奪回關中。」

    「那孫策……」

    「你可記得,當初二十二路諸侯討伐雒陽,其中有一人死在我手中,名叫孫堅?」

    沙摩柯點點頭,「我有印象。」

    「孫策,是孫堅的兒子。此子年紀比我小,卻比我更有頭腦……呵呵,你也知道,我能為今日之地位,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父親為我打下的基礎。可這並不代表,我真的就能和曹操那些人較量。論勇武,天底下我誰都不怕,但若講內政,說政治,我卻是個門外漢……孫策此人,不可小覷,又有周瑜相助,定能成就大事。」

    沙摩柯撓著頭,「二哥,這周瑜又是誰?」

    「周瑜……呵呵,你總有一天會知道這傢伙。此人文韜武略非凡,孫策得此人,如虎添翼。」

    「那……」

    沙摩柯隱隱約約,聽出了一絲端倪。

    只是董俷不說出來,他也不敢確定。

    董俷輕輕敲擊太師椅扶手,躊躇半晌之後,輕聲道:「假以時日,孫策必得江東……這是我所不願意看到的一個結果。依著我早先的打算,三弟,我想讓你回武陵。」

    回武陵?

    沙摩柯眼睛一亮,已經明白了董俷的意思。

    ——————————————

    終於忙完了瑣事,可以安下心來,認真的碼字了。

    為早先的停更道歉,今晚九點開始,小新送精,請大家踴躍發言吧。

    ^_^(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