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34章 大生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34章 大生意字體大小: A+
     

    徐州五郡國六十二縣。

    說起來,這徐州可稱得上是人傑地靈,被稱之為龍飛之地。

    除了漢高祖劉邦之外,猛士如風,謀士如雲,名人大儒,文人騷客,數不勝數。

    下邳,是徐州的治所所在。

    正是秋高氣爽的好日子,但是在下邳的上空,卻籠罩著一層淡淡的悲愁之氣。

    走在下邳的街道上,就看見行人行色匆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惶恐失措的恐懼表情。

    比起昔日的繁華景象,如今的下邳顯得是格外凄冷。

    糜竺放下了車簾,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主公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居然把曹操的老子給殺了……沒錯,曹操的確是破壞了陶謙攻取揚州的計劃,可在這諸侯混亂的年月當中,曹操所做的事情,並沒有錯。

    雖然有株連九族的說法,但同樣也有罪不及家人的俗語。

    糜竺的拇指和食指輕輕錯動,嘆了口氣:原以為那陶恭祖是個仁厚君子,不成想也有如此暴虐的行徑。不過曹操……你打徐州就打了,為何又要做那屠城之事?

    莫非,這天底下所謂的高士,都是一個德行嗎?

    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中閃現出來,糜竺不由得激靈靈打了一個寒蟬,汗毛都乍立起來。

    二弟糜芳,如今在董匪麾下效力。

    糜芳當年離開徐州,對外界,糜竺都宣稱糜芳是去出海行商,沒個幾年怕回不來。

    對於商人來說,出海行商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所以不論是陶謙還是別的什麼人,都沒有往太深的地方去考慮,更沒有人知道糜芳的下落。

    畢竟,在董俷的陣營中,糜芳聲名不顯。

    可這終究不是件長久的事情,那董匪如今是天下公敵,若陶謙知道了的話,結果……

    糜竺倒吸一口涼氣,臉色變得格外難看。

    「老爺,到家了!」

    糜竺甚至沒有覺察到車駕已經到了家門口,若非僕人提醒,他也許就這樣沉思下去。

    走下車,糜竺裹了裹錦袍。

    徐州的天氣並不算太冷,可這時候,糜竺卻有一種發自於內心的寒意。

    「大哥,大哥……」

    一陣叫喊聲,從大門後傳來。

    從宅院里跑出一個年紀大約在十七八歲,生的如花似玉,粉雕玉琢的絕色少女。

    一雙杏目,秋波流動。

    櫻唇皓齒,帶著嫵媚笑意……

    少女一把抓住了糜竺的胳膊,「大哥大哥,你怎麼現在才回來?」

    這少女名叫麋貞,是糜竺的小妹。平日活潑好動,天真爛漫,可骨子裡卻有一種倔強。

    陶謙的兩個兒子,對麋貞可說是垂涎已久。

    不過糜竺雖然是個商人,身份不算太高,可掄起在下邳的威望來,卻是相當不錯。

    麋大善人的稱號,可不是浪得虛名。

    修橋鋪路,災荒年還會設粥棚救濟災民,樂善好施,百姓對他非常尊敬。

    一方面,陶謙不是徐州本地人,沒有糜竺這樣的本地豪強支持,也不太好立足,二來陶謙也需要藉助豪強,來平衡徐州世族的勢力,同時糜竺也是他最大的財源。

    若非如此,那陶謙的兩個兒子,早就對麋家不客氣了!

    麋貞也很聰明,心裏面雖然討厭那兩個二世祖,可表面上還要敷衍一下,以免得罪了陶家。糜竺也知道,妹妹不喜歡那兩個人,但有什麼辦法,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頭?

    從麋貞的眼中,麋竺看出了一絲端倪。

    妹妹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否則何需親自跑出來?

    「小貞……」

    「大哥,我的小白好像病了,你快來幫我看看……」

    小白,是麋貞的寵物。但是這種事,好像不該來找我吧?用得著跑出來告訴我?

    麋竺越發肯定,麋貞肯定有事情。

    被麋貞連拖帶拽的往後進走去,看上去活脫脫是一個小女孩兒,為了心愛的寵物而向慈父般的兄長撒嬌哭訴。沒辦法,這麋家老宅,天曉得有沒有什麼細作眼線?

    後進宅院,是麋家的重地。

    有麋竺的心腹之人看管,平日里麋貞坐鎮。

    別看麋貞的年紀小,可做起事情來卻是滴水不漏,頗有大將風範。

    兄妹二人徑自走進了后宅的密室中,只見斗室里端坐一人,看衣裝,頗似行商之人。

    「大先生!」

    那人見麋竺進來,立刻站起來拱手行禮。

    這一開口,麋竺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走南闖北,他一下子就聽出那人的口音來。

    雍涼口音,但說不準具體是什麼地方!

    麋竺的生意,和雍涼並沒有太多的關聯,這個人……

    「敢問閣下……」

    「小的名叫董龍,是二先生派我前來。」

    董龍?二先生?

    還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麋竺暗自哆嗦了一下,臉色一變,壓低聲音道:「原來你是那董匪賊人,還真的是膽大,居然敢來這裡送死?什麼二先生,我二弟出海行商,如何會與你相遇?」

    董龍,原名龍騎十二,是湟中羌人,最早跟隨董俷。

    若換個人,早就被麋竺的話說的臉變顏色。可董龍跟隨董俷十餘年,轉戰天下,什麼大風大浪沒有經歷過?故而,麋竺的裝腔作勢,非但沒有令他惶恐,反而笑了。

    「二先生當然是出海行商,小人不過是他新收的僕人。」

    「是嗎?」

    「小人現在叫做麋龍,卻是二先生為我專門起的名字。二先生有一封信,托小人帶給大先生。他說徐州天氣不好,早晚當多知冷暖,並且還奉上了一個藥方,可驅寒祛病。」

    說著話,董龍……不,應該是麋龍,脫下靴子,從腰間抽出一把短劍,隔開的鞋底。

    雙手把一封信呈給糜竺,然後垂手退到一旁。

    糜竺看信,麋貞卻拉住了麋龍。

    「我二哥可好?」

    「二先生好的很呢,如今在王府中擔當家令,還是司鹽校尉,很受將軍重視呢。」

    話說的很含糊。

    王府,將軍……

    但是卻足以讓麋竺和麋貞聽明白。

    家令,享七百石俸祿,司鹽校尉倒是沒聽說過,不過多多少少的能猜出一些端倪。

    想必是掌握鹽鐵的一個官兒,少說也是一兩千石俸祿。

    麋竺表面上沒有什麼反應,可這心裏面,還是忍不住為兄弟高興,同時也有點羨慕。

    不管董俷如何落魄,卻是正經有玉璽昭告天下的驃騎大將軍。

    李傕郭汜雖然掌握天子,但沒有玉璽鎮住皇統,總是顯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自己跟了陶謙這麼多年,還是個從事。

    可兄弟才幾年的光景?如今卻是王府的家令,比起來,自己可是差了一大截呢。

    聽到二哥很得意,麋貞自然也非常的開心。

    拉著麋龍問東問西,一副好奇寶寶的表現……

    糜竺這時候,已經看完了麋芳的那封信。信裡面乍看沒什麼,可用的都是麋家的隱語。別人就算拿到了,也看不懂裡面的內容,但是麋竺卻是看的極為明白。

    「西邊的生意,果真那麼好嗎?」

    「二先生覺得很好,而且認為那裡很適合做大生意。」

    言下之意,是說麋芳認為,西域更適合麋家的發展,說不定能由此,而一飛衝天。

    麋竺想了想,「這劉備,真的那麼可靠?」

    麋龍一笑,「大老爺認為,要想做成這單生意,非此人莫屬。」

    麋竺眉頭一蹙,看了看麋龍,突然展顏笑道:「那你呢?還要回去?」

    「二先生說,讓小的留在大先生身邊,也好謀個出身。不過,還要大先生收留才是。」

    「只你一個?」

    「小的還有幾個看家的護衛,倒也有些本事。如果大先生願意,還望一併收留。」

    果然,看樣子董俷要反擊了!

    麋竺錯動手指,沉吟片刻,「那這單生意,麋家又能有幾分利?」

    麋竺是生意人,麋龍現在的身份,是個行商。故而時時刻刻要以生意人的身份說話。這也是麋龍出來之前,被反覆交代,甚至還跟著馬嵩麋芳學了好一陣子的生意經。

    麋竺這是在要好處啊!

    麋龍一笑,「只要能做成這單生意,一切都可以商量。如果大先生願意,小的願引介一番。」

    「如何引介?」

    「這個,大先生到時候自然就能知道。」

    麋竺的笑容很燦爛。

    「既然這樣,就帶著你的人過來吧……小貞,你幫麋龍安排妥當,過些日子,我有要事需你去辦理。」

    麋貞點頭答應,帶著麋龍走了!

    麋竺看著麋龍的背影,突然生出一種感嘆。

    也許,天下人真的都小看了那個人……只是不知道,這個劉備,真的有那麼厲害?

    顧不得許多了,如今唯有試一試,看看再說吧。

    ******

    信都,又稱廣川國,是冀州治所所在。

    已經進入了十月,劉備起了一個大早,和關羽在宅院練了一陣武藝,就穿戴整齊,前往署衙。

    如今,劉備為信都令。

    作為袁紹的麾下,能當信都令,在許多人眼裡,說明劉備深受袁紹的信任。

    可劉備自己心裡卻很清楚,這個狗屎的信都令,其實不過是袁紹施捨給他的官職。

    班氏大敗之後,劉備在袁紹的眼中,越發的不堪了!

    若非許攸暗中牽線搭橋,讓劉備投靠了袁尚,說不定袁紹早就找借口把他幹掉。

    即便是有袁尚求情,劉備的兵權還是被解除了。

    心裏面這個悲苦啊,簡直無法用言語能夠表述出來。不過劉備原本就是個堅忍的人,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變得更加隱忍了……忍他人所不能忍,等待機會成熟。

    劉備對這個道理,可以說是很明白。

    袁尚對劉備也非常的看重,私下裡經常勸他,一旦時機成熟,定會為他謀個出路。

    可這一等,就是大半年……

    文丑被調走了!

    雖然文丑並不願意離開劉備,但劉備知道,如果文丑繼續留在身邊,會讓袁紹更加顧忌。

    私下裡和文丑抱頭痛哭,可在明面上,劉備卻表現的無所謂。

    打掉了牙齒和血吞,今日你們加註在我身上的手段,遲早有一日,我會向你們報復。

    董俷、袁紹、田豐、逢紀……還有沮授!

    文丑被派去了五阮關,協助高覽,和鮮於銀交戰。

    劉備和關羽則留在了信都,當著他那信都令,而關羽則堅決的留下來,陪伴著劉備。

    袁紹本來也想把關羽調走,可後來想想,又覺得凡事不可做的太絕。

    他也愛惜關羽的武藝,只要劉備在,關羽就是他的手下。其實仔細想想,劉備的失敗,也怨不得他。那惡虎呂布,與董俷並稱世之二虎,敗給他,也算是很正常。

    所以,袁紹後來也就把這件事情,拋在了腦後。

    劉備很盡心盡職的當著他的信都令,大小事情,處理的妥妥噹噹。

    處理完了署衙的公務之後,劉備帶著關羽,悠閑的走進了一家酒肆。這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處理完公務,就在這酒肆里小酌一番,然後回家編一張草席。

    這個習慣,讓許多人恥笑。

    但劉備卻渾不在意,反而時常把編織出來的草席送人,連袁紹也得了一張。

    至於心裡的苦楚,只有劉備和關羽二人知曉。同時,在酒肆中劉備還結實了一個好友,濟陰人董昭,是個很有本事的人。說起來,這董昭也很倒霉,和董卓八杆子打不著的關係,卻因為和董卓同姓,被袁紹深厭之,每日可說是非常的鬱悶。

    兩個都是不得志的人,自然有很多共同的話題。

    董昭是袁紹的從事,閑暇之餘,就會和劉備在這酒肆小酌幾杯。

    劉備來這酒肆,說穿了就是為了和董昭相見。不過,今天董昭許是事情多,所以沒出現。

    劉備和關羽喝著小酒,不時的還講兩個笑話。

    就在這時,一個錦袍男子出現在劉備的身旁,也不詢問,就坐下來打量起劉備來。

    「這位先生……」

    劉備很詫異,開口詢問。

    他倒是不怕有人對他不利,信都有袁尚罩著他,關羽武藝高強,隱隱有冀州第一高手的架勢,想要對他不利,還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錦袍男子說:「敢問大人可是劉玄德?」

    「啊,正是!」

    劉備疑惑的看著對方,「不知先生是……」

    「在下麋竺,乃徐州別駕,今有公務,特來與袁公相商。常聽聞玄德公大名,故而前來一敘。」

    劉備更加奇怪,「不知先生有何指教?」

    徐州別駕?

    想必是來求援兵的吧。

    聽說陶謙被曹操打得很慘,快要抵擋不住了。

    只是,這麋竺和我素不相識,為何要主動和我攀談呢?

    慢著……徐州求援……

    劉備的眼睛,不由得唰的一亮!

    ——————

    還有一更,凌晨兩點前,大家不要等了,明天起來再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