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27章 鏖戰(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27章 鏖戰(一)字體大小: A+
     

    初平……

    哦,已經不再是初平了!

    初平代表著董卓,李傕郭汜是不願意繼續使用這個年號,就好像生活在董卓的陰影下。

    於是年十三歲的漢帝劉協,在李傕的威逼下,不得已只能更換了年號,興平。

    也許現在的劉協,會覺得很後悔吧。

    在董卓的掌控下,他是個傀儡。可是在李傕郭汜的手中,他甚至連個傀儡都不如。

    興平元年正月,寒冬已過,冰雪消融。

    剛平靜了兩個月的漢室江山,隨著董俷殺出南山,向漢陽發動攻擊,一下子又熱鬧起來。

    首先,陳兵於北平邑的呂布,攻入雁門郡。

    雁門太守,是袁紹的外甥,蔡邕的同鄉,圉城人高幹。依靠這冀州長城之嫌,死守平城,任憑呂布如何罵陣,就是不出戰。呂布雖然勇武,卻也拿平城沒有辦法。

    劉袁開戰之後,孫策在周瑜的計議下,突然放棄了會稽,出兵佔領豫章。

    揚州戰火再次燃起,劉繇在許靖的建議下,對會稽不予理睬,反而出兵攻打吳郡。

    吳景在嚴氏叔侄的夾擊下,帶著孫策的家人,倉皇逃出吳郡,不知所蹤。

    在漢中,蘇固也投降了郭汜,聯合三輔兵馬,和張魯張脩開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

    當然,最動蕩的地區,還是集中在涼州。

    鵲陰失守,馬騰頓感壓力倍增。如今,已經知道了張掖軍的來歷,馬騰不得不小心行事。就如同一句老話說的好:利益面前,沒有絕對的敵人和朋友。即便李傕和他有殺子之仇,馬騰也不得不暫時放棄仇恨,派遣賈和前往長安與李傕說和。

    李傕馬騰張邈,心裡都清楚一件事情。

    如果讓董家子活著抵達張掖,那麼他們將死無葬身之地。

    一個是早先被斥責為挾持天子,大逆不道的國賊,一個是武將出身,有著顯赫身世的武夫,一個是名揚天下,被世人稱之為八俊之才的士大夫,形成了統一戰線。

    ******

    董俷徘徊在敕勒川牧場的遺址上,獅鬃獸阿丑,不時的搖頭晃腦,發出低沉嘶吟。

    牧場里的建築,都已經變成了廢墟。

    青青的牧草足有半人高,在春風中愉悅的搖曳不停。

    用石頭砌成的圍牆,也被人推倒。依稀可以看到,那石頭的表面上,還殘留著被大火焚燒過後的焦黑痕迹。姐姐墳墓旁邊的廬屋,被人用一把大火給燒得乾乾淨淨。

    姐姐的墳墓,也被人掘開,只留下了那塊寫著姐姐名字的墓碑。

    董俷的臉色鐵青,眯著眼睛,看著變成狼藉的墳墓,突然間握拳仰天發出一聲怒吼。

    聲音若巨雷一般,在蒼穹中炸響。

    獅鬃獸猛然仰蹄一聲咆哮,若同野獸的嘶吼。

    山丘下,一片死一樣的沉寂……

    董俷攻襲朱圉山後,立刻就由氐道殺入隴西。

    這裡是他的家園,即便是親人都已經不在這裡了,可董俷還是想要回來再看一眼。

    可是……

    別看董卓死了,董家破敗了!

    可是董俷還活著,董家在涼州,特別是隴西的聲望依舊存在。

    臨洮更是如此。董家在臨洮經營三代,至今已經有百餘年的光陰。當然,和那些世族門閥相比的話,董家算不得什麼名門望族。可是在臨洮,董家卻是實實在在的豪門。

    在鄉土觀念極強的東漢末年,臨洮人更能夠接受一個本土的豪族。

    故而,張邈雖然已經佔領了隴西,卻無法抹掉董家在臨洮的影響力。特別是董俷,那可是當地婦孺皆知的英雄人物。人常言:生子當如虎狼,這虎狼就是指董俷。

    所以,當董俷揮兵打到臨洮城下的時候,張邈派駐臨洮的官員根本無法抵擋。

    臨洮人打開城門,請董俷大軍入城。在他們的心中,只有董俷才是臨洮真正的主人。

    但董俷沒有想到,姐姐的墳墓竟然被張邈派人給毀了……

    據說,張邈佔領臨洮之後,把董玉的墳墓掘開,然後將骨骸取出,一把火焚燒掉,灑在了敕勒川牧場之上。董俷一開始還不相信,畢竟那張邈,好歹也是個名士啊!

    站在墳塋廢墟前,董俷的手在輕輕顫抖。

    甘賁帶著十幾個無難山族人,靜靜的站在山丘下,一個個面露輩分之色,緊握拳頭。

    若不殺張邈,我誓不為人!

    董俷在心中暗自發誓,翻身跳上獅鬃獸,衝下山丘厲聲喝道:「隨我回臨洮議事。」

    「喏!」

    甘賁等人翻身上馬,隨著董俷疾馳而去。

    心裏面隱隱有一絲興奮:看起來,主公是想要大幹一場了!

    是的,董俷的確是想要發泄一番……

    說句心裡話,早先董俷的想法非常簡單,那就是攪亂涼州的局勢,把郭憲從武都調出,為奶奶和四姐她們掃平通往河湟地區的障礙。事實上,他一直都是這麼做。

    可是現在,董俷卻不想在這麼和馬騰張邈糾纏下去了。

    站在董家老宅的廢墟中,華雄麴義匆匆趕來。董俷那張臉本就長得很兇惡,頗有幾分董卓的樣貌。此刻,他就靜靜的站在廢墟里,背對著華雄麴義等人一言不發。

    「主公……」

    華雄忍不住開口。

    已經過去了大半年的時間,這老宅當中依舊瀰漫著一種古怪的氣味。

    華雄曾經來過這裡,可是上一次來老宅的時候,董家卻是無比的興旺,而如今……

    心中不由得感到悲苦,華雄叫了一句『主公』,就再也沒說下去。

    董俷緩緩的轉過身,華雄麴義駭然發現,這位大名鼎鼎的武功侯,此刻卻是滿面淚痕。

    「我剛才去了牧場!」

    華雄麴義不敢開口,靜靜的等著董俷說話。

    「人常說,入土為安,死者最大……我父親為太師,雖然做了不該他做的事情,但捫心自問,我父親可做錯了什麼?士人們抵死不肯放手,那張邈為天下聞名的士大夫,竟然將我大姐的墳塋掘開,挫骨揚灰……我大姐與此事又有什麼關聯?」

    董俷盡量用一種很平靜的語氣說話。

    手握著金瓜,輕輕敲打掌心。可越是如此,他的聲音聽著就越發的可怖而陰森。

    那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帶著濃濃的殺意。

    「我欲在臨洮,給張邈馬騰一個教訓……但不知你二人,可敢留下來與我並肩作戰?」

    華雄麴義心裡咯噔一下,瞪大了眼睛,看著董俷。

    「父親死了,姐姐的墳塋不在了……過去一年當中,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在亡命而逃,可現在,我不想逃了。張邈馬騰,不為人子……我要以他二人的血,警告天下!當然,我也知道這很危險,你二人若是不願留下,現在離開,還算來得及。」

    華雄的臉色頓時大變,呈現出醬紫色。

    撲通一聲跪在董俷的面前,「主公為何說這種話?華雄受太師知遇之恩,又得主公活命之恩,此生哪怕是粉身碎骨,也難以報答。華雄願雖主公一起,並肩作戰。」

    麴義也跪了下來,「主公不以義卑賤,委以重任……麴義又怎能做那貪生怕死之輩?」

    董俷臉色平靜,淡然一笑。

    「既然如此……」

    話未說完,就見甘賁匆匆的跑了過來。

    「主公,探馬有軍情稟報,說是馬騰麾下大將夏侯博,自武都道率五千鐵甲軍殺向臨洮。」

    「哦?」

    「還有,張邈自河關出兵,馬騰自冀縣出兵,匯合郭憲三萬兵馬,共十一萬大軍,準備三面夾擊,攻打臨洮。」

    華雄麴義聞聽,面頰微微一陣抽搐。

    十一萬大軍,看起來馬騰張邈,這一次是動真格的了!

    董俷麾下這一路殺過來,人馬倒是沒怎麼減少,反而沿途收攏原隴西軍,又增加了幾千人。

    不過即便是如此,董俷麾下也只有五六千人,要想對抗十一萬大軍……

    華雄麴義,都不免感到忐忑。

    董俷卻笑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越是兇險,越是危難之際,董俷就越發的感到興奮。

    上輩子的內斂在這一世全然不見,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如蛇兒一般的細目,眯成了一條線。

    「十一萬?嘿嘿,端的是大場面!」

    華雄猶豫了一下,輕聲道:「主公,不如我們撤吧。」

    「撤?往哪裡撤?」

    董俷笑了一聲,「文開,如今我們三面受敵,已經無路可退。若退入河湟,則早先所做的一切都會變成無用功……如今之計,唯有兩個字可破敵,那就是死戰。」

    「死戰?」

    「我們先回府衙,再詳細商談。」

    董俷神色輕鬆,倒提金瓜,走出了老宅廢墟。

    死戰?真的死戰就能破敵嗎?

    董俷很清楚,那不可能……但是,能拖住張馬大軍,想必賈詡一定能有破解之法。

    所謂的破敵之策不在臨洮,而在於張掖。

    如今之計,唯有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給那賈詡,希望這位傳說中的毒士,莫要辜負。

    ******

    臨洮縣城,已經籠罩在一片惶恐之中。

    張馬大軍將至的消息不知道是什麼人傳了出來,整個臨洮都變得慌亂不已。

    原因很簡單,董俷佔據臨洮,有一半的因素在於臨洮人心向董家。如果董俷這時候帶兵撤出臨洮的話,那麼臨洮將面臨張馬大軍可怖的報復,端的是令人恐慌。

    沿途,董俷看到許多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眉頭不由得一蹙,勒馬招手示意甘賁過來,「老虎,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小忙,如何?」

    甘賁一怔,「主公這是什麼話?有什麼吩咐,只管說就是。」

    「我這邊剛知道消息,臨洮就動蕩起來。只怕這臨洮城內,不甚乾淨,你可願為我清除?」

    甘賁性子很直,可並不傻。

    怎能聽不出董俷話中的含義,眼珠子一轉,輕聲道:「主公,這種事情我可能做不好,但我兄弟王買,就是王騰三爺爺的孫子,甚為機靈,心思縝密,當能勝任。」

    「王買?」

    董俷一怔,下意識的把目光轉移到了跟在甘賁身後的一個青年身上。

    這青年在無難山出來的十幾個人當中,個頭最小,大約七尺六寸上下,身體單薄。

    肩膀上爬著一頭樣子很奇怪,好像小貓一樣的動物。

    體型如小狐狸,大約有二尺長,卻拖著一條和體長差不多的尾巴,繞過那青年的脖子,從另一邊吹落在胸前。頭部呈現出三角形,四肢短健,足有五趾,爪子很小,曲而銳利。全身是棕褐色,頭部和臉頰卻是黑色,喉胸部,呈現黃色,尾巴黑色。

    這麼一個小傢伙,生的好怪異。

    當初董俷見到的時候,也是很吃了一驚。

    甘賁說,這小傢伙叫做蜜狗,因為喜歡吃蜜。可董俷卻知道,這小傢伙的學名叫做青鼬。

    別看它樣子可愛,卻是極為兇狠,有時候甚至能攻擊比它體型大數倍的動物。

    那曲而銳利的爪子里,帶著天生的毒,雖不能致命,可是卻能令敵人瞬間的麻痹。

    董俷正是因為這青鼬,才對它的主人王買有了印象。

    按道理說,王買的武藝在無難山人之中算不得非常厲害,可是甘賁卻一定要帶著他。

    用甘賁的話:他是一頭老虎,那王買就是為他出謀劃策的狐狸。

    聽上去,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董俷看了王買兩眼,輕輕點頭,也不說話,示意甘賁把話傳達下去,徑自往府衙趕去。

    臨洮府衙,其實是董家當年在臨洮的別院,再說的準確些,屬於董旻的財產。

    原來的府衙早已經被毀掉,後來張邈派出來的臨洮令興建了新的府衙,可董俷卻不願意在那裡面住。乾脆把那臨洮令的府衙變成了臨時的庫府,而自己住在了董旻的別院里。

    別院台階上,站著一個二十三四歲的青年,正在和群情激涌的鄉紳們說話。

    「諸位,武功侯並沒有說過要不管大家的話語,還請諸位莫要聽小人謠傳……武功侯是咱們臨洮的英雄,絕不會棄之不顧的。大家不信我,難道還不信武功侯?」

    「這個閻溫,不錯!」

    董俷站的遠遠的,看著那台階上的青年,點頭贊道。

    閻溫,是道地的臨洮人,比董俷大兩歲,曾經賣身於董家門下為奴,後來董旻見他聰慧,加之膝下無子,就收了閻溫為義子,還送他外出求學。當然,董旻收閻溫的時候,董俷已經不在臨洮,對於閻溫也不甚了解,只是曾聽董旻提過兩次。

    張邈佔據臨洮時,閻溫正好回臨洮,被臨洮令徵辟為主簿。

    他的身份,很少人知道。

    當董俷兵臨臨洮城下的時候,正是閻溫鼓動百姓打開了城門,並親手殺死了臨洮令。

    閻溫資質平庸,也沒有什麼大能。

    如果讓李儒評價:不過是一縣尉之才,可用但不可大用……

    不過李儒後來的一句評價,卻讓董俷留了心。

    李儒說:閻溫有郭解之烈,其人敦厚,性情忠烈,可視之為心腹,董門下之死士。

    死士……

    這兩個字可不是隨隨便便能擔當的。

    郭解是前漢時的俠客,性情剛烈,極有擔待。

    董俷見閻溫大聲的解釋,可是那些臨洮鄉紳,依舊不依不饒。不說別的,只說閻溫身為董旻的義子,和董俷說起來是一家人,董俷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受刁難。

    當下厲聲喝道:「是誰說我要棄臨洮不顧?」

    這一聲喝,若巨雷炸響。

    別院門口的鄉紳,立刻鴉雀無聲。

    董俷催馬過去,朝著閻溫使了一個眼色,閻溫先是一怔,旋即就領悟的其中的含義。

    轉身走進了別院,不再管那些鄉紳。

    董俷說:「董某生為臨洮人,死為臨洮鬼,爾等是聽誰說,董某要做棄臨洮於不顧?此乃妖言惑眾,爾等不辨真偽也就罷了,卻在這裡鬧事,攪亂民心,莫非以為我董家落魄,就不敢殺人不成……王買何在!」

    「末將在!」

    王買已經得了甘賁的叮囑,知道董俷要他做什麼事情。

    所以,董俷叫他名字的時候,王買馬上就明白了意思,上前一步,插手向董俷行禮。

    「把這些人全部拿下,該怎麼做,你心裡當明白!」

    話音未落,從他身後的別院中衝出了幾百個士兵,呼啦啦把鄉紳們全都包圍起來。

    也不理那些人的叫喊,董俷氣沉丹田,厲聲吼道:「臨洮不棄董俷,董俷不棄臨洮。董某在此把話說明白,願與臨洮人共生死。若再敢妖言惑眾,緝拿之後,格殺勿論。」

    也不理那些叫喊,董俷大步流星走進了別院。

    在書房中坐下,閻溫上前行禮。

    「伯儉,你莫要如此拘謹……呵呵,說起來,你應該是我從兄,既然是一家人,就隨便一些。哦,把張馬大軍的動向一一報上來……然後你去找王買,他會告訴你該做什麼事情。」

    閻溫有自知之明。

    自家事情自家清楚,董俷對他客氣,說穿了是看在董旻的份上。

    但董俷能客氣,他可不能順桿爬。

    當下忙拱手應命,把已經整理出來的軍情報告,放到了董俷的桌上,然後轉身離去。

    董俷蹙眉,仔細的看完了軍情。

    抬頭看了一眼,見麴義和華雄仍站在書桌前。

    「別站著了,大家坐著說話。」

    說完,把軍情扔在桌子上,沉聲道:「張邈五萬大軍自河關殺出,預計會在十天後抵達臨洮;馬騰從冀縣出,郭憲自下辨出,估計也要七八天的時間,你們覺得如何?」

    華雄麴義也知道,董俷的主意拿定。

    既然主公胸有成竹,想必已經有了后招。當下的事情,就是要死守住臨洮才行。

    華雄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武將,在涼州軍一系當中,他比不得徐榮用兵,可是也讀過兵書戰策。特別是在養傷期間,更將董俷留給他的孫武十三篇讀了個滾瓜爛熟。

    如今的華雄,可沉穩的很。

    看了一眼麴義,華雄說:「其實,這隴西一地,主公手中的兵馬,可不算太少。」

    董俷一怔,「文開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方在隴西苦心經營十年之久,隴西軍可稱得上是主公嫡系。當初若非是大方被刺,我等如今當能立足涼州,佔領三輔……大方死後,隴西軍四分五裂,的確有不少人被張馬二人所吸納。可據我所知,還有許多人並不願意為張馬二人效命。」

    「哦?」

    董俷聞聽,頓時來了一些興趣。

    華雄道:「說起來,這件事卻是伯儉的功勞。隴西軍被吞併后,有不少人帶著本部人馬,或是佔山為王,或是落草為寇,大大小小十幾股人馬,多的有三四千人,少的有幾百人……伯儉擔任臨洮主簿后,藉手中權利,暗中聯繫那些人,並且設法予以保全。這十幾股人馬,分佈於狄道、鳥鼠同穴山、五溪聚、乃至武山一帶。」

    董俷細目一眯,「那又如何?」

    「主公你既然想要教訓張馬,何不索性拉起大旗,痛痛快快的說,就是要佔領隴西?我想,只要主公拉起大旗的話,不出十日,必然會有隴西軍舊部前來投效。」

    華雄說話的時候,麴義一直沒有出聲。

    直到華雄說完了后,他才放下軍情,「若只是這樣,恐怕還不足以吸引隴西軍舊部。」

    「哦?」

    「主公當展現出足夠的實力,令隴西軍舊部心服口服。華將軍說的不錯,那些人或許曾經忠於主公,可主公如今卻是不比往昔,當在眾人前立威,方可令其臣服。」

    華雄並沒有任何不快。

    他知道麴義,這傢伙是骨子裡透著傲氣,而當年的華雄,何嘗不是如此?

    而且,麴義說的並沒有錯。

    知人知面不知心,天曉得昔日的忠臣,如今會是怎樣?

    論行軍打仗,臨陣指揮……

    董俷自認比不上麴義。這傢伙書讀得不多,卻有一種天生的敏銳,能夠準確的查找到戰場上的破綻所在。加之其精於練兵,背嵬軍在他手中,可是非常的厲害。

    「麴義,有話但說無妨,且說來聽聽,你覺得應該如何立威?」

    麴義笑了,「主公,您心中已經有了定論,麴義不過是說出來罷了。」

    董俷細目一眯,「如此說來,你也認為應該收拾他嗎?」

    「正應如此!」麴義淡定一笑,「他既然想要來送死,主公又何必對他有所客氣?」

    兩人說完,不由得相視大笑起來。

    華雄漸漸的明白了,手捻鬍鬚,輕聲道:「嘿嘿,此人首級,正可拿來祭旗!」

    ————————————

    今天哪兒也不去,能寫多少就寫多少,基礎一萬字之外,小新會儘力把欠下的字數補上。能補多少,不知道,只能說,儘力!(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