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24章 並非那麼簡單(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24章 並非那麼簡單(二)字體大小: A+
     

    姜敘帶著兵馬走了……

    不過上邽的守城士卒,卻依然懶洋洋的在城門樓上烤著火,目送大隊人馬消失在雪夜之中。

    也難怪,幾百名攜家帶口的殘兵敗將,又如何是姜敘的對手?

    姜敘並沒有說他要攻擊的是什麼人,只說是一群殘兵敗將……也難怪他如此做,董俷在涼州的威望太高,漢陽又緊靠隴西郡,他真的害怕,到時候控制不住局面。

    夜深了,烏雲翻滾,雪越來越大。

    上邽城牆腳下,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黑影。站在守城巡邏軍目光所不能覆蓋的死角當中,朝著城頭拋出了四五米長的繩索,而後只聽嘎登輕響聲傳來,黑影立刻緊貼牆角。

    呼號的寒風,掩去了那輕微的聲響。

    城頭上沒有任何動靜,那十幾個黑影在等待了片刻之後,突然同時發力,噌噌噌,好像猿猴一樣的踩著牆壁,靈活的往城頭上攀岩。這些人,全都披著白色雪氅,貼在牆上,簡直和城牆都融為一體。一隊巡邏兵過去,黑影立刻停止的攀岩。

    「這麼大的雪,姜大人剿什麼匪啊……你們說,會是什麼匪?」

    說話的人,帶著濃重的口音。

    「小七,莫要多管閑事。大人自有大人的主張,這不也是為了咱們上邽一地好嘛。」

    「我看,是為了他自己好……侯伯,你說會不會是……」

    「是什麼?你莫要胡說八道,當心掉了腦袋。這些事情,和咱們沒有關係,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媽的,天寒地凍的,巡個什麼城?難不成四五百人,也想攻城?」

    巡邏士卒罵罵咧咧的走了!

    黑影動了一下,再次向上攀岩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這十幾個黑影就跳上了城頭。

    循著馬道一路走下去,剛過了拐角,迎面就看到一隊上邽巡邏士卒走過來。

    雙方僅距離十幾步,巡邏士卒大約有五十人上下,看到白衣人的時候,也是一怔。

    剛要開口喊喝,卻見白衣人從雪氅中逃出一支支弩機,對準了巡邏士卒,就是一陣兇狠的弩箭。慘叫聲在夜空中回蕩,和著呼嘯寒風,若隱若現,猶如鬼哭狼嚎。

    巡邏士卒驚奇的發現,這些白衣人的弩機,竟然可以連發。

    二十步的距離,那精鐵弩箭力道極強,竟然能穿透鎧甲,直接奪取性命。最要命的,是這些弩箭上面,似乎被沾染了極為兇狠的毒藥,只要擦破了皮,很快就全身麻痹,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不過,慘叫聲最終還是驚動了城門樓上的士卒。

    有眼見的看到這一幕時,先是一怔,立刻驚恐的叫喊起來:「敵襲,有敵襲……」

    白衣人一見行蹤暴露,也不再有任何的猶豫。

    甩掉了雪氅,清一色牛皮銅釘筩袖鎧,一手弩箭,一手橫刀,朝著城門樓就撲了過去。

    天寒地凍,這城頭上地面溜滑。

    可是這些白衣人卻絲毫不受影響,大步的沖向上邽軍。

    兩個門伯打扮的軍官,提著兵器就跑上前來,「別慌,他們人少,幹掉他們,幹掉他們!」

    這一喊,立刻讓驚慌失措的守城軍反應過來,拎著兵器就沖向了那些人。

    為首的白衣人,用白布蒙面,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從雪氅中反手抽出一支式樣如同寶劍一樣的短矛,一柄長約六尺的奇形短戟。為什麼說是奇形呢?這短戟雙耳,不似戟的小枝,而是用精鐵打造出來的月牙鏟。這種戟,使不出掛、鎖之類的招數,但是卻在某種程度上,增加了劈砍的力道,就好像一把雙刃短斧一樣。

    大漢身高過丈,膀闊腰圓。

    薄底快靴上也不知道綁著什麼東西,反正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地面溜滑的問題。

    他大步上前,迎著兩個門伯手中月牙兒戟猛然抬起,鐺的就崩開了兩個門伯的兵器。

    左手矛快如閃電,刷的就刺出來,帶著一道殘影,噗的一聲就穿透了一個軍官的胸膛。也不見他有拔出來的動作,腳下健步如飛,從那軍官身前掠過,反手順勢抽出短矛,使出了如同寶劍一樣的招式,輕輕一抹,從另一個門伯身邊就衝過去。

    脖子上,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血痕,血霧噴出。

    門伯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大漢的兵器,究竟是矛,還是劍?

    「甘賁在此,誰敢不讓我立功,老子就撕了誰!」

    那大漢聲如巨雷,在城頭上炸響。月牙戟揮舞,青鋒矛迸射冷電,一道道,一條條奇異的寒光在人群中出現,忽而筆直,忽而帶著弧線,這大漢所過之處,如入無人之境,只殺得守城軍血肉橫飛,抱頭鼠竄。

    若說,甘賁是一頭猛虎,那麼跟在他身後的十幾個人,簡直就是一群狼。

    那橫刀寒光霍霍,左右劈斬。採用西域精鐵打造而成的橫刀,雖然說不上是什麼神兵利器,但是卻能削鐵如泥。守城軍的兵器原本就算不得精良,寒光閃過,把守城軍的兵器斬斷,隨後就朝著人劈了下來。只有三招,橫掃千軍,力劈華山,跨步撩刀式……可就是這三招,卻把幾百名守城軍殺得四處逃竄,根本就無法抵擋。

    「老虎,別殺了,快點出鳴鏑!」

    「啊,老子險些忘了……」

    甘賁將一個士卒挑飛出去,青鋒矛往屍體上一插,順手從腰間取出一支鳴鏑響箭。

    刺耳的銳嘯聲,在城頭回蕩。

    幾名衝下城牆的白衣人,去掉了門閂,用力的拉開了城門。

    隨著那鳴鏑響起,城下雪原中,突然竄出了幾百個身披白色雪氅的人影。為首之人舉起橫刀,厲喝一聲:「背嵬軍,衝進去……」

    剎那間,喊殺聲四起,背嵬士沖向了城門。

    守城軍連忙阻止反抗,卻在這時候,就聽那城頭上甘賁一聲怒吼:「我乃驃騎大將軍麾下,爾等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如若不然,武功侯一到,爾等全都要死。」

    驃騎大將軍,武功侯?

    千餘人的守城軍聞不由得一怔。

    麴義心道:你和他們說主公的官位,他們知道個屁……

    當下厲聲喝道:「我乃董殺神麾下背嵬軍中郎將麴義,爾等還不投降,更待何時?」

    董殺神?董俷……

    守城軍這一回算是聽明白了,這是董家人殺回來了!

    打,還是不打?

    答案很快就出現了。

    幾百個守城軍稀里嘩啦的把兵器一扔,大聲道:「我等是涼州戍衛,我等願意投降。」

    甘賁瞪大了眼睛,看著一個個跪地求饒的士卒。

    怎地主公名號有如此威力?只喊了一句董殺神,這些守城軍就投降了?

    奶奶的,我的軍功又該如何計算?

    董俷的名氣的確是響亮,那可是殺了十幾萬人建立下來的凶名。

    再者,這上邽守城軍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隴西兵,牛輔死後,隴西軍立刻潰散。

    馬騰張邈趁機吸納,將其收入麾下。

    說起來,張馬二人的如今的兵馬,有一半是來自於當初牛輔留下來的兵馬。如今董俷殺回來了,這些隴西軍立刻就停止了抵抗。別人不知道董俷的厲害,隴西軍的人,可是非常清楚。

    當然,同等情況下,若是換到了別的地方,可就不一定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董家三代經營臨洮,那累積下來的威名,可不是張馬二人一時半會兒就能抹去的。

    麴義命人收攏那些降兵,而後與甘賁匯合。

    甘賁撓著頭,看著麴義道:「大人,咱們接下來該做什麼?」

    麴義一笑,扭頭向射虎谷方向看去,輕聲道:「莫要著急,主公之謀豈能如此簡單?我們就在這裡休整,等候主公前來回來……老虎,你別擔心,跟著主公,豈會少了軍功?嘿嘿,這次你無難山所屬打開城門,當為首功。等到了張掖,我看你至少能做個都尉。」

    「都尉?那是幾等軍功爵?」

    甘賁的想法很簡單,他就是要那軍功爵。至於麴義所說的官職,他到現在還沒有明白。

    麴義翻了個白眼兒,剛想解釋。

    卻見一名背嵬士手指遠方,大聲叫喊道:「快看,起火了,是射虎谷方向起火了!」

    甘賁扭頭看去,只見天邊火紅一片。

    眼睛不禁一亮,一拍麴義的肩膀,興奮的大叫:「不錯,正是射虎谷。」

    他也不想想,他那手上有多大的力氣。這一巴掌拍下去,把麴義拍的是直翻白眼。

    不過,心中依舊是格外興奮,如此一來,上邽盡入我手!

    ******

    姜敘此時,惶惶如喪家之犬。

    帶著五千人馬,頂著風雪,一路急行之後,抵達射虎谷。

    遠遠的,可以看見從谷中飄出來的炊煙,還帶著一股濃濃的飯香。很明顯,敵人正在做飯。

    心中不由得興奮起來:如今殺將進去,定然是大獲全勝。

    想到這裡,他在馬上摘下大槍,朝著射虎谷一指,「兒郎們,隨我殺進射虎谷。」

    說完,縱馬就沖向山谷中。

    卻沒有發現,那早先向他報告消息的斥候,看似往前跑,可速度極為緩慢,漸漸的落到最後。

    姜敘一馬當先,帶著人衝進了射虎谷內。

    卻意外的發現,谷中空蕩蕩,沒有一個人。山谷里堆積著乾草枯枝,上百個石頭砌成的行軍灶,火焰熊熊。火上面架著一口口飯鍋,裡面還煮著食物,可就是不見一個敵人。

    也不能說沒有人……

    山谷正中央,豎著十根木樁子,上面綁著十具屍體。

    每一具屍體上,還寫著一個大字。排列起來就是:姜敘今日當喪命於此地!

    看清楚了那字跡,姜敘大叫一聲不好,扭頭看,早先跟隨他的斥候,已經不見蹤影。

    「上當了,我們上當了……」

    姜敘大喊撤退。先前進入山谷的士兵往外面跑,後面跟進的士卒,往裡面沖。

    剎那間,山谷里人喊馬嘶,亂成了一團。

    就聽一陣銅鑼聲響,緊跟著就從谷口兩邊懸崖上,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

    滾木巨石,從谷口兩邊懸崖上砸落下來,把那些在山谷口處的士卒,砸的血肉模糊。

    「姜敘,爾等本是我董家門下士卒,為何卻要背叛於我?」

    抬頭看去,只見懸崖燈火通明。

    三百名虎女,靜靜的站在董俷的身後,舉著火把。董俷身披筩袖鎧,腳邊上匍匐著兩頭雪鬼獒犬。獅鬃獸靜靜的立在董俷的身邊,帶著迷幻之色的雙眸,發出妖異之光。

    「董殺神?」

    姜敘忍不住大叫一聲。

    卻聽董俷說:「今日我就要天下之明白,背叛我的人,唯有死路一條,放火!」

    三百支火把,伴隨著雪花從空中落下來。緊跟著,從懸崖頂上的人,射出了一支支燃燒的利箭。火雨落入山谷,掉在那乾草之上。就聽轟的一聲響,那些被澆上了火油的乾草,立刻燃燒起來。火勢瞬間蔓延山谷,而谷口的出路,卻被巨石堵死。

    山谷中,回蕩著凄厲的慘叫聲。

    姜敘的心,一個勁兒的往下沉,充滿了絕望。

    就在這時候,就聽到山谷外傳來了一聲怒吼:「漢安中郎將華雄在此,爾等往那裡逃!」

    ——————————

    超武作者新作《武欲》,作者爬爬狐狸

    http://www.qidian.com/book/1048313.aspx

    簡介:在敗北與死亡之間選擇後者的打架天才太泉傷,被自我流放的太古妖皇帝俊召喚到異界。繼承了太古妖皇的戮神功法與異世最接近神的大奧術師遺產,不知不覺中,少年已經掌握了破壞物質界平衡的力量……

    一部不錯的異界作品,喜歡奇幻的朋友,可以慢慢品味。(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