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21章 南山桃花源(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21章 南山桃花源(終)字體大小: A+
     

    雪鬼已經起身,身體微微弓起,形成了一個美妙的弧線,血眸透露出妖異的凶芒。

    每逢雪鬼出現這樣的情況,就說明有強敵當前。

    獅鬃獸輕輕打了個響鼻,搖晃著腦袋,前蹄不停的敲踏地面。

    王戎等人也都已經從睡夢中驚醒,身體半蹲,警惕的向山洞外張望。

    山風呼嘯,帶來了一聲聲奇異的獸吼,分為兩種,一個尖銳,一個雄渾,而且聽聲音,數量不少。

    何儀何曼知道,這山中多豺狼虎豹,莫非是野獸相襲?

    「我們過去看看,說不定能有意外收穫!」

    董俷說完,抽出一把橫刀,背上兜囊,腰間插上金瓜,風一般的衝出了山洞。

    兩頭雪鬼緊緊相隨,獅鬃獸很機靈,走在最後面。因為蹄上有馬掌,在山路上行走,聲響不小。故而邁步很輕,速度也隨之慢了下來。王戎與何家兄弟,各帶十人,緊隨董俷身後。還有二十個精壯士卒,則略落後一些,和獅鬃獸形成第二梯隊。

    董俷聽不出是什麼野獸在相互攻擊。

    但從聲音來看,應該是屬於大型的猛獸。

    故而一路上很小心,循著那聲音追蹤下去,在越過了一條小溪之後,就看到了一片空地。

    四周林木很茂盛,隨山風搖曳。

    董俷抬手向下一按,身體隨之匍匐在草叢中。

    空地上,三頭體型超過兩米的成年黑熊,正在和一群體貌特徵很奇怪的貓科野獸搏鬥。

    似虎非虎,長得很像豹子。

    短而粗的四肢,幾乎和身體一樣長,如同鋼鞭一樣的尾巴,頭部略圓,突出的口鼻,爪子很大。體色金黃,覆蓋著大塊的深色雲霧狀斑紋。瞳孔呈現長方形,牙齒也與眾不同,看上去就好像是傳說中劍齒虎的牙齒,犬齒很長,而且極為鋒利。

    是雲豹!

    董俷上一世在護林員培訓班的時候,曾學過一些關於動物的課程。

    雲豹屬於被保護動物,在後世瀕臨絕跡。武陵山裡也有雲豹,但數量非常的稀少。

    董俷只看過圖片,不過卻沒有親眼見過。

    沒想到,在這裡居然會見到了雲豹……而且還有三頭黑熊,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當時課堂上老師們曾講過,雲豹和黑熊屬於天生的敵人。

    只是,黑熊在這個時節大都已經進入冬眠時間,按道理說,不可能和雲豹產生衝突。

    從目前的狀況上來看,似乎是雲豹驚擾了冬眠的黑熊。

    在冬眠期間被驚擾的黑熊,脾氣是極為凶暴的。更何況驚擾它們的,還是天敵。

    可問題是,雲豹為何會驚擾黑熊?

    它們可能比董俷還要清楚,在這個時候驚擾黑熊,那可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叢林中,黑熊抓住了一頭雲豹,將其撕裂。雲豹凄慘的嚎叫,令雪鬼也感受到了不安。

    不過,由於在數量上佔有優勢,加之雲豹的攻擊,神出鬼沒,一頭黑熊栽倒在血泊中。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血戰,黑熊漸漸的不敵雲豹。

    十幾頭雲豹靈活的騰挪,忽而從樹上攻擊,忽而從草叢中攻擊,令黑熊防不勝防。

    雲豹身上的皮毛,是天生的叢林偽裝。

    它匍匐在樹上的時候,根本就看不出蹤跡來。

    董俷靜靜的觀察,示意其他人不要出聲。他總覺得,這場野獸之間的戰鬥,似乎是有人刻意挑起來的。而且根據他對雲豹為數不多的了解,應該還有一頭豹王,至今未曾出現。

    舉目向四周打量,卻看不出什麼端倪。

    只剩下最後一頭黑熊了,在兩頭雲豹的攻擊下,遍體鱗傷,卻依舊在不停的咆哮。

    就在這時候,在黑熊頭頂的樹榦上,董俷發現了一團悄然移動的黑影。

    沒等他反應過來,那黑影呼的從樹榦上俯衝下來,無聲無息,簡直就好像幽靈一樣。

    黑熊猝不及防之下,被黑影鋒利的犬齒咬住了脖子。

    董俷看清楚了,那正是他剛才還在尋找的豹王。體長將近一百一十公分,在雲豹中,屬於體型交大的一隻。犬齒約三十公分左右,鋒利無比。黑熊本就是皮糙肉厚的動物,這成年黑熊的表皮,更是非常堅硬。可是雲豹的犬齒,就刺穿了黑熊的皮毛。

    黑熊厲吼,一巴掌拍飛了一頭雲豹。

    可就在那雲豹飛起來的一剎那,叢林樹影中,突然間飛出了一支利箭。

    那利箭快如閃電,從雲豹的鼻樑處,鑽入了顱內。雲豹當場斃命,而那黑熊則咆哮著,身上還掛著一頭雲豹,但速度絲毫不減,朝著最後一頭雲豹兇狠的沖了過去。

    好快的箭,好準的箭,好強的箭……

    董俷正在疑惑,卻見從樹林中竄出了十幾個人,身上清一色披著雲豹的皮毛,臉上塗抹黑泥,看上去和野人一樣。為首的人,手裡拎著一柄短戟,大約六尺三寸。

    身上背著弓,一桿形狀其似青鋒寶劍的七尺鐵矛與大弓交叉在一起,插在兜囊中。

    其餘人等,清一色身背鐵矛,手執強弓。

    這一群人出現,董俷不由得暗自一驚……

    好快的速度,只看這些人的行動模樣,就曉得非同凡響。

    黑熊幹掉了剩下的那一頭雲豹,甩開身上的雲豹死屍,咆哮著朝著那群人衝過來。

    瘋狂中的黑熊,周圍的活物都成了它攻擊的目標。

    為首的野人身高過丈,生的膀闊腰圓,極為雄壯。見黑熊撲過來,大吼一聲,「畜生,找死!」

    扔掉了短戟,張開蒲扇般的大手,就朝著黑熊撲了過去。

    董俷看到,在那野人的手掌,綁著青銅護手。工藝極為精美,看上去似乎有年月。

    這傢伙的口音,有點像武都地方的口音啊!

    董俷正疑惑著,那野人砰的就抓住了黑熊的前臂,怒吼一聲,快步一個大背,把黑熊就摔了出去。說來也巧,黑熊正落在董俷身前不遠處,翻身揚起熊掌,就朝董俷拍了過來。

    我不找你,你還送上門來了?

    董俷二話不說,雙臂一撐地面,騰身而起。

    自幼苦練而成的五禽戲,熊拳施展出來。跨步一貓腰,搶入黑熊懷中,張開手臂抱住黑熊,氣沉丹田之後一聲怒吼,四五百斤重黑熊被他生生抱起,身體向後一倒,順勢把黑熊就扔了出去。

    可憐那黑熊,無緣無故的被驚擾了美夢,如今還被兩個怪物似的傢伙當初了玩具,扔個不停。

    野人首領眼睛一亮,不等黑熊爬起來,撲過去一個類似於柔道技術的十字臂鎖,然後一個過肩背,把個黑熊又砸向了董俷。

    許是沒有人能和他這麼玩兒,這野人來了興緻。

    董俷一蹙眉,踏步騰空而起,猿戲中的一招臂鎖,踩著黑熊的身體,就騎在了熊脖子上。身體向後倒去,雙腿一用力,把個黑熊拔起,砰的一聲,狠狠砸在地上。

    那黑熊好歹也算是叢林之王吧,卻被兩個人你摔過來,我摔過去。

    不管是野人還是王戎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這兩個傢伙,未免也有點太誇張了。

    董俷的力氣,王戎是知道的。

    在董家一系的人馬之中,能和董俷較力的人,只有沙摩柯而已。

    呂布次之,典韋再次之……

    當然,從技巧上而言,呂布略勝董俷。

    如今卻突然蹦出來一個和董俷不相上下的傢伙,讓王戎感到非常的吃驚。

    那黑熊被兩個人摔得是骨頭架子都要散了,倒在地上再也不起來,進的少,出的氣多。

    「好漢子!」

    把那四五百斤重的黑熊摔了二十多下,饒是董俷這般力氣,也有點頂不住了。

    氣喘吁吁,雙手扶著膝蓋,朝著對面單腿跪地,喘個不停的野人豎起了大拇指。

    野人抽出了短矛,沉甸甸的,少說也有五六十斤。

    單手拄著短矛,野人站起來,厲聲喝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何會在這裡出現?」

    十幾個野人,齊刷刷舉起弓箭,對準了董俷等人。

    王戎立刻抬起手,五十支弩機對準了野人,同時也亮出了兵器。

    「把兵器收起來!」

    董俷厲喝一聲,而後轉身拱手,「在下涼州董俷,官拜驃騎大將軍,武功侯……」

    「你是官?」

    那野人顯然不清楚,這驃騎大將軍是怎樣的一個官位。

    不過武功侯,他似乎聽明白了!

    「武功侯,是二十等爵第幾等?」

    二十等爵?

    董俷不由得一怔。這二十等爵的說法,起源於秦時商鞅變法,設立二十等軍功爵。

    漢以來,雖沿用了這個體系,可實際上已經沒有人在用二十等爵的說法。

    武功侯屬列侯,算是二十等軍功爵中,等級最高的一種。董俷疑惑的看著那野人,「應該是列侯吧!」

    「列侯,又是什麼侯?」

    這傢伙不知道列侯為何物嗎?可是為何又知道二十等軍功爵?

    董俷把武功侯的意思解釋了一遍,那野人忍不住道:「原來武功侯,就是徹侯啊!」

    徹侯,二十等軍功爵中,列侯的前身。

    因漢武帝名徹,故而為了避諱,所以改為列侯。

    董俷驚訝的看著對方,心想這傢伙是怎麼回事?為何還沿用早幾百年的官位稱呼?

    「那驃騎大將軍是什麼?是大庶長嗎?」

    又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官位稱呼。

    大庶長,二十等軍功爵第十八位,算是最早期的丞相。

    董俷奇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裡叫做無難山,我們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四百多年……你還沒有說,你們為何會在這裡?」

    無難山?

    地圖裡似乎沒有標註有這麼一個地方吧。

    董俷說:「我姐姐得了頭疼病,需要熊膽做藥引。故而我入山尋找黑熊,所以……」

    「黑熊?」

    那野人首領抬手,示意身後野人放下弓箭。

    畢竟,董俷的人已經收起了兵器,若是還這麼劍拔弩張,未免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這裡有三頭黑熊,你若需要熊膽,那兩頭死了的傢伙就送給你……不過這一頭我要了。還有,這些大貓是我的,你不能和我搶。拿了熊膽,你們就快快離開吧。」

    聽上去這野人首領挺講道理,並沒有為難董俷等人。

    十幾個野人,嘬口發出一連串奇異的歷嘯,從山林深麓,很快就傳來了一陣回應的嘯聲。

    董俷讓王戎等人過去取熊膽,自己卻疑惑的看著那首領。

    而野人的首領,也警惕的看著他。兩人對視了片刻,董俷心裡突然一動,讓人拎過來一袋子酒,拿開塞子,對著酒袋灌了兩口,然後遞給那野人,「請你喝酒!」

    酒香四溢,讓野人不由得滿口生津。

    猶豫了一下之後,他接過酒袋子,灌了幾大口之後,贊道:「好酒……不過卻比不得這山中的猴兒酒。」

    猴兒酒?

    董俷一笑。

    他自然知道那猴兒酒是什麼,心裡也不免有些嚮往。

    野人首領的酒量不錯,喝了大半袋子的酒,突然開口問道:「這位……大人,你殺了多少人,居然能做徹侯?」

    這個問題,問的很有趣,讓董俷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算多……」

    「那你看我這身手,能做什麼官?」

    董俷上上下下的打量野人,片刻后笑道:「兄弟,這無難山究竟是什麼地方?為何我在地圖上,沒有找到?」

    「地圖上當然不會有,除了我們的人,根本沒人知道無難山這個地方……呵呵,無難山,無災無難。對了,不曉得山外是什麼樣子,還是那項魔王的後裔坐江山嗎?」

    董俷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項魔王?哪個項魔王?」

    「就是那個楚國的項羽,項魔王啊!」

    項羽?

    董俷越發的詫異起來,「項羽可沒坐江山,坐江山的是高祖皇帝……」

    「高祖皇帝又是哪個?」

    「高祖皇帝……就是高祖皇帝嘍。哦,叫劉邦,你難道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嗎?」

    「唔,不知道。」

    董俷問道:「兄弟,你們居然連高祖皇帝都不知道,難不成你們就一直在這山裡,沒有出去過嗎?」

    野人首領正要回答,卻聽到那山林深處傳來了一陣車軲轆的聲響。

    四五十個青年,在幾個五旬左右的老者帶領下,沿著山路,從林中小道里走出來。

    都推著式樣很古怪的小車,有點類似於那種獨輪車。

    車軲轆吱吱響,這一群穿著打扮頗有些奇怪的人走出來后,看到董俷等人,不由得大驚失色。

    那為首的幾個老者,驀地往後一退。

    其中一人問道:「老虎,這些人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野人首領忙走過去,在那些老人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先前說話的老人,猶豫了一下,走上前來,拱手問道:「敢問這位大人,你剛才說那項魔王死了,他的後裔,也沒有坐這江山?請問,如今這山外,究竟是什麼人的天下,大秦國如今何在?」

    大秦國?

    董俷不由得長大了嘴巴,獃獃的看著眼前的老人。

    老人的眼睛里,帶著無比的期盼,目光極為熱烈,看著董俷,等待著他的回答。

    「項羽根本就沒坐江山,後來被劉邦戰敗,也就是前漢高祖皇帝坐了江山……至於項羽的後裔有沒有活下來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當年項羽在烏江自刎,而後四百年來,就沒有聽說過什麼項羽的子孫。老人家,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項魔王死了,江山也不是項魔王家的江山……」

    老人輕輕的呢喃,突然間張開雙手,仰天呼號起來,「老天有眼,我們,我們終於可以出山了,我們終於可以出山了……」

    ————————

    一會兒要出門一趟,第二更可能會晚一點。

    進入九月,瑣事多了起來。過些日子還要搬家,所以不太可能每天三更,但會盡量保證每天兩更的基礎數量。(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