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9章 南山桃花源(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19章 南山桃花源(二)字體大小: A+
     

    劉虞現在的確是如虎添翼!

    也許在內心深處,他還要感激袁紹,若非袁紹激怒了呂布,他怎會得此惡虎之將?

    在董俷佔領了朔方之後,呂布信誓旦旦的要開疆擴土,創不世功業。

    所以,他積極的在五原備戰,根本就沒有想到,袁紹居然會在這種時候襲擊他後方。

    當得知袁紹攻入雲中的時候,呂布大吃一驚。

    不過他倒是沒有把袁紹放在心上,在呂布心裡,能和他一較長短的人,只有董俷。

    可是……

    雲中慘敗,牽招攻佔五原。

    呂布連部將張遼都沒能來得及召回來,就帶著殘兵敗將逃入了幽州。

    所幸嫡系六健將都還在,謀士傅巽,召集人馬和他匯合,總算是湊足了三千人馬。

    就憑這三千人,想要奪回雲中根本不可能。

    傅巽很能幹,卻算不上合格的謀士。準確的說,傅巽是個善於打理內政的人才,他可以讓呂布無需擔心後方物資、兵源的供給,治理地方,也頗有手段。但正應了那句話,尺有所短寸有所長,讓傅巽做出謀劃策的軍師,的確是有些為難了他。

    董卓的死訊傳來之後,呂布知道,大勢已去。

    當務之急是要找一落腳之地,不為別的,來鶯兒已經懷了身孕,經不起長途顛簸。

    於是,傅巽就為他出了個主意:投靠劉虞。

    劉虞是個很精明的人,對於塞外胡人,他自有一套自己的應對之法。

    在董俷攻佔朔方后,從董俷處理胡人的手段上來看,也並非只是單純的打壓殺戮。

    剛柔並濟,方為上策。

    劉虞也知道自己的性子偏軟,幽州自公孫瓚死了之後,缺少強硬派的鎮壓,鮮卑人越發的囂張起來。所以,幽州必須要有一個聲望足夠,手段強硬的人物坐鎮。

    毫無疑問,剛參與過殺胡令的呂布,無疑是一個合適的人物。

    呂布窮途末路時投奔,劉虞自然也釋出了善意。

    正逢此時,袁紹得隴望蜀,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幽州上面,劉虞又豈能對袁紹手軟?

    呂布想藉此機會報仇雪恨,同時也是為在幽州站穩腳跟而展現實力。

    於是,他對上了自己的老對手。

    上一次劉備打了呂布一個措手不及,加之袁紹與和連夾擊,才使其退出了雲中。

    而在北平邑,劉虞給了呂布足夠的支持,同時還為呂布增派了一名謀士。

    右北平人田疇,表字子泰。

    此人為田氏族人,但是和早先公孫瓚部曲田豫並非一支。

    若按照輩分,田豫年紀比田疇小三歲,但卻是田疇的叔叔。田疇也是一個精於機變的人,早先公孫瓚為漁陽太守時,對田氏族人頗為防範,以至於投靠了劉虞。

    如今正是好年華,呂布得了田疇,對劉虞感激萬分。

    這是信任啊!

    不管劉虞是出於什麼目的,對於幾乎山窮水盡的呂布來說,卻是一種難以言述的感動。

    內有傅巽,外有田疇……

    呂布戰敗了劉備之後,乘勝追擊,僅摔三千飛熊軍,直逼班氏。

    風水輪流轉,早些時候劉備打得呂布落荒而逃,如今卻被呂布打得,膽戰心驚。

    班氏並非什麼堅城,準確的說,是一個寨子。

    呂布身披黃金唐猊寶甲,身披大紅緞子百花戰袍。頭戴束髮紫金冠,稚雞翎迎風擺動。

    胯下嘶風赤兔獸,掌中方天畫戟。

    在班氏城外厲聲喊喝:「兀那一隻耳,早先爾等使詭計,竟聯合蠻奴偷襲於我……今日某家在此,城中賊子,可敢與我呂布決一生死?」

    此前兩戰,劉備靠著偷襲取勝,而後在北平邑,又被呂布靠偷襲扳回一局。

    關羽文丑並沒能和呂布真真正正的較量,雖知這惡虎呂布曾和董俷打了一個平手,卻不清楚呂布的厲害。二人相視一眼后,關公手捻美髯,丹鳳眼一眯,「大哥,我願出戰,殺一殺這惡虎的威風!」

    劉備站在城頭,看著呂布,臉上顯得很平靜,根本看出他剛遭遇了一場大敗。

    看了一眼城上有氣無力的士卒,劉備心知這個時候,的確需要一場勝利來鼓舞士氣。

    當下點頭,「二弟多加小心!」

    關公立刻下城,上馬拖刀,衝出了班氏城門。

    青龍偃月刀撲棱調轉刀口,關羽殺出城后,也不說話,催馬向呂布直衝過去,大刀劃過地面,迸出金星閃閃。呂布正在罵陣,哪曉得關羽出城之後,二話不說就殺將過來。

    方天畫戟掛著一弧光寒,朝著關羽就刺了過去。

    而關羽則猛地在馬背上一個古怪的轉身,大刀呼的離地而起,帶著巨力劈向呂布。

    鐺的一聲,二人甫一交手,呂布眼睛一亮。

    「好刀法!」

    話音未落,關羽被磕飛出去的大刀在半空中突然一個極為詭異的迴旋,輕飄飄的落下。

    呂布的瞳孔不由得一縮,畫戟翻飛,月牙兒小枝在空中掛住刀口,正要翻手鎖住,卻見青龍偃月刀驀地一轉,竟然從小枝上脫離,順著方天畫戟一記抹刀式就落下來。

    沒想到,劉備麾下居然還有如此猛將?

    呂布越發的興奮起來,抖擻精神,大戟一記怪蟒翻身,崩開了大刀,和關羽打在一處。

    眨眼間就是三十幾個回合,關羽除了在開始佔據了上風之外,漸漸不敵呂布。

    這時候,為關羽壓陣的文丑挺槍飛馬衝出來,大吼一聲:「兄長莫慌,文丑來也!」

    八寶馱龍槍招出無回槍法,帶著萬鈞之力,直刺呂布。

    說實話,若非呂布在雒陽與董俷一戰後,苦練武藝,戟法較之當初在雒陽時,又有了長足進步。否則還真的不一定能擋住關羽和文丑二人的聯手攻擊。三人三騎,在陣前馬打盤旋,刀來戟往,精彩至極。一時間,呂布和兩人斗得旗鼓相當,不分勝負。

    為二人壓陣的劉備一見,摘下鐵槊,就衝出了本陣。

    三人聯手,在班氏陣前一場鏖戰。

    呂布被劉備三人聯手攻擊,漸漸的有些抵擋不住。

    曹性郝萌二人不由得蹙起了眉頭。他二人知道,呂布心高氣傲,不喜歡別人幫忙。

    這時候出去,非但得不到誇獎,反而會遭到痛斥。

    呂布被三人打得是氣喘吁吁,戟法漸漸散亂。關羽刀沉,文丑槍快……劉備雖比不上二人,卻不停的尋找他的破綻偷襲,好像蒼蠅一樣的,讓呂布無法集中精神。

    「一隻耳,無恥賊子……」

    眼見呂布不支,田疇突然揮擺令旗,戰鼓聲隆隆,從班氏寨兩邊突然殺出兩支人馬。

    左邊魏續,右邊侯成,各帶一千飛熊軍,殺入陣中。

    劉備三人一見,頓時知道不妙。轉身想要援救班氏寨,卻被呂布死死的纏住。

    一場血戰,從午間殺到了傍晚時分。

    劉備大軍慘敗而退,呂布追殺了十里后,方掌得勝鼓回師班氏。

    自此,袁紹大軍被徹底趕出了幽州,劉備收攏殘兵,心中暗自叫苦……

    只怕如此一來,難以向袁紹交代!

    難不成,真的要如子遠所說的一樣,去投靠那小輩不成?

    劉備猶豫不決。

    許攸曾經給劉備出了一個主意:袁紹膝下有三子,長子袁譚、次子袁熙、幼子袁尚。

    其中袁尚之母劉氏,頗得袁紹喜愛。

    而袁尚本人,也是極為聰慧……

    兄弟三人並不是很和睦,劉氏更一心想要袁尚接手袁紹的班,對袁譚時常予以打壓。

    只要劉備向袁尚靠攏,可保性命無虞。

    待時機成熟,從袁紹部脫離出去,海闊天空,就任由他馳騁去了!

    可關鍵在於,袁尚不過十五六歲,讓劉備投靠一個侄子輩的人,未免有點拉不下臉。

    不過現在這局面,也只有這個辦法。

    劉備拿定了主意,立刻命人飛報定襄許攸,請許攸暗中聯繫袁尚,以表示忠誠。

    ******

    劉備在尋找出路,董俷卻正在南山中頭疼。

    這南山,其實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秦嶺,不過並不是廣義上的秦嶺,而是單純的指位於渭南,三輔和涼州交界處的一段山嶺(現陝西省中部)。因其位於關中以南,故而又名南山。

    高百引,也就是大約兩千米左右。

    北側斷層陷落,山體雄偉,猶如屏壁一般。

    太史公曾在《史記》中有提到過,說秦嶺是天下之大阻也,有九州之險的稱號。

    不進南山,不知道山路之複雜。

    這南山猶若蜂腰狀,東西分出數條支脈來。

    剛進入南山的時候,還算能分辨方向,可是隨著深入其中之後,董俷發現,這山麓若同迷宮一般,繞得人頭暈眼花。山中有蝮蛇、雲豹等兇猛野獸,時常襲擊隊伍。

    好在董俷上一世就是在山林中渡過,所以非常清楚如何在山中生活。

    那一段記憶,似乎已經非常模糊,可當董俷重拾起來的時候,卻又是得心應手。

    不過,這麼一大隊人馬,難免還是會有人遭到蟲蛇野獸的襲擊。

    特別是在晚上宿營的時候,因為天氣炎熱,時常有毒蟲襲擾,短短十幾日,死傷近百人。

    後來還是華佗,找到了一種植物,使得士兵能夠得以從毒蟲的困擾中解脫出來。但對於董俷這一行人而言,這毒蟲不過是一個開始,真正的考驗,很快的降臨了。

    如何在這迷宮似的山中分辨出方向?

    如何令幾千人馬始終能保持順暢的通信?

    等等一系列問題,都擺在了董俷的面前。特別是方向的問題……隊伍拉開來足有十幾里,難免會出現掉隊迷路等各種狀況。有時候,會有一小隊的人馬不見蹤跡。

    越是往山裡走,士兵溜號的現象,就越是嚴重。

    董俷坐在篝火旁,手裡拿著一塊黑色的長條石頭,翻來覆去的把玩,若有所思。

    蔡邕和劉洪走過來,看到董俷手裡的石頭,不由得感到詫異。

    「西平,你拿著塊磁石作甚?」

    董俷詫異的看著劉洪,「老師,你認得它?」

    「廢話,我如何不認得?這玩意兒在戰國時就有了,山海經也有記載,說山上有磁石者,其下有金銅。呵呵,司南不就是以此為主,才被做出來的嗎……西平,你不會是想用這個做司南吧……你姐夫在戶縣庫府中,不是找到了兩副司南了嗎?」

    「不是,我是在想,如何讓每一軍都能配備此物。至少可以讓大家在山野中不會迷路。」

    「難,很難……每百人一副司南,只怕不容易啊。不說別的,這麼一塊磁石,也只能做出一個司南。百人一副司南,那至少需要五十塊同等磁石。若是在平時還好辦,如今嘛……」

    劉洪連連搖頭。

    但董俷好像聽進去了,又好像沒有聽進去。

    指南針?上一世當護林員,這可是專門培訓過,如何製作指南針。

    現在的司南,其實就是後世指南針的前身。不過很大,攜帶起來也非常的麻煩。

    董俷知道怎麼製作指南針,但最大的問題在於,那指南針裡面的磁針。

    「成蠡!」

    「喏!」

    「去元嘆先生那裡,看看他有沒有針灸用的鋼針……是鋼針,而不是金針或者銀針……還有,讓何儀去奶奶哪兒問一問,有沒有攜帶縫衣針之類的東西。哦,奶奶那裡沒有的話,就去問問虎女。女孩子家的,一定會帶著這些東西。」

    蔡邕奇道:「西平,你要縫補衣服嗎?給那些女人做就是了!」

    董俷搖搖頭,笑而不答。

    不一會兒,成蠡就帶著一包縫衣針跑了過來。

    董俷取出一根縫衣針,在磁石上輕輕的摩擦。這是一種非常簡單的人工磁化的方法。

    然後他又命人把司南抬來。

    自己則拿著一把從董綠那裡弄來的飛刀,琢磨起來。

    很快的,一個簡易的指南針做成。董俷先是用司南辨認方向,而後又拿出自製的指南針,竟然沒有任何差別。在分辨出南北之後,董俷有根據後世的經驗,總結出一句話來。

    上北下南,左西右東。

    只要能分辨出北方,那麼其他的方向,隨即也就變得簡單起來。

    蔡邕還有些懵懂,可劉洪卻已經猜出了其中的原理。要知道,劉洪若放在後世,那就是一天文學家。對於這種玩意兒,最是驚訝,抓著董俷,詢問了整整一晚。

    別小看這八個字!

    對於當時來說,這八個字足以產生巨大的作用。

    董俷讓人連夜打造出了五百副簡易的指南針,十個人一副,在試用了一段時間后,效果非常明顯。掉隊的,迷路的人,明顯減少了許多,所有人看董俷的目光,就有些不同了。

    就像以前所說的一樣,人工磁化對於當時而言,是一個無法想像的事情。

    打造司南,非常複雜。

    而董俷卻用最簡單的方法,也就是把磁針中間凃蠟,然後粘上一根絲線,掛在無風的地方,就能顯示出方向。這個叫做縷懸法,按照正常的歷史,應該是出自於北宋年間沈括之手。董俷憑藉著後世的記憶把這縷懸法整整提前了一千年,可說是一大躍進。

    方向的問題解決之後,行軍的速度也隨之提升了起來。

    董俷的心情逐漸好轉,可這好心情沒能持續幾天,一個新的麻煩,就擺在他面前。

    ____

    今日第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