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8章 南山桃花源(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18章 南山桃花源(一)字體大小: A+
     

    「董西平去了漢中」

    曹操坐在濮陽縣衙的大廳中,詫異的張著嘴巴,看著細作問道:「董西平去漢中做什麼?」

    是啊,董俷從子午道入了漢中,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曹操雖然沒有去愚蠢的認為董俷現在能奪回涼州,不過在他看來,漢中人生地不熟,董俷如今已經是眾矢之的,似乎沒有必要再去招惹並沒有對他產生威脅的益州吧。

    可仔細想想,董俷似乎真的沒什麼地方可去。

    河西四郡為羌人反賊所佔據,以馬騰和張邈二人聯手十萬兵馬,卻奈何不得武威。

    而司隸無法立足,到朔方的話,又是艱險重重,要突破李傕十幾萬兵馬,並不容易。

    唯一的選擇,只有漢中。

    漢中勾連涼州和益州,以此為根本,在攻佔武都,就可以佔據西南河湟地區,休養生息。

    而且,漢中如今很亂。

    劉焉和蘇固反目成仇,同時犍為太守趙謙與益州從事賈龍聯手,反對劉焉的統治,看上去連益州都難以保證安全。

    董俷是要渾水摸魚嗎?

    打發了細作離去,曹操把目光投注在了郭嘉等人的身上。

    「諸君以為如何?」

    郭嘉並沒有急於開口,而是謙讓的把目光投注於坐在程昱伊籍等幾人的身上。

    作為後進與曹氏陣營的人,郭嘉很會做人。

    他深得曹操的信任,可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狂妄清高的姿態,大部分時間裡,總是顯得非常低調。也正是因為這樣,程昱伊籍等人對他的印象很好,沒有任何排斥。

    程昱一笑:「我不甚了解董俷,還是奉孝說吧。」

    「是啊!」

    曹操笑道:「奉孝不必謙讓,這裡眾人中,除我之外,唯有你最了解那位武功侯。」

    郭嘉沉吟了片刻,摺扇怕的合上,敲擊手心。

    「漢中益州看似混亂,不過咱們這位驃騎大將軍若是想要在漢中立足,恐怕不容易。他先是在商縣大開殺戒,表面上看似乎是瘋狂之舉,可在我看來,只怕是為了吸引郭汜吧……平衡三輔之地的局面,使其混戰不止,才應該是董俷的目的。」

    曹操點頭,「西平非暴虐之人,雖殺人如麻,不過在大多數時候,都是被動應戰……恩,商縣之舉表面上看是他報復李郭的行為,奉孝說的不錯,不會那麼簡單。」

    「趙謙新至犍為,根基未穩。雖有賈龍等當地豪族相助,但恐怕不是劉焉的對手。劉焉自入益州后,一直保持著低調行事,在許多人看來,似乎有些軟弱,但對於當時而言,無疑是最後的選擇。現在天下將亂,劉焉正可皆犍為大族的血立威。」

    程昱心裡一咯噔,「奉孝是說,犍為之亂,是劉焉挑起。」

    在郭嘉身旁,坐著兩人。一個是荀彧,另一個年約四旬,胖胖的,笑起來總是看不見眼睛。

    一系黑色長衫,倒是令他那臃腫的身態看上去瘦了不少。

    聽程昱開口,此人輕聲道:「劉焉當年在幽州也不是沒有殺過人,早年曾和鮮卑人交鋒,後來又平定了幽州太平道之亂,依我看,他殺的人,未必就比董西平少。」

    「元常的意思是……」

    「年輕時劉焉何等強硬鐵血的人物,豈能被人威脅?可是到了益州之後,卻大行無為而治的手段……如今,益州大族大都接受了劉焉,正是扯掉外衣,亮出屠刀的時候。」

    這中年文士,名叫鍾繇。

    潁川人,有八廚之名,曾求學於潁川張儉門下,極富賢名。

    曹操攻佔了陽翟,打開了潁川的門戶。鍾繇立刻舉家投奔,在曹操帳下擔任師友從事一職。表面上看,這師友從事並沒有什麼實權,但卻足以表明了曹操的看重。

    鍾繇這麼一說,令曹操對劉焉頓時生了濃厚的興趣。

    沒錯,這麼一個年輕時鐵血強硬的人物,到了益州之後卻變得默默無聞,的確奇怪。

    郭嘉說:「再者漢中,鬼道橫行。張魯之祖創五斗米道,在巴蜀之地,極有名望。中平年間,馬相造反,聲勢何等之大?可惜被張魯一語說散了巴郡亂軍,使其被賈龍擊敗……張魯至漢中,蘇固難以抵抗。武功侯進漢中,也難以站穩腳跟。」

    「那你的意思是……」

    「令蘇固與郭汜聯手,保持漢中之混亂!」

    郭嘉說完,便不在開口。

    他偷偷看了一眼曹操,心道:當初我曾對西平說過自立門戶之事,莫非那張掖賊人,是他的部曲?若是如此的話,那董俷可真的是能忍,居然沒有走漏出風聲。

    如果他不去漢中,那麼唯有一個可能,就是穿過南山,過武都,經河湟,抵達張掖。

    我是否應該絕了他的後路呢?

    在郭嘉的心裡,董俷不足以成明主,因為他得罪士族太狠,難以成大事。

    沒有士族的幫助,就算打下了江山,恐怕也難以長久。但如果說郭嘉對董俷很討厭?那也不至於。相反,如果董俷投靠了曹操,郭嘉倒是很樂意出面為他求情。

    放過董俷,若任由他在張掖緩過勁兒來,只怕將來曹操統一涼州時,將會面臨巨大的困難……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郭嘉沉吟了很久,突然起身道:「主公,嘉有一個想法,說不定能將董西平置於死地。」

    ******

    按照郭嘉和曹操的打算,將董俷在渭南涼州一地,雖是大敵,自有他人來對付。

    只需要提醒一聲,就可以給董俷增添許多麻煩。

    不過在內心中,董俷是小師弟也好,是至交好友也罷。

    既然如今處於敵對的位置,那麼曹操和郭嘉,就絕不會心慈手軟。在這一點上,董俷也是這麼做的。否則當初在滎陽時,也不會那麼狠,逼得曹操躍馬汜水逃命。

    已經進入了八月,曹操已經屯兵於魯國。

    青州方面,已經亂成了一團麻,曹操已經上疏長安,說龔景求助,準備出兵平亂。

    誰都知道,長安的朝廷已經不是當初雒陽的朝廷。

    漢帝劉協雖然還是皇帝,卻已經是威嚴掃地,在長安過的非常艱難。

    李傕才不會像董卓對他那麼客氣。

    雖然不讓劉協參與朝政,但董卓至少保留住了漢室的尊嚴。可李傕倒好,每日夜宿龍床,肆意**宮女妃子。上朝不拜,退朝不跪,儼然把劉協視作如無物一般。

    自封為大將軍,李傕對劉協的防備,可說是更加嚴密。

    也難怪,當初董卓對劉協那麼寬鬆,這小東西天天卻想著如何算計董卓……

    哈,越是客氣,這小東西越是不知死活。索性讓你知道,這長安的主人,是我李傕。

    曹操的上疏,又一次搶佔了先手。

    李傕大喜,立刻下令封曹操為征東將軍,朱虛侯,兗州牧。畢竟,曹操是第一個作為諸侯向他表示臣服的人。不管他之前如何作戰,對於李傕而言,曹操的上疏,代表著諸侯承認了長安朝廷的地位。而曹操,也藉此機會,得到了名正言順的身份。

    征東將軍,鎮青州、兗州、徐州三地兵馬。

    曹操得了身份之後,立刻調集兵馬,準備攻打青州。其實也算不得是攻打,青州的黃巾首領管亥滿寵,早已經通過伊籍表示了臣服,這說穿了,不過是一場戲而已。

    可就在這時候,一封求援信,卻打亂了曹操的計劃。

    徐州牧陶謙攻打揚州!

    與此同時,已經平定了交州之亂,佔據了南海郡的揚州左司馬孫策,起兵攻擊會稽郡,打出旗號是:劉繇為國賊所封,詔書之上無玉璽大印,實為矯詔,不予承認。

    「孫家獅兒,果然厲害!」

    曹操忍不住,想起了當初在滎陽時,送別孫策時的情形,忍不住讚歎起來。

    這一讚歎,卻惱了大將太史慈。

    「主公,區區孫郎,何需在意?劉繇無能,居然被一個黃口小兒打得抱頭鼠竄,實在丟人。」

    鍾繇卻搖頭笑道:「子義此言差矣。孫家在江東素有名望,不可小覷……不過,孫策再厲害,終究是一介莽夫,不足為慮。反倒是他身邊出謀劃策的人,不簡單。」

    「元常,此話怎講?」

    「李郭二賊雖掌握了聖上,卻苦於沒有玉璽證明其皇統。玉璽一日不現,漢室皇統一日不得認可,所傳旨意,皆為矯詔。孫策也正是看準了這一點,起兵攻打會稽。非但不會引起諸侯的惡感,相反還會得到江東許多大族的認可,正是好時機。」

    「孫郎如今有誰襄助?」

    「前雒陽令周異之子周瑜,生而壯美,卓爾不群,素有雄烈之名,性度廓宏。雖年幼,卻見識非凡。光和年間,他隨父在雒陽時,曾私下言袁紹多謀無斷,雖有四世三公之家世,卻徒有虛名,難成大事……氣得當時袁紹差一點要找周異算賬。」

    曹操一鼓掌,「元常這麼一說,我倒是有點印象了。後來是那周異求到大將軍出面,才算是了卻事情。不過也因此,袁隗對周異一家頗不看重,後來被貶官離京。」

    「正是此子!」

    曹操一蹙眉,不禁躊躇起來。

    鍾繇說:「此次交州之亂,孫策累積戰功,而至左司馬。佔領了南海之後,結交當地名士虞翻,又由虞翻出面,平撫了士家之亂。主公,斷不可小覷這孫策,小小年紀能有此手段,士家在交州百年,頗有名望。得士家襄助,孫策已可立**州。」

    聞聽這話,曹操倒吸了一口涼氣。

    孫策佔據了交州,倒不足為慮。交州地處偏遠,人口稀少,又有山越番苗之亂,難成大事。怕的是這孫策以此為根基,若是佔據了會稽,則揚州恐怕就有危險了。

    劉繇現在兩面受敵,不足以抵擋孫策。

    可如果應他要求出兵徐州的話,平白得罪了陶謙,未免有些不美。

    畢竟,那揚州和兗州青州相隔甚遠,又有江水阻隔,曹操還真的是不好顧及該處。

    程昱起身說:「主公,當小心才是。孫策本是揚州子,其舅父吳景,又是吳郡太守。若被他攻佔了會稽郡,則吳郡也就等同於落入了孫郎之手。到時候,劉繇只怕是難以抵抗了……會稽吳郡連接一體,只需在攻佔豫章,揚州也就隨之危矣。」

    「仲德之意……」

    「助劉繇!」

    程昱說的斬釘截鐵,「不論是孫郎還是陶謙,得了揚州,都將成為主公之大地。特別是陶謙,他久居徐州,錢糧廣盛。若再得了九江丹陽,其羽翼豐滿,當為大敵。」

    曹操這時候也下定了決心。

    沒錯,如果讓陶謙再得了揚州,恐怕到時候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兗州和豫州了。

    自己根基不穩,不足以威脅到陶謙。

    可這並不代表自己不能拖一下陶謙的後腿,至少可以令其無法全力攻打劉繇不是?

    曹操說:「就依元常仲德之意。太史慈……」

    「喏!」

    「我與你精兵一萬,于禁為副將,仲德為軍師。你三人自沛縣出兵,攻入彭城國……不過,佔領彭城之後,不可貪攻冒進。只需要時時威脅下邳,令陶謙收尾難顧即可。記住,我們現在還不適合與陶謙正面交鋒,一旦情況不妙,就退入沛縣。」

    太史慈插手行禮,恭聲應諾。

    和程昱離開之後,曹操又布置鍾繇和郭嘉加緊接受青州事宜,而後一個人獨坐書房中。

    翻開了一副地圖,曹操細目微閉。

    沉吟半晌之後,突然間嘿嘿的笑了起來。

    「西平,但不知你能否平安到達張掖呢?狡兔三窟,你雖有三窟,可惜未曾相連,若非奉孝提醒,我險些被你騙過去……嘿嘿,何止是我被你騙了,這天下人,怕都是被矇騙過去了。不過,你若是真的能平安抵達張掖,我定會派人前去慶賀。」

    自言自語,曹操的臉上流露出淡定笑容。

    可就在此時,門扉突然被人篤篤敲響,緊跟著就聽到門外有人輕聲道:「主公,幽州急報。」

    聽聲音,曹操就知道了來人的身份。

    「子和,進來!」

    隨著曹操聲音落下,門推開了。

    曹純輕手輕腳的走進來,恭敬的行了一禮,而後說:「正如奉孝先生所猜測,袁紹對幽州動手了!」

    曹純是曹仁的兄弟,自幼和曹仁就分居兩處。

    他繼承了父親留下來的財富,喜歡讀書,心思極為細膩,更精通於練兵。

    曹操對曹純非常信任,委任其為司空軍事,一邊負責練兵,同時還主掌情報事宜。

    「袁紹,也忒心急了!」

    曹操聽了曹純的話,不由得一蹙眉。

    但旋即笑道:「他剛得了并州河東,還沒來得及消化,只怕為難不得那幽州劉虞。」

    曹純表情平靜,待曹操說完,他開口道:「袁紹以高覽為大將,自廣昌攻打五阮關;以劉備為主帥,自定襄出兵,攻擊北平邑。不過高覽在五阮關被鮮於輔所阻擋……劉備攻破班氏,但在北平邑被擊敗,只好退回了班氏,目前兩方已經停戰。」

    「劉備?」

    曹操一怔,疑惑的看著曹純,輕聲問道:「可是那個富陽劫馬賊?」

    對於劉備這個人,曹操此時還不是很了解。

    只知道當初董俷入京時,劉備曾企圖劫走董俷的戰馬,以至於被董俷擊潰,成了反賊。

    後來關東結盟的時候,又聽說劉備投靠了袁紹,攻打孟津失敗。

    曹操沒有見過劉備,但作為袁紹手下的大將,曹操多多少少,對劉備還是有了解。

    「劉備的本事不弱,劉虞手下,居然會有如此眾多的能人嗎?」

    曹純猶豫了一下,「在北平邑擊潰劉備的,是衛將軍,溫侯呂布!」

    「哦!」

    曹操聽罷,點點頭。突然間,他反應了過來,細目圓睜,驚訝的抬頭看著曹純。

    「你是說,那個弒父投靠董卓的呂布呂奉先?」

    「正是!」

    曹操面頰抽搐,突然放聲大笑起來,「袁紹壞了呂布,今日呂布又壞了他的好事,只怕他想要奪取幽州的意圖,難以實現。有呂布在,劉虞可就是如虎添翼啊!」

    笑完之後,曹操又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董卓麾下兩頭惡虎,一頭敗走南山,一頭改頭換面。如此猛將,為何我不能得之?」

    ————————

    補昨日章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