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6章 郭汜焉能為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16章 郭汜焉能為人字體大小: A+
     

    張魯出現了嗎?

    跨坐獅鬃獸背上,董俷一路急行,心中暗自的思忖著。

    張魯是何許人?說起來可是大大的有名頭。此人的祖父,就是在漢末時極具名氣的方士張陵。董俷說不清楚張陵是誰,不過聽上去和演義里的左慈于吉之流很相似。

    這張陵在蜀郡創立了五斗米教,在巴蜀頗有影響力。

    但相比之下,董俷對張魯似乎更了解一些。在演義中期,張魯曾多次出現,漢中之主,令劉璋奈何不得。只是後來曹操伐蜀,攻佔了漢中,張魯隨後投降曹操。

    在演義里,張魯的作用並不是很明顯。

    似乎更像是為了引出馬超、龐德而專門設立的一個人。

    沒想到,這個人還真的存在。

    張魯的出現,是否預示著,益州將會隨之分裂呢。雖然記不清楚張魯後來是為什麼和劉璋反目,但想必和這一次將兵攻打蘇固有密切的關係。

    如何在這裡面撈取好處呢?

    董俷想到這裡,突然間自嘲的一笑:董西平啊董西平,你現在還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卻妄想著從一樁和你毫無干係的事情中撈取好處?你也學會算計了嗎?你也開始想那些士人一樣,爭權奪利了嗎?董西平啊董西平,你真的學壞了!

    「主公,翻過前面的山樑,就是商縣了!」

    成蠡輕輕的喚了董俷一聲,讓董俷立刻意識到,他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攻取商縣。

    至於張魯的事情,還是再說吧。

    渭南平原,是益州齣子午谷,進入司隸后的第一站。

    從子午谷開始,有戶縣、上雒和商縣連成一條線,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戰略位置極為重要。

    渭南勾連隴西,漢中,有千里沃土。

    如果佔據了渭南之地,則長安就危在旦夕。

    李傕郭汜對這裡非常看重,不但派來了麾下大將,更把郭汜的女婿一家,安置此處。

    這足以看得出,渭南對長安的重要性。

    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時間,董俷勒馬商縣城外,靜靜的等待著。

    已經六月了,天氣很熱。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若按照四季劃分,此時正屬於夏末。

    天亮的很早,隨著一陣號角聲響起,天邊泛起了魚肚白的亮光。

    商縣城門在號角聲中吱吱的開啟,一隊門卒走出來,一個個精神低迷,懶洋洋的伸著懶腰。

    董俷的兵馬的確是襲擊了上雒,可那又能怎樣?

    不說別的,宋果大人帶去的八千人馬,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了董俷等人。

    沒有和董俷交過手的人,大都是懷著這樣的想法。渭南兵卒倒是聽說過虎狼之將的名聲,可大多數人還是認為,所謂的萬夫不擋之勇,難道還真的能萬夫不當嗎?

    李傕郭汜輕視董俷,結果被董俷在雒陽城下打得膽戰心驚。

    這種糗事當然是盡量的淡化,所以渭南士卒雖知道董俷抵達,卻沒有一個人放在心上。

    一群殘兵敗將,何至於如此重視?

    沒有人能準確的說出董俷現在手中究竟有多少人馬,不過根據攻擊臨晉的降卒說,人數不會有太多。

    所以,宋果出征之後,商縣令張南,也沒有去太在意。

    一如既往的在寅時開啟城門,門卒伸著攔腰,可沒等那懶腰伸完,一個個突然怔住。

    從天邊,一股黑色洪流洶湧而來。

    鐵蹄轟隆,如同焦雷炸響一般,接連不斷。

    那馬背上的騎士,全都是披掛重甲。當先一匹極為神駿的戰馬,極速飛馳而來。

    馬上的將領,頭戴罩面盔,身披大葉甲,看不清楚相貌。

    不過在那戰馬後兩側,有兩個九尺高壯漢撒足飛奔,跟在馬後,始終保持相等距離。

    而大漢身後,大約十步距離后,是四百黑甲騎士。

    這一隊騎軍的速度很快,雖然都披掛沉甸甸的鎧甲,可是那速度,卻絲毫不受影響。

    全都是純血寶馬,這樣一隊騎兵,在渭南從未出現過。

    門伯一怔,猛然反應過來,想要叫喊。突然間,在空中回蕩起一聲凄厲的鬼哭狼嚎。

    一抹烏芒驟然出現在視線中。

    門伯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烏芒已經到了近前。

    噗的一聲,正中門伯胸口,巨大的力量帶著門伯的屍體,飛出去七八步的距離,摔落在地上。

    「敵襲……」

    有門卒高喊起來,可已經晚了!

    董俷已經衝到了城門前,兩柄大鎚一分,把兩個門卒直接砸飛了出去。

    「巨魔士,殺進商縣,活捉張南!」

    「殺殺殺!」

    緊隨其後的巨魔士同時高呼起來,何儀何曼一左一右,大棍輪開了一頓狠揍。渭南軍自駐紮商縣以來,可說是安逸慣了。何曾見過如此猛將,一輪衝殺之後,五十名門卒被殺得乾乾淨淨。

    喊殺聲,打破了商縣的寧靜。

    驚醒過來的渭南軍緊急集合,卻已經來不及了。

    宋果出擊上雒,帶走了渭南軍大部分人馬,所留下的,也是以步卒為主。

    長街之上,一排排的巨魔士輪番衝擊,投槍硬弩如一點般飛出,把駐守在商縣的士卒殺得是血流成河。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渭南軍就被殺得四散奔逃,潰不成軍。

    董俷沒有命令巨魔士追擊,自帶一隊騎軍,沖至商縣府衙外。

    府衙大門緊閉,董俷卻是淡然一笑。

    何儀何曼縱身躍出,兩根生鐵棍輪開,砰砰砰幾下,把朱漆大門就砸的四分五裂。

    董俷跳下戰馬,手持橫刀。

    摘下罩面盔,但見牛山濯濯。巨魔士一個個也摘下了頭盔,全都是和董俷一樣打扮。

    「主公,我兄弟為您開路!」

    何儀何曼兩人大步流星,闖入了庭院之中。

    只聽得那庭院里響起了一陣凄厲慘叫聲,董俷榻上台階,拖刀緩步走進了大門。

    沿途,就看見一路的屍體。

    有的手持兵器,有的卻是赤手空拳。

    看打扮就知道,這些人大都是府衙里的家丁家將。何家兄弟不愧是干過黃巾軍的人,出手極為兇狠。所過之處,一個不留。以至於董俷一路下去,竟然無事可做。

    三十名巨魔士,摘下了罩面盔,拖刀緊隨董俷身後。

    一行人走進了後院,就看到一手拖著一個僅僅穿著小衣,姿色不俗的女人,一手揪著一個青年的頭髮,從卧房中走出來。何儀抱著兩根生鐵棍,隨後從房間里走出。

    上前躬身行禮:「主公,這兩個狗男女躲在裡面,想必就是您要找的人!」

    翻轉橫刀,董俷用刀口托住了那青年的下巴,沉聲喝道:「你可是商縣令張南?」

    青年大約二十七八,長得面若粉玉,目若朗星,頗為俊秀。

    「本官……」

    董俷突然抬腳,踹在了張南的臉上。

    「官甚官?換個稱呼。」

    這一腳,踹的張南滿臉是血,牙齒幾乎掉了一大半。疼得這白臉小生好一陣子的慘叫,董俷也不理他,扭頭看著粉面煞白,瑟瑟發抖的女人,用刀托起了她的下巴。

    「他是你夫君?」

    「正是!」

    「商縣令張南?」

    女人點頭,用幾乎聽不見的哼哼聲回答:「大王所說沒錯。」

    這女人,把董俷當成了搶劫的土匪,卻讓董俷笑了起來……

    「那你一定就是郭又多的女兒嘍?」

    「妾身正是。」

    「可知道我誰?」

    「妾身……不知……」

    董俷輕聲道:「我叫董俷,是當朝武功侯。這麼說可能你沒有印象,不過你那老子曾在我父親麾下效力,但是他心懷不軌,殺了我的父親,這麼說,你想必知道我是誰了!」

    聲音,非常柔和,卻讓所有人感到毛骨悚然。

    董俷慢慢的蹲下身子,伸手抬著郭氏的下巴,嘆了口氣,輕聲道:「郭又多長得那麼難看,沒想到卻生了個千嬌百媚的女兒……呵呵,是不是你媽在外面偷了男人?」

    郭氏雖然害怕,這時候也忍不住怒罵道:「你媽才偷男人……」

    話音未落,只聽啪的一聲響,董俷抬手一記耳光抽在了郭氏的臉上,打得她滿嘴是血。

    張南大怒:「董西平,有本事去找我父親算賬,跑來這裡對一個女人耍威風,算什麼好漢?」

    董俷站起來,抬腳踩住了張南的腿。

    腳上用力,只聽嘎巴嘎巴兩聲脆響,張南慘叫一聲,腿骨折斷。

    董俷輕聲道:「我不是英雄……在我爹被殺了以後,我就再也不想做英雄了?做英雄很累,做了事情,還要遭人算計。呵呵,做妖魔多好?至少所有人都怕我,不敢算計我……」

    董俷說完一句話,就踩斷張南一根骨頭。

    語氣很平靜,聲音也不算大。可是在一旁觀看的何家兄弟,還有巨魔士,都噤若寒蟬。

    「我以前從不打女人,甚至連殺死我姐姐的兇手,我也給他了一個很痛快的死法。可是現在,我覺得我太懦弱了……我不狠,別人卻對我狠。我仁慈,可是我連我爹的屍骨都沒有辦法收起來。張南,知道是誰讓我落得如此下場嗎?就是郭汜!」

    寒光一閃,橫刀自張南的雙手滑過,鮮血噴濺。

    張南慘叫一聲,頓時昏迷不醒。

    「把他弄醒……呵呵,我一直以為死是對人最大的懲罰,可我現在知道,其實最大的懲罰,是生不如死。郭家姐姐,若你父親不殺我爹,我真的要尊稱你一聲姐姐了。我們本來可以做一家人,但是現在……你要怪,就怪你那不長眼的老子吧。」

    「你要做甚?」

    郭氏聽出了一絲不妙,忍不住大叫起來。

    董俷哈哈大笑,「我要做什麼,你馬上就會知道!」

    這時候,王戎成蠡押著幾十個商縣士人進入了府衙。

    董俷使了一個眼色,兩名巨魔士拖著那郭氏就進入了卧房,任憑她凄厲的叫喊。

    「那女子如何?」

    士人噤若寒蟬。

    董俷冷笑一聲,「我是誰,你們應該明白。想要活命,就乖乖的照我說的去做。進去給我狠狠的干那個女人,誰最賣力,我就饒了誰。每個人有一次機會,好好把握。」

    在寒光閃閃的鋼刀威逼下,這些本地的名紳一個個走向了卧房。

    聽著那卧房中的哭喊聲,董俷閉上了眼睛。

    「過一會兒,全都殺了!」

    「喏!」

    董俷說著,看了一眼那昏迷不醒的張南。

    突然一聲冷笑,「找個罈子,把他四肢給我剁了,裝入罈子里做成人彘,留給郭汜。」

    所謂人彘,就是砍掉了四肢,挖了眼睛,削了鼻子,隔了舌頭,然後裝入一個盛滿糞便的罈子里。讓你活著,卻生不如死。當年呂后曾對劉邦的寵姬用過這種手法,可說是人世間第一大慘事。

    董俷說完,帶著何家兄弟就大步離去。

    ******

    夕陽西下時,董俷押著裝滿輜重的車輛,朝著戶縣方向行去。

    商縣府衙,烈焰熊熊。

    而位於商縣城門口,郭氏被赤身裸體的吊在城門樓上。屍體下身,卻是狼藉一片。

    在屍體下,有一尊瓮。

    張南被做成了人彘,放在郭氏的身下。

    混濁的白色液體,滴落在張南的頭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