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5章 一念惡漢(請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15章 一念惡漢(請求月票)字體大小: A+
     

    上雒地處關中平原,在長安以西。

    四丈高的灰色城牆上,釘著一個人。雙臂張開,兩支短矛穿透了手心,胸前還插著一根鐵矛,雙足併攏,有一支短矛貫穿。鮮血順著城牆留下,滲透進渭南土地。

    此人名叫李孟,是李傕的表侄,司隸西部都尉,上洛守將。

    城門洞開,城中烈焰熊熊,不時有哭喊聲傳來……

    董俷站在上雒城頭,靜靜的眺望一望無際的渭南大地,細目微閉,若同一座石雕。

    第十三座城鎮了!

    短短的兩個月時間,董俷洗掠了十三座城鎮,並且在每一座城鎮都留下了鮮明的標記。

    一個類似於後世基督教的耶穌神像。

    當日火燒谷城,退守函谷關以後,董俷原本打算借函谷關之險,狙殺李傕郭汜。

    可不成想,噩耗頻傳。

    先是有馬騰攻佔安定,而後又傳來了牛輔被刺的消息。

    二姐董照在臨洮城破之後,點燃了熊熊大火,自焚於臨洮老宅之中。

    董俷當時就懵了!

    雖然說他和二姐並不算是很對付,可畢竟是一家人,又能有什麼化解不開的仇恨?

    更何況,牛輔一直很支持他,董俷心裡一直存著感激。

    「姐夫好端端的,怎麼會被刺殺了呢?」

    董俷很不解,按道理說,牛輔的本事不差,為人也非常小心,居然在軍中被刺。

    這可就不一般了,董俷疑惑的詢問李儒。

    李儒搖搖頭,「細作也不清楚,是說當晚有人潛入軍中,刺殺了大方后,又連殺十三個將領,從容離去。至於是什麼人做的事情,我現在還沒有得到確切的消息。」

    既然是刺殺,當然就不會有人站出來承認。

    當著千軍萬馬,連殺十三名將領,又能從容離去……

    能有這種本事的人可不會很多!

    「那人用的是什麼兵器?」

    「好像是一把形狀很奇怪的劍!」

    刺殺,劍客,形狀奇怪的寶劍……

    當這些名詞一一浮現,聯繫在一起的時候,董俷腦海中立刻就閃出了刺客的容貌。

    難道是他?

    董俷印象中,能有這種與千軍萬馬中刺殺主帥,又具有相同特徵的人,只有一個。

    史阿!

    劍師王越的那個大弟子,被董鐵稱之為天生的刺客,能用任何兵器施展同一種劍法。

    王越如今不知所蹤,天曉得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董鐵自然不可能去刺殺牛輔,那麼唯一的人選,就只有史阿。

    自從史阿當年刺殺了董卓之後,就音訊全無。董卓李儒遍發海捕文書,也未能找到此人的蹤跡。這個人……董俷不禁心中一緊,的確是一個麻煩而且危險的對手。

    可關鍵是,史阿為什麼要刺殺牛輔?

    刺殺了牛輔,對史阿有什麼好處?憑著董俷在雒陽和史阿結識四五年的認識,這是一個很功利的傢伙。當初士人請他刺殺董卓,還能找到一些說得過去的理由。

    可這一次刺殺牛輔,未免就有些古怪了……

    唯一的解釋,史阿投靠了什麼人?他是奉命刺殺牛輔,那麼主使者也就呼之欲出。

    鄭泰!

    但董俷不相信這個結論!

    鄭泰搞陰謀詭計也許的確是一把好手,可若是說論起實力,以史阿的眼光怎麼可能看得上鄭泰?而且,史阿是個心高氣傲的人,鄭泰作為士人,未必能看得上他。

    「姐夫,要小心這個人!」

    董俷輕聲提醒,「可惜我的技擊營成立的太晚,半年時間,根本不足以擔當重任。」

    在心裡,董俷已經下定了決心,若這次能活下來,一定要把所有精力投注於技擊營上。情報啊……董俷覺得自己的情報實在太薄弱了,以至於這一次處處被動。

    不過,眼下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

    董俷首先要面臨的抉擇,就是該堅守函谷關,還是撤離?

    緊跟著,曹操攻佔了滎陽,李郭沒有追擊,回師雒陽,將鄭泰擒拿后腰斬菜市口。

    似乎是一件很爽利的事情,可董俷卻感覺不到有任何的開心。

    李儒說:「曹操做了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如果這時候他進雒陽,會馬上變成眾矢之的。這傢伙不簡單,野心也不小,只怕是李傕郭汜二人,難以抵擋住曹操。」

    董俷卻沒有說話,心裏面沉甸甸。

    因為從這件事上面,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曹操的大局觀很不錯,但是與細節上,卻無法做的如此周詳,這是有高人點撥啊!

    曹操身邊的高人有幾個?

    董俷也很清楚。程昱,狠辣有餘,機變不足;荀彧精於內政,不善詭道;伊籍……不是很熟悉,但也不足為慮。其餘諸人,雖各有專精之處,但與大局觀上略差。

    唯一能夠和曹操的大局觀相互配合的人,只有一個。

    郭嘉!

    董俷攥緊了拳頭。這個他當初一心想要得到,卻未能得到的人,如今已經成為大敵。

    郭嘉在這世上留一日,就會是一個威脅!

    李儒說:「我們現在還有一個機會,那就是死守函谷關,把李傕郭汜阻於函谷關外,而後與曹操兩下夾擊,則李傕郭汜必然死無葬身之地。」

    董俷卻搖搖頭,「姐夫,你不了解那曹阿瞞……那傢伙精明的很。夾擊李郭,必然會令李郭狗急跳牆,說不定會殺死那漢家子。若漢家子死了,則他和我們定然就成了天下公敵。你我無所謂,可曹阿瞞卻承受不起這麼一個局面……以我看,他十有八九會在雒陽止步……至於他後面的打算,我說不準,但絕對不會與我們合作。」

    漢家子,指的是漢帝劉協。

    當初聽評書,看演義的時候,董俷對劉協挺同情的。

    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居然承受了那麼多的災難,這在外人看來,簡直不可想象。

    但同情並不代表認可!

    雖然劉協是董卓立起來的皇帝,可董俷總覺得這小孩子的心機太過於深沉了。特別是當初企圖殺死他的兄長劉辨,更讓董俷覺得不可思議,小小年紀,竟如此毒辣?

    也正是這原因,董俷心裡對劉協非常的反感。

    當老爹在的時候,董俷看著董卓的面子上,還稱呼一聲皇上。

    可老爹不在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再給什麼面子。再說了,鄭泰布這麼大的局,若劉協沒有在後面點頭,恐怕以鄭泰的能力,也不那麼容易做到。這小孩子,自尋死路!

    對於曹操的了解,李儒自然比不得董俷。

    沒錯,若曹操和董俷夾擊李郭二人,最終得益的人是董俷。

    李郭一死,司隸必然大亂。董俷就能夠藉此機會在司隸站穩交感,據守關中一地。

    有河水阻隔河東,又有函谷關天譴,可說是穩如泰山。

    而曹操就不一樣了。

    背負一個弒君的罪名,他就算得了京兆,佔據了兗州,依舊要面臨諸侯的討伐。

    換做是李儒,怕也不會做這種損己利人的事情。

    李郭兵馬,不足為懼。

    但是這身邊還帶著百十口家眷,卻不能不讓人仔細的考校。

    董俷這時候,做出了一個也許會讓他背負一世罵名的決定:放李傕郭汜二人入關。

    李儒聞聽之後,不由得臉色大變。

    「主公,你可要想清楚啊。若李郭挾持天子入關中,則漢室的臉面可就徹底被扒光了。到時候,李郭二賊固然是為千夫所指,可是你我,只怕也要背負萬載罵名。」

    董俷笑了,「姐夫,我們背負的罵名,難道還少嗎?」

    一句話,把李儒說的啞口無言。

    漢室,也許由此而大亂,從今往後,將再也難找到當年的安寧了!

    ******

    「主公,主公……」

    何儀的呼喚聲,將董俷從沉思中喚醒。

    「啊,什麼事?」

    「林鄉亭侯和華雄將軍有事求見!」

    董俷扭頭看去,只見在馬道口前,李儒和華雄正恭敬的肅手站立。

    「姐夫,文開,是不是有敵情出現?」

    這個時候二人出現,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兩個月的奔波,董俷早已經習慣了。

    從函谷關撤退,佔領了弘農。

    董俷命人洗掠了弘農庫府。將金銀散發給了隨軍將士,把能帶走的全部帶走。不能帶走的,能分發給弘農百姓就給弘農百姓,不能分發的,就一把火全部都銷毀。

    而後一路洗掠。

    先後襲擊了務鄉、湖縣、溪鄉,最後攻佔華陰。

    華陰楊氏族人,被董俷殺了一個乾乾淨淨,雞犬不留。老爹曾想用溫和的手段來拉攏世族,可現在看來,什麼溫和的手段,狗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殺戮。

    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董俷的觀念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改變,手段越發的兇殘,把個司隸攪得天翻地覆。

    在攻陷華陰之後,董俷突然發現,自己的兵馬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有增加的趨勢。

    如果是在往常,他一定會非常高興。

    可現在……這些兵馬不足以相信,也不足以依持。別看現在跟的這麼緊,一旦發生了危險,肯定會不戰自潰。一群烏合之眾,不足以成就大事。在董俷的觀念中,兵多不如兵精,即便是在這樣的時刻,他依舊保持著這種觀念,不曾改變分毫。

    能留下的精壯,全部留下。

    不能留下的老弱殘兵,則分發金銀。然後交給那些心懷不軌的將領,襲擊三輔重鎮,臨晉。而董俷則帶著主力人馬,繼續沿途洗劫。在攻陷了鄭縣之後,修整三日,突然轉道進入冢領山。等李郭的兵馬反應過來之後,董俷的人馬早就不知所蹤。

    那冢領山,是秦嶺支脈。

    幾千個人進去,就如同石沉大海。

    而董俷就是藉此機會,在山中有修整了近十天的時間,而後突然殺入渭南,攻陷上雒。

    此時,董俷手中加上虎女,共有五千強勇。

    典佑典弗、典滿牛剛、孟坦郭援,六人各領五百兵馬,董俷自領巨魔背嵬,余者由徐榮和華雄組成近衛軍,負責保護老夫人等一行家眷。

    李儒淡定一笑,「探馬來報,渭南校尉宋果率領八千騎軍,已經從商縣開拔,正在朝上雒逼近。」

    「宋果?」

    董俷笑了起來。

    這是李傕郭汜的老部下了,早年也曾在華雄麾下效力,董俷聽說過這個人的名字。

    據說很精明,是個見風使舵的貨色。

    細目半眯,董俷輕聲道:「這個人,我要活的。」

    李儒一怔,馬上明白了董俷的意思,「既然主公要他活著,索性就讓他多活一些時日。」

    「聽說郭又多的女兒女婿在商縣?」

    「正是!」

    「我想那郭又多知道,痛失親人的感覺,是什麼滋味。」

    董俷用非常平靜的語氣說話,可是聽在李儒華雄的耳中,卻是那麼的冷酷和殘忍。

    主公,終於學會不擇手段的來打擊敵人了!

    李儒和華雄相視一眼,輕輕點頭。這兩個月來,董俷看上去越來越像是一個主公了。以前,他心中總還是存著一個美好的幻想,可現在,董俷已經學會了冷酷。

    「上雒庫府,可曾搬空?」

    「已經按照主公的吩咐,能帶走的全部帶走,不能帶走的,也全部分發給了百姓。」

    董俷點點頭,「我曾聽人說過這麼一句話,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百姓為社稷之根本,不可怠慢。今日我們施以仁義,他日我等馬踏關中,這些百姓就會夾道相迎。呵呵,我今日予以一,他日他們會還予我百倍,這筆帳怎麼算,都是划算。」

    是啊,反正又不是自己的物品?

    「對了,張掖方面可有情報傳遞過來?」

    整支人馬,除了華雄李儒之外,還其餘將領並不知道董俷的真正目的。

    「張掖陳到業已出兵,攻佔了姑臧。馬騰如今佔據漢陽郡,正處於兩難之中。」

    李儒突然笑道:「不過,騰子駒果然出兵了,看起來那賈先生,對主公非常了解。」

    董俷點點頭,「好吧,宋果就交給姐夫你來對付……活捉宋果之後,文開你立刻和典滿孟坦二人,帶著宋果前往戶縣,詐開城門之後,將其佔領,等候我到達。」

    「喏!」

    「姐夫,奪取戶縣之後,我們就要從子午谷轉道進入南山。此後一段時間中,將再也沒有補給供應。故而你和郭永準備好糧草輜重,我可不想大軍在山中忍飢挨餓。」

    李儒穩定,拱手道:「主公放心,我定然準備妥當。」

    說完,李儒突然笑道:「說起子午谷,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

    「什麼事?」

    「我接到消息,益州牧劉焉派督義司馬張魯與別部司馬張脩將兵攻擊漢中太守蘇固。」(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