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4章 亂亂亂(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14章 亂亂亂(二)字體大小: A+
     

    初平三年中,已經趨於平穩的漢室江山,突然間變得無比紛亂。

    老百姓們甚至鬧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年初剛傳來大捷,才兩三個月的時間,這大漢的天下,就變成了另一個模樣呢?誰忠誰奸,誰好誰壞,是非善惡的界限,一下子變得模糊起來。

    董卓,雖然行廢立之事,可總體而言,在他的治理之下,關中日趨平靜。

    董俷,虎狼之將,卻創造了自建初百年一來,漢室對外族的最大勝利。當然,董家子殺人殺得有點厲害,可哪有什麼關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殺得都是胡蠻嘛!

    可這二人,在一夜之間,卻變成了國賊。

    那昭告天下的榜文之中,林林總總的列出了幾十條這董家父子的罪責,可怎麼看,都好像是強加上的罪名。

    董卓一死,緊跟著就傳來了呂布在并州遭袁紹軍襲擊的消息。

    定襄城下一場慘烈的大戰,呂布被袁紹軍和鮮卑大軍聯手夾擊,退出并州,不知所蹤。

    四月初,臨涇的漢安都護府被馬騰襲擊。

    董俷麾下首席謀主法衍被殺,主將典韋帶著殘兵敗將,掩護董家老小,脅迫弘農王劉辨母子退入朔方。朔方太守徐晃命龐淯死守大城塞,擊退了楊奉和馬騰聯軍。

    幾乎是在同時,董俷火燒谷城,擊敗了李郭兵馬後,退守函谷關。

    按道理說,國賊已死,那麼殺死國賊的人,應該就是大漢的忠臣棟樑才是。

    可是在短短几天里,李郭突然回師攻擊雒陽,自金墉門打進雒陽城,活捉了應該是功臣的鄭泰。

    雒陽城破第二天,鄭泰被腰斬於菜市口。

    臨死前,鄭泰卻沒有咒罵李傕郭汜,反而破口大罵和這件事好不著邊的曹操,著實讓人奇怪。

    鄭泰被棄屍菜市口,三天後有人發現,在他屍體旁邊,又多了一具屍體。

    那是個面目極其醜惡的傢伙,不過看上去,好像是被燒傷的一樣。經人仔細辨認,雒陽人驚恐的發現,這面目醜惡之人,赫然是傳聞已經死了兩年的反賊,種劭。

    亂了,全都亂了……

    種劭是反賊,那麼身為功臣的鄭泰也是反賊?

    接下來的事情,讓這個大漢的子民都瞠目結舌。鄭泰臨死前破口大罵的曹操,居然不計前嫌的出兵攻打雒陽。成皋守將韓猛被曹操麾下上將太史慈所殺,大軍直撲而來。

    出兵的名目卻是:李郭皆為國賊,刺殺太師董卓在先,腰斬名士鄭泰與后。

    究竟誰是國賊,誰是奸臣?

    李郭在雒陽進行了短暫的抵抗之後,就放棄了雒陽。

    帶領殘兵敗將推往函谷關。

    離開雒陽時,這二人又挾持了年僅十二歲的漢帝劉協,連帶著還有雒陽庫府的財物。

    好吧,到這裡,誰奸誰忠,應該一目了然。

    作為董卓的兒子,董俷這時候應該和曹操聯手夾擊,把李傕郭汜擋在函谷關之外。

    可誰曉得,當李傕郭汜抵達函谷關的時候,關城空蕩蕩,只有一些老弱殘兵。

    一打聽才知道,董俷帶領家眷人馬,早已經撤離函谷關,往弘農縣方向逃走了。

    李傕郭汜挾持著漢帝劉協,進入函谷關后,立刻整備兵馬。

    而口口聲聲要為董卓鄭泰報仇,要清君側的曹操,在佔領雒陽之後,突然停止攻擊。

    理由:陽翟守將楊定蓄謀造反。

    於是曹操立刻揮兵南下,十日後奪取了陽翟,斬楊定於城下。

    ******

    位於荊州城外,有一條溪水,名為檀溪。

    若同玉帶,環繞荊州城。檀溪之畔,有一座莊園,當地人提起這裡,都會用非常尊敬的口吻,稱呼其為水鏡山莊。山莊的主人名叫司馬徽,提起他的名字,荊州人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可是漢室江山的三君之一,大名鼎鼎的水鏡先生。

    時已進六月,天氣很熱。

    一群少年正圍聚在一起,氣氛極為熱烈的討論著話題。

    「龐統,你不是最崇拜那虎狼之將嗎?此次董西平不戰而退,使得李郭二人從容自函谷關退入關中……老師說,董西平這一退,從此漢室將永無寧日。嘿嘿,以我看,那董西平那是什麼虎狼之將,分明就是賣國蠢賊,漢室若因此而敗,其人當為首惡。」

    這話語,很顯然是被大多數人所認可的觀點。

    卻見一少年呼的站起來,「劉磐,你莫要血口噴人。董家哥哥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十三歲縱橫青徐,血戰宛城;十四歲阻止羌人叩邊,十七歲雍丘救駕,哪一件事不是大快人心?遠的不說,就說近的,奪回朔方,為我大漢開疆擴土,這是從大將軍竇憲擊潰北匈奴以來,一百年中我大漢最揚眉吐氣的事情,怎不是英雄?」

    那名叫劉磐的少年嗤之以鼻,「不過一屠夫耳。」

    「哈,屠夫?」

    少年大聲說:「若天下當真多一些董家哥哥這樣的屠夫,宵小焉敢正眼視我邊關?」

    他越說越激動,到了後來索性站在那石桌上,「劉磐,自董家哥哥戰敗關東諸侯以後,朝廷清肅,百姓安居。以工代賑,使得多少流民得以生活,雒陽屯田,有令多少人重獲家園?若非爾等這些人,不須十年,我漢軍龍旗,定能飄揚在塞上。」

    「哼哼,可他還是一個膽小鬼!」

    「膽小嗎?」

    少年怒道:「若非那些所謂名士布置陰謀,使得安定被襲,牛輔被刺,以董家哥哥的本事,豈能撤離函谷關?哼,劉磐,如果你在董家哥哥的位置上,恐怕早已沒命。」

    從人群中站出一十七八歲的少年,陰陽怪氣的說:「如此,只能說董西平愚蠢?」

    龐統一見那少年,卻是冷笑連連,「董家哥哥實沒有閣下之急智,懷橘陸郎,誰人可比?」

    那少年名叫陸績,是廬江陸氏族人。

    秦頡聽說他少年聰慧,故而宴請與他。席間上蜜橘數枚,陸績愛其美味,臨行時偷偷放入懷中,不想在府門口掉落三枚。

    當時秦頡詫異的詢問:「陸郎何故懷橘?」

    陸績就回答,「柑橘味美,我雖品嘗,然家中老母卻不知其美味,故而想帶回家中。」

    其實,誰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秦頡也是個寬宏之人,當下一笑,命人給陸績準備了許多。

    龐統最崇拜的人就是董俷,聽陸績陰陽怪氣的一說,勃然大怒,立刻予以還擊。

    時隔數年,龐統如今已經十四歲了。

    先是在叔公門下求學,十歲那年就拜入了水鏡山莊門下。

    這一群少年,都是水鏡先生司馬徽的學生。大都出身荊揚名門,平時就喜歡在一起高談闊論。

    正逢董卓被殺,一群少年就開始爭論起來。

    都是名門之後,平日里耳濡目染的事情可不少,故而說起來頭頭是道。

    那先前和龐統爭辯的少年,卻是荊州牧劉表的從子劉磐。他往日里和龐統就不對付,如今聽說董俷棄守函谷關,當然不會放過以此來打擊龐統的機會。

    幾乎水鏡山莊的人都知道,龐統最崇拜董俷。

    陸績被龐統說的面紅耳赤,啞口無言。

    而龐統說的興起,揮舞著拳頭大聲道:「什麼是士?能為黎民百姓做事的人,就是士。董太師雖出身不高,可卻是為百姓做實實在在的事情。可是所謂的士又如何呢?整日里算計來算計去,到頭來卻被人算計,那鄭泰,如何配得上士這一個自?」

    「龐統,你這話就不對了,董卓一鄙夫,有何德行稱之為士?」

    「哈,老師說的,士者,事也!難道你們覺得,老師說錯了不成?」

    眾人聞聽,不由得都沉默下來。

    龐統的精神更足了,「董家哥哥是個做事的人,哪有精神整日里和鄭泰之流算計?依我看,董家哥哥不是國賊,反倒是那些享有名聲,如鄭泰之流放才是國賊。」

    「龐統,不要說了!」

    人群中站起一相貌敦厚的青年,看上去在十八九歲。

    這青年一站起來,龐統立刻閉上了嘴巴。不過那眼睛,仍盯著在場眾人,看誰還敢說董家哥哥的不是?

    「如今武功侯自離開弘農之後,音訊全無,實讓人擔心啊。」

    劉磐一皺眉,「子瑜兄,怎地你也如此維護那董家子嗎?」

    青年正是諸葛瑾,今年也已經十九歲。

    聞聽劉磐詢問,諸葛瑾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正面回答。

    他把龐統拉到了一邊,輕聲道:「龐統,你說武功侯這麼久沒消息,真的沒事嗎?」

    龐統神色先是一暗,但旋即露出笑容。

    「天下間能令董家哥哥束手的人,除了董家哥哥自己,再無旁人……對了,諸葛哥哥,你這次聽完老師講課後,是不是要回家了?」

    諸葛瑾搖搖頭,「老師說,能教給我的,都已經教給我了。有些事情,還需要靠自己揣摩。我想好了,先生這次講學完畢之後,我先回家一趟,然後在出去遊歷。」

    「遊歷?」龐統不由得流露出羨慕之色。

    諸葛瑾和龐統的情況不同。

    他幼年手父親諸葛珪的教導,而後又得黃承彥的指點。數年前求學與龐德公門下。

    可說的上是博眾家之長。

    此次來水鏡山莊,只是為了聽司馬徽講學而已。

    而龐統還未能出師,司馬徽一日不點頭,他一日就不能離開,所以非常羨慕諸葛瑾。

    遊歷嗎?

    若是可以的話,我也想去遊歷,卻董家哥哥那裡,好好的遊歷一番。

    殊不知,諸葛瑾此時和他一樣的想法:若我這時候投奔武功侯,正是一個好機會。只可惜,武功侯如今音訊全無,也不知道怎麼樣了,真的是好讓人心焦啊!

    二人各有所思,默默不語。

    就在這時候,從門外跑進來了一個青年,一邊跑,一邊大聲的叫喊:「新消息,新消息!」

    劉磐一把拉住了那青年,「承明,什麼消息?」

    這青年叫做潘濬,表字承明,是武陵漢壽人,曾隨宋仲子求學,後來又拜入水鏡山莊。

    他笑呵呵的說:「有三個消息!」

    「快說快說……」

    「第一,馬騰突然和李郭二賊反目,揮兵攻入三輔。」

    「馬騰怎麼和李郭打起來了?」

    潘濬一聳肩膀,「我怎麼知道……」

    「那第二個消息呢?」

    「張掖賊人突然出兵,攻佔了武威……」

    「啊?」

    劉磐皺著眉說:「話說這張掖的賊人,究竟是什麼來歷?為何查不出一點來歷?」

    眾人無語,心道:你老爹是荊州牧都查不出來,我們怎麼可能知道?

    「那第三個消息呢?」

    「揚州牧秦頡,在數日前病故……呵呵,據說臨死之前,秦頡大人曾指著北方大罵:董西平所言不差,關東賊子皆鼠輩,只顧私利,全不在意我大漢社稷的安危。」

    劉磐等人聞聽,面色頓時陰沉下來。

    「承明,你少胡說八道,秦大人臨死前說了什麼,你又如何知道?」

    「這可不是我編造出來的,蒯良先生派人從前來通告劉荊州,我在大廳外聽到的話,是蒯良先生的下人所說。當時劉荊州的臉色,真的是非常難看……」

    潘濬已經出師,被劉表闢為從事。

    不過他時常會到水鏡山莊,和眾人高談闊論一番。

    秦頡,死了?

    眾人都不禁沉默下來。

    那是一個對漢室忠心耿耿的人,有他在,揚州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可他這一死……

    諸葛瑾輕聲道:「秦大人一走,這江東必然大亂……只怕連荊州也難以安生了。」

    潘濬見眾人沉默,眼珠一轉,突然笑了。

    「我還有一個消息,你們想不想知道?」

    「去去去,莫要在這裡呱噪……」

    「你們不願意聽就算了,告訴你們,是董西平的消息!」

    所有人聞聽不由得一振,龐統三步並作兩步衝過去,一把抓住潘濬的衣服袖子。

    「承明大哥,董家哥哥有何消息?」

    潘濬聽龐統對董俷的稱呼,就是一蹙眉頭。

    當下一聲冷笑,「你那董家哥哥,如今已經淪為流寇。於十一日前,襲擊了上雒。」

    上雒?

    龐統一怔,扭頭向諸葛瑾看去。

    卻見諸葛瑾緊鎖眉頭,轉身就走。

    緊跟著諸葛瑾離去,二人來到了一間房舍中。

    龐統說:「子瑜哥哥,你想到了什麼?」

    「我在想,武功侯為何不往武威,反而南下走上雒呢?」

    龐統沉吟了片刻,眼睛一亮,輕聲道:「子瑜哥哥,我倒是猜出了一些端倪……你若是想去投奔,那麼最好現在就啟程,去張掖吧。也許你到達張掖時,董家哥哥也該到了。」

    「張掖?你是說……」

    「我記得在中平元年時,我叔公曾和董家哥哥說過一些話,勸他未雨綢繆。後來我雖然不知道董家哥哥做了什麼,可叔公在一段時間,突然對西域產生了興趣。若我猜測的不錯,只怕那張掖的賊人,實際上就是董家哥哥的人馬,你可前去一試。」

    說完這一番后,龐統突然一聲輕嘆:「子瑜哥哥去了,卻不知我何時能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