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3章 亂亂亂(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13章 亂亂亂(一)字體大小: A+
     

    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在張掖下了整整十天。

    得到了春雨的澆灌,綠油油的牧草生長的格外繁茂,煥發出勃勃生趣。

    一隊騎軍風馳電掣般的掠過,令那些正在啃噬牧草的牛羊好一陣子驚慌,四散開去。

    牧人們本想喝罵,不過當他們看清楚迎風飄展大纛上的字時,都閉上了嘴巴。

    大纛上掐金邊,走銀線寫著一個斗大的『盧』字,張掖酒泉敦煌,乃至於剛被佔領的居延屬國,所有將領的旗號上都會顯示出官職,唯有這面大纛,卻獨此一家。

    盧植盧子干,唯有此人,不需要任何官職的點綴,就足以震懾西域。

    自抵達張掖之後,掐指算起來,已經快三年了。

    盧植好像整個人都變得不太一樣起來。和當初在雒陽時鬱鬱寡歡的感覺完全不同,他在這裡找到了他生命中最渴望的東西,那就是開疆擴土,重立漢軍威武之雄風。

    自初平元年中,盧植攻佔龍勒,而後兵出玉門關。

    初平二年,他帶領三千兵馬佔領伊吾,奪回了早在東漢初年築起的宜禾都尉城,迫使得北天山北麓的蒲類移支兩國遞上降書順表,而後調集兵馬,虎視車師後部。

    同時,北天山南麓的車師前部也是人心惶惶,終日不得安寧。

    西域五十國大小不等,比如車師前部,被喚作居國,有點類似於希臘早期的城邦。

    人口一共也就三四萬人,就算是五抽一,盧植也可以在頃刻間消滅。

    西域屬國除了大宛烏孫、烏戈山離、大月氏這樣的國家實力雄厚一些之外,其餘的居國,實力算不得強橫。當年班超憑藉三十六騎就能平定鄯善,足以說明他們的戰鬥力並不算強大。這西域諸國,在漢室強盛時就俯首稱臣,一旦漢室無暇顧及他們,立刻就擺脫漢室的控制,在這天山下自立為王,過的嘛,倒也逍遙自在。

    盧植並不急於屯兵車師,而是不斷的向宜禾都尉城中遷移在張掖的流民。

    隨著關東大亂,特別是豫州處於動蕩中,無數難民在黃劭有組織的引導下,陸陸續續抵達張掖。這使得張掖三郡人口暴增,已經聚集了一百三十萬流民,雖有六十萬頃良田,顯然已經不足以接納這麼多的人口,於是分批的向西域內陸轉移。

    宜禾都尉城接納了八萬人,蒲類移支兩個居國,接納了七八萬人。

    這幾年,張掖大豐收,糧食並不短缺。盧植不急著擴張,而是迅速的在北天山腳下開墾良田,半年時間中共開肯出三十二萬頃良田,而後迅速被四十萬流民承包。

    就土地的問題上,董俷並沒有做出什麼有益的建議。

    事實上,所有人都知道,張掖六十萬頃土地,還有這新開墾出來的三十二萬頃土地,全部歸董俷所有。棄置,可惜;但搞什麼分田地之類的事情,顯然不符合包括盧植在內,所有人的利益。而且,難保這流民中有好吃懶做的人,分發出去,卻是浪費。

    這時候,隨盧植一同前來張掖的臧霸,卻想到了一個解決的方法。

    那就是承包出去,流民可以在田地里耕種,但是土地的所有權卻是在董俷的手中。

    按照每個人,或者每一戶人家所耕種的土地,在豐收時交納適當的糧食,作為使用田地的費用。如果不能按時交納,那麼對不起,不但無法在第二年得到土地,而且還會受到懲罰。或是被押送至龍勒去做苦工,或者就是被送至軍營中戍邊。

    這種規定,在很大程度上調動了流民的積極性。

    土地的使用費並不算太高,好好乾上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積蓄一些財產。

    也許連臧霸自己都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建議,卻實際上是邁出了一大步。

    不過,這種制度在年初才正式開始實施,效果如何……呵呵,拭目以待吧。

    盧植在宜禾都尉城乾的很開心,同時加快了對車師前國領地的吞併。按照他的計算,至明年初的時候,說不定就可以屯兵在車師前國的王城,交河城下了。

    就在他興緻勃勃忙於這些的時候,居延城一紙書信,把他召回了張掖。

    信中並沒有說是什麼事情,只說有大事相商,請盧公速回居延城商議。

    信是賈詡所書,盧植知道,能被賈詡稱之為大事的事情,那肯定是非常的嚴重。

    於是把宜禾都尉城交給臧霸主持,而後帶著他新收的兩個學生賀齊郝昭,星夜趕赴居延城。

    這一路上可說是披星戴月,馬不停蹄。

    盧植抵達居延城府衙之後,徑自跳下了戰馬,大步流星的衝進了府衙中。

    「文和,出了什麼事,讓老夫這一路上緊趕慢趕的……來人啊,先給我一壺葡萄酒。」

    這葡萄酒,是西域特產,早在西漢時,就曾作為貢品送入中原。

    不過在西域,葡萄酒卻不是非常的珍貴,盧植一開始很不適應這酒的味道,可慢慢的,卻品出了滋味。這葡萄酒似乎對身體很有好處,這些時日來,盧植早年落下的頭暈毛病,漸漸的不見了,精神也越來越好,而且對於睡眠,也是頗有幫助。

    賈詡一襲青衫,淡定一笑。

    「盧公稍安勿躁,且請先座……叔至已經從稽落山趕回來,還有黃劭,馬上就到。」

    盧植心裡咯噔一下。

    陳到正在稽落山的稽落塞抵擋北匈奴的南下,同時還擔任著阻擊南匈奴部的任務。

    怎麼他也回來了?

    還有黃劭,近年來身體很不好,所以大多數時間,居住於氐池,一方面負責當地的屯田屯軍,一方面則是因為氐池的環境不錯,四季如春,適合於他身體的調養。

    黃劭、陳到!

    在加上賈詡,這可是董俷留在張掖的三大首腦人物。

    而盧植的地位超然,大多數時候並不會插手張掖的事務,只負責對西域的擴張。

    但誰都知道,這是一個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

    「文和,出了什麼事?」

    盧植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緊張的看著賈詡。他實在是想不出會發生什麼事,主要是因為早先董俷在朔方大勝,而雒陽屯田也進行的很順利,漢室正在不斷的恢復元氣。

    賈詡顯得很猶豫,沉吟了片刻,從桌上拿起一封信件,遞給了盧植。

    「這是什麼?」

    「我剛得到的消息,太師他……」

    「董卓怎麼了?」

    盧植並不任何董卓那個太師的職務,甚至對董卓所立的漢帝劉協,也不是很認同。

    在盧植看來,董卓的威望並不足以做這樣的事情。

    如果當時董卓能聰明一點,讓蔡邕或者劉洪,哪怕是黃宛楊彪之類的人物出面,也不至於會鬧出這麼大的事情。董卓太自負了,在這一點上,盧植非常的不滿。

    可他不滿又能有什麼用處?

    漢帝辨已經被廢,新帝協也已經坐在了皇位上。

    如果再來一次廢立的話,那麼漢室的尊嚴,可就真的是蕩然無存。

    當然,盧植對袁隗等人也非常不滿。事實既然已經造成,你們還鬧騰個什麼勁兒?

    難道說,為了你們士人的臉面,為了你們士人的利益,就可以一點都不顧這大漢社稷的安危。漢室需要休養生息,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越這樣鬧騰,就越危險。

    而在這一點上,盧植對董卓後面的作為,很滿意。

    他能夠放下架子,哪怕是披枷為李膺等人平冤昭雪,足以表明了董卓的態度。

    盧植不是黨人,比李膺小二十三歲,雖沒有拜在李膺的門下,可是卻得到過李膺的提攜指點。所以從這一件事情上而言,董卓做的很漂亮,也平撫了當時很激動的盧植。

    關東聯軍討伐失利,從某一種程度上來說,董卓振奮了漢室的尊嚴。

    而後董俷的平流三策,可稱得上是神來之筆,不但安定了雒陽地區,還在很大程度上,給予了張掖一些借鑒。招賢令的發布,更讓盧植看到了漢室崛起的希望。

    不過他認可董俷,卻不代表認可董卓。

    故而在稱呼上,他還是直呼其名,不像賈詡那樣稱董卓為太師。

    賈詡沒有回答,只是把信推到了盧植的面前。

    盧植打開來看了兩眼,那紅潤的臉膛,突然間變得煞白,沒有半點的血色。

    「腐儒該殺,清流誤國……此皆為亂臣賊子,當殺,當殺!」

    董卓,竟然死了!

    不管董卓出身如何,也不管董卓干過什麼,可總體而言,他一直在為漢室江山而努力。

    可在看看那些清流名士,依舊不停的在鬧事。

    「太師他……」

    在這一剎那,盧植改變了對董卓的稱呼。努力的平定了一下情緒,輕聲道:「文和,西平現在何處?」

    「尚未有消息傳來。」

    「這件事,這件事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我們沒有得到一點消息?」

    賈詡用力的吸了一口氣,「鄭泰此前做的極為隱秘,我沒有看出半點的破綻。過去一年的時間裡,關東諸侯表現的非常正常,各自爭奪地盤,也沒有什麼異常舉動。若非早前張邈馬騰調動兵馬異常,引起了我的注意,否則的話,還真不好覺察。」

    賈詡少說了一件事!

    他早就注意到了馬騰調集兵馬,只是早前董俷曾給他送過一個消息,那就是請他留意,馬騰會奉旨攻擊張掖。董俷是好意,可正是這個好意,讓賈詡產生了錯覺。

    馬騰的兵馬調動,只是想要掩飾其攻擊張掖的目的。

    直到後來,當賈詡發現馬騰的兵馬向安定移動,而張邈的兵馬則向隴西進發時,賈詡意識到了情況不妙。立刻派出細作,可沒等細作回報,雒陽方面就傳來消息。

    這還要多虧了董龍,當賈詡知道董龍曾經主持過雒陽的地痞后,立刻命他設法和心腹聯繫,密切關注雒陽的一舉一動。所以,雒陽出事後,賈詡才能很快得知。

    正午時分,陳到和黃劭抵達居延城。

    二人都是一路風塵僕僕,可沒等他們坐穩,就聽說了董卓被殺的事情。

    黃劭激靈靈一個哆嗦:「主公呢?主公情況如何?」

    賈詡搖搖頭,「只聽說主公在雒陽城下出現了一次,大敗涼州軍,救走了家眷。我已派出了前往各地打探,估計就在這一兩天的功夫,就可以接到詳細的情況。」

    陳到看上去不像黃劭那樣的激動,可是從他緊握的拳頭來看,他此刻心中並不平靜。

    「叔至,你怎麼看?」

    「還看什麼,當然是殺進司隸,解救主公。」

    黃劭長身而起,揮舞著拳頭大聲叫喊。也許是過於激動的緣故,說完就劇烈的咳嗽起來。

    陳到看了一眼賈詡,沉吟片刻說:「我擬兵發武威,迫使馬騰回兵自救,以保全安定。只要馬騰回兵,那麼張邈在臨洮也堅持不了太久……牛輔可以趁機攻入司隸,迎接主公。而後由安定出兵,我們兩下夾擊,則武威可得。趁勢吞併金城。如此一來,可立足涼州,內有三輔,外有朔方連接并州,可攻可守,不出一年,當能奪回雒陽。」

    陳到的這個思路很清晰,聽得黃劭連連點頭。

    但賈詡並不樂觀,他看了一眼盧植,心道:若我是鄭泰,定會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那麼兵發武威,就由叔至為主帥……只是如此一來,稽落塞該由誰來主持?」

    陳到一蹙眉。

    解救董俷固然重要,可是稽落塞,也必須要有主持之人。

    如今裴元紹董召佔據張掖居延屬國,騰不出人手。臧霸主持宜禾都尉城,也難以脫身。只韓德董棄兩人在稽落塞的話,只怕是有點不夠,當選一人,鎮守稽落塞。

    盧植這時候站起來,「我薦一人,可為主帥……賀齊是我學生,精於兵事,對付匈奴蠻子,足矣。叔至可為主帥,兵發武威,文和坐鎮居延城,以穩定西域局勢。」

    「就這麼決定!」

    有賈詡坐鎮居延城,足以保證西域的穩定。

    賈詡想了想,對黃劭說:「德祖,你立刻派十二往河湟,請求騰子駒兵發武都。」

    「讓騰子駒出兵?為什麼……」

    黃劭不免疑惑起來。

    賈詡沒有回答,「這個你不要多問,只管讓他出兵就是。」

    「我知道了!」

    待陳到和黃劭出去,盧植突然問:「你可是擔心事態會更加惡化?」

    賈詡點頭道:「若是安定有失,典韋他們自會撤往朔方,當派一人前往朔方,與典韋他們匯合。朔方……能守則守,不能守則棄。這個人,需能讓典韋等人信任。」

    盧植看了賈詡一眼,「那就由老夫走一趟吧。估計其他人,他們也不會輕易相信。」

    「那有勞盧公。」

    「你還沒有說,為什麼要讓騰子駒出兵武都?」

    賈詡強擠出一絲笑容,「若隴西安定都出了問題,我估計主公唯有走太華山,過上雒,而後縱穿南山,自故道出,過武都入河湟,然後轉道抵達張掖這一條路了。以主公的本事,這一路當不成問題。唯有在武都時,可能會出現一些小小的麻煩。」

    「你是說……張邈?」

    「張邈只是一方面,我擔心益州的劉焉,也不會太安分了!」

    賈詡說完,沉吟片刻,「索性就把武都的水攪渾,主公方可以從武都渾水摸魚。」

    盧植說:「只希望情況不這麼糟糕。」

    二人相視,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苦澀之意。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報,前往安定的細作回來,有重要情況稟告。

    盧植聞聽,連忙說:「速速讓他進來。」

    片刻功夫,只見一青年快步走進了大廳,看那樣子,也是一路的風塵。

    「安定情況如何?」

    「啟稟二位大人,安定……臨涇失守了!」

    賈詡腦袋嗡的一聲響,倒吸一口涼氣,快走兩步,一把抓住了那細作,「臨涇怎麼會失守呢?」

    細作深吸一口氣,產生回答:「小人打探得來消息,十日之前,馬騰突然出兵,又有皇甫一家為內應……皇甫酈誘殺了軍師法衍,虢亭侯被迫退出臨涇,撤往大城。」

    盧植聞聽,不由得呆若木雞。(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