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12章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懇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12章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懇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董俷記不清楚那是在幾年前,反正當時漢帝劉宏還在,的確是出過這麼一檔子事。

    哦,想起來了!

    長沙人區星借太平道之名造反,好像鬧出了好大的動靜。

    先是汝南被襲擊,而後又有臧霸被逼造反,號泰山賊,縱橫於青徐二州的交界處。

    何儀就是在這時候出現的。

    不過並沒有鬧出太大的動靜,朱儁很快就把何儀的造反給平定了。

    沒想到,這傢伙非但沒有死,反而隱姓埋名藏匿在自己家中……想起來,真可笑。

    為什麼說可笑呢?

    董家是靠什麼什麼起來的?不就是平定太平道之亂!這麼一想,董俷不由得又是一個哆嗦。如果在過去幾年中,這何儀何曼兄弟有一點的歹心,那家人可就危險了。

    「你……二人為何會投奔我呢??」

    董俷沉吟了片刻后,沉聲問道:「要知道,你太平道可就是被我董家一手給滅掉。」

    何儀笑了,「武功侯,我兄弟也算不上是道地的信徒,當初加入太平道,說穿了不過是為了有一口飯吃。青州造反,無非也是為了求一條活路……我聽說武功侯非殘虐之人,幾十萬太平道信徒,就賴武功侯您一句話活下來,所以想來試一試。」

    「試一試?」

    「沒錯!」

    何曼雖跪在地上,可那九尺身高,看上去格外的搶眼。

    挺著胸大聲說:「我兄弟自認本領不差,所以想求一場富貴。只是當初不敢投軍,因為有不少人認得我二人。所以遠赴臨洮……這些日子來,我兄弟一直在觀察武功侯。武功侯你是個好漢子,我們服氣你。所以就稟明了老太君,前來效力。」

    這麼說,奶奶是知道這二人來歷的。

    怪不得剛才一聲不響的就走了。呵呵,既然奶奶把這二人推薦過來,想必也是經過深思熟慮。

    董俷起身,把何儀何曼兄弟二人攙扶起來。

    「我剛才說過,過去的事情我不管,你二人既然在這危難之時投效我,我很高興。」

    何儀激動的說:「這麼說,武功侯願意收留我兄弟?」

    一旁的李儒嘆了口氣,「還不過來見過主公!」

    「多謝主公收留!」

    何儀何曼二人上前一步,再次跪下見過董俷。這一次,董俷卻沒有阻攔他二人。

    這是一個儀式,一個規矩,董俷也不想破壞。

    待兄弟二人站起來后,董俷說:「我觀你二人精於步戰,不如先做個步兵都尉吧。」

    「不行!」

    大廳中在座的人,誰也沒有想到何儀兄弟居然會斷然拒絕,連董俷都有點糊塗了。

    何儀說:「我兄弟有自知之明,不是領兵打仗的料。我二人願為主公馬前卒,牽馬綴鐙,抬個兵器什麼的,倒還能湊合。至於統帥兵馬,我兄弟二人確實不堪擔當。」

    自古只有嫌棄官兒小的,倒是沒見過覺得官兒大的。

    董俷不由得笑了起來,「何儀,我家獅鬃獸若不披甲的話,可日行千里,你們二人如何能跟的上?再說了,你兄弟二人都有一身好本事,做我馬前卒豈不是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

    何儀何曼連聲道:「我兄弟自幼就練出了一雙鐵腳板,雖比不得主公寶馬,但尋常的馬匹,卻不在話下。」

    董俷勸了半晌,但何家兄弟就只願意做他的馬前卒。

    無奈之下,也之後點頭同意。何儀何曼這才露出笑容,興高采烈的站在董俷身後。

    「好了,說說正事吧。」

    待這件事情處理完畢,董俷把話鋒一轉,詢問郭援,「叔業,你剛才有什麼事情?」

    不等郭援開口,李儒搶先道:「主公,剛才有探馬回報,那李傕郭汜調集京畿六萬大軍,自雒陽開拔出來。我計算了,其先鋒人馬,至少會在天亮時分抵達谷城。」

    董俷已經和李儒商定了早先的對策。

    六萬人馬,可不同於早先在雒陽城下的撕殺。

    從表面上看,董俷手裡的兵馬是多了不少。可是從戰鬥力而言,卻是低了許多。

    原因很簡單,徐榮本就是個精於兵事的人,而且麾下親軍,全都是從涼州帶過來的老人。這些士卒,不管是從戰鬥力還是凝聚力而言,遠遠高過於谷城的兵馬。

    雒陽城下一馬平川,適合騎軍作戰。

    而谷城地勢相對就變得複雜,騎軍很難發揮出威力。

    最重要的是,谷城的兵馬人數看似不少,可大都是從流民中招募,和那些身經百戰的涼州士卒想必,差距甚遠。而且多為步卒,裝備與徐榮李儒的那些兵馬,也有天壤之別。

    之所以在谷城駐軍,是當孟津一旦發生危險,谷城的兵馬可以在一日之內抵擋,起到緩衝的作用。這樣的話,雒陽就能夠有充足的時間,來調撥人馬,做出應對。

    若是用這些兵馬出戰迎敵,只怕不等打起來,陣腳就亂了。

    他們亂了還沒什麼,最害怕的是一旦亂起來,沖了徐榮部曲的陣腳,那才壞事。

    用一句簡單的話:谷城的兵馬打順風仗可以無往不利,但是一旦遇到危險,會第一個崩潰。這樣的一支人馬,不足以儀仗,最多就是在士卒的數量上看著好一些。

    董俷明白這個道理,李儒等人也清楚這個道理。

    郭永沉吟了一下,「主公,李郭二賊兵馬眾多,我們不可與之硬來啊。」

    李儒點頭道:「仲業說的不錯。而且谷城不可守,當儘快從這裡撤出,退守函谷關。」

    這原本就是李儒和董俷商議好的事情,不過在這個時候說出,再恰當不過。

    董俷想了想,「不可一下子撤出谷城,否則軍心必然慌亂。徐榮,我命你以六百鐵甲軍為主,虎女為輔……恩,仲業可調撥一千人馬與徐榮將軍。你持我符節,送家眷老小先至函谷關,我會讓典佑典弗為你副將……函谷關尚有我一些兵馬在,你到了函谷關后,可立刻加緊整備,我估計會在函谷關外,有一場慘烈的惡戰。」

    徐榮是個很老實的人,平時不怎麼說話,但做事非常穩重,性格果決。

    由他來打理函谷關,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而且董俷把家眷老小都交給了徐榮,卻是一種極大的信任。那就是說:我將家眷託付給你徐榮,你是我非常信任的人。

    有句老話:一朝天子一朝臣。

    作為徐榮而言,他選擇了董俷做主公,同時最為擔心的一件事,就是得不到重用。

    董俷的這個決定,也將他心中的那點不安打消。

    激動的站起來,「主公放心,榮定將老夫人等安全護送至函谷關。」

    董俷看了李儒一眼,李儒也正在看他。

    當兩人目光接觸的一剎那,李儒的心裡,突然生出許多感慨:西平,變得老辣了!

    如果說以前的董俷是個愣頭青的話,那麼現在他的手段,就顯得有所不同。

    也許,真是是挫折能令人成長吧!

    徐榮固然忠心,可他手裡卻有一支數量可觀的人馬,令人不得不去小心提防。董俷在輕描淡寫中解了徐榮的兵權,把徐榮的兩千騎軍納入麾下,同時又讓徐榮感激非常。

    這在以前,董俷絕對不會這麼做。

    但現在,他做的非常好,甚至超過了李儒的預計。

    李儒的鐵甲軍,那是董卓最為親信的人馬,只忠心與董家。別說李儒,如果董卓還或者,就算是董俷都無法指揮調動這支人馬。徐榮,更不可能控制住鐵甲軍。

    董俷微微一笑,卻不禁嘆了口氣。

    涼州軍強悍,這固然是一個事實,但始終存在這一個隱患,那就是對涼州軍的控制力。董卓是涼州軍的首領這不錯,可並非是所有涼州軍都會聽從於董卓的命令。

    涼州軍中,派系林立。

    除了董卓直屬的人馬之外,隴西牛輔、三輔李郭、秦胡韓猛……等等諸如此類。

    每個人手中都有自己的班底,麾下的兵馬也只聽從其主將的命令。

    董卓在涼州打了六年仗,一方面是和羌人作戰,同時也在用驚人的速度吸納兵馬。

    所以,涼州軍人馬眾多,但卻無法及時的消化。

    如果當年董卓不進雒陽的話,在涼州多停留三四年的時間,情況就會好許多。這也是李儒當時不敢派人去三輔擊殺李郭的主要原因,害怕李郭的人馬出現巨大反彈。

    李儒說:「仲業,你立刻清理谷城庫府,能帶走的東西全部帶走,不能帶的……就集中起來。文開,你率一千涼州軍,與仲業一同動身,絕不能給李郭留下半點物資。」

    郭永和華雄忙起身應諾。

    雖然不是很願意,但華雄也非常清楚,現在可不是什麼建功立業的時候。

    一切當以大局為重,其他的嘛……呵呵,來日方長。

    郭永華雄領命而去,大廳中只剩下董俷李儒和郭援三人。

    「郭援!」

    「喏!」

    李儒把郭援找過來,在他耳邊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的吩咐了一遍之後,郭援也領命而去。

    董俷笑了,「姐夫這番布置,果然深得我心。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從容撤離了。」

    李儒卻沒有笑,反而露出一抹憂慮。

    「西平,話雖然是這麼說,但也不能過於樂觀。看鄭泰這番布置,一環扣這一環,環環相連,步步殺機,端的狠辣異常。我現在擔心,他有后招埋伏,不可不防。」

    「后招?」

    董俷心裡猛然一咯噔。

    他想起來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在司馬防書房裡所找到的那封殘信,裡面有皇甫、惡虎的字眼。如今那殘信中大部分的字眼都已經得到了確認,剩下的這皇甫、惡虎,又是什麼意思呢?

    「姐夫,我在弘農司馬家搜到了一封未曾燒完的信件!」

    董俷沉吟了片刻,把那殘信的內容講述了一邊。

    李儒不由得先一怔,略顯渾濁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轉,沉吟片刻之後,突然啊的驚叫一聲。

    「姐夫,想出了什麼?」

    李儒臉色大變,讓何儀去找來了一副地圖,放在桌子上鋪開。

    董俷認出,那是三輔地區、涼州、并州的地圖,見李儒臉色難看,不由得忐忑不安。

    「我小看了鄭泰,小看了鄭泰!」

    李儒籌謀了半晌之後,仰天發出一聲長嘆。

    「姐夫,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原以為,鄭泰的籌謀只在京兆,可現在看來,他所謀之大,端的是匪夷所思……原本,我想撤出京兆,佔領函谷關,據守關中。用不了幾日,只需李通韓猛楊定三人出兵,我們同時兵出函谷,則京兆就可以失而復得,可現在看來,卻危險了!」

    董俷聽了半天,也沒聽出個所以然。

    不由得急了,「姐夫,究竟是怎麼個情況,你卻是與我說清楚啊。」

    「你看,我本來籌謀據守函谷關后,大方自臨洮出兵,你部曲可從臨涇北地等地出兵,而後可派人急招呂布,自梁山口火速進入三輔,則李郭兵馬不戰自潰。而後我們占居三輔,連接涼、並二州,就能震懾冀州,虎視豫、兗,動亂指日可定。」

    董俷點頭,「這不是很好嗎?」

    「可你剛才說的那封殘信當中,卻提到了皇甫……你難道忘記了,安定的皇甫家族嗎?」

    董俷面頰猛然抽搐,瞳孔隨之放大。

    「你是說……」

    「莫要忘記了,皇甫嵩可是死在你的手裡。」

    董俷頓時啞口無言。時過境遷,幾乎把這件事都忘記了。當初皇甫嵩被他誤殺,後來雖有劉洪出面,漢帝維護,此事最終揭了過去。若非李儒提起,董俷真的忘了。

    「皇甫嵩雖死,可不要忘記了皇甫一族在安定的威望。皇甫立足安定已經有百年時光,絕非一般的豪族可比。我聽說,皇甫嵩之子皇甫酈,也是個不可小覷的人物。」

    皇甫酈?

    表字壽堅,曾在雒陽和董俷有一面之緣。

    此人給人的第一印象很忠厚,是一個老成的人。但是言談舉止中,卻有透著果決。

    他……

    「此人似乎不在安定吧。」

    「他以前不在,卻不代表如今也不在啊!」

    李儒手指地圖,沉聲道:「若我是鄭泰,就會令皇甫一家為內應,連結武威馬騰,兵發安定。若是沒有防備的話,只怕臨涇會很危險……金城張邈,可出兵牽制大方,而後馬騰與張邈兩下夾擊,大方雖善於防禦,只怕也不是這二人的對手……冀州袁紹,只需派兵佔領雁門郡、定襄,不但可威懾朔方,更會對呂布形成威脅……在加上三輔李郭的兵馬……一旦真的如此,那我們的情況,可就兇險無比。」

    臨涇,有危險?

    董俷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兒。

    不會,不會有事的!

    董俷不斷的安慰自己,可越是這樣安慰,這心裡就越是七上八下的跳個不停。

    「當速速派出探馬,分別往臨洮臨涇兩地報信……」

    董俷和李儒相視了一眼,雖然明知道現在派人去報信,只怕已經來不及了。若他們是鄭泰的話,必然是不動則已,一出手就會形成必殺之局。但即便如此,二人心裡還是存了些許的希望,希望還來得及,否則那可真的就陷入了危險的境地中。

    說實話,即便是陷入包圍,董俷並不害怕。

    如果只是他一人,就像當初他轉戰青徐時的情況,就算是千軍萬馬又有何畏懼?

    可現在的情況是,他還要照顧一大家子人。

    奶奶已經八十多了,蔡邕和劉洪,也都是五六十歲的人。這麼大年紀,怎可能跟著他像當年那麼奔波勞累?何況,還有四姐和李儒那個剛出生的小女兒,李垧。

    除此之外,華雄的家眷,郭永的家眷……

    徐榮的妻子早年亡故,留有一個兒子,名叫徐敬,如今十六,在華雄門下學刀。

    人說起來也不算多,可加起來也有一百多號人。

    保護這一幫子老的老,小的小……再加上董俷那邊還有三個孩子,可真的是麻煩。

    董俷要不頭疼,那才是怪事。

    更頭疼的是,臨涇……蔡琰、還有懷著身孕的任紅昌、辨,何太后……

    我的天,這細數下來,可真是頭疼啊。

    董俷開始變得心神不定,李儒接下來說的話,都沒有聽清楚。

    見這種情況,李儒也能理解。早先董媛生產的時候,他和董俷也是一樣子的心情。

    可是在這種時候,誰都可以慌亂,唯有董俷不能亂。

    好在大廳里只剩下他兩人,何儀何曼兄弟在大廳外守護,也不怕有人看見董俷的狀況。

    「主公,冷靜下來,冷靜下來……我們現在擔心別人,只怕都沒有用處。而且李郭兵馬即將抵達,若不能將其拖延,其他的種種籌謀,就像你說的,都是畫餅耳。」

    冷靜,冷靜!

    董俷握緊了拳頭,努力的讓情緒平靜下來。

    「姐夫,咱們該怎麼做?」

    李儒讚賞的看了董俷一眼,換了一副地圖,與董俷竊竊私語起來。

    ******

    夜深沉,汜水滾滾流淌,奔赴大河。

    曹操站在汜水河畔,心思卻是起伏不定,難以平靜下來。

    郭嘉在曹操的身旁站定,不遠處,許褚持刀而立,三百虎賁盔甲鮮明,悄然無聲。

    「奉孝,一年多以前,我就是從這裡躍馬過去,才躲過了董俷的追殺!」

    曹操輕輕撫摸站定身邊的絕影脖頸,絕影打了一個響鼻,搖頭擺尾,似乎很快活。

    「這匹寶馬,當初還是董西平送給我。當時我越過汜水時,董西平就站在我現在站立的位置上。呵呵,想起來,那時候他一定非常後悔,居然他的馬,救了我的命。」

    郭嘉一身月白色輕衫,手中白綢扇合起來,輕輕的點著手心。

    聽曹操這麼說,郭嘉不由得一笑,「是,我現在可以體會他的心情,甚至猜出他的樣子。」

    「可你知否?」

    曹操淡定的說:「在越過汜水之前,我對他恨之入骨,因為他殺了子廉。可是在我越過汜水之後,他對我說了一句話。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覺得,不再那麼恨他。」

    「他怎麼說?」

    「他說:孟德……好走,保重!」

    曹操扭過頭,笑道:「西平是個很奇怪的傢伙,不過有時候想想,和這樣的人做敵人,也是一大快事。我當時立下了一個願望,奉孝你可知道,是什麼願望呢?」

    郭嘉搖搖頭,「嘉猜不出來。」

    「我在想,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把這句話奉還給他!」

    說完,曹操大笑不停。郭嘉先是一怔,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師弟,你可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曹操嗎?

    這份氣度,在最危險、最困難的時候,他始終可以保持這種樂觀的心理,你可以嗎?

    也許,我的選擇對你而言並不公平,可是在我看來,這才是我所需要的主公。

    郭嘉不動聲色,輕輕的搖動手中的白綢扇,朝著西北方看去。

    董卓已經死了!

    小師弟,這將會是你一生中最殘酷的考驗,知不知道,你能否通過呢?

    曹操突然道:「奉孝,你說這一次,董西平會不會被我殺死呢?」

    郭嘉搖搖頭說:「這個我可說不好。」

    「那你說,申甫要立刻前往雒陽,我是否應該答應下來呢?」

    郭嘉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看著曹操,忽而抿嘴一笑,「主公已經有了定奪,何需問我?」

    「不,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郭嘉啪的合起了白綢扇,「依我看,我們應該進而不進,不進而進,方為上策。」

    曹操眼睛一眯,「奉孝還請明言。」

    「鄭泰,在我看來,不過是第二個袁隗,第二個董卓……呵呵,可惜他沒有袁隗四世三公的家世,也沒有董卓手中的兵馬,所以他誰都做不成,最終難以善終。」

    「哦?」

    「鄭泰想請主公進雒陽,節制李郭二人……然後他好獨攬大權,做威風的鄭太師。可問題在於,主公您是否願意做那鄭泰的打手呢?」

    曹操笑而不答,只是平靜的看著汜水湍急水流。

    郭嘉接著說:「好吧,就算主公忠於漢室,擊潰了李郭。可主公您是否願意交出兵權?若交出,您不過是待宰羔羊;若不交出,鄭泰又豈能安心的做他那太師?」

    曹操依舊是一臉的笑意,抬起頭看了一眼郭嘉,眼中閃過了一抹冷芒。

    郭嘉笑了,笑的非常燦爛。

    「好吧,讓我們在做另一個假設……主公擊潰李郭,殺死鄭泰。」

    「如何?」

    「那主公接下來當是迎奉天子。呵呵,如今漢室威嚴尚在,主公你是做第二個董卓,還是打算把手中兵權奉給當今聖上?」

    「這個……」

    「京兆,八通要地;而聖上,主公又打算以什麼姿態來對待?您看袁本初,他為何肯借道河內,寧可和呂布那頭惡虎交鋒,要那并州荒蠻之地,也不來這雒陽?」

    「你是說……」

    「主公您現在只要靠近雒陽一步,則危險就多一分。我們奉漢室大義,卻不可背負這麼一個負擔。」

    「那就是不出兵嘍?」

    「呵呵,主公何必瞞我?您命李通出兵,不就是為了奪取陽翟。佔據陽翟,這豫州門戶大開……呵呵,至於韓猛,不過是一介莽夫,想必主公已經做好了對策。」

    「可是我們該如何應付鄭泰?」

    郭嘉眼中寒芒一閃,淡定的說:「既然鄭泰要我們去,那乾脆就大張旗鼓的進兵。」

    曹操一怔,旋即大悟。

    「李郭若知道我們出兵,定然會把鄭泰聯繫起來……」

    「不錯,不管鄭泰生與死,與我等又有何關係?只要李郭得手,我們就猛攻雒陽。」

    「如此一來,李郭必然畏懼,會撤離京兆!」

    郭嘉忍不住哈哈大笑,「這樣子的話,董卓在京兆的種種舉措,最終還是便宜了我們。」

    「那董西平……」

    「呵呵,就只有看他的運氣如何了!」

    曹操不無遺憾的說:「如此說來,我那句準備了一年多的話語,又要等到下次說了嗎?」

    郭嘉笑而不答。

    曹操抬起頭,看了看繁星璀璨的夜空。

    鄭公業,你自以為好算計,殊不知,百般算計,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在這個時代,並非有名氣有家世就可以崛起。若你手中沒有兵馬,還不是空歡喜。

    「回大營!」

    曹操翻身跨上了絕影。

    前行幾步之後,突然扭頭說:「若非李通,我還真不曉得,董西平居然有這等本領。只是加了一個馬鐙,卻解決了困擾我已久的老大問題。嘿嘿,待下次我虎豹騎出現時,不曉得西平會是怎樣的一個表情?奉孝,我倒是突然希望,董俷不要死。」

    郭嘉不由得一笑,卻沒有開口回應。

    是啊,小師弟,你手裡究竟還有多少好東西,沒有拿出來呢?

    越是如此,我就越是好奇。此生若不能將你戰敗,那才真的是我一輩子的遺憾呢。

    董俷萬萬不會知曉,當初滎陽大戰結束之後,他匆匆離去。

    而李通在打掃戰場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了一匹巨魔士的坐騎。那匹馬顯然是累死的,不過卻配備了整齊的裝備。甲裝騎具,李通不可能有能力打造出來,可是那隱藏在馬鞍下的雙鐙,卻是讓李通打開眼界。

    李通是江夏人,而曹操的部曲當中,不泛李通的同鄉。

    在涼州軍中,李通是并州系人馬;在并州軍中,李通又算不得呂布的親信……

    如此一來,李通的身份就顯得非常尷尬。所以當曹操前來勸降的時候,李通就答應下來。

    唯一的一個條件就是,若董卓死,他投降;若董卓不死,則決不投降。

    這也算是董卓對他重用的一番報答。李通雖然算不上董卓的親信,不過也算是有知遇之恩吧。

    當然,作為投降后的禮物,李通奉上了他發現的那套甲裝騎具和雙馬鐙。

    曹操正在為他新近組建的虎豹騎而感到頭疼,雙馬鐙的出現,立刻解決了這個問題。

    他手下同樣有能工巧匠,只需要看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奧妙。

    曹操就開始幻想,有朝一日當虎豹騎和巨魔士碰撞,將會發生什麼樣的情形呢?

    很期待,同時在曹操的內心深處,一個奇怪的思想,漸漸佔據了上風。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