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00章 董卓籌謀未來(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00章 董卓籌謀未來(二)字體大小: A+
     

    韓遂死的並不是很痛苦。

    董俷不管在嘴巴上說的是如何狠毒,可如果真的讓他做起來,卻無法真正的做到。

    虐殺二字,說起來很容易,可對於一個正常人而言,可不容易做到。

    董俷不是個窮凶極惡,心理扭曲的人。他始終認為,殺一個人那就乾淨利落的殺了,不要搞那麼多花樣出來。什麼凌遲、腰斬、五馬分屍,那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韓遂殺了他的姐姐,這個仇一定要報。

    但是卻不一定用那種很惡毒的方法,直接殺了了事,最多再捎帶上韓遂一家。

    滿門十七口人,被董俷砍下了腦袋。不過韓遂是最後一個被殺,眼睜睜的看著家人慘死面前。

    在董俷看來,這已經是對韓遂最大的懲罰。

    董卓在看到韓遂的人頭時,竟獃獃的坐在書房裡,半天沒有說一句話。

    董俷的信里也沒有說太多事情,只是很簡單的告訴董卓:「父親,韓遂被我親手殺了。」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包含了很多東西。

    董卓老淚橫流,把李儒趕出書房,一個人獃獃的坐著。

    也許就是在這一刻,他想起了已經死去七年之久的女兒,想起了過往的點點滴滴。

    李儒很理解董卓這一刻複雜的心情,也沒有去打攪,只是在門外靜靜的守候。

    ******

    董卓病了!

    病的很突然……

    一夜之間,他好像衰老了很多,在強撐著參加完朝會之後,就倒在榻上,一病不起。

    幸好華佗在雒陽,總算是保住了董卓的性命。

    用他的話說:「老太師業已六十高齡,身體本就不是很好。早先時候,因事而使得心氣短缺,時常會出現心痛的狀況。如今經歷大喜大悲,更使得心氣不足。最好不要再讓老太師操心瑣事,靜養為妙。否則的話,下一次老太師可就未必能挺過去。」

    李儒輕輕點頭。

    是啊,自從滎陽大戰結束之後,細數初平二年,似乎除了董俷襲擊朔方之外,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情。可日常的瑣事,當真是多不勝數。士人們出工不出力,雒陽庫府空虛,一方面要進行大規模修繕,以工代賑;另一方面卻要應付來自各方面的冷箭暗矢。對於一個年已六旬的老人而言,董卓所承擔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這時候,老夫人手拄龍頭拐杖,在兩個奴婢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華先生,我兒情況如何了?」

    李儒連忙向華佗搖搖頭,那意思是說:最好不要把情況告訴老夫人。

    「老太君,太師只是操勞過度,加之大悲大喜,故而有些不適,只需靜養就好。」

    華佗很聰明,理解了李儒的意思。

    不過他還是把注意的事項說了出來,畢竟董卓目前,確實需要多多休息。

    老夫人鬆了口氣,「那老身可否進去探望?」

    華佗說:「老太君只管探望無妨,只是時間不要太長,我擔心老太師會感到疲憊。」

    「這個,老身明白。」

    顫巍巍,老夫人朝著卧房走去。

    門外的家人很主動的讓開了一條通路。

    華佗正要離去,卻被李儒給攔住了……

    「神醫,儒有一事想要拜託。」

    「啊,林鄉亭侯切莫如此客氣,有甚事情,但說無妨。只有老朽能做到,定不推辭。」

    李儒拉著華佗走到一邊,壓低聲音說:「關於太師的病情,若有人問起,還請神醫不要告訴他們真相……另外,請速速告知與我。您知道,這雒陽城內有很多人對我們持有敵意。若讓他們知曉太師的病情,我擔心會引發騷亂,就拜託神醫了。」

    如果換一個人,李儒一定會毫不客氣的殺掉。

    但華佗卻不一樣,一來他是董俷所看重的人,二來他和華雄是本家,只這兩樣,就讓李儒不得不顧忌。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卻是在於李儒本身。和董媛成親多年,至今還沒有子嗣。雖說這裡面有二人長期分居的緣故,可李儒總是覺得不正常。

    華佗為他診治了一番,才幾個月的時間,這董媛就有了身孕。

    只有三個月,但對於李儒而言,卻是一件大喜事。自然在言語間對華佗非常尊敬。

    華佗也明白董家在雒陽的狀況,點點頭,表示明白。

    他自去為董卓開藥方,李儒則站在小院門口,仰天輕輕的一聲嘆息。

    父親啊,您可千萬不要出事……至少在西平回來之前,莫要再發生什麼意外啊。

    也難怪李儒會如此的憂慮。

    董家能有今日的成就,靠的是兩個人。

    一個是董卓,另一個就是董俷。如今董俷不在雒陽,董俷萬一出事,可真的麻煩了。

    那該死的死間,至今蹤跡全無。

    可以說,那傢伙很有耐性,至少到目前,他沒有露出任何的破綻。

    李儒懷疑過許多人,可最終還是無法確定。這不得不說,那死間的手段很高明。

    同時,李儒也知道,若那傢伙出手,定然是致命的。

    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你的跟腳……

    李儒握緊了拳頭,看著灰濛濛的天,心裏面有一種莫名的寒意。

    ******

    「母親,卻是讓母親擔心了!」

    不管歷史上的董卓,被人評價的如何不堪,但有一樣卻無法否認,他是一個孝子。

    事實上,在董俷的印象中,董卓的確是一個大孝子。

    這也是他後來願意幫助董卓的原因之一。按照上一世的記憶,村裡的老人曾說過:一個孝順的人,再壞也有限度。董俷不相信,董卓是一個孝子,怎會那般殘暴?

    此刻的董卓,正躺在一張酸棗木做成的大床上。

    這床,是董俷離開雒陽前,請雒陽的工匠為董卓專門打造的。董卓年紀越來越大,身體也日趨臃腫肥胖。坐不了太久,就會氣喘吁吁,感覺疲憊。故而做出這張大床,算是對老爹的一番孝心。不管怎麼說,老爹在,那就是董家的一片天啊。

    床上鋪著厚厚的床褥,董卓就那麼斜躺著,圓木枕頭邊上,還放著公文。

    老夫人在董卓身邊坐下,擺擺手,示意婢女退出去。

    「一晃,我兒已經六十了……」

    老夫人面帶淡淡的笑容,伸出手,想要撫摸董卓的面龐。董卓吃力的抬起身子,把臉湊了過去。

    「呵呵,當年的黑小子,如今也長了一臉的鬍子……仲潁,你的確是老了。」

    那略有些淡然的語氣,讓董卓心裏面不由得一陣發酸。

    人老了,怎得這眼淚也變得不爭氣了?動不動的就想跑出來。

    「娘……」

    董卓剛想說話,卻被老夫人阻止。

    「仲潁,娘還要靠著你來送終,你可千萬別走在我的前面。」

    「娘,您這話說的……」

    「別瞞著我,我人老可心不老。華神醫沒有告訴我實情,可我就是知道,你這次病的不輕。年紀大了,就別再爭強鬥狠了。外面的人想說什麼,就隨他們說去吧……別動不動就發火,氣壞了自己的身子,反而會讓那些人高興,又是何苦來哉?」

    老人的話,往往帶著真知灼見。

    董卓仔細想想,這一年中,自己真的很容易發火,有時候那火氣來的是莫名其妙。

    「娘,孩兒記下了。」

    「董家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娘這輩子都沒有想到。不過,我卻想起了阿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提起阿丑,董卓心裏面就泛著甜味。

    誰家的兒子能有我這獅兒般的出息?老夫哪怕就是死了,也足以笑著瞑目。

    「娘,阿丑說過什麼?」

    老夫人說:「還記得當年阿丑在演武場差一點殺了阿秀的事情嗎?我後來曾問他,為何要習武,為何要做萬人敵?阿丑當時說的那一番話,真的讓我非常震驚。」

    「娘,阿丑到底說過什麼話?您倒是說啊……」

    老夫人笑了,咧開嘴,嘴裡面已經沒有了牙齒。

    她說:「阿丑當時說過一句話,凡事過猶不及,盛極必衰。仲潁你當時為河東太守,就會想著做更大的官,但是如果有一日,你做的官再也無法升遷,就是我董家大難臨頭之時……有時候我就在想,阿丑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領,居然讓他說中了。」

    「過猶不及,盛極必衰……」

    董卓心念一動,不禁暗自吃驚。

    這些話,還是第一次聽聞。記得那一年,董俷才不過七歲而已,居然能預知未來?

    那他在張掖的作為,只怕也就是因為此。

    董卓沉思片刻,抬起頭看著老夫人說:「娘,那您也知道,阿丑在張掖的作為嗎?」

    老夫人笑了笑,輕輕點頭。

    「那您的意思是……」

    「阿丑說過,江山帶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仲潁,你當曉得急流勇退才是。」

    「急流勇退?」

    「這是阿丑告訴我的,意思就是人當在最得意時功成身退,才是明哲保身的大道理。」

    董卓卻輕聲的嘆了口氣,「娘,我也想功成身退,可是卻沒有退的餘地。如今,我只要退一步,士人就會進兩步。若是退的太急,只怕將來我董家滿門不得保全。」

    老夫人連連點頭,「你的難處,我當然知曉。凡事需早作謀划,我今日和你說這些,就是想你明白這個道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該怎麼去做,你自己做選擇。」

    說罷,老夫人拍了拍董卓的臉,「過些日子,等媛兒生下了孩子,我準備去張掖。」

    「娘,你要走?」

    「阿丑出征前曾和我說過很多次,張掖如何好如何好。那是咱的第二個家,怎能不去看看?呵呵,其實阿丑出征前我就有這想法,沒想到一拖再拖,拖不起了啊。」

    老夫人說完,拄著龍頭拐杖站起來。

    董卓連忙喊婢女進來,攙扶著老夫人緩緩離去。

    老夫人走了,可董卓卻陷入了沉思……

    急流勇退嗎?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如果真的要放棄,卻不太容易。

    不說別的,幾十萬西涼軍要有妥善的安置,阿丑的未來,也需要做個更好的謀划。

    有些時候啊,說起來容易,可做起來,卻真的很難。

    李儒悄然走進房間里,見董卓在沉思,也沒有出聲打攪。他靜靜的往旁邊一站,直到董卓發現了他的存在。

    「文正啊,你來的正好,我需要和你說些事情。」

    若說董卓最信任誰?

    只怕就是李儒……

    從十三年前,李儒跟隨太開始,一轉眼,當年的青年,如今兩鬢也略顯斑白。

    這都是為他出謀劃策,費心操勞所致。

    董卓看著李儒,把剛才老夫人說的那些話,提煉了一下之後,又告訴了李儒聽。

    李儒先是一怔,旋即就明白了董卓話語中的含義。

    「父親是想要退下來嗎?」

    董卓點點頭,「我確實有這個意思。但我也知道,退下來不容易。只怕第一個不答應的,就是咱們涼州軍一系的人。而且,士人苦苦相逼,我真的很擔心,如果我有所退讓,只怕那些士人就會趁機要了我們的性命。找你來,是想聽聽你的看法。」

    李儒搬了張太師椅,在床邊坐下。

    一手捻著鬍鬚,一手輕搖紅綢扇,若有所思。

    「阿丑說的在理,可父親所擔心的,也沒有錯。若我們退讓,不說士人會如何,只怕第一個造反的,就是咱涼州軍內部的人。涼州軍是咱們手裡的利劍,丟棄的話,就失去了自衛的能力,可拿著的話,我怕會傷了自身。唯有這利劍在一個強力之人的手中,而這個人是我們的心腹,最好是自家人,方可保證我們的利益。」

    董卓不傻,聽出了李儒話里的意思。

    「你是說,把涼州軍交給阿丑?」

    李儒點點頭,「父親難道還覺得,有第二個人適合掌握這把利劍嗎?」

    「若是阿丑,我自然放心。」

    董卓沉吟了片刻,又抬起頭說:「可是阿丑畢竟年輕,我擔心有人不會服氣他。」

    「的確是有人不會服氣,但涼州軍大部分,卻是對阿丑信服的。」

    董卓的目光,突然變得冷厲起來,「若是如此的話,那就把那不服氣的人除掉好了。」

    李儒好像沒有聽見董卓的話。

    掰著指頭算了起來:「不服氣阿丑的人,無非是一些老人。阿丑與文開素有交情,此次若非他請來華神醫,只怕文開至今還在鬱鬱寡歡,所以文開不會有問題。」

    文開,就是華雄。

    董卓也知道,董俷和華雄的交情很好。

    華雄其實是個很簡單的人,統兵打仗有一套,在涼州軍中的威信最高。

    「徐榮、樊稠都是老實人。樊稠如今在樂浪,不可能會有問題,徐榮此人嘛,對阿丑也很敬佩。他那匹菊花青,還是阿丑送他的禮物,想必也不會有什麼特別大的反應。」

    董卓再次點頭,「大方為人敦厚,也不是很有野心的人,當不會有問題。」

    「那當然,大方不管怎麼說,和咱們都是一家人。」

    「那韓猛更不會有問題。他兒子就在西平麾下效力,想必早就已經歸順阿丑麾下。」

    董卓掰著指頭細數。

    說完之後,疑惑的看著李儒:「若是這樣說來,沒有人會對阿丑不服氣啊。」

    李儒眼睛一眯,臉上浮現陰冷的笑意。

    「父親,你怎麼把那兩個人給忘記了呢?」

    董卓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不過看著李儒的樣子,猛地恍然大悟,連連點頭。

    「沒錯,我居然把那兩個人忘記了……如此說來,這兩個人當是西平上位的大敵。」

    ————————

    月底了,小新懇求票票……

    月票,推薦票,小新都想要!

    ^_^(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