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93章 雞鹿塞(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93章 雞鹿塞(四)字體大小: A+
     

    雞鹿塞,又是雞鹿塞!

    董俷對這裡重視,甚至派出了他手邊統兵能力最強的徐晃專門負責臨戎一地。

    說穿了,就是要徐晃佔領雞鹿塞。

    同樣,當韓遂在地圖上看到雞鹿塞的名字時,同樣也大驚失色,竟說出了若董俷佔領雞鹿塞,則朔方必將大亂的話語。

    那麼,這個雞鹿塞,究竟是什麼地方,為何如此重要?

    ******

    初評二年十月中,南匈奴大單于調集十二萬朔方大軍,以兒子劉豹為先鋒,韓遂閻行為中護軍,於扶羅親自督戰,兵鋒直指大城,誓要將大城塞從董俷手中奪回。

    沒辦法,如今朔方東面被呂布堵死,難以再向并州出擊。

    而大城塞就成了朔方胡人走入關中的唯一通路。若是不能將大城奪回,南匈奴等居住於朔方的胡人,將變成一群困獸。呂布,於扶羅可是領教過這飛將的厲害。

    塞上人曾說,給飛將八千人,他可以讓那八千人變成八千頭飛熊,把整個塞上攪成一鍋粥。飛熊軍的名號,也正是由此而來。於扶羅可不想招惹八千頭飛熊過來。

    至於董俷,於扶羅雖然聽說過,可畢竟沒有見過董俷的厲害。

    在他看起來,董俷不過是仗著祖蔭才有今日的局面。那虎狼之將的名號?我呸!

    二十歲的毛頭小子,居然也敢自稱虎狼之將?

    非但是於扶羅不相信,甚至朔方大部分人都不會相信。

    韓遂倒是知道董俷的厲害,可是在所有人都叫喊著要給董俷一個教訓的時候,他的話語,基本上也沒有人願意聽取。就連於扶羅對他非常看重,也覺得韓遂言過其實。

    因為於扶羅的兒子劉豹,也信誓旦旦的要殺死董俷。

    原因很簡單,董俷殺了他沒過門的老婆,他自然是不肯善罷甘休。堂堂大單于的兒子,朔方的土皇帝,連老婆都保不住,連仇人都不敢碰,他將來如何面對世人?

    故而,於扶羅出兵了……

    就在於扶羅出兵后三天,徐晃率領著他的解煩軍,突襲臨戎,將三封、臨戎、沃野三城佔領。他倒是不擔心兵力不足,因為董俷給他送來了一萬兩千名乞伏氏氐人。

    如此一來,徐晃有足夠的兵力,分佈於三地。

    由孫乾坐鎮,徐晃而後命潘璋凌操二人,率領三千人奇襲高闕。

    徐晃本人親領三千人,自臨戎出兵,連夜奔襲,將雞鹿塞佔領,牢牢把握在手中。

    雞鹿塞原本是朔方郡西部都尉治所寙縣西北方的一座小城。

    位於哈隆乃山谷口外西側的高地上,高出谷底約四丈左右。西北部,是陰山山脈。高峻的陰山,形成了一跳天然屏障,秦漢長城通過這一帶的時候,只能從低矮山嶺和平坦川地上通過。山谷外,駐紮小城,在秦代稱之為戍,漢時則稱之為塞。

    自東漢棄朔方縣,至臨戎之後,雞鹿塞實際上已經失去了原有的作用。

    殘破的小城,在夜幕中透著一股子冷清。整個雞鹿塞,只有不足五百人的老弱殘兵。

    徐晃攻入雞鹿塞的時候,這些老弱殘兵,都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他們大都是當年滯留在雞鹿塞戍衛的後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甚至以為雞鹿塞已經不在可能回歸大漢。平日里,看著昔日的關城任由胡人進出,卻沒有辦法。

    如今,漢軍大旗再次飄揚,多年的等待,終究成為現實。

    在這些老弱殘兵的指領下,徐晃立刻命人修整殘破的城牆,同時派人通知孫乾,將臨戎三地庫府中的物資,儘快分發至雞鹿塞和高闕兩處關城。雞鹿塞是這個樣子,想必高闕的情況,比這裡也好不到哪兒去。不抓緊修繕,如何面對鮮卑大軍?

    當太陽從草原的地平線升起時,雞鹿塞熱火朝天的忙碌不停

    徐晃頂著朔風,在幾個老兵的帶領下,不停的巡視關城修繕的情況,並給予指點。

    「徐大人,您為什麼如此重視這雞鹿塞呢?」

    有親兵實在忍不住了,輕聲的詢問。在他看來,這破爛的關城,沒什麼可取之處。

    徐晃不由得笑了起來。

    「前漢時,匈奴的單于庭就置於朔方郡西北的地區。我們出兵越過陰山襲擊匈奴,就必須要經由定襄、雲中、五原、朔方等幾條路線。由朔方出擊,逾越陰山的主要通路,就是這雞鹿塞。由此向北四十里,是大壩溝。在向北行,就可以翻越陰山,進入漠北地區。嘿嘿,這個雞鹿塞,可是從朔方進入漠北的一條捷徑啊。」

    親兵恍然大悟,「那豈不是鮮卑大軍進入朔方,也必須要經過這裡?」

    一名老兵用一種很得意的口吻說:「當年北匈奴崛起於漠北,大約就是在一百年前,南匈奴單于要求聯手攻擊被匈奴,大將軍竇憲就派了左谷蠡師子帥八千騎兵從這裡攻入漠北,將北匈奴打得狼狽而逃……只是,大將軍死後,漢軍就再也沒能從雞鹿塞出兵,我們也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鮮卑人,從漠北進入朔方而無能為力。」

    那話語說的很平淡,卻是帶著無盡的落寞。

    徐晃也不由得沉默不語,拍了拍老兵的肩膀,轉身繼續巡視雞鹿塞的城防。

    隨著從三封、臨戎不斷送來物資,雞鹿塞漸漸恢復了往日的生氣。徐晃命麾下兵馬輪番當值,其餘人居於哈隆乃山谷之中。同時派出一隊隊斥候,入陰山打探消息。

    時間過的很快,徐晃佔領雞鹿塞的第六天,斥候來報,發現了鮮卑大軍的先鋒人馬。

    終於來了……

    徐晃深吸一口氣,一邊派人繼續打探消息,一邊命人準備作戰。

    就在整個雞鹿塞都開始忙碌起來的時候,突然有人前來中軍大帳稟報:「外有一人,名龐淯,帶一支人馬前來,說他是奉吳忠侯之命,特來助將軍守御雞鹿塞。」

    徐晃一怔,不免感到有些疑惑。

    董俷身邊的人,他大都是聽說過的。可偏偏沒有聽過龐淯這個人的存在。

    「有請!」

    徐晃站起來,向大帳外走去,可還沒等他走到門口,就聽見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

    緊跟著,一員大將大步流星的出現在面前,「公明,許久不見,安好否?」

    「老麴?」

    徐晃一見來人,不免更加疑惑。

    這員大將,正是董俷手下背嵬親軍主將,麴義。

    只見麴義滿面春風,笑呵呵的上來,和徐晃就是一個熊抱。

    不過他個頭沒徐晃高,也不似徐晃這般的強壯魁梧,以至於更像是掛在徐晃身上的猴子。

    徐晃糊塗了,「老麴,你不跟隨主公,怎麼跑來這裡了?」

    麴義笑道:「主公說大城塞不需要我背嵬軍出馬,所以就把我趕過來,聽候你的調遣。」

    「慢著慢著……主公那面的壓力那麼大,你跑過來,誰保護主公?」

    麴義聞聽,不禁苦笑搖頭。

    「公明,非是我不想保護主公,而是主公那等勇武,根本不需要我來保護。之所以讓我組建背嵬軍,想必是希望我能訓練出一支類似於巨魔士一樣的鐵軍出來。可你也知道,主公有巨魔士,又有成蠡、王戎那等殺將,如何有背嵬軍出頭之日?」

    想想,似乎也是這麼一個道理。

    依照著董俷的性子,一般是輪不到背嵬軍出戰,戰鬥就已經結束。

    麴義說:「主公說,雞鹿塞將要面臨的壓力,一點都不比大城塞小。你手中兵馬不足,所以讓我前來聽候你的調遣。公明,你可別推辭,否則這朔方一戰,我哪有出頭的機會?這一次,我帶來了八百背嵬軍,全部是主公配給的裝備,厲害的很。」

    也許真的是害怕沒有出戰的機會,麴義忙不迭的向徐晃推薦他背嵬軍的戰力。

    徐晃忍不住笑了……

    「老麴,既然來了,那就等著殺敵的機會吧。不過,你來就來,還說什麼假名字?」

    麴義哈哈大笑,「公明,這你可冤枉我了。子異是主公配備給你的軍師,我也是奉命保護子異前來雞鹿塞。說穿了,今日的大人物,可不是我,而是子異先生。」

    說著,麴義肅手禮讓,請出了身後一人。

    徐晃這才留意到,麴義身後居然還跟著一個青年。

    白皙的麵皮,看上去文質彬彬。可是那四方臉形,面頰如同刀削斧劈,透著一股子剛勁。身高八尺有餘,看上去很魁梧。一件淡青色大氅,裡面卻配備著牛皮筩袖鎧,上面嵌著一排排鋼釘,肋下佩劍。這青年,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員武將。

    二十多歲的年紀,頭戴遠遊冠。

    站出來之後,恭敬的朝著徐晃行了一禮,「學生龐淯,拜見匈奴中郎將。」

    「啊……」

    麴義拉了一下徐晃,在他耳邊低聲道:「公明,子異是酒泉人,乃盧公門下弟子。」

    盧公?

    徐晃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不過很快的就明白了這『盧公』是什麼人。

    能被稱之為盧公的,整個大漢江山,也只有一人而已。除了盧植之外,還能有誰?

    倒吸一口涼氣,徐晃暗道一聲:此人來頭不小。

    他可是知道,董俷是盧植的學生。按照這個說起來,那眼前的龐淯,豈不是董俷的師弟?

    「子異……這個……」

    徐晃不曉得該怎麼稱呼了。

    反倒是龐淯笑了起來,「中郎將大人莫要為難,師兄在派我前來的時候就已經叮囑我,要聽從大人的命令。師兄受我解煩軍主簿一職,這是吳忠侯與卑職的委任令。」

    說著,雙手畢恭畢敬的呈上了一紙公文。

    這可是很正式的任命!

    徐晃很清楚,就連孫乾,董俷也只是口頭委任軍師,而沒有頒發任何公文的形式。

    這說明,董俷對龐淯很重視!

    能被董俷所重視的人物,想必不會簡單。

    「先生快快請進。」

    龐淯向大帳中走去,徐晃卻拉住了麴義,「老麴,主公這位師弟什麼時候來的,為何我沒有聽說過呢?」

    「別說你沒聽說過……」

    麴義笑道:「我也不知道盧公何時收了這麼一個學生。不過他是從酒泉趕到了安定,又從安定追到了大城。你別看他是個書生,一個人硬是從安定跑到了大城。」

    「這傢伙,膽子可真大。」

    「主公對子異很看重,又怕你這邊出問題,所以就讓我護送子異來幫你。我們前天到達臨戎,此行還為你押送了一批物資。怎麼樣,你這雞鹿塞目前是什麼狀況?」

    「裡面說話,裡面說話!」

    徐晃拉著麴義的手走進了中軍大帳,就見龐淯正站在一副雞鹿塞地形圖前觀閱。

    「先生……」

    「大人,請不必客氣,稱我子異就行。我奉師命前來效命,還請將軍給予分配。」

    倒是個很直爽的人!

    徐晃對龐淯的印象不錯。當下也不客氣,把目前雞鹿塞的情況向麴義龐淯講解了一遍。

    話說完,龐淯卻站起來,再次走到了那地形圖的跟前。

    沉吟片刻道:「大人,一味死守,並非正理。我預計,呼廚泉定然會將其主力放在雞鹿塞一邊。以學生愚見,何不在大壩溝前伏擊對手,正可殺一殺胡人的威風。」

    徐晃眼睛一亮,「子異,計將安出?」

    ——————

    這是今日的第三更,還有一更,不過可能要十二點后才能奉上,如果還要上班的話,請不用等候,以免耽誤工作。(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