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92章 雞鹿塞(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92章 雞鹿塞(三)字體大小: A+
     

    乞伏氏,氐人的一支。

    大城塞本身並沒有什麼守軍,但最為強悍的,除了莫護跋部落,就算是乞伏氐人。

    有三萬人口,可在一炷香的時間,聚集八千控弦之士。

    整個大城塞草原,鮮卑、匈奴、氐人混居,但相比之下,氐人的人口卻是最少。

    也正是這個原因,乞伏氏雖有八千控弦之士,卻是在鮮卑和南匈奴之間求取生存。南匈奴的部落人口不多,可畢竟依靠有南單于庭的支持,乞伏氏也很難與其爭風。

    這樣一個很尷尬的部落,卻正符合了法衍為董俷所設定的以夷制夷的戰略。

    法衍在扶風的時候,並沒有過於消極。相反,他積極的策劃著未來的發展,包括對法正的調教,也都帶著極為功利的目的。法衍曾帶著法正遠赴朔方,一方面是為了體察山川地形,二來就是為了結交一些人,比如乞伏氏這種可以利用的人。

    出兵大城塞,董俷的巨魔士負責伏擊莫護跋,典韋班咫則率兵攻擊大城塞。

    而法衍在出兵之前就已經來到了乞伏氏的營地,勸降乞伏氐王。如果能勸降了乞伏氐王,就可以趁勢將整個大城塞的氐人納入手中,那加起來,人數可是不少。

    關鍵一戰,就在於巨魔士能將莫護跋人消滅。

    背後是燃燒京觀的熊熊火焰,如同一支巨大的火把,照亮蒼穹。

    董俷細目微閉,凝視著那下馬走過來的法衍麴義,嘴角微微一翹,露出雪白牙齒。

    焚屍,烈焰……

    乞伏氐王心裡驟然生出一股寒意。

    他快走幾步,五體投地於董俷的面前,親吻董俷的靴子。

    這是塞上胡人對於強者的一種尊敬禮節,代表著他們將臣服於強者的腳下。

    法衍麴義單膝跪地,「主公,此乃乞伏氏氐王,願歸於主公麾下,聽從主公調遣。」

    還需要在勸說嗎?

    強大的莫護跋部落在一天里煙消雲散,已經足夠說服力。

    那焚屍的火焰,也清楚的告訴了乞伏氏氐王,眼前這個巨漢,絕非其他漢軍將領可以比擬。

    聽說,他是當朝太師之子。

    聽說,他十四歲時就享有虎狼之將的赫赫聲名。

    聽說,連那位被鮮卑人稱之為飛將的并州呂布,也不是他的對手。

    聽說……

    五百人,摧毀了一支部落,足以說明了眼前這人所擁有的強悍力量。乞伏氐王雖然是一個胡人,卻並不愚魯。他有種感覺,這個好像天神,又似惡魔的巨漢,將會給氐人帶來巨大的利益。而這,不也正是他這個氐王一直都在等待的機會嗎?

    機會來了,絕不可放過。

    乞伏氐王用生硬的漢話道:「乞伏氏願意聽從將軍的調遣。」

    聽上去有點古怪,不過還算是能聽懂他說的意思。董俷伸手,把乞伏氐王攙扶起來。

    「氐王不比客氣,本侯今日出兵,非是因為你乞伏部族,而是那匈奴人,鮮卑人實在囂張。氐漢本是一家,氐王你又心懷漢室,乃是忠良,我早就聽季謀先生說過……我擬上奏朝廷,為氐王請封。從今之後,你我就是一家人,莫說兩家話。」

    言語之間,威嚇、拉攏,令乞伏氏膽戰心驚。

    不過,心中也生出了一種喜悅。有如此靠山,南匈奴又有什麼可怕?

    ******

    當晚,董俷就在篝火旁紮下了營地。

    酒過三巡之後,乞伏氏氐王突然問道:「將軍,可曾抓到莫護跋的女兒?」

    董俷一怔,馬上就反應過來,「可是叫做采采?」

    「正是!」

    「死了!」董俷喝了一口酒,而後淡淡的說了一句:「那女人想要反抗,我殺了她。」

    這話說的有點曖昧,但是所有人卻不會往別的地方想。

    氐王臉色一變,輕聲道:「將軍,這可有點麻煩了。那采采,從小就被許給了南匈奴單于於扶羅之子。如今將軍將采采殺死,只怕那於扶羅不會輕易的善罷甘休。」

    董俷笑了……

    法衍淡然道:「怕什麼,我家主公也就沒想過和於扶羅善罷甘休。」

    董俷突然問道:「氐王,我有一事,想要請教。」

    氐王忙說:「將軍客氣了,但不知是何事?只要小王知道,定然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董俷把酒杯放下,細目眯成了一條線。

    「可曾聽說過韓遂這個名字?」

    氐王一怔,想了想,而後一拍大腿,「韓遂……小王知道此人。據說他曾經在西涼造反,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突破了包圍,流落到了朔方。單于很看重此人,就留在麾下效力。此人不但有謀略,他女婿也非常的強猛,被稱作單于庭的第一條好漢。」

    「女婿?」

    「哦,好像叫閻行,小王記得此人。前年韓遂剛到朔方的時候,很多人對他不服氣。那閻行使一對銀錘,連敗單于麾下三十六名大將,被單于稱作銀錘大將軍。」

    董俷細目中寒光一閃。

    使錘的人嗎?

    閻行,這個名字好熟悉,似乎聽說過。

    但董俷實在記不得,那韓遂的手下,有使錘的人嗎?難道說,是後來投效韓遂的?

    「銀錘大將軍?我倒是要領教一下。」

    氐王先是一怔,連忙勸解道:「將軍,小王聽說過您的勇武。但這個銀錘大將軍,確實很厲害。據說,他那對銀錘重一百五十斤,少有人能抵得住他三錘之力。」

    一百五十斤?

    貌似董俷十二歲的時候,就已經使用這個重量的錘了!

    周遭眾將,聞聽都不禁放聲大笑。

    就連法衍這種平日里少有笑容的人,也不住的莞爾,只笑得氐王,有些莫名其妙。

    法衍說:「氐王,我家主公也是用錘的高手,一對擂鼓瓮金錘,重三百四十四斤。」

    「啊?」

    氐王嚇了一跳。

    成蠡傲然說:「我還沒有見過什麼人,等真真正正的擋住我家主人的一錘呢。」

    氐王連忙起身,「小王只聽聞將軍大名,不想將軍竟如此勇猛,卻是坐井觀天了……」

    董俷笑道:「我說了,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客氣?」

    說完,他看了一眼法衍。

    法衍立刻心領神會,舉杯道:「氐王,我家將軍此次出兵,就是為了要引那於扶羅來大城塞決戰。只是需要氐王能夠給予一些幫助,還望氐王你……呵呵,莫推辭。」

    氐王說:「小王自然願鼎力相助。只是於扶羅挾朔方雄兵十餘萬,只怕小王能幫上的也不會太多。不過我部落中有八千控弦之士,願交給將軍指揮,請勿怪罪。」

    聽得出來,這氐王的確是誠心誠意的歸順。

    八千控弦之士,也的確是乞伏氏所能出的最大力量。總共只有三萬多人,四抽一的話,幾乎將乞伏氏的精壯,全部交給董俷。但董俷所需要的,並不是這些幫助。

    法衍說:「氐王高義,我家主公心領。不過區區於扶羅,還不在我等眼中。我所需將軍做的,就是代為聯絡朔方氐人,請他們共同出兵。我們在前方吸引於扶羅的人馬,但是南匈奴大軍的糧道,就需要氐王你們來代為照顧,不知是否可行?」

    「這個……」

    氐王不禁感到了一絲猶豫。

    也難怪,大城塞的漢軍,不過萬餘人。勝了也就罷了,可如果敗了,那氐人也將難以繼續立足。乞伏氏雖然願意幫忙,卻不代表著,朔方所有的氐人,都會願意。

    想了想,氐王說:「小王可以嘗試遊說,但卻不一定能成功。說實話,南匈奴在朔方二百年,可說實力很強大。加之於扶羅的兄弟,呼廚泉與和連交好,在朔方西北頗有聲望。一旦朔方出現問題,呼廚泉定然會領西路鮮卑軍前來支援,恐怕……」

    董俷一直微閉雙眸,聽聞這話,反倒笑了起來。

    「你說的可是雞鹿塞和高闕?」

    「正是!」

    法衍嘿嘿一笑,「氐王只管放心就是。我可以保證,呼廚泉的鮮卑大軍,絕對無法攻入朔方。當然,我也知道氐王的難處,不過順我家主公者,昌;逆我家主公者,亡。各部氐王何去何從,由他們自行選擇就是,氐王只需盡心勸說,足矣。」

    聽上去,這並不是一件難事。

    人家的意思很明白,你辦成了是大功一件,辦砸了,人家也不會怪罪。

    氐王正色點頭,「既然如此,小王願意擔當這一任務,前往朔方,遊說其他氐部。」

    董俷舉杯,「那就煩勞氐王,本侯在此預祝氐王你馬到功成,乾杯。」

    說完,董俷一飲而盡,乞伏氐王也不敢怠慢,忙舉起酒杯,將杯中酒喝了個乾淨。

    第二天,董俷揮軍進駐大城塞,並且放出話語。

    韓遂與我有深仇大恨,凡護佑韓遂者,都是我的敵人。今日我消滅了莫護跋氏,算是給予你們警告。若不交出韓遂,來日我馬踏朔方,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

    這言語,好像是長了翅膀一樣,迅速的在朔方境內瀰漫開來。

    如果是別人,朔方胡人也就是一笑,不會聽進去。但說這話的,卻是當朝太師,有虎狼之將稱號的董俷,胡人們也不得不重視起來。如果韓遂真的得罪了董卓,如果董卓下狠心要報仇,傾漢軍之力攻打朔方,朔方的胡人,還真的不好對付。

    一時間,朔方人心惶惶。

    有的說應該交出韓遂,莫要招惹是非上身;可有的卻說,董俷的口氣太大,簡直視朔方各部為無物,如果交出了韓遂,那朔方各部的臉面,又該要置於何處呢?

    總之,原本鐵板一塊的朔方,一下子產生了裂痕。

    ******

    韓遂自來到了朔方之後,可以說是非常的逍遙。

    於扶羅對他很看重。一來這朔方本就沒有什麼名士,如今有涼州名士投靠,就算是背著反賊的名聲,又怎麼樣?名士就是名士,於扶羅仰慕漢室文化,卻不可得。

    韓遂的到來,對於扶羅而言,無疑是一件大好事。

    這第二嘛,韓遂的女婿閻行,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猛將、智將。一場比試下來,於扶羅麾下竟無一人是那閻行的對手。於扶羅也動了愛才之心,自然不會放過韓遂。

    不過,重視歸重視,不代表我一定會重用你。

    韓遂在朔方隱忍了兩年,隨著呂布兵出梁山,八千鐵騎殺入了并州之後,於扶羅才決定啟用韓遂,命他鎮守沙南,以阻止呂布侵入朔方。可以說,韓遂做的很好。

    呂布兵出梁山之後,殺入并州,迅速佔領了雲中。

    這雲中一面臨塞上,一面可以威逼朔方,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地帶。漢軍早先出兵塞上,要麼是從朔方,要麼就是由雲中出擊。呂布在佔領雲中郡之後,自領雲中太守,數次威逼沙南。不過韓遂堅守不出,呂布也在傅巽的勸說下,沒有強行攻打。

    畢竟,呂布的主要任務,是抵擋鮮卑人。

    董俷的言語,很快就傳到了韓遂的耳朵里。

    聽到稟報的時候,韓遂正在喝酒,酒杯從手中脫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七年了……

    韓遂並沒有忘記他和董俷的那一段仇恨。

    他知道,董俷遲早會出兵朔方,可是沒有想到居然會來的這麼快。

    董家子的確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成長,只是一句話,就令朔方變得混亂起來。

    「單于可有什麼舉措?」

    信使來報:「大單于已經決定調集朔方精兵,奪回大城。小人特來傳達大單于的命令,請韓先生為軍師,銀錘大將軍亦隨軍聽命……即刻前往美稷,不得耽誤。」

    韓遂聞聽這話,眉頭一蹙。

    「若是出兵大城,則朔方勢必空虛啊。」

    「這個……小人就不知道了。不過大單于已經派人書信左賢王,想必不日左賢王就將揮兵進入朔方。」

    「若是如此,倒也還算妥當……請告知大單于,就說韓遂不日抵達。」

    說著,韓遂送走了那信使。嘴巴里說妥當,可這心裏面,卻始終還是有些慌亂。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啊!

    「來人,取地圖來!」

    韓遂一聲令下,在帳外當值的候選立刻應了一聲,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送來了一份地圖。

    輕輕點著地圖,韓遂目光遊離。

    突然,他一聲驚呼,「不好,如果董家子佔據了雞鹿塞,朔方必然大亂!」

    ——————

    註:此乞伏氏,也就是五胡亂華時期,建立了西秦的乞伏氏。

    ————

    推薦一兄弟的書,競技類作品《前鋒》

    看個熱鬧,還行……

    作者龍四海。(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