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90章 雞鹿塞(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90章 雞鹿塞(一)字體大小: A+
     

    《書-堯典》中有這樣一句話:北方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

    這一句話,足以體現出朔方的風情。自從衛青破匈奴,奪取了河水南岸土地之後,朔方郡就存在於大漢的版圖之中,只是在東漢時期,隨著朔方郡的治所被遷移至臨戎,朔方已經不復存在。名義上,朔方郡屬并州,可實際上呢,為南匈奴佔據。

    雖然已經進入冬季,可是河套地區的水草,依然肥美。

    草地上長滿了沙冬青、三葉草,黑麥草等常綠牧草,給這朔風陣陣的塞北,平添了一抹生機。

    董俷站在一片一人多高的叢林中,靜靜的觀望著那些四處啃噬牧草的牛羊。

    身後,五百巨魔士全部半蹲與草叢中,戰馬也悄然肅立,口銜枚,不發半點聲息。

    四頭雪鬼,匍匐在董俷的身邊。

    陰森的赤眸,緊盯著草原上的牛羊。

    多麼和諧的景象啊!

    天藍藍的,牧歌悠揚,令人心醉神馳。

    董俷突然問道:「羊衜,我曾聽過一句言語,叫做河水百害,唯利一套。害百萬漢民而形成了這麼一片肥美土地,為什麼要把這裡,交給一群異族來休養生息?」

    在董俷的另一邊,半蹲著一個披掛鎧甲的青年。

    聽聞董俷的問話之後,羊衜搖頭正色道:「非是休養生息,而是要使其歸附。自南匈奴投降之後,將其安置在此處,一方面便於管理,一方面可以彰顯我大漢寬宏之心。吳忠侯難道沒有看到嗎?因南匈奴,羌、氐異族,不紛紛要求依附我大漢?」

    董俷卻笑了,「我沒有看到他們依附,只看到了他們不斷的造反,不斷的侵入司隸,侵入并州,幽州,甚至冀州掠奪,摧毀。哈,連我一個武夫都知道,人和狼不可以共存,為什麼卻沒有人站出來阻止,每年花費不計其數,還不是讓他們越發的壯大……羊衜,既然你們這些士人能容忍異族,為什麼沒有胸襟接納我爹呢?」

    「這個……」

    羊衜被董俷問的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

    沉吟片刻,他紅著臉回答道:「吳忠侯,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攘外必先安內的俗語?你等武人,只知殺戮,而不知建設。若有武人當權,則大漢必將會生靈塗炭。若非太師當道,使得諸侯亂起。說不定我們現在已經把這些外族給消滅的乾淨。」

    董俷立刻反擊道:「我也聽說過一句俗語,叫做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羊衜,我等武人雖然粗鄙,但至少大家都是漢室子民。既然如此,為何不能聯手消滅敵人先?」

    「這個,這個……」

    其實,這個問題,從羊衜擔任董俷的門下督之後,就已經展開了不停的爭論。

    所謂的士人武人之爭,其實還是內部的權利爭鬥。而異族之亂,卻是共同的大敵。

    董俷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情。

    特別是在觀看了朔方的過去之後,越發的搞不明白了。

    都說睡榻之側,豈容猛虎安睡?可南匈奴明明就是一頭惡狼,居然把他放任不管。

    不禁給他們安置土地,還提供無數錢糧供養。

    美其名曰,彰顯大漢泱泱之天朝氣度,可實際上呢,卻是把一頭幼狼養成了惡狼。

    董俷在冬至時出兵,分三路進入朔方。

    徐晃自石嘴山,奇襲三封,臨戎和沃野三地;張郃自北地定邊關兵出長城,謀取龜茲屬國后,直撲平定;董俷為中路軍,督一萬五千人,佔領大城塞,攻擊谷羅城。

    大城塞以西,就是西河套平原。

    河水在抵達陰山山脈之下,一連作兩個九十度的劇烈轉彎,猶如一跳巨大的繩索,將并州西部,涼州東北鎖住。這裡的水量充沛,洪災甚少,整個河水流域的精華,全都匯聚在此地。塞上膏腴,是人們對這塊土地的讚譽,足以見其何等非我。

    董俷曾仔細的研究過法衍呈送來的朔方地圖。

    從地圖上來看,大城塞以西的草原,是連接朔方、上郡、安定、北地四郡的關鍵所在。

    從表面上看,這裡被長城阻隔。

    可是西北方卻有一個缺口,而這個缺口處,恰好是河水的位置。

    大多數時間,大城塞會成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地區。但是一道冬天,河水冰封之後,南匈奴人就可以從這個缺口處直撲司隸,關東等地,而後在河水解凍前,退回大城塞西邊。

    寒冬時節,朔方冰寒,非長期生活在並、涼這種苦寒之地的人,難以承受。

    在董俷看來,河水和長城非但不能成為保護,相反還阻止了漢軍北上佔據朔方。

    於是南匈奴人、羌人、氐人,羯人、鮮卑可以在這裡得到休養。

    打得過,我就過去掠奪;打不過,我立刻退回邊塞之外,俯首稱臣也罷,總之你不能打我。

    異族這種怪異的思想,偏偏得到了承認。

    事實上總管後漢二百年的時間,漢軍很很多次機會可以將異族徹底消滅,但每每到關鍵時,漢室朝廷就會顯示出大國氣概,表現出泱泱中華天朝氣度,指責兩句,不痛不癢的罵兩聲之後,就退出邊塞,放任異族們在那裡休養生息,伺機捲土重來。

    難道朝中的士人,真的不明白其中的利害?

    也未必……

    這裡面的種種緣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夠說清楚,更不是董俷這種武人可以看得懂。

    他只知道一件事,除惡務必盡善。

    斬草除根,才是一勞永逸的最佳手段。

    至於所謂的面子,董俷沒有去考慮過。孔聖人不也說過要以直抱怨,對待敵人,何需仁恕。

    多年的征戰,多年的殺戮,讓董俷懷有一個對敵人極為冷酷的心。

    他不想和羊衜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抬起頭向天空看去,一片烏雲自北方襲來。

    今晚會有大雨!

    董俷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雲層中所蘊含的雷雨氣息。

    淡然一笑,扭頭對身後的王戎和成蠡說:「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合該我們大勝。」

    王戎的相貌,端的醜陋。

    聽聞這句話,嘿嘿直笑,陰陽臉輕輕抽搐,顯示出一股子冷冽的殺意。

    而成蠡反倒是平冷,下意識的握緊手中狹長卷刀,然後噗的吐出叼在嘴裡的草棒。

    「巨魔士,整裝!」

    隨著成蠡一聲輕喝,五百名巨魔士齊刷刷的扣上了罩面盔,只露出了一雙雙眸子。

    羊衜這時候,也不再和董俷爭論了。

    順手從身邊抓起罩面盔,帶在了頭上。

    董俷之所以把羊衜帶在身邊,是因為羊續留在安定,主持屯田事宜。

    羊衜跟隨出征之後,才知道。即便是董俷身邊的書佐,也必須要時刻準備戰鬥。

    ******

    莫護跋,是大城塞以西草原上的一個中型部落,素來以戰力強悍而名揚朔方安定四郡。

    人口大約五萬人,號稱有兩萬控弦之士。

    莫護跋部落也是拱衛大城塞的一支主要力量,其首領歷代更換,皆被稱作為莫護跋。

    天漸漸的黑了,突然下起了瓢潑大雨。

    電閃雷鳴,萬物息聲。

    那朔方席捲雨點,更給這草原平添了一分寒意。

    莫護跋族人早早的就圈住了牛馬,然後鑽進帳篷里烤火。

    也就在這時候,一支人馬從雜草叢中緩緩走出,全部都是一色的漆黑甲裝騎具。

    獅鬃獸輕輕的打了一個響鼻,被雷雨聲所淹沒。

    董俷伸出手,只是拍了拍它的腦袋。獅鬃獸也立刻明白了董俷的意思,輕靈的向前行去。

    眼見著就要靠近莫護跋部落,董俷抬手,羊衜立刻送來了九頭扭獅子罩面盔。

    成蠡前來一匹大宛良駒,馬背上馱著那一對駭人的擂鼓瓮金錘。不過為了不使金錘折射光亮,董俷命人在上面塗抹了一層黑色的燃料,黑盔黑甲,再加上這一對黑錘,端的是令人感到心驚肉跳。

    距離一百五十步,董俷深吸了一口氣,扭頭向身後人看去。

    只見五百巨魔士,從馬背上的兜囊中掏出兩個黑色的罈子,裡面都裝滿了火油。

    「羊衜,可曾殺過人?」

    董俷用強行壓抑住的聲音詢問。

    羊衜搖搖頭,又點點……

    說不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只覺得呼吸快要停止了似的,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緊握長槍的手,在輕輕顫抖。

    扭頭向別人看去,卻發現一個個都是沉穩至極。

    雙腳輕輕套進了雙鐙,使自己可以更穩妥的坐在馬背上。

    心裡卻說:人常說董西平有奇才,以前還不相信,可現在,我真的相信了這句話。

    「吳忠侯,莫要小看我,我也是練過槍,騎過馬的人,不必擔心我的安危。」

    董俷嘿嘿一笑,握緊了雙錘。

    罩面盔后的細長眸子,突然閃過冷冽殺機。

    「巨魔揮金錘!」

    董俷這一聲吼叫,好像一聲霹靂炸響,在雷雨夜中,竟壓過了雷雨聲,回蕩蒼穹。

    胯下的獅鬃獸,好像感覺到了董俷胸中那濃濃的殺意。

    仰天一聲凄厲嘶吼,四蹄撒開,鐵蹄從地上的積水中趟過,濺起了一片水花。

    「舉世皆惶恐,門下三千士,當令天地驚!」

    這是被法衍所更改的巨魔歌,較之從前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區區幾個字,卻產生了不同尋常的意味。

    隨著巨魔歌聲響起,鐵騎在雨夜中發出轟隆隆的聲響,朝著莫護跋部落的宿營區席捲而去。

    羊衜原本對此不屑一顧,可是當他聽到這賓士中的巨魔歌時,卻忍不住全身毛孔緊鎖,有一種戰慄的感受。

    為什麼呢?

    咔嚓的驚雷,唰唰的雨聲,轟鳴的鐵蹄,所有的一切竟好像全都是為了這一曲巨魔歌所伴奏一樣。只要你身在其中,就難以控制住想要一起放聲高歌的那種衝動。

    歌聲驚動了莫護跋的族人,有人站出來,想要查看,不想迎面一個黑乎乎的東西砸過來,啪的成了碎片。一股帶著刺鼻味道的液體頓時流遍了全身。只見一群好像傳說中從地獄里衝出來的幽靈鐵騎,風馳電掣般的衝進了莫護跋部族的營地中。

    一個個裝滿了火油的罈子砸在了帳篷上,地面上,馬群中,變成了粉碎。

    緊跟著,一根根火摺子點燃,仍向了火油。雖然大雨瓢潑,可是那火油卻是沾火就著。

    瞬息間,蔓延整個營地,馬群驚慌失措,仰蹄嘶叫不停。

    董俷順勢衝進了人群之中,大鎚揮舞,上下翻飛。一蓬蓬鮮血飛揚,一具具被砸的血肉模糊的屍體倒在地上。胯下的獅鬃獸,不停發出令萬馬驚懼的嘶吼咆哮,連踢帶撞,頭頂上那凸出的銳刺,挑開了莫護跋族人的胸腔,肝臟灑落了一地。

    莫護跋部落的首領,年近三十。

    聽到聲響,立刻召集人馬,衝出營帳。

    悠揚的號角聲在空中響起,這恐怕也是自竇憲出兵北匈奴之後,朔方第一次遭遇襲擊。

    匆匆聚集起來的鮮卑人還沒有來得及站穩腳跟。

    只見一股黑色的洪流劈波斬浪般就衝殺過來。還有二十步的時候,馬上的其實突然從背上抽出一根根二尺投槍,奮力的投擲過來。有的鮮卑人剛跳上戰馬,就被那投錢撞飛馬下,轉眼被馬蹄踩成的肉醬。一輪投槍過去,至少有二百人喪命。

    莫護跋有點懵了!

    用鮮卑語大聲的叫喊起來:「是什麼人襲擊,是什麼人襲擊!」

    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凄厲的鬼嘯聲,一支投槍在一道轟鳴閃電中驟然出現在面前。

    莫護跋舉槍想要擋住,但那鬼哭矛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根本無法躲閃。

    噗的一聲,穿透了身體。

    莫護跋被釘在了地上,眼睛瞪得溜圓,猶自沒弄清楚,那投槍究竟是怎麼出現的?

    董俷也不知道自己殺死了莫護跋的首領,只是看見一個傢伙張牙舞爪的模樣,實在有些礙眼。投槍擲出,從馬鞍橋上摘下雙錘。董俷大吼一聲,雙錘擺動,帶著呼呼呼沉悶的風聲,所到之處是血肉橫飛。任憑那鮮卑人兇悍,卻無一人能夠阻擋。

    失去了指揮的鮮卑人,在倉皇的抵擋了片刻之後,最終還是沒能抵擋住那勢無可擋的重騎兵衝鋒。羊衜隨著五百人衝擊,大腦中卻是一片空白。所有的動作,都是本能的反應,挑刺,挑刺,不停的挑刺。身邊王戎和成蠡,為他當下了大部分的攻擊。羊衜所要做的,就是不停的挑刺,把前方的敵人殺死,踏踩,而後再挑刺。

    這種感覺,和他練武時的感受完全不同。

    身不由己的隨著巨魔士的節奏衝擊。佔地百頃的營地,被巨魔士殺了一個對穿。

    董俷撥轉馬頭,狂呼道:「鑿穿,鑿穿……」

    四頭雪鬼,此刻變成了暗紅色,通紅的眼眸中,寒氣逼人。

    就環繞在獅鬃獸的身前身後,遇到有不要命想要阻止獅鬃獸前進的鮮卑人,一頭雪鬼撲擊,一頭雪鬼撕咬,三兩下,就可以把一個活生生的人撕扯的不成人形。

    可怖的鑿穿,在紛亂的營地中往返不停。

    伴隨著一陣陣慘亮的電閃雷鳴,整個莫護跋部落,儼然變成了一片修羅地獄。

    烈焰,殘屍……

    ————————

    註:莫護跋部落,也就是後來的慕容氏。原本是駐紮於自上谷至右北平一線,在三國時期,遷徙至遼西。

    ————————

    還有就是,第二更可能會很晚。

    《一夢成神》的作者十年一覺,今天到了成都,所以現在小新要出去一下,還請大家能夠原諒。

    不過說實話……這一脫離歷史的戰鬥,寫起來好累啊。特別是朔方地區的異族,查找起來真的好生麻煩。

    ^_^(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