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88章 紛亂開局(懇請月票支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88章 紛亂開局(懇請月票支持)字體大小: A+
     

    在關東二十二路諸侯當中,公孫瓚並不是最強大的一支。論勢力的話,也不過屬於中等偏上。

    這裡的實力,不單單是包括兵力,勇武等軍事上的概念。

    治地大小,人口多少,錢糧狀況等等一系列的經濟民生總和。幽州本就是一個苦寒貧瘠的地方,和涼州、并州相差不多。同時有因為長期受外族的騷擾,各方面都很薄弱。而公孫瓚所在的漁陽,剛經歷了一場戰亂,同時本身的底子也非常差。

    能被評為中等,更多的是在於白馬義從強悍的戰鬥力。

    公孫瓚一死,白馬義從的覆滅,也正式宣布了諸侯會盟的徹底解體。

    袁紹和劉虞取得了諒解,但是並不代表著諸侯也相互諒解。隨著劉虞佔領了漁陽,諸侯之間的爭鬥,也隨之展開。

    兗州牧劉岱,二十二路諸侯之一。

    在向東郡太守橋瑁借糧無果之後,竟生出了殺意,邀請橋瑁至兗州府衙商議事情。

    橋瑁還真的就去了!

    說他傻嗎?橋瑁可一點都不傻。但是兗州牧的治所,就在山陽昌邑,那也是曹操的治下。在橋瑁看來,曹操肯定不會任由劉岱亂來,故而大大咧咧的就前去赴宴。

    曹操才不會趟這渾水。

    從官職上而言,劉岱是他的上官,得罪不起。

    從情意上來說呢,橋瑁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當時諸侯會盟,曹操督軍中路,橋瑁隨北路軍出征,準確的說,那是袁紹的人。袁紹剛威逼過曹操,曹操又怎會理睬?

    當下借口巡視,在橋瑁抵達的頭天晚上,帶著屬下離開了昌邑。

    山陽郡的面積可大著呢,出去巡視屯田,體察民情,至少也要十天半個月。那分明就是告訴劉岱:你是我上司,你做的事情我不同意,但是我也不會和你同流合污。

    而事實上呢,劉岱也正是需要曹操這個態度。

    曹操的名氣太大了,手下又有諸多猛將,謀士眾多,他還真的不敢輕易找曹操的麻煩。

    現在,曹操很有眼色的出去巡視了,劉岱也就放開了手。

    第二天,當橋瑁抵達昌邑的時候,剛走進城門,就被劉岱安排的伏兵一擁而上,亂刀砍死。

    劉岱當然也可以等橋瑁進了府衙再動手。

    可那樣一來,橋瑁一定會發現曹操不在昌邑,再動手可就會有麻煩。

    就這樣,劉岱殺了橋瑁之後,立刻昭告天下,然後將治所從昌邑轉移到了東郡。

    曹操對此非常滿意。

    「劉兗州一走,主公再也無需擔心有人挾制!」

    亢父縣衙中,郭嘉搖著白綢扇,笑嘻嘻的說:「如此一來,我等可以準備第二步行動了。」

    程昱立刻命人取來地圖,掛在大堂中央。

    「機伯派人送信,滿寵已經答應歸順主公,和管亥進入青州,召集人馬……只是,從山陽至青州,必須要通過魯國,而要至魯國,中間還有個任城國橫在中間。欲取青州,當先取魯國,欲滅魯國,則需要先掃平任城國,主公且不可再猶豫。」

    曹操蹙眉道:「我也知道這一點,任城國不足為慮,可命元讓領一支人馬,旬日平定。可這魯國……當如何奪取?畢竟魯國是漢室封地,不可妄興無名之師。」

    郭嘉一笑,「這有何難?主公只需上書朝廷,說平定青州匪患,必須要經過魯國。到時候,我們……嘿嘿,主公莫非忘記了假道滅虢的事情,正好可以拿來借鑒。」

    程昱點頭說:「不錯,主公可接管魯國,善待漢室宗親,則朝廷也無話可說。我們呢,也能佔據大義,順理成章的將魯國納入山陽郡治下,豈不是一舉兩得的美事?」

    「可是其他人會怎麼想?」

    「豫州至今群龍無首,正處於混亂之中。汝南匪患,潁川更是流寇迭起……而徐州,聽聞揚州牧秦頡病重,何不挑撥陶謙,出兵揚州。荊州牧劉表,此次鎮守荊州,多虧了秦頡相助。陶謙出兵,劉表必然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三州必然混戰。」

    程昱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郭嘉。

    怪不得戲志才會推薦此人,片刻之間,就有如此謀划,這郭嘉果然不愧鬼才之名。

    鬼才這個稱呼,還是在一次偶然中,被荀彧說出來。

    曹操更是滿面春風,連連稱讚:「奉孝此計,果然是大妙!」

    郭嘉又道:「趁三州亂起,主公立足山陽,先取青州。而後回師兗州,順勢平定,坐山觀虎鬥,待三州兩敗俱傷時,趁勢進兵徐州、豫州,對京兆成夾擊之勢,而後冀州可定……至於揚州秦頡,荊州劉表,都不足為懼。若主公擔心他們勢大,可奏請交趾士家廬江太守……秦頡怎會眼睜睜的看著士家進入他揚州的領地中?」

    曹操聞聽,鼓掌大笑。

    「我有奉孝,再無憂矣。」

    郭嘉依舊是淡定從容,那秀氣的面容上,看不出心中有什麼思念。

    他的目光,凝視在地圖上的一個點上,暗自思忖道:師弟,我已出手,你又當如何?

    ******

    董俷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放下了手中的木錘。

    赤裸的膀子上,汗津津的在陽光下折射光亮。來到安定已經有三個月了,眼看著進入八月,中原此時不過略有寒意,可是安定,已經是朔風徐徐,頗有些寒氣了。

    太陽很明媚,但也很清冷。

    董俷從典滿手中接過了毛巾,擦去身上的汗水,裹上了大袍。

    「二叔,你整天介的用木錘砸鐵樁子,究竟是幹什麼啊。」

    典滿很詫異的詢問,董俷卻是笑而不答。典滿和他不一樣,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貨色。

    所以教授他用錘,必須徐徐而進。

    特別是典滿最近隨軍操練,已經漸漸的達到了一個瓶頸狀態。只要能突破,則可以領悟出舉重若輕的奧妙。如果告訴他其他的事情,不免就會分了他的心思。

    有時候,知道太多,反而會成為一個累贅。

    至少對典滿而言,就是這樣的情況……

    「小滿,今天的功課是否已經做完了呢?」

    典滿聞聽,輕輕搖頭,苦著臉說:「二叔,可不可以不要做功課啊?每天聽那位胡先生講課,我都難過的要死。還要我練字,您看我這手,是能練出好字的手嗎?」

    胡先生,就是楊彪黃宛所推薦的胡昭。

    這胡昭果然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不說,而且脾氣非常的古怪。

    被晏明史渙強行綁到了安定之後,也不吵也不鬧,居然畫了一副董俷的畫像,掛在自己住所的牆上。

    每天早起時,拿著棍子敲打畫像。

    晚飯時,就用小箭向董俷的畫像投擲,每次正中畫里董俷的要害時,就會飲一觴酒。

    喝醉了就指著畫像臭罵。

    一開始,典韋等人是無比惱怒,沙摩柯有好幾次拎著寶劍要去殺胡昭,卻被董俷攔住。

    殺不得胡昭,沙摩柯就去罵胡昭。

    可憐沙沙這輩子沒有受過如此痛苦的事情。他罵來罵去就那麼幾句,反倒是人家胡昭坐在廳堂里,喝一口酒,回一句罵,從中午罵道晚上,沒有一句重複的言語。

    而且罵人不帶髒字,時不時的還引經據典。

    最常用的話就是:「回去好好看看書,然後接著來。」

    每次,沙摩柯被罵的是掩面而去。不過第二天,肯定跑過來再接著對罵,再掩面而去。

    如此日復一日,已經成了漢安大都護府的一道家常便飯。

    對罵五十天,沙摩柯沒有一次勝利。唯一的收穫就是,臉皮越來越厚,罵人的水平也越來越高。

    董俷就是放任不管,有時候沙摩柯和胡昭對罵,他和典韋還會在一邊旁聽。

    用典韋的話說:長學問,太他娘的長學問了。怪不得沙沙最近牙尖嘴利,有這壺老酒墊底,他還怕個誰?

    其實,董俷生氣不生氣?

    要是不生氣,那才怪。那胡昭罵人很陰損,是拐著彎兒損人,連帶著董俷祖宗十八代,能在不知不覺間一個個的問候過來。有好幾次,董俷可真的是動了殺心。

    但是羊續的一席話,卻讓董俷心動。

    「吳忠侯你用強在先,孔明現在是和您耗著。您要是殺了他,不但平白給了他一個好名氣,你自己還要背負一個擅殺賢士的惡名。吳忠侯,忘記你當日的求賢說嗎?有一些人就是這樣,你越是生氣,他越是高興,你不理他,當笑話聽,他自己罵不出東西的時候,也就自然消停了。嘿嘿,不過這傢伙的確罵的精彩,老朽還打算讓我那犬子旁聽一下,長長見識呢……吳忠侯,這可是考驗你耐性的機會。」

    媽的,你兒子長見識,我卻要在旁邊被罵。

    不過羊續這一席話,倒是讓董俷消了氣。有時候還拉著蔡琰一起旁聽,嘻嘻哈哈的若無其事。

    如此持續了兩個月,胡昭也罵累了!

    有一日,文姬牽著三歲的董冀從胡昭門口過去,被胡昭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引起了興趣。

    就拉著兩個小孩兒,一會兒誦讀詩經,一會兒講解尚書。

    這胡昭的學問,可以用博古通今四個字來形容。文姬在蔡邕的熏陶下,本來就精於詩詞歌賦,連帶著還能寫出一手令董俷都感到羞愧不已的好字。這一下,可對了胡昭的胃口。而董冀,別看只有三歲,卻喜歡聽胡昭講解春秋、戰國策之類的故事。

    用胡昭的話說就是:「豎子不義。」

    管他義不義,反正董冀就是喜歡聽……

    所以每天都會讓姐姐帶著他聽故事,連帶著,也學會了詩經,楚辭,還能背誦一兩首。

    這件事很快就被都護府中的其他小孩兒知道。

    大到十四五的典弗典佑,小到比董冀還要小的典存典見,都跑過來喊著要聽故事。

    黃忠的兒子黃敘,劉望的兩個女兒……

    一群小孩子天天堵在胡昭的住所,唧唧喳喳,讓胡昭不得片刻的安寧。

    後來索性開始講學,是很正經的講學。

    聽的好,回答的好,就可以聽他講春秋史記中的故事。

    董俷很贊成胡昭這麼做,甚至有時候還讓蔡琰三女在外面旁聽這胡昭的講學。

    他是不會主動過去!

    胡昭不待見他,他也不待見胡昭。

    兩個人見面,弄不好就會吵起來。打架,董俷一個頂十個,罵人,胡昭可以頂一百個。

    聽到典滿要求,董俷沉吟了一下,輕聲道:「小滿,孔明先生是一個好先生,學問很大,能和他學,是一件好事。休要做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莽夫,你爹至今仍遺憾,他不識字,只能一輩子打打殺殺。我知你想為萬人敵,就應該好好珍惜。」

    典滿雖然不太情願,可也知道,董俷說的有理。

    「我聽二叔的!」

    董俷滿意的點頭,「聽話才是好孩子……」

    「二叔,昨天我聽爹說,您好像要準備出兵了?」

    董俷一怔,咬著嘴唇,輕輕點頭,「是啊,差不多也是出兵的時候了。溫侯兵出梁山,和胡人數次交鋒,大獲全勝。而我至今還停留在這裡……嘿嘿,也該殺殺他的威風了。省的他呂奉先總以為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該讓他知道,天外有天。」

    典滿可不明白董俷這些話的含義。

    他只知道,要打仗了,他可以有用武之地了!

    「二叔,這次你出兵,帶我一起去吧。」

    董俷看了看典滿,而典滿還墊了墊腳尖,挺著胸膛,向董俷表明,他已經長大成人。

    董俷沒有回答,突然問道:「小滿,你今年多大了?」

    「十三,我已經十三了!」

    董俷撫摸著典滿的腦瓜子,心裏面有了一種蒼老的感受。轉眼間就過去了六年!

    六年前,他認識了典滿。

    而當時的典滿,還是個小不點,如今一晃,也已經有七尺多的身高。

    我十三歲的時候,大姐……

    積壓在胸中七八年的仇恨,一下子竄了上來。

    董俷陰沉著臉,裹著大袍,大步流星的向議事大廳走去。典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看得出來,二叔的臉色陰沉的嚇人,好像要殺人一樣,讓人心裡有些發寒。

    不一會兒,漢安都護府聚將鼓響起。

    典韋、沙摩柯等人紛紛趕到了議事大廳,只見董俷一身黑色大袍,端坐在帥椅上。

    「各軍訓練情況如何?」

    班咫上前道:「主公,漢安軍下,如今共立有八營。若加上五千屠各精騎,和主公麾下的巨魔士、背嵬軍,共一萬四千三百人。糧草兵馬,隨時都可以出兵朔方。」

    「糜芳何在?」

    「喏!」

    「可將早先自隴西押送過來的盔甲兵器,全部配備給背嵬軍。麴義,你有十天的時間,我需要背嵬軍能熟悉他們的裝備,等候我的命令。」

    那一批盔甲,是張掖方面按照董俷的要求,打造出來專門配給背嵬軍的重裝武器。

    由於武威現在被馬騰佔領,所以張掖運用武器,不能似早先那般的方便。

    不過,誰也不清楚這支兵馬的存在,就算是送到了安定,也是打著隴西的旗號。

    麴義見過那套裝備,哈了很久!

    如今聽說可以配備,頓時喜出望外。

    「主公放心,十天之後,請主公檢閱……」

    「北地、石城可有消息?」

    從文臣一邊,站出了一個青年,和董俷年紀差不多,相貌很清秀,帶著一股子大家氣。

    此人姓羊,名衜。

    是羊續的兒子,如今在董俷帳下擔任門下督的職務。

    但實際上,他甚至沒有法正的權利大。羊續是要表明一個態度:你好好為弘農王做事,我也會傾力助你。而董俷讓羊衜擔任門下督,也是要告訴羊續:請你好好的幫我做事,我絕不會虧待了你的家人。二者很有默契,誰也沒有捅破窗戶紙。

    而法正由於正和董鐵操辦技擊營的事情,大多數時間不在都護府內。

    所以,書佐的工作,實際上就是由羊衜來擔任。

    他站出來,拱手道:「吳忠侯,北地、石城兩地軍報三日一送,昨日剛接到最新的軍報。石城已訓練出八千精兵,而張郃龐德二位將軍在北地,也已經整備完畢。」

    「做的好!」

    「另外,徐晃將軍在軍報之中,請求將軍為石城軍賜名。」

    賜名?

    這可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這軍隊之名,猶如魂魄。起的好,對於士氣有著很大的提高。就好像巨魔士,背嵬軍。

    董俷在起這兩個名字的時候,都用了心思。

    沉思片刻之後,董俷道:「公明性情沉穩,撼山易,撼公明難。有他在,可解我後顧之憂。糜芳,你立刻命人趕製一面大纛,書不動如山四字,賜軍名為解煩軍。」

    「喏!」

    眾人沉吟片刻,一起鬨然叫好。

    羊衜不禁暗自點頭:只此一來,徐晃必然會為董西平效死力。這吳忠侯,可不是一個莽夫。

    「既然為公明賜名,那麼北地一軍……」

    董俷撓了撓頭,沉聲道:「兵法有云:兵無選鋒則北,又說兵以治為勝。百萬之眾不用命,不如萬人之斗。萬人之眾不用命,不如百人之奮。並不貴多,在於精。令明驍勇,雋義善戰,都是我帳下選鋒之士。故而北地一軍,我賜名為選鋒。」

    選鋒軍?解煩軍?

    法衍等人大聲叫好,而董俷麾下將領,莫不是紅著眼睛,心中充滿了羨慕之情。

    至此,漢安軍以下兩支最為重要的人馬,就在此定名。

    董俷命眾將整備人馬,同時又讓法衍、羊續等人儘快為他擬出一個條陳,出兵朔方。

    這一次,董俷的對手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三國英雄,而是一群胡人,異族。

    而其中最讓董俷感到憂慮的,莫過於韓遂的那一支兵馬。韓遂狡詐如狐,數次死裡逃生,足以說明他的能力。這樣一個人,如果不能打起小心,遲早會吃大虧。

    另外,朔方胡人的援軍,也是董俷所憂慮的一件事。

    鮮卑有呂布牽制,可是朔方西北,尚有北匈奴余部,若不能妥善處置,後患無窮。

    南匈奴部若向北,則會進入鮮卑的保護區域。

    於扶羅這個人性子高傲,不會寄人籬下。最有可能的,他會向西北逃竄。南北匈奴合併,會造成巨大的影響。所以,必須要有一支人馬卡在往北匈奴的必經之路。

    一方面要阻止北匈奴南下,另一方面要擋住南匈奴向西北潰逃。

    實際上,這一支兵馬是要面臨兩面夾擊的窘境。若非信任的人,不可能擔當此任。

    董俷沉思許久,連夜寫下了一封書信,命龍騎十二,連夜趕往張掖。

    也只有此人,可擔當重任。

    董俷長出了一口氣,為即將到來的一場苦戰,感到了莫名的激動。終於,開始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