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87章 公孫瓚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87章 公孫瓚之死字體大小: A+
     

    易水河畔,正上演著一場慘烈的撕殺。

    戰國時,燕太子丹曾在這裡送別荊軻,又有高漸離擊築,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從此名揚天下。荊軻刺秦最終失敗,可是卻留下了一曲傳唱千古的燕趙悲歌。

    艷陽下,公孫瓚在亂軍之中左衝右突,髮髻散亂,身上的盔甲更是沾滿粘稠血污。

    鐵槊已經折斷了兩把,公孫瓚也記不清楚究竟殺了多少人。

    但是敵人卻是越來越多,好像殺不盡,殺不絕一樣的從四面八方蜂擁的向他撲來。

    左手邊是田豫,右手邊是趙雲。

    這兩個新近才依附與公孫瓚的小將,更是血染征袍。

    在公孫瓚的身後,只剩下百餘騎白馬義從仍在拼盡全力,隨著公孫瓚在疆場上撕殺。

    可是,敵人真的太多了……

    不遠處山丘上,劉備帶著關羽文丑,靜靜的觀察著戰場上的變化,這心裏面,卻是複雜的很。

    劉虞奉旨伏擊公孫瓚,而他卻奉命於後方突襲,使得公孫瓚大敗。

    袁紹的意圖很明顯。他不希望在冀州發生大的戰亂,至少在未來一年裡,不要發生戰亂。

    司隸董卓,不足為慮。

    有河內為緩衝,如果董卓擅自出兵,勢必引起諸侯的第二輪討伐。

    長安方面更不用擔心,有黃河天塹,又有河東衛氏一族鎮守,西涼軍很難打到冀州。

    曹操剛到山陽,立足未穩。

    甚至連袁紹進駐東平國的要求都可以答應……袁紹也不會這麼做。畢竟大家原本都是盟友,他也撕不開這個臉面,進駐東平。只要曹操服軟,他也不願意過分的逼迫。畢竟,東平國等於是袁紹和曹操之間的一個緩衝,誰也不會輕易的觸及。

    當然了,如果冀州平穩,袁紹不會介意屯將兗州吞併。

    不過眼下,還不到那個時機。

    唯一會讓袁紹感到擔心的,就是幽州的劉虞。這老傢伙和烏桓、鮮卑人的關係不錯,而且對漢室極為忠心,是一個認皇統而不認親情的貨色。董卓手握傳國玉璽,也就意味著他掌握了漢室皇統。只要有一紙詔書,劉虞肯定會馬上攻擊冀州。

    所以,袁紹在謀士郭圖的建議下,決定和劉虞來一個暫時的緩解。

    劉備先襲擊了公孫瓚,而後又在許攸的謀划之下,一步步將公孫瓚引到了易水畔。

    可實際上呢,劉備此刻的心情卻是非常複雜。

    不管公孫瓚如何提防他,畢竟在他劉備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他,並且給了他安身之地。

    更何況,他二人原本還是師兄弟啊!

    一場伏擊戰,最終變成了混戰。誰也沒有想到,公孫瓚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遠遠的看去,劉備看到公孫瓚身邊有一員白袍小將,生的八尺身高,相貌雄偉,槍法純熟。一匹白馬,掌中銀槍,所過之處,如同劈波斬浪般。

    心中不由得生出好感,問道:「那白袍小將是何人?」

    關公和文丑相視都不由得愕然,搖搖頭,「不是很清楚。」

    也難怪,此時的趙雲聲名並不彰顯,劉備甚至不知道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沒想到,伯圭帳下,竟然有如此驍勇猛將……」

    關公丹鳳眼眯了起來,突然冷笑道:「若是和那些土雞瓦狗相比,的確有些本事。」

    劉備不禁笑了!

    這個兄弟啊,什麼都好,可只有一樣,那心氣太高了。

    將來一定要好生的勸說一下,否則依著他這樣下去,遲早會吃大虧。

    劉備抬起頭,看了看天色。

    「快點結束吧,我們已經耽擱了太長的時間。」

    說著話,眼中突然飄起了一層水霧,「若非寄人籬下,我又何必做這種骯髒事?」

    這句話,好像是自言自語,又好像是說給關公文丑聽。

    二人身子都不由的一顫,一咬牙,催馬衝下了山丘,殺入亂軍之中。

    關公盯住了趙雲,拖刀疾馳。胯下渾紅馬好像離弦利箭,瞬間就衝到了趙雲的面前。

    「賊將,看刀!」

    關公口中擠出四個字,如同是從肺裡面憋出來一樣,帶著一股子生冷陰森的殺氣。

    聲到,人刀,青龍偃月刀撲棱一個掉個,關公單臂輪起八十二斤重的青龍偃月刀,口中卻道:「鄭伯克段與鄢……」

    大刀迎頭想趙雲劈去,快若閃電。

    此時的趙雲,已經不是當初剛投軍,於虎牢關前戰呂布的毛頭小子。

    經過一連串的戰鬥之後,趙雲的槍法日趨成熟,性情也變得非常穩重。關公的刀快,不過趙雲卻已經留了心眼兒。大槍在手中撲稜稜一顫,幻化出萬朵梨花,一道道,一條條森冷槍芒在陽光下旋舞,而真正的絕殺一招,卻隱於萬道槍芒之中。

    叮……

    關公的刀法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就是快,就是猛。

    可是當趙雲槍尖點在了刀口上的一剎那,卻好像點在了空氣中一樣,空蕩蕩不著力。

    這種感覺,趙雲曾在和呂布的拚鬥中感受過。

    心裡雖然驚駭,可是並不是非常的害怕。身形在馬上向後一頓,大槍撲簌一下縮了回來。

    關公的眼睛本來是半眯逢著,這時卻瞪大了眼睛。

    鄭伯克段於鄢,是春秋左傳中的開篇。關公在熟讀春秋之後,隱隱生出了感悟。

    春秋時,庄公的母親不喜庄王,深喜幼子共叔段。因而時時謀划,要讓段奪走庄公的王位。段在母親的慫恿下,極為驕狂。而庄公卻不斷的退讓,直到最後,才行致命一擊。

    故事很簡短,但是卻隱含著大道理。

    關公從中領悟到了以退為進,舉重若輕的奧妙,故而刀法看似剛猛,實際上卻隱藏無窮後勁兒。你的攻勢越猛烈,那麼關公反擊的力道也就越大。而且,這鄭伯克段於鄢,正是引發二百年春秋之亂的引子,故而刀法后招這種的玄機極為詭譎。

    但趙雲的槍法,卻是中正平和,兼性子沉穩,一槍發現不妙,立刻停止了攻擊。

    任那關公刀法后招巧妙,卻無力施展。

    忍不住大吼一聲:「好本領……」

    這才將心中的鬱悶宣洩出去,反手一刀橫掃趙雲。

    其實,趙雲也很難受。

    硬生生的收招,讓他心情燥郁至極。眼見關公又一刀砍來,也不退讓,大槍噗的好像靈蛇探路,鐺的搭在了刀口上。同時向邊上一挑,一股奇異的力道,險些令關公從馬上摔下來。

    這一個回合,兩次接觸,令趙雲和關公,都生出了警惕之心。

    而另一邊,文丑攔住了公孫瓚和田豫二人。

    槍疾馬快,勢大力沉。加之關羽又把張飛所研究出來的無回槍法傳授給了文丑,使得文丑的武力,不斷增強。田豫、公孫瓚,那都是能和呂布交過手的人物,武力並不算太弱。可是在文丑疾風暴雨的攻擊之下,也只是堪堪的抵擋住,難以反擊。

    白馬義從失去了箭頭,再也難發揮出騎軍的威力。

    四面的冀州兵蜂擁而上,頓時陷入了苦戰。

    公孫瓚眼睜睜的看著那些親隨一個個死去,眼睛都變成了血紅色。

    「袁本初無恥,擅殺盟友,他日必不得好死……」

    說著話,他抬頭看到了不遠處山丘上,橫槊立馬在大纛之下的劉備,一股怒火頓時升起。

    「國讓,拖住這廝,代我斬殺了一隻耳!」

    田豫挺槍,鐺的撞開文丑的八寶馱龍槍,喘著氣大聲道:「主公只管去,這裡有我!」

    公孫瓚拍馬舞槊,朝著山丘就沖了過去。

    雖然撕殺了一個多時辰,可是公孫瓚依舊是勇猛無比。

    冀州兵企圖阻攔住公孫瓚,但卻被他揮槊刺死。如同一把利劍,硬生生從亂軍中撕開了一道口子,虎目圓睜,厲聲喝道:「劉玄德,反覆小人,還不給我納命來!」

    劉備摘下了寶雕弓,悄悄搭上了弓箭。

    眼見公孫瓚衝上了土丘,心中嘆息一聲,沉聲道:「伯圭,為何不速速離去,偏要求死!」

    話音剛落,利箭刷的離弦而去。

    不得不說一下,劉備這些年的武力的確長進不少,但要說最長進的,還是他的箭術。

    比力氣,比悟性,比資質……

    他不像關公和文丑那樣,基礎好,有天生的本錢。

    所以乾脆在箭術上下功夫,如今也練成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好箭法。

    這一箭,出現的極為詭譎。三石強弓射出的利箭,破空帶著一種刺耳的銳嘯聲響。

    公孫瓚在馬上躲閃不及,噗的被利箭穿透了鎧甲,正中胸口。

    險些從馬上摔下來,公孫瓚啊的一聲慘叫,撥馬就走。趙雲和關公斗得旗鼓相當,眼見公孫瓚危險,拼著受傷一槍逼退了關公,而後飛馬衝到了文丑的跟前。田豫大槍一招上平槍法,崩開了文丑的兵器。趙雲也就是在這時候衝到了文丑的跟前。

    這一槍,端的是詭譎。

    也幸虧是文丑武藝高強,側身向邊上一讓,大槍扎在大腿上,疼得文丑一聲吼叫。

    田豫和趙雲趁勢一陣衝殺,來到了公孫瓚的身旁。

    二人護著公孫瓚往外殺出去,殘餘的白馬義從拚死阻擋,為三人做掩護。

    關公眼睜睜的看著趙雲三人逃走,頓時勃然大怒。青龍偃月刀連連劈斬,重重刀雲中,青龍閃動,將白馬義從紛紛斬殺。

    但也趁著這功夫,趙雲三人已經殺出了重圍,沿著易水逃竄。

    關公剛要追趕,卻被劉備攔住。

    「大哥,為何不追?」

    「剛才我射中公孫瓚,伯圭必死無疑……」

    說著話,他命人給文丑療傷,然後環視戰場,突然間發出了一聲長嘆。

    關公不免感到奇怪,忍不住上前問道:「兄長為何突然嘆息?」

    「伯圭有大才,可惜,白馬義從今後將不復存在……為何我就沒有一直這樣的兵馬?」

    劉備沒有見過董俷的巨魔士,但這白馬義從,卻給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若是有這樣一支兵馬,何愁我大事不成?

    可惜,二弟雖勇,卻不精於此道……不如,我想袁紹建議,設法練出這樣一支人馬?

    這時候,文丑裹好了傷口,來到劉備的馬前。

    「大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伯圭雖然逃走,但必逃不遠。我們沿易水追擊,當可以找到他的屍體,回去復命就是。」

    「可那兩個人……」

    「端的可惜,非是我劉備的部下啊!」

    關公沉吟片刻,「和我對戰的那小子,確有本領,不過還略顯生澀。大哥若是喜歡,下次我遇到他,將他拿下就是。到時候是殺是招降,還不是由著大哥的心思?」

    劉備聞聽,不由得笑了……

    還是自家兄弟貼心,只可惜了三弟,如果他還活著,不曉得會多開心呢!

    *******

    趙雲田豫保護著公孫瓚落荒而逃,一路急行,在夜幕時分,找到了一所被廢棄的廬屋。

    將公孫瓚扶進了廬屋裡,躺在草垛中。

    田豫說:「子龍,你照顧好主公,我去找些食物,咱們吃飽了再想辦法回去漁陽。」

    趙雲點頭道:「國讓,你小心!」

    田豫答應了一聲,匆匆的走了。

    不久,公孫瓚從昏迷中醒來,輕聲的呼喊著一個名字,那是他妻子侯氏的小名。

    侯氏,原本是遼西大族後裔,後來隨公孫瓚,一起到了漁陽。

    劉虞攻破漁陽之後,侯氏也被殺死。公孫瓚此時念起了妻子的小名,也正是最為軟弱的時候。

    趙雲連忙過來,輕聲道:「主公,主公……」

    激靈靈,公孫瓚從恍惚中驚醒過來,本能的想要抓住寶劍,但是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不過,他這一下也清醒了,看著趙雲,心中好生的苦澀。

    「子龍,國讓何在?」

    趙雲輕聲說:「國讓去找食物了,一會兒就回來。主公好好休息,咱們吃完了東西,再走……」

    公孫瓚不禁笑了。

    趙雲,有時候真的是淳厚的讓人發自內心的喜愛。

    公孫瓚很清楚,他的傷很嚴重。而且袁紹劉虞都是要取他性命,想活著離開,談何容易?

    心中暗自拿定了主意,公孫瓚說:「悔不聽國讓勸告,竟遭了小人算計……可嘆我白馬義從,最終卻只剩下你二人。子龍,我之前還對你二人懷疑,今日方笑得,你二人的忠義。」

    「主公……」趙雲鼻子一酸,聲音有些哽咽,「主公高義之名,我從小就聽說過。當年主公與空亭殺敵,雲就心生敬佩。只恨雲本事不強,否則怎會令主公如此?」

    公孫瓚笑了,「子龍,我生平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征戰塞外,震懾外族。可惜一時糊塗,想要在諸侯會盟時撈取好處,卻不想……子龍,我只求你一件事。我若死,還請你繼承我的志願。殺胡保家,莫要讓我漢室大好江山,受那蠻夷外族的迫害。」

    趙雲點頭,「雲永記在心中!」

    公孫瓚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還咳出了鮮血,胸口更是一陣劇烈的起伏,臉色變得蒼白如紙。

    「子龍,子龍……」

    田豫突然進來,看到公孫瓚的樣子,也不禁嚇了一跳。

    「主公……」

    「國讓,何事慌張?可是看到了追兵?」

    這時候的公孫瓚,思路顯得非常清晰。

    田豫說:「我剛才去找食物,不想遠遠看到有火把光亮,想必是那冀州追兵將至。」

    公孫瓚示意趙雲將他扶起來,解下了肋下寶劍。

    「此劍名幹將,是我師盧公當年贈與我,一直佩戴身邊……子龍,今日我將此劍送你,望你莫要辜負神劍之名。你那我印信,前去遼西令支,找我那兄弟公孫范。請他聯繫侯氏一族,起兵為我報仇。不過我那兄弟……你們若看他值得保,就保他;若是不值得保,可以另尋明主。我聽說,軹侯如今屯軍安定,你們可去投他。」

    「軹侯?那不是董卓的兒子……」

    趙雲也說:「是啊,主公,若非董卓,何至於此?」

    公孫瓚笑道:「這諸侯盟約,不過是各取所需。表面上說的冠冕堂皇,可實際上……你們速速離開這裡,我會設法為你們掩護。」

    趙雲扶著公孫瓚說:「主公,要走我們一起走!」

    「混賬,你以為你是軹侯,可在萬馬軍中橫衝直撞?我自己明白我自己的情況,我已經不行了……你們帶著我,非但救不走,反而會連累你二人陪我一起送命。你們若是死了,誰會為我報仇?速速離去,現在可不是那興小兒女態的好時候!」

    趙雲不願離去,公孫瓚已死相逼,不得已和田豫騎馬遠遁。

    遠處,馬蹄聲隱約傳來,公孫瓚靠在柴垛上,思緒卻變得極為模糊。

    想起了幼年的歡樂,想起了在盧師門下求學的快活,想起了一次次征戰後的喜悅……

    都已經過去了!

    公孫瓚深吸一口氣,坐直了身子。

    從腰間摸出了火摺子,在地上一擦,噗的燃起了火苗。

    把火摺子扔進了柴火堆了,火焰很快的就燒著了……

    公孫瓚大笑著,唱起了秦風無衣的曲子: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衣,與子偕行……

    火焰越來越大,火苗子噗噗直衝夜幕。

    劉備率領追兵趕到,遠遠的聽到那火焰中傳來的豪邁歌聲,心中不由得一陣酸痛。

    當年同在盧師門下學習,盧師最愛這無衣之歌。

    眼淚不自主的留下來,「伯圭,你這是何苦,何苦呢……遠遁他鄉,豈不是更好?」

    劉備很難明白公孫瓚的心裡。

    在他眼中,家,只是一個很虛幻的代名詞。

    兄弟、猛將,才最為重要。可在公孫瓚的心裡,家……卻是他一生都在守護的聖地。

    妻兒被殺,公孫瓚生無可戀。

    他高歌著,在火海中靜坐,臉上帶著淡然的微笑。

    「劉玄德,他日你必不得好死,必不得好死……」

    隨著那一聲虎吼,廬屋轟然倒塌,火苗子衝天而起,一股熱浪席捲四方。

    劉備勒馬後退,臉色頓時變得格外難看。

    好半天,他才自言自語道:「亂世將臨,強者生存。伯圭,我不會像你一樣,我會變強,變得很強大……終有一日,我會讓所有欺凌過我的人,都匍匐在我的腳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