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85章 曹孟德的退讓(求月票支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85章 曹孟德的退讓(求月票支持)字體大小: A+
     

    三月的昌邑,格外有生機。

    從黃巾之亂結束以後,山陽郡就格外的安寧。紛紛的戰火,並沒有波及到這裡,即便是山陽太守袁遺在成皋戰死,也沒能引起太多人的主意。畢竟,對老百姓而言,紛起的戰亂和他們並沒有太大的關係,能夠在這動蕩的年月活下去,才最重要。

    春耕時節,田地中一派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青青的樹椏,伸展嫩綠的葉子,似乎是向人們昭示這春天動人的美景。

    從二月初,風調雨順。

    山陽人都說,這是因為他們有了一個好太守,老天降下的恩賜。

    這位太守,就是剛接到朝廷任命的曹操。

    山陽南靠彭城國,西臨濟陰,東和東北方向,緊鄰魯國、琅琊國,地理位置很重要。

    當年董俷曾兩次襲擊山陽,令不少人記憶猶新。

    曹操來到山陽之後,憑藉著伊籍山陽本地人的身份,很快的就和本地大族取得了聯繫。

    不過,此時,這位新上任的山陽太守,卻是如坐針氈。

    在昌邑府衙大廳中,一個身高七尺,體態清癯的文士手持白綢摺扇,端坐大堂上。

    曹操面帶和煦笑容說:「公圖,此次來我這治下,不知有何指教?」

    這文士,正是袁紹派來的使者,逢紀。

    逢紀是冀州河間人,早年曾依附何進,後來與袁紹交好。

    此次袁紹殺死了冀州刺史韓馥,正忙於加強對整個冀州的控制。冀州地廣,所轄三郡六國,有很多是皇室宗親,想要控制起來,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做到。

    而恰恰在這個時候,董卓任命曹操為山陽太守,一下子刺中了袁紹的軟肋。

    為什麼呢?

    就是比鄰山陽的東平國,在名義上雖自立一地,可實際上卻處於很尷尬的地位。

    東平北面,是冀州,西南面,是河內。

    正好卡在兩地之間,使得袁紹無法將兩地連接在一起。

    而東平國,又是兗州治下,依附於山陽郡所治。袁紹在冀州的根基還不牢固,也不敢冒然出兵兗州,以免激起了各地諸侯的反感,到時候他可就真的成了千夫所指。

    袁紹深知曹操的本事,故而心懷猜忌。

    逢紀曾與曹操同在大將軍府效力,彼此也算是熟人。

    見曹操詢問,逢紀一笑說:「孟德,還未恭喜你出任山陽太守呢……呵呵,我家主公聽說孟德當了山陽太守,高興的不得了。說有孟德在,他一下子變得輕鬆許多。」

    曹操不是傻子,哪能聽不出逢紀這話中的反意?

    心中不由得暗自苦笑:早就知道這山陽太守不好當,果然……屁股還沒坐穩,就有人來找麻煩了!

    若問曹操害怕袁紹嗎?

    那是屁話!

    曹操不懼袁紹,但袁紹佔據冀州大半土地,兵多將廣,勢力大增。而曹操在滎陽慘敗,從沛國帶去的人馬,十亭損了九亭以上。胡車兒、曹洪戰死疆場,謀主戲志才病死滎陽城下。若說二十二路諸侯,除了戰死的之外,傷亡最慘重的就是曹操。

    不過,曹操也接著斷後的機會,博得了好名聲。

    諸侯對他莫不感激,所以當曹操回到陳留之後,陶謙等人就送了曹操近萬人馬。

    然後又按照戲志才的推薦,曹操找到了郭嘉。

    並沒有費太大的力氣,不但將郭嘉招攬在麾下,連帶著荀彧也被一同招攬。

    荀彧之才,用曹操的話說,可比漢初四傑中的蕭何。而郭嘉,就成了他的張良。

    可即便是如此,曹操也沒有能力去得罪袁紹啊!

    當下笑道:「公圖說笑了。我初來山陽,諸事尚不熟悉,只知這山陽郡流寇眾多,還沒有想到解決之法,頭疼的很啊。」

    言下之意是對逢紀說:老兄,請你告訴袁紹,我自己的麻煩事還有一大攤子,沒工夫去聽從董卓的命令。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我這邊還忙不過來,不會找麻煩的。

    逢紀也是聰明人,怎麼能聽不出曹操的退讓之意。

    眼珠子一轉,他笑道:「我家主公也知道,孟德你如今事情繁雜。不如這樣,可以請我家主公派兵屯紮於東平。這樣一來,如果孟德你有什麼麻煩,也好有個照應。」

    這那是幫忙,分明是要吞併東平國。

    若袁紹真的在東平國屯兵,那曹操的麻煩才真的是大發了。

    有一頭老虎在你家門口酣睡,如何能安下心來?可曹操也知道,如果他拒絕了……

    細目微微一眯,曹操笑了起來。

    「公圖此計甚好,依我看,就這麼辦好了。有本初相助,山陽無憂!」

    逢紀嘿嘿的笑了,「既然如此,我就將孟德的意思,轉告我家主公。」

    二人又寒暄了片刻,逢紀起身告辭。

    曹操這才召集麾下眾人,來議事廳中商議事情。

    把剛才逢紀說的事情說了一遍,令曹操麾下眾將,一個個暴跳如雷,勃然大怒。

    如今曹操麾下的武將,也是人才濟濟。

    夏侯惇雖傷了一隻眼睛,可經過治療后,並沒有大礙,相反變得更加沉穩,連武藝也好像提升了一節。曹仁、夏侯淵,是曹操的親信,許褚、李典、樂進還有新加入的于禁,也都是忠心耿耿。特別是曹仁還為曹操招攬來了一位本族的能人,更令曹操開懷。

    此人名叫曹純,精於兵事,雖不如夏侯惇許褚那樣的勇武,但比之李典樂進,絲毫不差。

    此外,滎陽城下,曹操雖然大敗,卻收到了一員大將。

    那就是東萊郡的太史慈,原本是孔融部下。因仰慕曹操的高義,在滎陽一戰後,索性投靠在曹操的麾下。

    許褚怒道:「主公,為何答應那袁紹進兵東平國?袁紹無能,累得我軍大敗,如今又欺上門來,不殺此人,難消我心頭之很。」

    曹操沒有理睬許褚,卻向一旁的文士看去。

    郭嘉、荀彧、荀攸、程昱、伊籍,如今已經組成了曹操麾下的智囊團。

    郭嘉面帶笑容,荀彧不動聲色,其餘眾人,也都是若有所思的表情,一言不發。

    「奉孝可有什麼看法?」

    郭嘉啪的抖開了綢扇,風姿卓絕,淡然一笑道:「主公已經有了決斷,何需再問我呢?」

    「郭奉孝,你這是什麼態度?袁本初佔了東平,難道你就不擔心?」

    許褚是個大嗓門,指著郭嘉厲聲喝問。

    曹操忙道:「仲康,不得無禮。」

    郭嘉和荀彧相視一眼,然後開口道:「袁紹此人,好謀而無斷,極重虛名。主公和他相交日久,想必也對袁紹也非常了解。此人能猖狂一時,遲早也要敗落。主公這是以退為進之計,暫避鋒芒。就算主公同意袁紹屯兵東平,想那袁紹,卻不會如此。」

    許褚環眼一瞪,「為什麼?」

    荀彧說:「主公如今在青、兗、豫、徐四州之中,頗有聲望。袁紹如果真的這樣做,只怕諸侯也不會答應。他冀州根基尚不穩固,如何敢來惹怒諸侯?看著吧,他必不會出兵東平,相反還會設法與我們交好……東平國,嘿嘿,是一塊禁地。」

    夏侯淵側耳聆聽,沉吟片刻,就明白了荀彧的意思。

    「不錯,東平國是一塊禁地,不但袁紹不能動,我們也不能佔領。」

    說罷,他向郭嘉看去,「奉孝,可如此一來,難不成我們就困守在這山陽郡不成?」

    很明顯,諸將對郭嘉並不信任。

    太年輕了,若非是戲志才臨終所指定的人選,只怕誰也不會同意他為曹操的謀主。

    郭嘉自然能聽出夏侯淵話語中的考校之意。

    起身命人奉上了地圖,而後輕輕搖動摺扇,點指圖上的各地說:「山陽為四戰之地,雖土地肥美,卻不適合我們現在的發展。所以,暫時不能得罪了袁紹,而且還要向他示弱。向東北,是魯國;東面是琅琊國,南面,是彭城國。這三個地方,可以給予我們足夠的發展空間……當務之急,是要把這三個地方拿到手,特別是彭城國。如此一來,就可以和沛國、陳留連成一片,使將來可以進入徐、豫兩地。」

    「可彭城國屬徐州,我等難不成和陶謙翻臉?」

    郭嘉笑道:「自然不能,我們現在還沒有和陶謙翻臉的資格。我有一計,可使青、兗盡入主公之手,同時讓陶謙求著我們進入彭城,這樣一來,我們就打開了徐州的門戶。」

    曹操聞聽,連忙問道:「奉孝有何計策,快快說來!」

    「主公可知滿寵此人否?」

    「滿寵?」曹操一怔,點頭說:「可是那剛直滿伯寧?我聽說過此人……好像他也是山陽人,只是黃巾之亂后,就不知所蹤了。奉孝,為何突然提及這滿伯寧呢?」

    「因為主公若想佔領青州,就必須要藉此人之手。」

    伊籍也是山陽人,自然對滿寵很了解。

    「奉孝,你知道滿伯寧的下落?」

    「主公還記得當年我們在雒陽相聚否?我與文若、長文離開雒陽后,曾遊歷冀州。非常意外的遇到了滿伯寧……不過他現在不甚得意,和太平道餘孽混在了一起。」

    伊籍失聲道:「滿伯寧怎會和太平道混在一起?」

    郭嘉一聲長嘆:「這話說起來,可就長了。還要從我那小師弟轉戰青徐的時候說起。當初他為掩護老師入雒陽,曾二次襲擊山陽太平道,與無意中殺了滿伯寧的父母家人……滿寵一怒之下,就投靠了太平道,發誓要找董西平報仇。只可惜,張角失利,滿寵也就成了罪人,和太平道首領管亥,帶領人馬遁入了黑山躲藏。」

    提起董俷的名字,這大廳里夏侯惇四人的臉刷的通紅。

    想當初四人聯手都沒能勝了董俷,還平白的讓夏侯惇變成了一個獨眼龍,簡直是一件奇恥大辱。

    平日里,許褚等人都盡量避免談起董俷,以免刺激到夏侯惇。

    這也是許褚夏侯淵他們對郭嘉始終懷有敵意的一個原因,畢竟他是董俷的師兄。

    夏侯惇的面頰抽搐片刻,突然仰天大笑。

    「你們這是做什麼?輸了就是輸了,何況輸給了虎狼之將,也不算丟人。我等這一次輸了,至少還活著,還可以繼續努力,他日尋董西平報仇。奉孝大才,不必顧忌,只管說就是了。老子雖然打不過那董西平,可也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物。」

    這話一出口,曹操連連點頭。

    至少,元讓已經解開了那個心結,不必再為此擔心。

    太史慈呼的站起來,朝著郭嘉一拱手,「奉孝先生,我等早先無禮,還請勿怪!」

    郭嘉笑著擺擺手,「都是為主公效力,諸位無需掛懷。只是我那小師弟……」

    說到這裡,郭嘉心中不免感到了一絲惆悵。

    看氣氛有些低落,曹操忙開口道:「奉孝,剛才說其了滿伯寧,咱們接著說下去。」

    荀彧見郭嘉不願意說話,當下開口道:「滿寵對現如今的狀況並不是很開心。特別當時被袁紹戰敗,黑山軍的狀況非常不好。袁紹主掌冀州,定然會對黑山軍再次打壓……到時候他們的空間會越來越小,主公為何不趁機招攬黑山軍,還可得一虎將。」

    曹操一蹙眉,「文若的意思是……」

    「非是我的主意,而是奉孝謀划。可遣一人秘密前往冀州,與滿寵相匯合。而後讓他帶黑山軍自冀州出兵,襲擾青州。如此一來,青州必然大亂,到時候應劭孔融,定會請主公出兵相助。藉此機會,一舉吞下青州,主公佔據青兗,可威懾徐州,窺視豫州,震懾司隸……不出十年,則主公羽翼豐滿,中興漢室,指日可待。」

    曹操不禁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他輕聲詢問:「不知誰可說服滿寵?」

    伊籍挺身而出,「我自效力主公帳下,至今寸功未立。恰好我與滿寵是同鄉,願前往冀州,說服於他。」

    「機伯出馬,我自然放心。只是冀州如今動蕩……」

    曹操想了想,道:「子義,我請你帶一支人馬,掩護機伯前往冀州,務必保證機伯周詳。」

    太史慈聞聽,起身拱手,「太史慈必不辱使命。」

    「那徐州……」

    曹純站起來說:「主公,此事並不難。我願領一支人馬,假扮流寇,襲擾彭城。」

    曹操連連點頭,同意了曹純的要求。

    不過這心裏面還是有一些可惜。自從見到了董俷巨魔士重騎兵的威力之後,他就想著要組建一支同樣的人馬。曹純精於兵事,是最好的人選。可惜董俷對巨魔士的情況掩護的非常周密。曹操雖花費了重金,始終無法探聽到甲裝騎具的消息。

    讓曹純出去歷練一下,倒也有好處。

    曹操和眾人又商議其他的事情,這時候有人來報,派往雒陽的探子有要事稟報。

    「啟稟主公,雒陽傳來消息!」

    前來稟報的人,是曹操的從事,新招募來的陳留平丘人毛玠。此人是程昱推薦,素有清恪雅量之名,遇事沉穩,不顯慌亂。故而曹操任命此人,為他身邊的從事。

    可這毛玠進來,卻不見半點的沉穩。

    手中持一摞文書,步履踉蹌的衝進了議事大廳。

    曹操面色一沉,「孝先,何事驚慌?」

    「主公,這是從雒陽傳來的消息……一份榜文,據說是董西平於朝堂上的話語,還有一份策對,也是董西平上書朝廷,名為平流三策。事關重大,請主公見諒。」

    「呈上來!」

    曹操從毛玠手中接過了文書,先拿起那平流三策,仔細的閱讀。

    臉色不停的變化,許久之後突然仰天一聲長嘆:「我道董西平只通軍事,沒想到……」

    「主公何事驚慌?」

    看曹操的模樣,所有人都預感到了一絲不妙。

    荀彧從曹操手中接過了平流三策,匆匆的掃了一眼,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董西平,竟有此見識?」

    荀彧的臉色蒼白,心中感到一陣恐慌。

    「文若,你這是……」

    「這屯田之策,這屯田之策……」荀彧突然站起來,轉身就往大廳外跑。任憑曹操等人叫喊,荀彧也沒有答應。郭嘉看罷之後,也不由得心裡一驚,下意識的掃了眾人一眼,而後閉上了眼睛,久久不說話。

    為何郭嘉如此表情?

    那平流三策,其實可以適用於各地。

    早先荀彧還在思索,如何安撫山陽的流民。

    和程昱、郭嘉二人苦思許久,在昨日才想出了屯田的法子。具體的章程剛擬定完畢,沒想到雒陽方面,已經有了更完善的辦法。特別是以工代賑,對於東漢時期的人而言,無疑是一個思想上的突破。不是荀彧他們無能,而是根本沒有往這方面想。

    郭嘉把平流三策遞給了程昱……

    「主公,那榜文上是什麼?」

    此刻,曹操的面色蒼白,如同一張白紙般,沒有半點血色。

    他拿著榜文,手不停的顫抖,心裏面更是一片冰涼。

    求賢令!

    只求其能,不求其德;唯才是舉,我皆可用之……

    這句話,絕對是觸動了曹操心中的那一根最脆弱的心弦。突然間,曹操仰天大笑起來。

    笑得是格外的開心。

    越笑越開心,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笑得在座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

    「知我者董西平,知我者,董西平……」

    曹操說著,把榜文丟給了郭嘉,而後看著毛玠說道:「聽聞吳忠侯納妾,不知是在何時?」

    毛玠不明白曹操為何突然問這件事,甚至連稱呼都變了。

    想當初,董俷殺了曹操的本家兄弟,雖說戰場上刀槍無眼,怪不得什麼人。可在曹操的心裏面,始終還懷有一分淡淡的恨怨。所以,他從不稱董俷的爵位,而是直呼其表字。沒想到,看了那榜文之後,居然連稱呼都變了,實在是有些古怪。

    毛玠輕聲道:「啟稟主公,據探子回報,吳忠侯會七日後成親。」

    曹操點了點頭,「仲康,去找夫人,就說我要那把前些時候花費重金買來的太阿寶劍。」

    「喏!」

    許褚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匆匆的離去,片刻之後,捧著一柄式樣古拙的寶劍回來。

    曹操輕撫劍匣,沉吟片刻后,有些依依不捨的遞到了毛玠手中。

    「孝先,派人帶著這把寶劍,快馬趕赴雒陽,務必要在吳忠侯大婚之前,將其奉上。你讓人告訴吳忠侯,他殺子廉,我誓不原諒他;但曹孟德和董西平,終為知己。」

    ——————

    十點前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