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83章 三韓獻寶,中藥變韓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283章 三韓獻寶,中藥變韓葯字體大小: A+
     

    這三韓使團,加起來也不過三四百人的樣子,穿著打扮,怪裡怪氣。

    董俷並沒有出手,而是看著巨魔士一幫人過去狠狠的蹂躪對方,不時的暗自點頭。

    不是因為巨魔士,而是因為那可義可曼兄弟。

    那兩根大棍拾起來,好像風車軸一樣呼呼帶響。使團士卒根本靠近不得,轉眼間被打得是抱頭鼠竄。說起來,這些人的長相倒是有點像漢人,只是那狗屁臉上的汗毛特別的重,活脫脫未曾進化完全的禽獸一般。

    老夫人倒沒有說話,只是任由董俷推著四輪車往前行進。

    在她看來,一個連聽都沒有聽過的玩意兒,又有什麼資格在這大漢的土地上囂張?

    反倒是雒陽城內的官員接到了通知。

    有門卒跑過來想要阻止,可是一看王戎那張陰陽臉,再看看那巨魔士的打扮,立刻就縮了回去。

    董俷推著四輪車到城門口的時候,大鴻臚鄭泰,顛顛的從城裡跑了出來。

    「住手,吳忠侯住手啊!」

    鄭泰大聲道:「那些是百濟的使者,不要再打了!」

    「不是說三韓嗎?怎麼又跑出來一個百濟?」

    董俷愕然不解,另一邊可曼一棍子把一輛大車砸翻,從裡面揪出一人就是一頓胖揍。

    一個看上去人模狗樣的東西站出來,嘰里呱啦的大聲說話。

    看那樣子,好像很憤怒。

    指著董俷,突然改用了漢語,「你們這些野蠻人,為何如此待我們?我們可是百濟使團,你們……這就是你們大漢朝應該給予我們的待遇嗎?你們快住手,住手!」

    一句野蠻人,立刻讓董俷的火竄了起來。

    不過是一群還沒有進化好的東西,居然敢在這裡罵人?

    鄭泰的臉色也變了,生在雒陽,他怎能不知道董俷的脾氣?剛要開口,卻見董俷一聲長嘯,獅鬃獸從人群中竄出來,在那傢伙身後仰蹄立起,雙蹄狠狠的踹在了腦袋上。

    一聲慘叫,那剛才還惱羞成怒指著董俷叫罵的文士,就被獅鬃獸踹碎了腦袋。

    董俷冷笑一聲,「一群畜生而已,大鴻臚未免也太高看他們了吧?算什麼玩意兒?」

    說著,推著四輪車就進了雒陽城。

    城門外,所謂使團被打得倒在地上哀嚎不止,三四百人,竟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

    「誰能告訴我,這三韓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從董媛身後站出了一人,恭聲道:「吳忠侯,我倒是知道一些。」

    那人年紀大約二十三四的樣子,看上去很精幹,雖然是文士打扮,卻透著一股子武人的剛猛。

    董俷說:「你是……」

    「哦,他是我虎女營的軍司馬,蘇則!」

    董媛得意洋洋的介紹,卻讓蘇則一下子面紅耳赤。

    也難怪,一個大老爺們兒,卻在一群女人中廝混,傳揚出去,好像的確是有點不好聽。

    董俷看了董媛一眼,笑道:「蘇先生,這三韓是什麼玩意兒啊!」

    蘇則說:「吳忠侯,我曾看過一冊筆記,裡面曾提到了三韓這個名字。那本是在東夷之地的一個島上南部的民族。三韓,分別指的是馬韓、辰韓、弁韓,是一群坐井觀天,自以為是的傢伙。三韓之中,馬韓最強大,有五十四個部落,十萬餘戶人口。」

    董俷又問:「那傢伙既然說是三韓使團,為何又說是百濟使者?」

    「三韓是他們的統稱,東夷南部的人,大都是自稱三韓子民。所謂的百濟,原本是高句麗創立者,東明王朱蒙的後裔所創。當年朱蒙因受迫害而逃離了扶余,在卒本之地與當地首領的女兒昭西奴結婚,而後創立了高句(gou)麗。後來,朱蒙在扶余的兒子找到了朱蒙,並成為琉璃王。而朱蒙和昭西奴的兩個兒子,就離開了高句麗。」

    亂七八糟的名字,董俷不禁有些糊塗了。

    他詫異不解。高句麗?怎麼聽上去,好像有點耳熟?

    蘇則又說:「朱蒙和昭西奴的兒子溫祚和一沸流就帶著人往南發展,後來就在馬韓的領地中,建立了慰禮城,自稱百濟,時常與馬韓衝突。至他們的多婁王時,百濟加強了和馬韓部落的聯繫,漸漸的融入其中,成了馬韓部落中的一個分支。」

    聽了半天,董俷最終也沒弄清楚,三韓究竟是什麼來歷。

    反正蘇則的說法,這三韓不過是一個愚昧而落後的部落而已。至於百濟,更像是一群雜種。

    董俷對這些人沒什麼好感,更不會因為一群雜種,而感到有什麼失禮。

    這件事,很快就被他拋在了腦後。畢竟奶奶到達雒陽,對董俷而言才是一件大事。

    也許是一路辛苦,老夫人有些疲憊了。

    董卓雖準備的酒宴,但老夫人並沒有參加,而是拉著董俷、蔡琰和董綠,抱著董冀,腿上坐著文姬,在卧房中聊天說話。一家人團聚,其樂融融,雖比不得外面的喧囂吵鬧,可是自有一種溫馨的氣氛,在這小小的卧房中洋溢,令董俷感覺很舒服。

    不知不覺,老夫人靠著床褥,睡著了。

    董俷示意蔡琰她們帶著孩子們離去,然後為老夫人拉上的被褥,坐在榻旁靜靜的看護。

    奶奶,看上去真的很疲憊。

    ******

    第二天,按照董俷的計劃,是要陪著老夫人走走,轉轉,討論一下結婚的事宜。

    可是一大早,董卓就把他給叫了過去,讓他參加今日的朝會。

    董俷雖然是車騎將軍,可自上任以來,就沒有參加過一次朝會。

    「父親,好端端的,幹嘛要去參加朝會啊?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想在家陪陪奶奶。」

    董卓嘿嘿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只不過有百濟使團前來照會,我想你也應該去看看。西平,你如今好歹也是車騎將軍,總不能天天不參加朝會,對不對?」

    百濟使團?

    董俷聽到這名字就覺得好一陣子的噁心。

    鳥毛百濟使團,後世不就是那個喜歡自殘,總是自以為是的韓國人嗎?

    昨夜,他看了一下百濟的地圖,如果放在後世,那分明就是董俷很厭惡的韓國。

    對於那個國家的事情,董俷不是很了解。

    只是聽人說過,那鳥毛國人,喜歡剽竊人的文化不說,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麼大韓文化圈。

    總體而言,董俷上一世也不是什麼憤青之流。

    可是對於這個國家的人,還真的是打心眼兒里不那麼喜歡。

    「我不想去!」

    董卓臉一耷拉,「你昨天打了人家的使團,人家今天可是點名要見你,說是要你見識一下他們的新玩意兒。」

    「什麼新玩意兒?」

    「我哪知道……我也不喜歡這些人,但是場面上的事情,還要照顧。你我就去看看,那些人能玩兒出什麼花樣。」

    董俷冷笑一聲,「好吧,我就去看看。不過我說明白哦,如果沒什麼意思,我可是要走的。」

    「隨你便,只是露個臉而已。」

    父子二人說完,就各自登上了車仗。

    董卓身為太師,是雒陽城內權勢最大的人,這儀仗自然不會丟了面子。

    而董俷呢,不喜歡做車仗,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騎馬而行,這才符合他的身份。

    武將嘛,幹嘛要搞那麼多的花哨?

    進入青瑣門之後,董俷把馬扔給了王戎和成蠡二人,隨著走下車仗的董卓,一起來到了嘉德殿。

    連呂布也出現了,頂盔貫甲的,看上去極為風騷。

    待文武大臣到達后,漢帝劉協登上了丹陛。緊跟著百官山呼萬歲,劉協一言不發。

    大鴻臚鄭泰走出來說:「啟稟皇上,有百濟使者代表三韓前來貢獻寶物。」

    「哦?」

    自從黃巾之亂后,已經罕有海外之人來雒陽參見,更不要說貢獻寶物。

    劉協也是少年心性,聞聽之後饒有興趣的說:「是什麼寶物,選三韓使者上殿。」

    說完之後,劉協心裡突然咯噔了一下。

    下意識的朝董卓看了一眼,見董卓沒有露出任何不快,這才算是放下了心。

    這朝堂之上,從表面上看是劉辨為尊。可實際上,唯一有話語權的,卻是董卓。

    隨著小黃門一聲呼喊,百濟使者走上了大殿。

    董俷忍不住噗嗤的笑出聲來。那百濟使者,正是昨日可曼從車仗里揪出來暴打的傢伙。

    頭上還裹著一塊白布。

    如果放在後世,活脫脫一副印度阿三的模樣。

    使者名叫古爾奴,是現任百濟王肖古的臣下,類似於大漢朝的九卿之類的官職。

    反正董俷是沒弄明白,那個官職的意思是什麼。

    「聽說你有寶物獻上,不知道是什麼寶物,呈上來讓朕一觀。」

    在董卓的示意下,劉協大聲的說話。

    古爾奴立刻命人呈上了一個盒子,有小黃門接過去,放到了劉協面前的龍案之上。

    董卓這時候開口道:「古爾奴,三韓久未朝見,為何今日突然獻寶?」

    「太師大人,偉大的肖古王在去年攻陷了新羅的車陷腰城,今年有佔領了石門城,雖然擴展了我們的領域,但是自新羅而增加的人口,卻使得我們的土地難以承受。去年這時候,烏桓王丘力居病死,由蹋頓王接掌烏桓。蹋頓王來信說,他聯合了鮮卑、扶余、高句麗準備自並、幽二州出兵,並要求我們肖古王配合。但是肖古王拒絕了蹋頓王的要求,他認為我們和大漢是兄弟友邦,不應該互相爭鬥。」

    董俷心裡一振,抬頭向李儒看去。

    李儒朝他輕輕點頭,那意思是說,確有此事。

    為何別人都知道了此事,偏偏我卻不知道?董俷有點不高興了,忍不住向李儒瞪了一眼。

    李儒一笑,搖了搖頭。

    那意思是說:這點小事,沒必要讓你知道。放心吧,我已經有了對策。

    董卓突然開口道:「肖古有什麼要求,就直接一點,莫要拐彎抹角的給我繞圈子。」

    「肖古王請求大漢皇帝,冊封他為百濟皇帝,同時請求將樂浪郡賜予百濟。」

    古爾奴嘴角上翹,得意洋洋。

    董卓卻笑了……

    不禁是董卓在笑,滿朝文武全都笑個不停,連素來與董卓不對付的馬日磾等人,也在搖頭大笑。

    董俷突然開口:「區區蠻夷,居然也敢自稱是我大漢天朝的兄弟友邦?我只知道,百濟總共不過數城,就算加上新佔領的車陷腰城和石門城,也不足三十個城鎮……百濟皇帝,肖古真是井底之蛙,還大言不慚的要我樂浪一郡之地?古爾奴,莫非覺得,我大漢天朝會怕你們這些化外之民不成?一群跳樑小丑,不知天高地厚。」

    古爾奴聞聽勃然大怒,可是當他看清楚董俷的樣子,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昨天,就是這個人的部曲把使團打得沒一個人能站起來。

    鄭泰曾經警告過他:在雒陽城裡,你哪怕去招惹董太師,也不要去把董俷惹怒。

    可就這樣退縮,古爾奴顯然是不太情願。

    當下一撇嘴說:「百濟溫祚王開始,至肖古王已有五代。如今,三韓之民有十六萬戶,近百萬臣民,人才濟濟。而且,三韓之歷史,也是非常的久遠,說起來和大漢朝也是一衣帶水。你聽說過屈原的名字嗎?他就曾是我三韓子民中的一員。」

    楊彪突然道:「我只知道,五百年前,楚國曾有一個羋屈平,卻是丹陽人,本屬羋姓屈氏,名平,字原。難不成你百濟也有一個丹陽嗎?就算你百濟有個丹陽,怎麼連屈夫子的名字都弄不清楚?按照正確的說法,屈先生應該叫做羋屈平。表字,本是對平輩或者晚輩人的稱呼,難道你百濟把先人,都是當成晚輩或者下屬?」

    對付這種人,楊彪無疑是權威中的權威。

    又有黃宛說:「羋姓,出自黃帝顓頊一系的祝融氏,從殷商時期遷徙至楚地,后因功受封與楚,居于丹陽。春秋時期,楚武王熊通的兒子被封於『屈』地,稱之為屈瑕,後代遂以屈為姓……按照你的說法,莫非這春秋時期的楚國,是在百濟嗎?」

    古爾奴還想辯解,突然聽馬日磾一聲怒吼,「無恥三韓,無恥百濟!」

    原來,劉協把那盒子打開,裡面卻是放著一冊書卷。書卷上說:這紙張乃三韓所發明,又有三韓神醫,根據當地的藥草編纂一書,記載共百種藥物,稱之為韓葯。

    劉協原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寶貝,卻是一本醫書,隨手就給了馬日磾。

    這劉協不懂,可馬日磾卻是博覽群書的人。一看書上所記載的草藥名目和藥性,分明就是自春秋戰國時期就已經流傳天下的《神農本草經》,那可是上古三皇所做。

    「爾等低賤小人,經拿著神農本草經來充作寶貝,還自稱蔡侯紙為你們所發明……無恥,無恥至極。」

    古爾奴大聲說:「神農本就是我三韓族人,本草經自然是我三韓寶物。」

    董卓臉上的笑容更盛,「化外野民,想必是不知道,那死字是怎麼寫的……來人,給我支起油鍋,把百濟使團的鼠輩,一個挨著一個的給我扔進油鍋里炸一炸!」

    見過不要臉的,卻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民族!

    原來,這剽竊並非是後世的韓國人所發明,從他們的祖宗開始,就留著不要臉的血液。

    董俷陰冷一笑,「區區幾百人,炸了又有何用?以我之見,這三韓之人,皆可炸!」

    「吳忠侯此言甚妙!」

    素來是和董家不一條路數的士子們,這一次竟然異口同聲的稱好。

    且不管那古爾奴如何的苦寒喝罵,劉協意興闌珊的正打算退朝,黃宛道:「三韓不過是鱗介之癬,不足為慮。倒是烏桓的蹋頓兵馬,若不能解決,只怕會有麻煩。」

    「這有何難,老夫已有對策。」

    董卓說著,拱手朝劉協道:「陛下,臣推薦一人,可令高句麗、扶余、烏桓三地不敢輕舉妄動。我麾下有玄菟人公孫度,熟知遼東諸事。可命其為遼東太守,威懾三地兵馬。同時命我麾下大將樊稠為樂浪太守,出兵百濟,將那肖古小兒人頭奉上。」

    劉協沉吟一下,「准奏!」

    馬日磾說:「太師,烏桓三地兵馬,倒不足為慮。只是這鮮卑人……」

    包括董卓在內,聞聽感到了一絲頭疼。

    鮮卑人的確是一個麻煩事。鮮卑二十萬控弦之士,而且馬術精湛,來去如風。這些人如果不和你正面交鋒,不停的騷擾,定然會造成很大的麻煩,的確是個問題。

    公孫度,是董卓麾下大將徐榮所推薦,自有一身的好本領,董卓對此人非常信任。

    樊稠,也是董卓的老部下,雖沒有徐榮華雄般的勇武,但用兵很平穩,足以對付三韓。唯有鮮卑,是一個大問題。究竟派什麼人出戰,一直是董卓所要考慮的事情。

    董俷見董卓李儒都沒有回答,心知這征討鮮卑一路兵馬,還未有主將。

    若非他要出兵朔方,定然會自告奮勇。而且,董俷出兵朔方,也需要有一支人馬牽制鮮卑。

    這個人,不但要有足夠的勇武,更要精通於騎戰之法。

    放眼董卓身邊,只有兩人。一個是徐榮,另一個……

    董俷猶豫了一下,挺身站了出來,「太師,我願保薦一人,只要他出馬,鮮卑不足為慮。」

    董卓一怔,忙不迭問道:「什麼人?」

    董俷往武將中看了一眼,盯著那人,突然一笑,「我舉薦衛將軍,溫侯呂布出征。」

    _____

    遼東太守是公孫度,寫錯了……

    在這裡做一個修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