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81章 忠奸難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281章 忠奸難辨字體大小: A+
     

    一陣嘈雜聲響,驚動了正在長樂宮中聽讀的漢帝劉協。

    擔任帝師的馬日磾停下講學,把手中的論語放下來,心中也感到有些不太高興。

    怎地這大內深宮,越發的沒有規矩了!

    「出去看看,是什麼人在長樂宮外大聲喧嘩?」

    門口有小黃門應了一聲,轉身匆匆的離去。不一會兒又回來,恭敬的匍匐在地上。

    「陛下,是弘農王和太后出宮!」

    在馬日磾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情。可不成想,那已經九歲了漢帝劉協卻勃然變色。

    「為什麼弘農王可以出宮?太師不是有過命令,不許弘農王離開皇城嗎?」

    也難怪,劉協的反應會如此的激烈。

    他是漢帝,雖說如今還不能手掌大權,可不管怎說,也是真龍天子。他這個真龍天子每天也只能在大內深宮裡轉悠,走不出宮門半步。為什麼那個廢帝就可以呢?

    聲音雖帶著童子的稚嫩,可是卻隱含著激怒。

    小黃門嚇得連忙回稟:「陛下,是吳忠侯發話,要帶弘農王和太后出去。」

    吳忠侯,又是那個該死的董俷!

    劉協忍不住握緊了拳頭,心中升起了一種強烈的嫉妒。

    他才是皇上,身邊卻沒有一個真正能大用的忠誠之人。馬日磾是帝師,可是卻是董卓為他找來的人。雖然說,馬日磾是馬融的族孫,說起忠誠來,應該沒有問題。可劉協看不上這個人……他所需要的,是像董俷那樣可以護他周全的虎狼勇士。

    劉協的心機,雖然很陰沉,但終歸是個孩子。

    在他內心深處,很希望有一個強力的人可以依靠,就好像董俷於劉辨那樣,時時保護。

    馬日磾就算是再忠心,終究還是個文弱書生。

    劉協咬著嘴唇,心裏面在暗自哭泣:明明我是皇上,董西平你為何還要保護劉辨?

    可這心思,卻不能讓別人看出。

    默默的坐下來,身子不住的輕輕顫抖。

    「陛下,我們還要繼續嗎?」

    馬日磾看出了劉協已經有些心不在焉,忍不住輕聲的詢問。

    劉協深吸一口氣,稚嫩的面容上流露出一絲笑容,「馬先生,我們還是繼續講讀吧。」

    只這份控制力,很難想像出這是一個只有九歲的孩子。

    馬日磾嘆了一口氣,拿起書本。可心裏面卻在想:皇上啊,如果您真的能把脾氣發出來,也許董卓會對您更加放鬆。可您越是這樣控制自己,就越是讓董卓顧忌啊。

    有心提醒,但長樂宮中都是董卓的人。

    馬日磾也是有心無力,只好繼續用心的講讀論語。

    ******

    與此同時,董卓也在大發雷霆。

    把手中的文書啪的摔在了地面上,面孔因憤怒而扭曲著。

    兩邊,有文武群臣,面面相覷。李儒上前拾起了文書,走到董卓身邊道:「太師,還請息怒。」

    董卓坐下來,努力讓情緒穩定。

    也難怪,華佗親自為他診治過病情,得出的結論和濟慈一樣。而治療的方法,除了開了兩劑寧神靜氣的方子之外,要求和濟慈所說的基本相同,那就是心情平和。

    董卓也怕死!

    好不容易有了今日的成就,他還想好好的再幹上幾年呢。

    靜下心之後,從李儒手中接過了文書,沉聲道:「韓馥誤我,如此大好形式之下,居然被袁紹所殺。如此一來,袁紹佔據冀州大部,遲早必會成為我心腹大患。」

    李儒輕輕點頭,對此也感到有些吃驚。

    原以為,那韓馥可以憑藉地主之便,剷除袁紹,永絕後患。

    可沒想到那袁紹居然先下手為強,借酒宴之便利,誅殺了韓馥和其心腹之人,憑藉其聲望,迅速的整合了冀南、冀北與河內大部分地區,實力一下子變得非常雄厚。

    李儒素有智謀,但面對這種情況,也不禁有些慌亂。

    河內……

    袁紹佔據了河內,也就等於在京兆門口趴著一頭老虎,隨時都可能威脅到雒陽的安危。

    同時,隨著豫州、潁川和荊州之主死的死,俘虜的俘虜,荊襄七郡、豫州兩郡四國變得紛亂無比。流寇盜匪、世族門閥都蠢蠢欲動,連帶著黃巾餘孽也死灰復燃。

    豫州,緊鄰京兆。

    如今伊闕關尚未修繕,這樣下去,遲早會出現大亂。

    「諸公都是國之棟樑,有沒有什麼好主意,來解決眼前的問題?」

    群臣靜默,無一人站出來說話。

    事實上,從袁隗死後,朝堂上就瀰漫著這樣的一種氣息。每次朝會,都死氣沉沉。

    董卓以前不在意,可現在,卻有些生氣了。

    就在董卓要暴怒的時候,有一人搶先站出來,躬身行禮,「太師,我有話要說。」

    董卓和李儒一看,竟然是新任大鴻臚鄭泰。

    這鄭泰原本只是秘書,因在關東諸侯會盟時,為董卓分析了戰況,而得到了重視。

    原大鴻臚韓融因參與了那場奪宮之變,當場戰死。

    鄭泰也因此一步登天,從一個小小的秘書,一下子變成了掌管禮儀的大鴻臚,麾下有四十七名治禮郎,成為了朝中骨幹。

    但是,這並不代表董卓信任此人。

    士孫瑞和種拂給董卓帶來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了讓董卓很難再去相信一個人。

    升鄭泰為大鴻臚,是因為董卓手中實在是沒有人可用了。

    朝廷的禮儀,就連李儒也只是一知半解。沒辦法,只好讓鄭泰來擔任。

    不管怎樣,這個人從目前來看,表現的非常平靜,沒有流露出任何不正常的跡象。

    董卓沉聲道:「公業有話就說,不必吞吞吐吐。」

    鄭泰穩穩的站立,對四周的目光,視而不見,「太師若為袁紹所憂,依我看實無必要。我曾與本初相交,深知袁紹的性情。袁紹外寬雅而有局度,喜怒不形於色。但實際上,性情矜愎自高,雖有大志,卻只有小智。色厲而膽薄,忌克而少威,難有大氣候。」

    李儒一蹙眉,「按照公業所說,袁紹並不足俱?」

    「正是!」

    「可冀州錢糧廣盛,賢良猛將眾多,始終是一個危害。」

    鄭泰沉聲說:「表面上看,袁紹得了冀州、河內等地,確實羽翼豐滿。可袁紹此人能識人而不能用人,麾下謀主眾多,卻也派系紛亂,相互間明爭暗鬥非常激烈。」

    董卓聽到這裡,不由得來了興趣。

    「公業,你接著說。」

    「太師若想要滅袁紹,我沒有什麼主意。但如果只是想要牽制此人,我倒有一計。」

    「說來聽聽!」

    董卓的興趣更大。

    如果鄭泰大言不慚的說,我能滅掉袁紹,董卓估計一腳就把他踹出去。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想要滅袁紹,董卓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但他想知道,如何牽制?

    鄭泰咳嗽了一聲,「前些日子,曹操不是曾上書請罪?」

    董卓一怔,「確有此事。」

    「那曹孟德,如今在青、徐、豫三州頗有聲望。滎陽一戰雖然被吳忠侯大敗,可是卻讓諸侯欠了他一個老大的人情,更展示出了此人有高義。如今,曹操在沛國,招兵買馬,羽翼漸豐。如果任由其發展,只怕終有一日,會成為第二個袁本初。」

    對於曹操,董卓還是非常賞識。

    雖然只是在潁川見了那麼一面,但是不論從各方面而言,還是挺有好感。

    聽聞關東諸侯有曹操參加的時候,董卓還覺得有些難過。

    聽鄭泰這麼一說,董卓又想起了曹操。

    李儒點頭道:「曹孟德這個人,不可不防。他如今是第一個上書請罪的諸侯,表面上看,是背叛了會盟,可實際上呢,卻是為諸侯探路。我們赦免了此人,則諸侯將會暫時平靜;若不赦免這個人,則會讓諸侯再起戰火……讓他入京,曹孟德肯定不會答應,可讓他繼續呆在陳留,無異於養虎為患。公業之計,倒不失為上策。」

    說罷,李儒看了一眼鄭泰。

    沒想到這傢伙文質彬彬,平日里也是不聲不響,居然還有這樣的謀略?不可小覷。

    心念一動,李儒突然打了一個寒蟬。

    難道……

    這時候,董卓已經明白了鄭泰話中之意,輕輕點頭。

    「公業的意思,是要袁紹曹操二虎相爭?」

    鄭泰大聲道:「正是此計。可命曹操為山陽太守,必能令袁紹和曹操生出間隙。」

    李儒用森冷的目光看了鄭泰一眼。

    但也不得不為鄭泰的主意暗自叫好……

    為何要選擇山陽?

    那山陽,原本就是袁紹本家袁遺的治下,袁紹怎麼可能放過此地?

    同時,這山陽與河內、冀州呈三足鼎立姿態。往北走,是東平國,整體而言也是在山陽所轄。而這東平國,恰好就卡在了河內和冀州之間,斷了二者之間的聯繫。

    如此地界,袁紹豈能不生出顧忌之心?

    李儒用眼角的餘光掃視鄭泰,心裡卻在想:鄭泰這主意,對我家大有好處。若他是姦細,不應該出這樣的主意啊。要知道,如此一來,他和諸侯的恩怨可就重了。

    心裏面盤算了片刻,李儒決定先觀察一下再說。

    而董卓卻忍不住大笑連連,「公業此計甚好……嘿嘿,沒想到公業還有如此謀略。」

    黃宛、楊彪的目光陰冷,在鄭泰身上掃來掃去。

    那目光中所蘊藏的冰冷殺氣,連董卓和李儒都能感受的清楚。

    相視一眼,二人不約而同的點頭。

    「既然如此,不知公業與豫州和荊襄之地的紛亂,可有什麼對策嗎?」

    鄭泰此刻是自信滿滿,也不理睬黃宛、楊彪那幾可殺人的目光,笑道:「荊襄之亂,不過是鱗介之癬,不足為慮。可派一德高望重之人,出任荊州牧,自然平定。」

    「誰人可以擔當?」

    鄭泰大聲道:「劉表劉景升,素有賢名,又是皇親國戚。為八顧之一,更與荊州世族頗有交情。此人性情溫和,不甚喜歡爭鬥。對朝廷也是忠心耿耿,可擔當此任。」

    劉表……

    董卓對這個人的印象不錯。

    一入雒陽時,劉表對他的態度很溫和,不似黨人那樣,橫眉冷目,甚至還有些輕視。

    看了一眼李儒,見李儒頷首。

    「景升之才,我也曾聽聞過,可為荊州牧。」

    鄭泰接著說:「豫州雖然緊鄰京兆,然則其爭紛越多,則京兆就越安定。太師可命一大將,攻取陽翟,鎖住豫州往京兆的門戶。則雒陽無憂,太師又何需煩惱?」

    李儒幾乎動搖了!

    這個人,根本不可能是姦細嘛……

    任由潁川、汝南紛亂,四國也要捲入其中。到時候,豫州內部不穩,自然不會對雒陽形成威脅。

    最重要的是,潁川,那可是士人之土,鄭泰這個主意,分明是背棄了士族。

    楊彪黃宛勃然大怒,紛紛站出來怒斥鄭泰。

    可他們越是這樣指責鄭泰,鄭泰反而退回原處,眼皮子一耷拉,好像睡著了一樣。

    董卓點頭道:「就依公業所言。」

    一錘定音,黃宛楊彪等人雖然憤怒,卻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在一旁看著,苦笑搖頭。

    ******

    何太後到了車騎將軍府以後,找蔡邕談論樂律去了。

    劉辨有點緊張,忐忑不安的走進了關押著羊續的小院子中。

    董俷見他進去之後,長出了一口氣。

    成不成,就看這一次了。如果劉辨也沒有辦法勸說羊續的話,那只有一條路走了。

    殺!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不能為我所用,與其留給別人給我添亂,倒不如殺了了事。

    董俷對士族的態度,可不會像別人那樣溫和。

    獨自坐在書房裡,拿起書卷,心不在焉的翻閱起來。蔡琰牽著文姬的小手進了書房。

    「爹爹,抱抱!」

    小文姬張開了雙手,跑向了董俷。

    看到女兒,這心裏面不由得一陣輕鬆。董俷暫且忘記了心中的煩惱,放下手裡的書,蹲下身子,把文姬抱起來,讓她坐在肩膀上,一顛一顛的繞著圈,文姬發出了快活的笑聲。

    蔡琰笑道:「若是被人看到你現在這樣子,肯定會說你不尊禮法。」

    「禮法?那是給別人看的,在自己家裡,要什麼禮法?小孩子能開開心心的過活,比什麼都重要。誰要是敢說我的不是,我就一鎚子把他砸死,看誰還敢開口。」

    「霸道的阿丑……」

    「你怎麼跑來了?太后不是在後宅嗎?」

    「她和父親談論女馴啊,詩詞啊,樂律啊……阿丑,我覺得太后好像有點不對勁。」

    「不對勁兒?」

    「總覺得她是在沒話找話。」

    董俷一下子沒有明白過來蔡琰話中的意思,可是看著蔡琰臉上的神情,突然間啊的一聲驚呼,「姐姐,這種事情可不要亂說。太后……怎麼可能,岳父都多大年紀了?」

    蔡琰一撅嘴,「父親很老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董俷有點暈乎乎,蔡琰的意思分明是說,太后對蔡邕……

    正準備詳細的詢問一番,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緊跟著就聽到劉辨的聲音道:「董卿,董卿……羊先生來了。」

    連忙把文姬抱下來,交給了蔡琰。

    董俷走出房間相迎,蔡琰則拉著小文姬,從側門出去。

    雖說在自己家沒有那麼多規矩,可那羊續卻是個博學大儒,不可不講這禮法。古人,女子是不可以在談正事的時候在場。蔡琰自然清楚這規矩,所以就先一步離開。

    羊續四十九歲,身高七尺五寸,相貌威嚴,不怒自威。

    在他身旁,是一個白袍小將軍。此人複姓夏侯,單字一個蘭,聽上去有點像女孩子的名字。

    一開始,董俷還以為這是沛國夏侯家的人呢。

    不過後來看名冊記錄,卻是冀州常山郡人,和沛國的夏侯家,沒有一點關係。

    此人只是個小校,也無甚名氣。

    但卻是呂布讚賞的人,董俷見到了,自然毫不客氣的要過來。

    原本,董俷可以找呂布要來張遼高順這樣的人物,呂布也不可能推辭。但想想,那樣一來卻違背了董卓讓他自立門戶的本意。而且這兩個人,身上刻有很深的并州軍烙印,弄不好,還會和董俷本部人馬產生衝突,這絕不是董俷所希望看到的事情。

    夏侯蘭一個俘虜,也造不成太大的麻煩。

    呂布呢,這些日子忙著和來鶯兒風花雪月,早就把夏侯蘭的事情給忘記了。

    董俷派人向呂布提及此人的時候,呂布甚至想不起夏侯蘭是誰,很爽快的就答應下來。

    劉辨跑過來,拉著董俷的胳膊,「董卿,羊先生答應了!」

    這漢室的尊嚴,果然是不可小覷。

    董俷上前剛要說話,卻被羊續攔住。

    「吳忠侯,我知道你,也很敬佩你。但是,我要先說明白,我是為弘農王效力,而不是幫你。」

    董俷一怔,說:「這個自然。」

    「其二,若你將來謀逆,我定不會放過你。」

    董俷又點頭:「這我明白。」

    「我不需要你給我什麼官職,我的身份,是弘農王門下家令,與你沒有任何關係。」

    夏侯蘭也說:「吳忠侯,我和羊先生一樣,只聽從弘農王的命令。」

    忍不住扭過頭,向劉辨看去。

    卻見劉辨很委屈的說:「孤是想要他們幫董卿的……」

    董俷卻笑了,「王爺,我也是為你效力,怎會計較這些。他們幫你,和幫我有什麼區別?」

    「對啊,幫我就是幫你,幫你就是幫我……羊先生,夏侯蘭,你們聽明白了嗎?」

    羊續和夏侯蘭相視一眼,躬身道:「微臣明白。」

    夏侯蘭擔任了劉辨的門下舍人,屬於宿衛軍官,有二百石的俸祿。而羊續這個家令的職務,基本上也是個虛職。劉辨讓他留在車騎將軍府上,為董俷出謀劃策。

    對於這樣的結果,董俷早有準備,也沒什麼意見。

    有了法衍和羊續的加盟,使得董俷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非常輕鬆,許多問題迎刃而解。

    為了表示對劉辨的忠心,也是為了讓董俷更加放心。

    羊續寫了一封信給家裡,又委託董俷派人,從南陽把他的家眷接過來,可以先送往安定。

    對此,董俷自然不會拒絕。

    這一天,老夫人的車駕已經過了函谷關,預計再過幾天就要到達雒陽。

    董俷也變得忙碌起來。

    一下子有四五個人成親,而且身份都不差,所要操辦的事情,也就變得多了起來。

    董俷和蔡琰在書房中準備請柬。

    董鐵卻走進來,在董俷耳邊輕聲道:「主公,法正求見。」

    「有什麼事情嗎?」

    「不清楚,只說是要為主公獻上一軍。」

    「哦?」

    這法正小小年紀,居然要為自己獻上一支人馬?聽上去似乎有點意思。

    蔡琰說:「西平,你不妨去聽聽。這裡的事情,我和綠兒就足夠了,你忙去吧。」

    董俷點頭,起身和董鐵走出書房。

    來到議事廳,就見法正手裡捧著一疊文書,上前行禮之後,雙手奉給了董俷。

    「這是什麼?」

    「主公,我這些日子整理了漢安軍的種種資料,發現主公忽略了一件大事。」

    董俷一怔,「我忽略了什麼?」

    「漢安軍中,尚缺少一部。」

    「哪一部?」

    法正躬身道:「孫武十三篇曾說: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者也。」

    說完,法正不再贅言,看著董俷。

    董俷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但還是很快的明白了法正的意思。

    法正所說的,是孫武十三篇中《用間篇》的一段文字,那言下之意就是:間諜。

    詫異的看著法正,「你是說用間?」

    「正是!」

    法正說:「間有因間、內間、反間、死間、生間五種,主公何不組建一軍,專門用以此道?我已寫出了條陳,主公可以參考。董鐵將軍劍法出眾,又是主公身邊的親信之人,正可以為此軍主將。至於副將,主公可自行斟酌,我也沒有好人選。」

    董俷心裡一動,忍不住向董鐵看去。

    很早以前,他心裡就存有一如何使用董鐵的念頭,只是有些模糊不清。

    法正這一番話,一下子讓董俷的這個想法變得清晰起來。若能夠如此,倒是不錯。

    技擊營,表面上可以作為訓練營,但實際上,可以做情報部門來使用。

    蓄養死士,訓練殺手……

    董鐵的忠誠度絕對沒有問題,只需要在給他配備相應的人手,定然能產生大用處。

    對外,可以叫做技擊營,對內,就稱之為:闇部!

    ————————

    今天只有一更,家裡來了朋友,故而欠三千字,回頭補上。

    還請原諒……(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