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80章 弘農王出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80章 弘農王出馬字體大小: A+
     

    這幾天昏頭,弄錯了一件事情。

    劉辨是弘農王,而不是陳留王,特道歉之,以後更正過來。

    ——————

    「羊續?」

    蔡邕乍聽這名字的時候,不禁先是一怔,旋即興奮的問道:「可是南陽羊興祖?」

    「是不是叫羊興祖我不知道,不過南陽人是真的。」

    董俷說完,不由得奇怪的看著蔡邕,「岳父,這個人很有名嗎?是不是很厲害?」

    蔡邕嘿嘿一笑,「何止是厲害二字能夠形容?」

    「怎麼說?」

    「這羊興祖原本是太山平陽人,祖上七世兩千石卿校。其父羊儒,曾為太常,和李膺同屬當時的名士。羊續自己呢,曾為大將軍竇武的幕僚,後來因黨錮之禁,而遭受牽連,舉家遷至南陽,幽禁了十餘年。黃巾之亂前,擔任過廬江太守,後來又因為得罪了張讓等人,而被罷官。沒想到,沒想到……西平,羊續此人,絕不可放過。」

    七世兩千石卿校,聽上去可真的是夠駭人。

    兩千石大員,一般而言都是一郡太守的水準。換在如今,那可是一方諸侯的身份。

    其父羊儒,居然當過太常,那可是九卿之一的官位。

    沒想到,這個羊續的來頭居然這麼大!

    不過董俷的臉卻拉下來,苦笑道:「就算他賢能,可他是黨人啊!」

    蔡邕搖頭說:「羊續這個黨人,和袁隗的黨人之意完全不同。羊家世代忠於漢室,羊續本人,更是忠貞之人。他之所以遭受黨錮,其原因是因為,他曾拜師李膺門下。而其本人,在遭遇黨錮之禍后,依舊是帝黨中的人,連袁隗也要忌憚幾分。」

    董俷愕然道:「為什麼我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

    「你沒有聽說的人多了去呢……你若是不相信,去問問你老子,看看他怎麼說?」

    蔡邕冷笑道:「何進當年也想請羊續出山,但被袁隗所阻止,你可知道為什麼?羊續的來頭太大,大到了一個連他袁隗都壓制不住的地步。所以他只好竭盡所能,不讓羊續有出頭的機會。就連當初羊續被罷官,我懷疑裡面都有袁隗的手筆。」

    董俷直咧嘴。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會依附他的麾下?

    當然,如果真的能招攬羊續,從某種程度上而言,倒是可以極大的提升董俷的地位。

    蔡邕看出了董俷的心思,卻笑了起來。

    「岳父,您還有心情笑嗎?你讓我不要放過這個人,可我哪有本事招攬他啊。」

    「你沒有,但是有人卻可以!」

    董俷一怔,詫異的看著蔡邕,「莫非岳父可以勸說此人?」

    蔡邕搖搖頭說:「我這個小老弟,可是個很執拗的人,他認準的事情,我也勸說不得。」

    垂頭喪氣,董俷說:「您也不行,那洪師肯定也不行嘍?你們兩個都做不到的事情,難不成讓我父親出面?我估計那羊續見到我父親,肯定是老大的臉子甩給他。」

    蔡邕笑道:「仲潁自然不行,不過我說的這個人,一定行!」

    「岳父,您就明白說吧,到底是什麼人?」

    「弘農王,辨!」

    董俷一愣,看著蔡邕,片刻之後,他突然明白了這話語中的玄機。

    不錯,那羊續是個忠貞之人,是個黨人,是個士人。可以他的行動來看,他所忠貞認可的皇統是劉辨,而不是劉協。所以,想要羊續出面,那麼就必須要辨出馬。

    這聽上去,的確是個好主意。

    董俷連連點頭,立刻命人前往那宅院通知,把羊續送過來再說。

    這時候,他實在不適合出面,乾脆就由蔡邕出面招待,省的到時候被人家臭罵。

    當晚,羊續和另一個被董俷點名的人,一起送到了車騎將軍府。

    只是這時候的董俷,卻沒有時間招待這二人,因為有兩個人,突然前來求見。

    「在下法衍!」

    書房中,一個四十多歲的清瘦文士,向董俷拱手行禮。在他身邊,還站在一個少年。

    年紀大約在十五六歲的樣子,形容清秀,帶著一股子書卷氣。

    但是那烏溜溜的眸子,透著一股子機靈勁兒。他正好奇的看著董俷,在文士身旁一言不發。

    法衍?

    董俷大喜過望。

    這可是盧植推薦給他的謀士。時已過去一年,董俷甚至快要忘記了這個人,還以為法衍和大多數士子一樣,看不起武人,所以駁了盧植的面子,遲遲不肯前來。

    沒想到……

    如今正值用人之際,法衍的到來,頗有雪中送炭的意味。

    董俷連忙請二人落座,見少年一直打量他,不由得奇怪的問道:「季謀先生,這位小哥是……」

    「哦,這是我兒子,名叫法正。」

    董俷哦了一聲,回身坐下。可突然間,他又向少年看去,「你叫法正?」

    「正是草民。」

    法正,法正……

    演義里,這個法正也算是一個人物,原本是益州牧劉璋的屬下,後來幫助劉備奪取西川,貌似連諸葛先生也對此人頗有讚譽。不過,既然是劉璋的屬下,不應該是益州人嗎?

    董俷想想,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奧妙。

    東漢末年時期,天下動蕩。唯有幾個地方還算安全,益州就是其中之一。想必是為了躲避戰亂,所以舉家遷移益州。不過現在也好,說什麼也不能放過了此人。

    董俷現在真的是需要幫手。

    故而非常熱情的招待這法衍父子。

    原來,法衍在董卓入京后不久,盧植就登門拜訪。原本法衍是願意出山的,可不想兒子法正突然生病,就沒有抵達雒陽。後來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特別是關東諸侯出兵,讓法衍一度生出了動搖,考慮是否應該出面幫助董俷?

    但是在董俷滎陽大捷的消息傳來后,法正突然說,此時正是出山的好時機。

    董俷忍不住打量起了法正,心道:只怕這小子當初的一場大病,也是裝出來的。

    「不知小哥為何認為,滎陽大捷是好時機?」

    也許是這父子二人在路上商議妥當,並沒有對董俷有什麼隱瞞。

    法正聽董俷詢問,淡然道:「吳忠侯滎陽大捷,表面上看,局勢似乎已經安穩。但實際上呢,太師的敵人,也就從明裡轉為暗處。吳忠侯風頭太盛,肯定會遭受暗算。而且,太師膝下只吳忠侯一子,定然會吳忠侯謀划,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吳忠侯自立門戶……事實上,吳忠侯您如今不正是自立門戶,我父子當然要來效力。」

    這小子,算路很清晰啊。

    董俷忍不住再次認真的打量法正起來。

    演義里,法正並不是個出彩的人物。怎麼現在看來,卻是個了不得的角色?

    這才十五六歲啊,居然能看穿如此多的狀況。甚至連老爹的想法,都能看的出來?

    法衍說:「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我父子前來投效,但不知吳忠侯何以待我父子?」

    董俷收起思緒,沉聲道:「那還要看,季謀先生能給我帶來什麼好處。」

    他算是看出來了,法衍父子,都屬於那種很實際的人,說穿了有點真小人的味道。

    對於這樣的人,所謂的胸襟氣魄都是狗屎。

    唯有利益,才能讓這父子二人歸心。豐厚的利益,強力的手腕,是收服法衍父子的唯一方法。所以,在這時候,就應該以實際對實際。你不是問我,能給你什麼好處嗎?那好,我也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訴你,你想要的好處,就看你能給我多少好處。

    董俷如今也不是初出茅廬的生瓜蛋,很清楚法衍父子的心思。

    有時候,對付真小人,就應該用真小人的手段……

    法衍法正父子二人相視一笑,由法衍起身,將隨身攜帶的包裹,送到了董俷面前。

    「我有平朔三策,願為主公謀取朔方。」

    ******

    這平朔三策,主要是針對朔方的情況而制定下來的戰略方法。

    朔方這個位置,說起來非常的複雜。西北方向,有北匈奴余部尚存;東南面,由於鮮卑部唇齒相依。朔方內部,也是分為兩系人。一系是氐人,一係為南匈奴所部。

    彼此間時有爭鬥,可在遇到外敵時,又相互依存。

    把法衍的方法如果歸納為一句話,那就是扶一系,打一系,以夷制夷。而外部,則必須要分化南匈奴和鮮卑的關係,在進駐朔方的時候,還要設法牽制北匈奴。

    徹底孤立朔方一部,而後將其取之。

    這說起來,似乎很容易。可董俷卻能看出,法衍在其中所投注的心血。只那朔方地圖,精確的標註了整個朔方地區的南匈奴所部,若無親自考量,絕對無法繪製。

    當下,董俷封法衍為漢安軍司馬,軍師中郎將。

    而法正因為只有十五歲,無法給予官職,故而董俷將其留在身邊,為門下書佐。

    可不要小看這官職,董俷的一應文書,都要通過法正之手。

    這是一個非親近之人不能得的官位,雖只有二百石的俸祿,卻極為重要。

    董俷用這樣的方法告訴法衍:我信任你,我重用你,但是對不起,你兒子在我手中。

    法衍自然明白董俷的意思,非但不怪,相反還有些高興。

    有時候,有本事的人往往會有一些怪脾氣。好像法衍,你越是直接,他就越高興。

    第二天,董俷一早就到了永安宮中。

    辨看到他,顯得很興奮。

    也難怪,劉辨在這永安宮裡,好像被囚禁的小鳥。除了何太后和幾個親近的小黃門之外,幾乎見不到別人。

    董俷自然理解劉辨的心思,笑道:「臣今日前來,是有事情想請王爺幫忙?」

    劉辨不由得一怔,疑惑的看著董俷:「我?我能幫你什麼?」

    在劉辨的心裡,能幫上董俷,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問題在於,他能幫什麼?

    如今連性命都是靠著董俷才保全下來,能有什麼幫助呢?

    董俷當下,把羊續的事情告訴了劉辨。

    「王爺,我們馬上要往安定去,可臣的手中,的確是沒有可以使用的人。這羊續,連我岳父都讚不絕口。他說除非王爺您出馬,否則誰去恐怕都勸說不到此人。」

    「我?我可以嗎?」

    劉辨沒想到自己還有這樣的能力,不禁有些忐忑。

    一旁的何太后輕輕點頭,「南陽羊氏,的確是很有影響。這羊續的名字,哀家也聽說過。當年我兄長就曾想徵辟此人,後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最終是不了了之。王爺,董卿所說的沒錯,他的確需要這樣的人出來幫忙。既然董卿開口,你不妨去看看……哀家想,就算你勸說不動羊續,董卿也不會因此而對你有所責備。」

    董俷正色道:「這是自然!」

    「那,好吧,孤願意出面勸說。只是,孤在這深宮之中……」

    董俷說:「這個,我自會稟明太師。王爺……太后不妨一起出去走走,總在這深宮裡也不好,出去散散心,也算是個消遣。我可命鸞衛護駕,太師當不會責怪。「

    「孤,可以出宮?」

    劉辨扭頭看看何太后,高興的跳了起來,「那什麼時候去?孤現在就可以去勸說羊續?」

    ——————

    推薦一部玄幻作品《烙印騎士》

    喜歡玄幻的朋友可以看看,小新覺得還不錯。

    鏈接:http://www.qidian.com/book/1043331.aspx(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