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78章 一紙詔書諸侯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78章 一紙詔書諸侯亂字體大小: A+
     

    二月的風,很輕柔。

    搖曳軍帳外的那棵小樹,嫩綠的葉子,發出沙沙的聲響。

    春夜,瀰漫著醉人的芬芳。皎月高懸於夜幕之上,更讓這夜色,增添了許多亮麗。

    然而袁紹的心,卻在往下沉。

    春意濃濃,但他沒有心情去欣賞。滿腦子都是成皋外那血肉橫飛的場面,至今扔記得,在退回河內時,在河水畔頓足捶胸的景象。董家,真的已經成就了氣候。

    現如今,袁紹駐軍於鄴城下,彷徨不已。

    該何去何從?是向朝廷臣服,還是……不,讓我向一個鄙夫稱臣,我絕做不到。

    可是,不稱臣,又該如何是好?

    董卓突然亮出了傳國玉璽,向天下人昭示,這漢室的正統,就是在現在的雒陽,就是那個小皇帝劉協。如果說,此前諸侯還能信誓旦旦,那麼現在,代表著漢室運數的玉璽出現,令所有人息聲。就連韓馥,態度也似乎在今日里變得有些曖昧。

    董卓這一招,可說是狠辣至極。

    一夜之間,諸侯從英雄成了反賊,一個個惶惶然,不知所措。

    公孫瓚已經回漁陽了,鄴城如今只剩下了袁紹和韓馥兩支人馬,使得形式有些複雜。

    最近幾日,袁紹軍的糧草供應明顯有點拖沓。

    向韓馥詢問的時候,韓馥也都是支支吾吾,看意思好像是有些不太情願。

    沒有了糧草,袁紹軍又該如何?

    想到這裡,袁紹就覺得心煩意亂。他決定明天要問個清楚,韓馥究竟是什麼意思?

    帳簾一挑,劉備和田豐押著一人走了進來。

    「玄德,元皓,這麼晚了怎麼還沒有休息?」

    田豐拱手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何事驚慌?」

    劉備把捆著的人一把推倒在地上,「袁公,剛才備巡視周遭,不想發現此人鬼鬼祟祟。一見到,這個人扭頭就跑。幸虧備反應快,險些就被這人跑了。從他身上,搜到了一封信。剛才元皓先生審問了此人,卻發現此人是韓冀州府中的家人。」

    說著話,劉備把一封信擺在了袁紹的桌案上。

    見袁紹看信,田豐道:「主公,據此人交代,韓冀州府上前些日子曾有雒陽使者秘密拜訪。二人密談了許久,無人知道內容。只是看這信的內容,只怕韓冀州他……」

    信,是寫給董卓。

    內容也很簡單,很隱晦,只說他已經準備好,不日將會有驚喜奉上。

    袁紹看罷信,心裡更感到了一絲壓抑。

    看著那送信的人,袁紹沉聲道:「不知道韓冀州所說的驚喜,又是什麼呢?」

    「小人不知,小人確實不知。老爺只是要小人把信送往雒陽,但說的是什麼,小人真的不知道。老爺說,要秘密送去雒陽,不能被袁大人發現,還請袁大人饒命啊。」

    袁紹不理那人,向劉備和田豐看去。

    「如此看來,韓馥只怕是已經投靠董賊了!」

    劉備點頭,可這心裡卻是在哀嘆:其實我也想投靠,可是……若非董俷,我何必做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嘴巴上卻說:「韓冀州已經對袁公動了殺機,袁公不可不防。」

    田豐命人把那信使拖走,在一旁坐下來,沉吟片刻后說:「玄德說的沒錯,主公當儘早想出對策。」

    袁紹苦笑:「我有何對策?韓馥控制著我大軍的糧草,原先是十天一供,如今卻是按天發放。我這命脈被他攥著,就算是有心撤走,恐怕也無法支持到渤海啊。」

    田豐一笑,「主公為何要撤走?」

    袁紹眼睛一亮,「元皓何以教我?」

    田豐說:「大丈夫縱橫天下,為何要依靠他人送糧為食?冀州錢糧廣盛,主公何不取之?」

    袁紹忙問道:「但不知如何取之?」

    「韓馥遲遲沒有動手,當是擔心主公麾下猛士眾多,故而有些猶豫。想必他還不知道,我們已經看出了他的心思。主公明日可設宴邀請韓馥,他為不使主公起疑心,一定會來赴宴。宴席之中,主公可摔杯為號,到時只要高覽率甲士一擁而上,將韓馥斬殺。到時候,主公可以韓馥違背盟約之名,就能把冀州掌握在手中。」

    劉備忍不住贊道:「元皓先生此計甚高明。」

    但他猶豫了一下之後,忍不住又道:「韓冀州麾下文有沮授,武有關純耿武二人,怕是不會輕易就範吧。」

    很少有的,田豐讚賞的看了劉備一眼。

    這一隻耳雖說姦猾,不過這句話倒是說到了點子上。

    當下笑道:「沮授雖效力於韓馥,但未用真心。否則,若他出謀劃策,我等早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主公,以我看,沮授只怕是心向主公您,何不派人遊說招攬呢?」

    「哦?何人可擔當此任?」

    田豐想了想說:「逢紀素有詭辯之名,又與沮授有交往,何不請他出面,試探一二?」

    袁紹連連點頭,「就依元皓所言。」

    「至於關純耿武,雖為忠貞之士,卻不過是莽夫而已,不足為慮。宴請韓馥之時,可請玄德出面,到時候帳中亂起,憑玄德兄弟,定能斬了那關純耿武的人頭。」

    袁紹站起來,走到田豐面前,深施一禮。

    「若非元皓,我險些沒命!」

    當下把事情委託給田豐劉備二人。

    劉備走出大帳,正要離開時,卻被田豐叫住。

    「玄德,你既然已經為主公效力,理應盡心竭力才是,萬不可有其他的念頭。」

    田豐說話,素來直爽。

    劉備聞聽,心裡不由的一咯噔。

    「元皓先生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明白,我也清楚……玄德,你我同在主公帳下,還請牢記我今日的話語,否則……」

    田豐沒有說完,轉身離去。

    劉備看著田豐的背影,心中感到無比的悲苦。

    前些日子,他見到了公孫瓚。原本想要和公孫瓚交談一番,哪知道他剛上前,公孫瓚就扭過臉,好像根本不認識他一樣。昔日同窗,今後只怕再也難以如從前一般。

    若說劉備不盡心,那是有點冤枉了他。

    他現在唯有依靠袁紹才能有出頭之日,怎能不盡心?可在內心的深處,劉備卻隱隱有一種感覺。他不能這樣子下去。跟著袁紹越久,對這個人就越了解,只怕是難成大事。可不靠袁紹,他又能依靠什麼人呢?每每想到這些,心裏面就絞痛不已。

    回到軍帳中,劉備坐在椅子上,越想就越覺得憋屈。

    關羽文丑這時候正好陪伴著許攸走進來,看到劉備在那裡呆坐,都不禁有些好奇。

    「玄德,為何如此模樣?」

    這不問還好,一問之下,劉備終於忍不住了,放聲大哭起來。

    「子遠,我只怕命不久矣。」

    關公聞聽,驚怒道:「難道有人要謀害兄長?」

    許攸也覺得奇怪,「玄德,你這話……從何說起呢?」

    「元皓不容於我,若這樣下去,我遲早必死。」

    當下,把田豐的話,重複了一邊,而後拉著許攸的手說,「子遠,劉備自涿郡起家,歷經太平道之亂。他人都享有榮華富貴,為何備卻如此命苦?盧師不容於我,如今連元皓先生也不容與我……子遠,以後你還是不要和我這不詳之人走的太近,以免受到牽連。」

    若說袁紹最早的幕僚,有六個人。

    除了何顒之外,許攸跟隨袁紹的時間最長,也是最早,袁紹帳下能與他相比的,唯有逢紀一人而已。

    可是自田豐加入之後,許攸明顯的感到自己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

    論才能,他比不得田豐,這一點他承認。

    但這並不代表著,許攸就甘心居于田豐之下。

    聞聽劉備這番話,不由得也生出了兔死狐悲的感受。

    「玄德放心,有許攸一日,斷不會讓玄德受那田豐的委屈。」

    殊不知這話出口之後,劉備的眼中,卻露出了一抹極為複雜的表情,但隨即就被那淚光所遮掩。

    ******

    老夫人將要來雒陽了!

    這對於董俷而言,無疑是一個值得興奮的好消息。

    老夫人為什麼突然要來雒陽呢?其實原因並不是很複雜。董夫人過世之後,老夫人在牧場時常感到寂寞。

    男人們都在外面忙事業,可是這家裡卻越發的冷清起來。

    除了董媛還在身邊,親人們都遠離了家園。年紀大了,老夫人總是希望能和家人在一起。特別是希望董俷能在身邊。所以在董媛的勸說之下,老夫人終於下定決心,離開臨洮,前來雒陽。

    把牧場中的事情,都交給了牛輔。

    其實,牧場如今也沒什麼事情了……

    早先的家業,早已經被搬遷到了張掖。原本還有些戰馬,但也在一年前,送給了董卓以充當軍馬。

    不過,即便是如此,家大業大,想要一下子都搬過來,也是不太可能。

    而出乎董俷意料之外的是,第一批抵達雒陽的人,居然是華佗和馬真所率領的醫護營。

    原因嘛,卻是源自於濟慈的一封信。

    華佗一到雒陽,就找上了董俷。

    表情非常的嚴肅,沉聲道:「吳忠侯,老朽漂泊半生,唯有一個學生就是濟慈,老朽視之若親生。」

    那模樣,讓董俷嚇了一跳。

    「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聽聞吳忠侯麾下,有一小將,名為董鐵?」

    董俷點頭,「正是,那是我四名親衛統領之一,不知先生為何提起他來?」

    「小慈與董鐵情投意合,所以想……」

    董鐵……濟慈……

    董俷聞聽之後,可當真是吃驚不小。董鐵的傷勢已經全好了,平日里跟著董俷,也沒聽他說這件事啊?

    亦或者是濟慈一相情願嗎?

    華佗說:「吳忠侯不必猜疑,實際上是那董鐵,總覺得出身卑微,有些配不上小慈。二人雖然親近,卻始終不敢表露真情。故而小慈寫信,求我向吳忠侯說上一說,看能否給董鐵一個身份。」

    董俷笑了,「這有何難?我早已經接觸了小鐵的奴籍,何來卑微一說?不過先生不說,我還真的忽視了此事。別人都有了封賞,小鐵隨我這麼多年,至今還是白身,實在是有些不應該……這樣吧,我馬上就下令,命小鐵為我門下督,算是有個出身。他日等他建功立業,我再行封賞。」

    華佗聞聽,喜不自禁。

    「如此,老朽就多謝吳忠侯。」

    說完,他起身道:「另外,老朽今日前來,還有一件事情。」

    「不知先生何事?」

    「我擬在小慈婚禮之後,向吳忠侯請辭……別誤會,這些年來,我在軍中所獲頗豐。加之醫護營如今穩定下來,老朽再呆下去,意義不大。我擬去武陵,找張機切磋,將這些年的心得著錄成書,以流傳後世。醫護營有馬真,若是有什麼困難,小慈也盡得我真傳,足以頂替我的位子。」

    董俷有心在挽留一番,可是華佗去意已決。

    雖然有些遺憾,但仔細想想,華佗的決定,也並非沒有好處。

    如果真的能按照董俷當年和華佗所說的那樣,把中醫學劃分出體系出來,未嘗不是一個醫學上的進步。

    「先生既然已經決定,那我就不再挽留。還請先生知道,他年若是重出江湖,若無去處,董俷虛席以待。」

    和華佗又商量了一下,最後把董鐵和濟慈的婚禮,和董俷的婚禮定在同一日。

    董鐵也沒有反對,看得出來他是蠻高興的。想必這二人的感情,是在董鐵養傷時建立起來。董俷再給了董鐵一個安排之後,又任命成蠡為車騎將軍府的兵曹掾,王戎和武安國,被封為曹屬。

    都不是什麼大官,最高的門下督,也不過是四百石俸祿。

    可關鍵在於,除了董鐵之外,其他三人統帥著巨魔士,那可是董俷的貼身屬官,自然不同於平常。

    至於董鐵的安排,董俷隱隱約約的有了一個計劃。

    但是還需要進一步完善。故而他只是讓董鐵耐心等待,每日牽著雪鬼,帶著董鐵等人,在雒陽遊盪。

    眼見著一天天的過去,奶奶抵達雒陽的日子也漸漸的臨近。

    這一天,董俷剛練武結束,正和典韋、沙摩柯二人說笑的時候,卻見唐周急匆匆的從外面走來。

    「主公,有曹操的消息了!」

    董俷聞聽,急忙問道:「什麼消息?那傢伙還活著?」

    「不但活著,而且今天還派人前來雒陽,並且送來了請罪書。」

    請罪書?

    董俷先是一怔,猛然明白了曹操的意圖。

    恐怕,不僅僅是請罪這麼簡單,曹操的目的,最終是要為自己爭取到一個合法的身份。

    說起來,董俷自認對曹操還是比較了解。只怕這並非是出自本意,這後面,似乎有一個人在出謀劃策。

    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董俷不由得從桌上拿起了昨夜才寫好的信,看了又看之後,露出苦澀的笑容。

    難道,有些事情真的無法改變嗎?

    「二哥,你這是怎麼了?」

    看董俷那蕭索的模樣,沙摩柯忍不住開口詢問。

    董俷把那封信丟在了火盆之中,看著信在火焰中,變成灰燼。

    該誰的,就是誰的;若是老爹能早些時候宣布他為漢安軍大都護的話,也許事情就會變成另一個樣子。

    可是現在……

    晚了一步,只晚了一步!

    董俷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清秀的,好像女孩子一樣的面容,朝著他微微的笑著,點頭示意。

    郭嘉,這很明顯,有郭嘉的痕迹在裡面。

    曹操請罪,是向董卓表明立場,等同於承認了漢帝劉協的地位。不赦免,必然讓天下諸侯感到恐懼,而現在,正是需要安撫諸侯,休養生息的時候;可如果赦免了,也就等於為曹操正名。

    「唐周,代我書信一封,恭喜孟德……呵呵,看起來小師兄最終還是選擇了他。」

    ——————————

    也許大家能看出來,小新最近的狀態不是很好。

    說實話,我也不想在雒陽繼續糾纏,但問題是,有些東西,必須要交代……

    從五月開始,小新已經寫了超過一百萬字,而且入v之後,基本上沒有存稿,現寫現更。三個多月,著實有點疲了。

    會儘快的調整過來,還請大家繼續支持。(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