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76章 一動不如一靜(恩,有月票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76章 一動不如一靜(恩,有月票嗎?)字體大小: A+
     

    初評二年正月里,董俷在歷時近四個月的血戰之後,回到了雒陽。

    眼前的雒陽,讓董俷著實的吃了一驚。焦黑的城牆,殘垣斷壁的廢墟,令雒陽看上去是如此的破敗,那裡還有半點當初繁華東都的景象,就如同遭受了一場災難。

    的確,仔細想想,雒陽還真是一個苦難的城市。

    從中平年間開始,黃巾之亂第一次洗掠雒陽之後,這個古老的帝都,就沒有過安寧。

    特別是在漢靈帝駕崩后,整個雒陽屢次遭受兵禍。

    先是何進的奪宮之戰,而後是十常侍之亂。接下來,又有董卓和丁原的一場大戰。

    數次動蕩,讓雒陽人心不穩。

    許多人看出世道不太平,紛紛的南遷,往荊襄、揚州等地遷移,使得雒陽人口大減。

    但,這些災難都沒有讓雒陽元氣大傷。

    真正的災難,就是不久前的那一夜突如其來的大火,且不說有多少人葬身於火海,但只是那些倖存下來的人們,一個個也是人心浮動,燥燥不安。更可怕的是,董卓在暴怒之下,對雒陽大戶、世族的一番清洗,著實讓人們感受到了恐懼的氣息。

    雒陽世族,幾乎損失大半。

    而那些豪門大戶,更因為董卓的一句話,十亭損了八亭,剩下的,也是終日惶恐。

    董俷這次回雒陽,並沒有通知任何人。

    一行人悄悄的自德陽門進入,但見街道上冷冷清清,滿目瘡痍,到處是被燒焦的廢墟。

    怎麼會是這樣?

    雖然董俷知道雒陽起了大火,可沒有想到這一場大火,居然會造成如此可怕的結果。這那裡還是記憶中的東都,分明就是……分明和剛經歷過大戰的滎陽沒有差別。

    遠處,一群童子無憂無慮跑了過去。

    他們歡蹦亂跳,一邊唱著民謠,一邊拐入了小巷中。

    董俷本來也沒有注意這些童子,可是當他聽清楚了童子們的歌聲,不由得激靈靈打了一個寒蟬。

    「西頭一個漢,東頭一個漢……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

    董俷忍不住啊的一聲驚叫,身後的任紅昌和董綠被嚇了一跳。

    「相公,你怎麼了?」

    董俷驚恐的指著那些孩子消失的方向,厲聲喊道:「成蠡,把那些孩子給我叫回來。」

    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成蠡帶著人,催馬沖了過去。

    片刻之後,他苦著臉回來,「主公,那些小孩兒不知道拐去何處了,看不見蹤影。」

    「相公,你究竟是怎麼了?為何臉色如此難看?」

    董俷二話不說,催馬往迎春門方向急馳而去。身後眾人莫名其妙,緊隨董俷而行。

    西頭一個漢,東頭一個漢……

    演義中,董卓兵敗虎牢關,退走長安,如果說是因為這民謠所致,肯定有些誇張。但不可否認,這一首民謠,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董卓的判斷,導致最終撤離。

    當年聽評書的時候,董俷並沒有覺察到這個決定有什麼不對,甚至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

    可是來到這個時代,學過兵書,讀過諸子典籍,董俷的認識,已經有了改變。

    如果當年董卓不撤離雒陽,那麼三國格局是否會形成,還是另外一說。虎牢關之戰就算是失敗了,憑藉那雄關,絕對可以抵擋住諸侯的進攻。撤退,等同於向諸侯低頭認輸。即便如今諸侯已經慘敗,董卓如果離開了雒陽,依舊會有嚴重影響。

    董俷血戰滎陽,為的是什麼?

    不就是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嗎?

    也許在別人看來,長安是漢高祖的風水寶地,但對於董家而言,將會是一個墳地。

    董俷率眾來到了大宅門外。

    「軹侯回來了,是軹侯回來了!」

    董俷跳下戰馬,二話不說就衝進了儀門之內。

    門口的衛兵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董俷已經衝進了大門。

    李儒匆匆迎出來,抓住董俷的胳膊,興奮的說:「西平,你回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

    董俷陰沉著臉,「姐夫,剛才我在街上,聽到有童子歌唱民謠,是怎麼回事?」

    「民謠,什麼民謠?」

    李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疑惑的看著董俷問道。

    「就是那西頭一個漢,東頭一個漢……」

    李儒一把捂住了董俷的嘴巴,輕聲道:「西平,切莫說這個,岳父還不知道此事。」

    「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儒正要開口解釋,這時候董俷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大宅門。

    董卓在蔡琰的攙扶之下,從後院走了出來。蔡邕跟在他身後,見到董俷,立刻流露欣喜之色。

    「可是我兒回來了?」

    董俷只好放開了李儒,快步上前,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向董卓行禮。

    看見董俷,就好像看見了年輕時候的自己,董卓樂得合不攏嘴,連連說道:「我兒起身,我兒起身。」

    說著,拉著董俷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

    許久之後,從口中吐出一句:「西平,你可是瘦了!」

    不管以前有什麼矛盾,有什麼情緒,這一句話,足以打動董俷心中的那一根弦。

    眼睛有些濕潤,董俷看著身形臃腫,甚至略顯佝僂的董卓,輕聲道:「父親,您也瘦了!」

    「進屋說話,我們進屋說話。」

    董卓一手拉著董俷,一邊由蔡琰攙扶,臨了還叮囑李儒,「今晚在府中設宴,為我兒接風。」

    「喏!」

    ******

    董西平回雒陽了!

    消息一下子就傳開,雒陽人盡知。

    說實話,對於董俷,雒陽人的心情是很複雜的。這董家人自從來到雒陽之後,就讓雒陽一刻也不得安寧。可仔細想想,似乎和董家又沒什麼關係。董俷是董家的代表人物,同時也在雒陽生活了足有六年的時間,在許多人看來,董俷就是雒陽人。

    虎狼之將回來了……

    許多人的心,都安定下來。

    當然,也有一些人,感受到了莫名的威脅。

    可不管是什麼想法,沒有人在臉上表露出來。當晚,前來赴宴的人,看上去都很高興。

    董俷從濟慈口中了解了董卓的病情,故而不敢讓他過量的飲酒。

    幾乎把所有的酒都擋下來,以董俷的酒量,以感到有一些薰薰然,醉意湧上。

    送走了客人,董俷攙扶著董卓,來到了書房裡坐下。

    董卓、李儒、蔡邕、董旻、還有董俷,五個人算是董氏一族的核心成員。按道理說,蔡邕並不屬於董卓一系。老先生如今逍遙自在,很少參與到朝堂裡面的糾紛。

    可即便是這樣,他身上董氏的烙印,已經清晰可見。

    而其名聲,更讓董卓對他非常尊敬,凡有事情,必然會請教一番。

    董俷是蔡邕的女婿,既然女婿開口了,蔡邕自然也不好駁了董俷的面子,列席會議。

    此前,董俷不在,李儒還真的不太敢把如今雒陽的情況向董卓說明。

    如今董俷回來了,李儒也好像找到主心骨似的,小心翼翼的說明了目前的局勢。

    「情況就是這樣,那天晚上,大半個雒陽城被焚燒……我動用了各種手段,卻始終無法找到所謂的姦細蹤跡。岳父,這隻說明,姦細隱藏的很深,而且比袁隗等黨人更能隱忍。我覺得,這恐怕不單單是黨人的手段,而是整個士族的籌謀計劃。」

    「居然有這樣的事情?」

    董卓也不禁大吃一驚,看著李儒,獃獃說不出話來。

    蔡邕輕捻鬍鬚,「按照文正所說的情況,這件事的確是非同小可。這姦細的隱忍之道,比袁隗更得三昧。自古士與武人不兩立,只有武人依附於士……如果說袁隗和親家之間是權利之爭的話,那麼現在,只怕是士為其尊嚴,與親家的爭鬥。」

    「會是何人籌謀?」

    蔡邕輕輕搖頭,「這個我還真說不好。也許是有人謀划,也許是有人自發而行動。若是後者,就更加可怕。既然是自發,只怕他們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在時間不成熟的時候,定然不會露出破綻。而一旦他們出手,那必然是時機成熟,一擊必殺。」

    董俷不禁惶恐,「那怎麼辦?」

    蔡邕道:「還能怎麼辦?現在,只能見招拆招。所謂一動不如一靜,我們就小心行事,暗中觀察。」

    仔細想想,似乎確實是這樣的情況。

    董俷又想起了白天在街上聽到的民謠,忍不住說了出來。

    董卓一蹙眉,「西頭一個漢,應是高祖旺於西都長安;東頭一個漢,應該是說光武皇帝旺於東都雒陽。自高祖皇帝起,歷經十二帝,逢王莽而斷絕皇統。如今,自光武皇帝到現在,恰好又是十二帝。天運輪迴,難不成是說我們應該遷都長安?」

    董俷急道:「父親,萬萬不可。若是我們遷都,則早先血戰的成果,也就付之東流。」

    董卓撓著頭,苦笑道:「可問題是在於,雒陽破敗,實不宜再為帝都啊。」

    「可是……」

    「西平,你不當家不知道這當家的苦楚。一把大火,讓雒陽城防盡毀不說,只怕這龍氣也……修繕,需要錢糧;百姓安置,亦需要錢糧,僅這兩項,國庫就入不敷出。」

    李儒嘆了口氣,「現在真的是焦頭爛額,眼見著許多事情,偏偏沒錢去做。」

    「竟然如此困難嗎?」

    「何止於此啊。你那部將班咫,的確是有勇有謀,可手段也極其狠辣。一把大火雖然少死了南路軍,但大谷的存糧,也幾乎被他燒掉了大半。如今,兩大糧倉,只剩下了一個。春耕已經開始,我們要面臨的窘境,只怕會更多,又如何是好呢?」

    李儒可算是找到了一個機會,把這些日子來的苦水傾吐。

    他掰著手指頭說:「伊闕關被燒,需要重建。大穀倉被毀,也需要重建……還有,孟津此次也暴露出來了很大的破綻,需要加強防禦。涼州方面,因張邈、馬騰的叛亂,暫時無法給予我們支持……還有,各軍損失頗大,也需要重新補充和調整。如果再擔負上雒陽這麼一個爛攤子,只怕不足三個月,我就要被逼得上吊了。」

    看著李儒愁眉苦臉的模樣,董俷忍不住笑了起來。

    「姐夫,至於這麼嚴重嗎?」

    一直沒有開口的董旻則苦笑道:「何止這些……并州如今無主,鮮卑屢屢進犯。他進犯并州我倒不擔心,可是已經數次自并州突入梁山,和南匈奴聯手窺視關中。」

    董俷不禁收起了笑容。

    「父親,我正要說這件事。我擬成立一軍,將此次聯軍俘虜集中起來,屯軍於安定、石城和北地三郡。一俟整備妥當,兵發朔方,即可平定胡亂,又能練成一軍。」

    李儒立刻道:「岳父,你看看,你看看,我這邊剛說了沒錢,西平就湊過來要錢。」

    那模樣,著實讓人發笑。

    氣氛隨著也一下子緩和了不少,董卓緊繃著的臉,露出了一抹笑意。

    「西平這個建議,不錯……不過自成一軍倒是不必。如今華雄重傷,漢安大都護一職空缺。這樣吧,明日我上表朝廷,封西平為車騎將軍,吳忠侯,領漢安大都護,鎮西將軍……總督雍涼二州,坐鎮長安……恩,麾下可設漢安軍一部,如何?」

    董俷差點沒噎死!

    這麼一大串的封賞,可他只有二十歲啊。

    車騎將軍,那是僅次於大將軍和驃騎將軍的職務,也是大漢第一等的軍事長官。

    鎮西將軍,表明了他的所轄範圍,在雍涼二州。也就是說,兩州軍事,歸於董俷。

    吳忠侯,是一個縣侯,說起來和早先的軹侯差別不大。

    但吳忠縣位於北地郡,等同於是說,你董俷就是北地、安定一地的地頭蛇。

    但這些都不算什麼,最厲害的就是那個漢安軍。也就是說,董俷可以自行組軍了。

    早先董卓也同意董俷自行組軍。

    可那時的組軍和現在的組軍,完全是兩個概念。當時董卓為河東太守,所謂的組軍,不過是私軍而已。可現在,董卓為太師,等於是說,從此大漢將多出一支正規軍。

    班固當年的定遠軍,在往前,有霍去病的驃騎軍,衛青的鎮北軍性質相同。

    這可是許多所謂的諸侯,都無法享受到的待遇。

    李儒等人目瞪口呆,蔡邕也不禁張口結舌。

    二十歲,剛弱冠,竟然得此成就嗎?就算一家人,也不能關照到如此地步吧。

    董卓笑道:「我兒驍勇善戰,十四歲就有伯喈先生賜名虎狼之將,可稱所向無敵。如今,我兒弱冠,卻因滎陽大戰而未能行弱冠禮,就以此作為我這個當爹的補償。此事就這麼決定,遷都的事情,我們再考慮一下。另外,我兒明日最好去見一見陳留王。他可是問過你許多次了……你不在,他總有些疑神疑鬼……恩,倒是個問題。」

    「孩兒知道了!」

    「還有,你上次和我說,要納妾?」

    一句話,把董俷說的滿臉通紅,蔡邕當然知道這個妾,所指的對象,不由得冷哼一聲。

    董卓遇刺的時候,董俷曾說過,要娶任紅昌為妾。

    只是後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於遲遲未能得以解決。

    董卓這一提起來,倒是讓董俷有些不好意思,當下道:「聽憑父親的安排。」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西平,你留下來,我有話要和你單獨的說。」

    而董俷,也正好有事情要和董卓相談,當下點頭,送蔡邕等人出去之後,又回到了房間。

    卻看到董卓從書架后的暗格里,取出了一個錦盒。

    ————————

    董俷:要納妾了,月票做賀禮,多多益善,來者不拒……(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