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71章 雒陽一夜(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271章 雒陽一夜(三)字體大小: A+
     

    北大營中,張濟一身戎裝,擂鼓升帳。

    已經年近四旬的張濟,生著一副好麵皮,眉目之間,流露出不怒自威的神情氣概。

    然而,張濟的心卻在砰砰直跳。

    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個選擇是不是正確,畢竟跟隨董卓多年,多少還是有些了解。在張濟眼中,董卓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邊的李儒,還有那滎陽的虎狼之將。李儒陰狠,往往被他算計的人,到死都不清楚是怎麼死的,就好像那金城的胡軫。

    此次入雒陽,原本是抱著一腔的希望。

    可不成想,張繡的自作聰明,連帶著讓張濟也受到了波及。

    眼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升官發財。那華雄,不過一個頭腦簡單的武夫,居然也能做到大都護,兩千石的俸祿,位同於前將軍,關內侯,這讓一無所獲的張濟,怎能不感到一絲的落寞?而在這個時候,士孫瑞出現了,還拿著他致命的把柄。

    早年圍剿韓遂,張濟曾收取過賄賂,在北地和周慎聯手,放走了韓遂。

    周慎被殺,張溫被斬,張濟原以為罪證已經消除,卻不像還是被士孫瑞拿到了證據。

    同時,士孫瑞給張濟帶來了一個希望。

    董卓活著,他和他的侄子都不可能有出頭之日;而董卓死了,他一家人就能飛黃騰達。

    在這種誘惑之下,張濟決定鋌而走險。

    為了前程,為了侄子,也為他剛娶過門的妻子,總是要嘗試一下,也許就能成功。

    北大營眾將,一個個在睡夢中被喚醒,迷糊著眼睛,走進了大帳。

    張濟神情森然,強壓著心中的慌亂,努力用平靜的語調說:「太師擅自行廢立之事,招惹來諸侯攻擊,天下人指責。我等若繼續跟隨,恐難有前程可言。我擬報銷朝廷,中振朝綱。今有三公相招,當起兵相應,解救皇上與為難,誰願隨我去?」

    懵懂的眾將,竟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

    驚愕的看著張濟,甚至有一種奇怪的想法:今天張大人是不是喝高了呢?

    有大將董越,第一個反應過來,長身站起,怒聲道:「大膽張濟,要背主求榮否?」

    董越和董卓沒有什麼關係,若要強算起來,五百年前也許是一家人。

    話音未落,身旁呼的站起一將,抽出佩劍,一劍將董越刺死在當場,厲聲道:「董賊當死,誰敢不從?」

    這人名叫段煨,說起來和賈詡是同鄉。

    早年曾經是武威一雞鳴狗盜之徒,後來賈詡在臨洮得意,他也就藉機得以提升。

    段煨這個人,說他沒本事,但是很有眼色,也很有頭腦。

    可也說不上有大本事,如今在北大營中自領一軍,算是張濟的心腹吧。

    原因?張濟和段煨也是同鄉,同為武威人,不相互幫襯,難不成要去幫外鄉人嗎?

    古人的地域觀念很強,同鄉與同鄉之間的扶助,可說是非常緊密。

    段煨斬了董越,拎著血淋淋的寶劍,厲聲喝道:「我願追隨將軍,重振漢室朝綱。」

    牛眼瞪的溜圓,那寶劍上還滴著血珠子,令大帳中的眾將,一個個噤若寒蟬。

    張濟心道:關鍵時候,還是老鄉頂用!

    很讚賞的看了段煨一眼,然後道:「既然大家都願隨我,那麼點齊兵馬,殺進雒陽。」

    話音未落,突然中軍官來報:「門外有關內侯徐榮、樊稠求見。」

    徐榮、樊稠?

    這兩個都是董卓的老人,不過在進入雒陽之後,眾將皆有封賞,唯獨這二人只得了一個關內侯的虛職,不但沒有獲得提升,連原來手中的兵將,也隨之被分了出去。

    二人平日和張濟交好,時常在一起喝酒,言語中,流露對董卓的不滿。

    不過這個時候,這二人突然前來,又有什麼事情?

    張濟思忖一下,使了一個眼色,段煨立刻轉身出賬。

    同時,有親兵將董越的屍體搬走,眾將坐在兩邊,一言不發。

    不一會兒,徐榮和樊稠進來。看到帳中的眾將,相視一眼,會心的露出了笑容。

    「張大人這麼晚了,還在公幹?」

    張濟看著二人,「二位將軍前來,有什麼指教?」

    徐榮笑道:「哦,也沒什麼大事。只是晚上突然覺得心煩意亂,故而和老樊前來探望。倒是張大人這一身戎裝,不知是要做什麼呢?」

    這分明是說的鬼話!

    大半夜的,跑來軍營里找人喝酒?

    這種鬼話誰又會相信?

    張濟冷笑一聲,「徐榮,樊稠……你們來了也好。真人不做暗事,我實話實說。我得三公詔令,又有士孫瑞大人受我虎符,命我入城。你們……看在往日的交情上,我也給你們一條明路。天下諸侯,皆不從太師,我等正應順應天意,才是正道。」

    徐榮臉上的笑容更濃,「但不知大人的正道是什麼?」

    張濟抓起桌上的酒杯,啪的一聲摔的粉碎。

    緊跟著,從帳外呼啦啦衝進了一群甲士,把帳中眾人團團圍住。

    樊稠冷笑道:「張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我欲輔佐三公,剷除朝中奸妄!」

    徐榮的笑容,突然不見了,怒吼一聲:「背主之徒,竟敢口出大逆不道之言,給我拿下!」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從徐榮二人的身後,衝出一人。

    此人甩開頭上的罩面盔,快如閃電一般,撲向了張濟。有兩名甲士上前阻攔,卻不想那金髮赤面的男子,驀地抽出一柄十三棱竹節鋼鞭,啪啪兩聲,打得甲士腦漿迸裂。

    隔著桌案,探手一把抓住了張濟的脖子,怒喝一聲:「你給我過來!」

    張濟那麼大的一個人,也精通武藝。可是在那赤面大漢的手中,卻好像一個小雞仔兒。

    啊的一聲驚叫,被對方就抓了起來,往地上狠狠一摔,把個張濟摔得頭昏腦脹。一隻大腳,踩在了他的臉上,耳邊就聽那人聲如巨雷一般的咆哮道:「沙摩柯在此,誰敢妄動!」

    與此同時,徐榮的親兵隨員中衝出兩員大將,揮劍一陣劈砍,把周圍的甲士砍翻。

    徐榮手中,高舉符節,「太師有令,張濟謀反,就地格殺。余者皆屬脅從,不予追究。放下兵器,跪地投降。否則我鳴鏑一出,南大營和東大營兩萬人馬立刻攻擊。」

    張濟一懵,「太師,太師不是在谷城?」

    樊稠冷笑道:「林鄉亭侯早就覺察到你叔侄心存反意,故而設下今日之局,等待你們露出破綻。張濟,你原本有遠大前程,只可惜……你以為你叔侄的那點勾當,能瞞過林鄉亭侯和軹侯嗎?告訴你,太師離京之後,就秘密返回雒陽,靜候爾等自投羅網。」

    一聽董卓回來了,那多年來的積威,令眾將立刻有了主心骨。

    連聲喝令甲士放下武器。

    富貴雖然重要,可總也要有命享用不是。更何況,紹亭侯沙摩柯出現,說明一切都已經沒了希望。

    別看沙摩柯不常和眾人來往,可說實話,涼州眾將對沙摩柯的認識,甚至比董俷還要深一些。為什麼呢?董俷雖然和呂布斗過一場,但也只有并州軍知曉一些。此後,董俷很少有機會展示勇武,所有人都知道他厲害,但不知道有多麼的厲害。

    可是沙摩柯和典韋,卻是實實在在的在涼州軍前和呂布有過一場精彩的對決。

    涼州眾將對沙摩柯,自然是心服口服。

    樊稠嘆了口氣,蹲下來,輕輕拍打張濟的面頰。

    「張大人,別怪我們不夠朋友。當初林鄉亭侯安排我們做此事的時候,我們還有點懷疑。甚至幾次喝酒的時候,都點過你,你卻……只可惜了,你家中那千嬌百媚的小佳人,也要受到牽連。朋友一場,我和徐將軍會儘力保全,只是你嘛……」

    樊稠站起來,也不管那掙扎不停的張濟,拱手笑道:「有勞紹亭侯!」

    沙摩柯可不管那麼多,鬆開腳,鋼鞭呼的砸下來,把個張濟,打得是腦漿迸裂。

    ******

    皇城之中,袁隗等人目瞪口呆。

    李儒冷笑不停,看著那手足無措的張綉,突然道:「小將軍,可惜了你一身的好武藝……我給你一個機會吧。若你能打贏了虢亭侯,我就像太師求情,饒你一命。」

    張繡的手在發抖,向典韋看去。

    典韋夾著雙鐵戟,那眼中流露如猛虎一般的黃芒,厲喝一聲,「牽馬來!」

    有親兵將象龍牽了過來,典韋翻身上馬。

    雖說象龍已經快過了巔峰期,可是昔日的風采,卻是絲毫不減。加之典韋對象龍也是非常喜愛,照顧的頗為周到。典韋一上馬,象龍唏溜溜暴叫不停,衝到陣前。

    「背主小賊,看招!」

    典韋二話不說,揮戟進招。

    張綉此刻,卻是心神不寧……太師為何會在雒陽,如此的話,那叔父豈不是危險?

    他面對的是什麼人?

    那是涼州軍中,只比董俷、呂布差一籌,甚至比華雄還要高明幾分的典韋。

    如今的典韋,剛進入一個男人最為黃金的階段。招法大成,力量兇猛,張綉這一分心可不好,兩個回合,典韋一戟挑飛了他的頭盔,險些砍下了張繡的腦袋。

    典韋怒道:「爾為大將,陣仗之上還有雜念,當真是辜負了二弟對你的讚譽……快快使出你的本領,讓本侯看看,你究竟當不當得二弟那一句當世之良將的說法。」

    張綉聞聽,不由愕然,「軹侯如此贊我?」

    「廢話少說,看招!」

    典韋催馬上前,單戟一探,挑向張綉。而這一次,張綉也拋開了所有的雜念,和典韋打在了一起。也許,這是張綉一生中最為精彩的一戰,多年來苦練的百鳥朝鳳槍,槍影重重,寒光交錯。以典韋之勇武,竟然一時間奈何不得張綉,忍不住連連稱讚。

    董卓扭頭對李儒說:「此子……實在可惜!」

    說完,痛惜的看著種拂和士孫瑞,突然嘆了口氣說:「穎伯,君榮,老夫自認代你們不薄,你們說什麼,我都盡量遵從。你們說要我為竇武、陳蕃平冤昭雪,我應了你們,和黃宛、楊彪一起,披帶刑具上書,還了你等一個清白,只希望我們能精誠合作,重振漢室朝綱。為什麼,為什麼我如此做,你們還要這樣子來算計我!」

    董卓開始還保持著一種平靜,可到了後來,卻忍不住老淚橫流,怒目圓睜的咆哮。

    這件事,還真的是發生了!

    種拂想要為李膺、陳蕃等一干黨人平反,董卓二話不說,佩帶著幾十斤的刑具上朝。

    雖然說,董卓敢行廢立之舉,這為黨人平反,也只是一件張口的事情。

    可他這麼做,卻是想要向雒陽,乃至天下的士大夫示好,表達一種武人和士人也可以精誠合作的關係。

    可惜,所做的一切努力,也許只是士人眼中的笑柄。

    士孫瑞沒有說話,種拂冷笑連連。

    袁隗蓬頭垢面,厲聲吼道:「我等士人,豈能和你這種鄙夫合作,董卓,你也太小看了我們。」

    種拂冷笑,「董仲潁,若非我父提攜,你如今也不過為一方小吏。居然大言不慚……哈哈哈,你啊……當年我兄長就說過,董仲潁不過一天真無知之輩,果然如此。」

    心一陣的絞痛。

    董卓的眼中,凶芒畢露。

    「我無知,我天真,我鄙夫……好,好,好!」

    這三個好字出口,董卓積壓在心中的怒火再也無法忍耐,撫胸咆哮,「今日就讓我看看,你你等的嘴巴硬,還是我董卓的刀口硬。殺了,殺了他們,一個不要留!」

    說完,仍不解氣的咆哮:「是你們逼我的,我今日,就要盡誅雒陽世族!」

    士孫瑞抬起頭,大聲喊道:「我等衝出去,衝出去,還有一線生機,隨我殺,隨我殺!」

    拔劍就向董卓衝去。

    身後數千家兵,蜂擁而上。

    麴義冷戾的笑了起來,舉起大槍,指向了撲來的眾人。

    大盾奇異的散開,弩兵手中,全是形狀奇特的弩機。隨著麴義一聲令下,弩機中鐵矢連發。這種類似於原本在三國後期諸葛亮所發明的連弩,原本早在戰國時期就已經出現了原形。在秦時,成有併發弩,可以並排發射數支弩箭。但隨著祖龍嬴政統一天下,收集天下之金,鑄成十二銅人,而後又焚書坑儒,令併發弩失傳。

    這也是蒲元根據考工錄所研究出來的東西,經過馬均的改良,就成了連弩。

    弩機配有箭匣,內置五支弩箭。可以連續發射,在三十步內,威力非常的強大。

    士孫瑞首當其衝,被無數支弩箭貫穿了身體,直挺挺倒在血泊中。

    只一輪弓箭,就令袁隗一方,死傷數百人。

    當弩箭射完之後,盾兵向前邁出一步,呼的擋在弩兵身前,隨後弩兵後退,長槍兵列於第二排。

    大盾擋住了對手,一桿桿長槍,長戟或刺,或掃,殺得是血肉橫飛。

    緊跟著,盾兵向前用力一推,齊聲喊喝,長刀劃出,帶起一片片凄美的血光來。

    麴義曾在雒陽城下,和高順的陷陣營火拚。

    董俷因此而得出了一個想法,令麴義從數十萬涼州軍中挑選士卒,專門組成一軍。

    非百人將不得加入,與陳到所訓練出的巨魔士,頗為相似。

    但巨魔士以重騎為主,而麴義的兵馬,則以重步兵為主,經過大半年的訓練,還未在戰陣露面,卻已經在皇城內立功。如此精銳之軍,怎麼是一群烏合之眾所抵擋。

    各府私兵在一輪掩殺之後,四下逃竄。

    而周圍城頭上的弓箭手,射出一支支弓箭,將潰兵射殺當場。

    袁隗,種拂等人,舉著寶劍,向董卓衝去。卻被盾兵阻擋,緊跟著一桿桿長槍,刺穿了他們的身體。

    就在這時候,雒陽城中,突然燃起了大火。

    火勢從南宮門開始,一直向外蔓延去。冬日時節,家家都倍有取暖之物,極易走水。

    這大火一起,借著風勢,立刻變得不可收拾。

    董卓在皇城中,見火光衝天,先是一怔,而後憤怒的吼道:「將這些狗賊砍成肉泥……麴義,命你掃平雒陽中所有世族,他們不讓我好過,我,我就讓他們全家死光!」(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