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65章 滎陽大戰(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65章 滎陽大戰(二)字體大小: A+
     

    從營帳中,傳來了一股惡臭。

    曹操強忍著嘔吐的衝動,臉色蒼白,腳步有些踉蹌的走了出來。

    傷營中,瀰漫著哀嚎的慘叫聲音,令人聽著,心裡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痛苦感受。

    曹操走出傷兵營,扶著一棵枯樹,一陣劇烈的嘔吐。

    方才所見到的慘狀,可說是他一生都沒有見過。一件件沾粘血肉、糞便的破布,讓他終於知道了,什麼是戰爭的殘酷。早飯被吐的乾乾淨淨,連苦膽都吐破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嘔吐,曹操直起腰來,腳底下發軟,腦袋嗡嗡的直響。

    就連一向自詡膽子很大的許褚和胡車兒,此刻也比曹操好不到哪兒去。不過,這兩人雖然沒有嘔吐,可是那臉色,卻變得慘白。

    「主公,哪有這樣打仗的,連那玩意兒都要使用?媽的,我一想起來就有點……」

    許褚破口大罵。

    可沒想到他話音未落,曹操又是一陣噁心湧來,扶著枯樹再次嘔吐起來。

    殺人,死人……

    這都是正常的事情。可是董俷這種招數,卻是第一次遇到,是正常人就難以接受。

    「仲康,莫要在和我提起這件事,我現在……嘔!」

    終於恢復了正常,曹操帶著人回到了營帳。

    陶謙正在營帳里坐著,見曹操出現,站起來大聲說:「這仗沒法打了,沒法打了!」

    「恭祖,稍安勿躁。」

    曹操自然明白陶謙是什麼意思,苦笑道:「打仗不就是如此,許咱們攻城,就許人家想出辦法。只是西平這一招實在是太惡毒了,幾天下來,我軍心可謂不振。」

    張超一拍椅子扶手,「不振也要打……都到這份上了,我們沒有退路。」

    「張太守說的不錯!」

    戲志才等人挑簾進來,可以看得出,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伊籍說:「主公,如今我們唯有強攻。誰能堅持到最後,誰就能獲得勝利。我們損失慘重,他董西平難道就沒有損失?就算雒陽有援兵支持他們,又能堅持多久。」

    戲志才無言,沉吟不語。

    曹操真的是很猶豫,不知道是不是該打下去。

    理智清楚的告訴他,不能再打了。可是現實的情況卻告訴他,不打,根本不可能。

    圍困滎陽近四十天,雙方的損失都很慘重。現在,就看誰能撐下去。

    許褚站出來說:「主公,明日我願出戰,為主公拿下南城……」

    「仲康這是什麼話?」沒等許褚話音落下,曹洪呼的起身,大聲道:「主公尚需你來保護周全,怎可擅自離開?主公,我願請令,明日定然為主公拿下滎陽城。」

    曹操想勸說,就聽戲志才開口道:「主公,如今之計,唯有強攻。」

    眾人聞聽,都忙不迭稱讚。

    曹操見大家群情激動,也就不在開口阻攔。

    送走了陶謙等人之後,曹操拉住了戲志才和伊籍,「先生,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智也!」

    戲志才苦笑道:「我何嘗不知。如今想來,當初就不應該勸說主公出兵。我低估了董卓的能力啊……沒想到那董家子區區武夫,居然能把仗打到這種程度……咳咳咳!」

    一陣劇烈咳嗽之後,戲志才閉上了眼睛,令胸中氣血平靜。

    吞了一顆五石散,蒼白的臉,浮現出一抹病態嫣紅,「主公,明日我來指揮戰鬥!」

    「先生,你的身體……」

    戲志才一笑,「主公勿憂,你明日督戰三城,我自領軍,攻打南城。時間不多了,不多了!」

    誰也不知道,戲志才這句時間不多是什麼意思。

    曹操覺得,戲志才想必是要說,若再不能攻破滎陽,這軍中的糧草,可就要出現危險。

    當下也沒有深究戲志才話語中的意思,點頭答應。

    時已寒冬,天亮的很晚。

    戲志才指揮人馬,在黎明時分對南城再次展開了猛烈的攻擊。

    悍不畏死的強勇抬著雲梯撲向城樓,一波波,一波波的攻擊,使得城頭上的金汁已經來不及燒滾。

    「曹洪……」

    「末將在!」

    「我不管多少損失,你又用什麼辦法,我要你給我拿下城頭,否則就提頭來見。」

    仗打到了這種份上,一切陰謀詭計都變得不再重要。

    戲志才一聲令下,曹洪立刻率人向滎陽衝去。

    此刻,董俷手持闊刃刀,奔走於城樓之上。聯軍悍不畏死的攻擊,讓他也清楚,決戰的時候到了。

    闊刃刀不斷的帶起一片片血光,在遍布血水的城頭上,董俷殺紅了眼睛。

    記不清楚究竟殺了多少人,那把當年董夫人送給他的西域寶刀,刀口已經卷了刃。

    即便如此,董俷也沒有時間更換兵器。

    唯有嘶吼著,不斷的揮舞大刀,那血肉橫飛中如同凶神惡煞般的形象,深深的印在了關東聯軍的腦海中。

    戰鬥從清晨持續到了午後,越發的慘烈起來。

    終於,城牆在反覆的攻擊中,塌陷了一個口子。

    曹洪率領人馬自缺口登上了城頭。時已寒冬臘月,這傢伙卻光著膀子,滿身是血。

    董俷不認得曹洪,但是曹洪卻認得董俷。

    曹操不止一次的把董俷的相貌告訴曹家眾將,故而曹洪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撕殺的董俷。

    一聲虎吼,揮刀向董俷撲去。

    董俷也已經殺昏了頭,見有人衝過來,闊刃刀掛著風聲將身邊幾名聯軍劈到。迎著曹洪就衝過去,踏步騰空而起,巨雷般的咆哮聲彷彿霹靂一樣,在城頭上空回蕩。

    鐺……

    曹洪的刀,被董俷一擊之下生生的震碎,腳步踉蹌的向後倒去。

    而闊刃刀也在董俷的巨力中折斷……

    這是董夫人送給他的禮物,不成想卻毀在了這裡。董俷的眼睛通紅,厲吼一聲,糅身撲了過去。

    有聯軍上前阻攔,被董俷閃身避過了兵器,拳頭砸翻了兩人。

    這時候,曹洪剛站起來。

    剛才的一擊,讓他耳根子扔在嗡嗡的作響。沒等他反應過來,董俷就撲到了跟前。

    蒲扇大手一把扣住了曹洪的脖子,幾個聯軍士卒挺槍刺來,更有一桿長槍,穿透了董俷的肩膀。劇痛,令董俷完全瘋狂了……掐著曹洪的脖子,單臂用力,呼的一聲,就把曹洪給輪了起來。一手扣住了長槍,用力一擰,把槍桿扭斷,緊跟著曹洪的身體掃過來,把聯軍士卒砸落城下。

    砰的一聲,曹洪的雙腿砸在地上,被緊扣著脖子的口中,發出一聲慘叫。

    董俷一手抓住曹洪的一條腿,另一隻手抓住另一條腿,雙臂用力,怒吼一聲:「開!」

    曹洪被生生的撕成了兩半。

    滿身的血污,臟器,脖子上還掛著一根腸子。

    董俷一手半片屍體,輪開來一頓兇猛的攻擊。那形象,足以令爬上城頭的士兵心神俱裂。而守在城上的涼州軍,卻是軍心大震,把剛登上城頭,立足未穩的聯軍趕下城去。

    曹洪的死訊,讓強提著一口氣的戲志才當場昏倒。

    當曹操聽到這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跨下去了……

    那可是他本家兄弟,從投靠他以來,就是忠心耿耿。曹操一口鮮血噴出,當場昏迷。

    持續一日的攻擊,不得不停止下來。

    聯軍緩緩的退卻,也使得滎陽,獲得了片刻的喘息。

    清醒過來的董俷心裡很清楚,這樣子下去,只怕是堅持不了多久,滎陽就要被破。

    特別是南城裂開的缺口,雖然在倉促中堵上。

    但是明天,還可以繼續支持下去嗎?

    和賈詡坐在大廳中,兩人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軹侯,我們撤吧!」

    滎陽守將楊定,忍不住站出來說話,「我們可以效仿敖倉,等敵人進來,一把火燒了滎陽。」

    賈詡搖搖頭,「同樣的招數用第二次,恐怕很難成功。」

    董俷說:「楊將軍,我們都已經到了極限。如果我們退出滎陽,將是已經處於崩潰邊緣的聯軍,重獲生機。相反,如果我們能守住滎陽,聯軍就將徹底崩潰。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誰能堅持下去,誰就可能取得勝利。退後一步,我們也就完了。」

    這個道理,楊定豈能不明白?

    可如今的情況是在於,滎陽城牆多有毀壞,還能撐下去嗎?

    董俷感覺氣氛壓抑,站起來走出了大廳。深夜中那冰寒的空氣,令他昏沉沉的腦袋一醒。

    實在不行,就撤吧!

    董俷對自己勸說:已經打到了這個程度,曹操就算佔領了滎陽,只怕也沒力氣西進。

    不行……

    成皋都沒有丟失,我怎能輸給呂布?

    董俷握緊拳頭,否決了先前的想法。是啊,若是呂布守住了成皋,而他卻失去了滎陽,那麼董卓一系,再也沒有人能壓制呂布。不能壓制呂布,此人的野心就會……

    董俷靠在廊柱上,抬頭向空中看去。

    今夜的月光,格外皎潔。映襯的屋檐下的冰柱,晶瑩剔透。

    腦海中靈光一閃,董俷啊的一聲大叫:「我有辦法了,我有辦法了……」

    ——————

    下一章《戲志才之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