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64章 滎陽大戰(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64章 滎陽大戰(一)字體大小: A+
     

    聯軍抵達滎陽城下,沒有做任何的試探,而是直接發動了攻擊。

    按道理說,雙方本應該進行一些短暫的接觸,比如寒暄啊,叫陣啊,斗將之類的行動。

    可是曹操沒有這樣做,而是直接攻擊。

    曹操下書,本想讓董俷把孫堅等人的屍體交還。這原本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卻被董俷拒絕。

    用董俷的話說:想要孫堅的屍體嗎?攻破滎陽,我可以把我的屍體連同孫堅的屍體一起給你們。沒有本事攻破滎陽的話,就不要那麼多廢話,滾回老家去吃奶吧。失敗者就要有失敗者的覺悟,你們又有什麼資格,向我要求你們想要的東西?

    這話說的很惡毒,不留半點情面。

    關東諸侯是什麼人?不是名士,就是世家子出身,講的就是這個面子。

    董俷把話說的這麼絕,讓關東諸侯惱羞成怒。一個個叫囂著,定要攻破滎陽城。

    滎陽城頭,寂靜無聲。

    隨風飄揚的旌旗,在陽光下顯得格外醒目。

    滎陽的歷史非常久遠,經過歷朝歷代的修整,至今仍沿用戰國時期的防禦方法。

    準確的說,整個城防劃分為荒蕪圈、警戒圈和城防圈三個部分。

    距離滎陽三十里範圍內是荒蕪圈,實行嚴格的堅壁清野戰術,連井水也投放毒藥。

    在進入滎陽十里之內,就是警戒圈。

    此時關東聯軍的人馬就集中於警戒圈之內。

    城上架設了床弩等巨型守城設備,並且在弓箭範圍內的城外阻礙物,全部剷平。

    這樣是為了掃清射角和視線的盲點。

    城下十五步的距離,是護城壕溝。深大約有三人左右,水下布滿了竹刺。護城壕之後,有一道矮牆,名為馮垣,堆積了無數易燃物,以阻礙聯軍的視線。馮垣后,還有一個寬約有五步距離的拒馬帶,用於阻礙敵軍接近城牆。之後是靠近城牆五步左右,還有犬牙交錯的木樁,同樣是為了阻礙敵軍攀城和刺殺墜落之地所用。

    整個滎陽的防禦,可說層次分明。

    特別是自漢光武帝之後,滎陽作為雒陽地區的糧倉之一,其防禦更得到了加強。

    廣陵太守張超率領本部人馬,向滎陽發動了第一輪攻擊。

    奇怪的是,滎陽城頭寂靜無聲,直至廣陵軍快要逼進壕溝的時候,突然從城內傳來奇怪的號角聲。緊跟著就有無數聲奇怪的響動,從城內發射出滿天奇怪的黑點,撲簌簌朝著城下落去。那些黑點,是清一色的鐵蒺藜,落地滾動兩下之後,立刻釘在了地上。

    猝不及防的廣陵軍一腳就踩在遍地的鐵蒺藜上,鋒利的銳刺穿透了腳面,鮮血淋漓。

    整齊的隊形,變得散亂開來。

    鐵蒺藜不同於利箭,盾牌手也無法抵擋。最可氣的是,如果地面上早埋伏有鐵蒺藜,那麼還好對付,但這樣從城內突然拋灑,卻使得進攻的一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與此同時,城頭上傳來銅鑼聲響。

    只聽嗡的一聲,彷彿有飛蝗從空中掠過一樣,一片黑雲從城頭上撲落下來。

    「小心,小心……」

    隨著一陣喊叫聲,盾牌手習慣性的架起了盾牌,以防禦箭矢。

    但是,那箭矢勢大力沉,不同於普通的弓箭,全都是長三尺六寸,小指粗細。

    帶著無與倫比的穿透力,打在盾牌上,不斷穿透了木盾,更將盾牌打得粉碎。在第一排的盾牌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狠狠的釘在地上。慘叫聲在空中回蕩不惜。

    蹶張弩……

    張超忍不住驚呼起來,想要鳴金收兵。

    這蹶張弩自戰國時期就已經出現,強秦更依靠其強弩利刃,橫掃六國。但說來也奇怪,自漢以來,特別是從武帝以來,蹶張弩的使用漸漸的就稀少了,甚至沒落。

    其原因和當時的對敵情況有關。

    大漢的敵人,主要來自於草原。蹶張弩也好,床弩也罷,這種用於攻城的利器,相對就減少了使用。取而代之的,則是更為輕便的弩箭,用以更加靈活的作戰方式。

    誰也沒有想到,滎陽會有如此多的蹶張弩和床弩。

    只一輪箭矢,令廣陵軍完全暴露在弓箭之下。緊跟箭雨紛飛,失去了保護的廣陵軍,幾乎是盡沒於滎陽城下。即便是有幸運的人逃脫出來,也是鮮血淋漓,滿身是傷。

    準確的說起來,幾千兵馬對於關東諸侯而言,算不得什麼。

    可是其造成的震撼,卻是讓諸侯久久不語。

    曹操咬著嘴唇,苦笑著說道:「董西平真好手段。幾句話激怒了所有人,斷了我們的退路。看起來他已經有了萬全的準備,想必我們就算是打下了滎陽,也無力再進。」

    戲志才點點頭,卻沒有說話。

    他和伊籍在中軍傘蓋下,眺望戰場上的慘狀。

    遍地的死屍,橫陳於滎陽城外。那殷紅的鮮血,似乎是在告訴諸侯,想要拿下滎陽,就要拿出點本事來。不自覺的,戲志才的眼前浮現出了董俷那張醜陋的面容。

    「誰能告訴我,董西平是用什麼東西,把鐵蒺藜拋灑出來?」

    孔融忍不住向諸侯詢問。

    陶謙苦笑道:「拋石車,應當是拋石車……沒想到董西平把這些古董似的玩意兒拿出來這麼一用,卻有如此的效果。幸好拋石車最多只能達到七十步,可以令井闌掩護,以轒轀突進,先填平的護城壕再說。此次,當由我徐州軍出戰,如何?」

    諸侯聞聽,都齊聲點頭。

    戲志才卻一蹙眉,隱隱覺得,只怕陶謙未必可以成功。

    井闌高約有半引高,若是換算成高度,大約是在十米以上,略過於普通的城牆。

    不過滎陽城高牆厚,井闌也只能持平。

    有犍牛牽引,一輛輛井闌車緩緩的從聯軍陣中駛出。井闌之上,有弓箭手,全都可以拉起兩石弓的控弦士。在距離護城河還有幾十步的距離時就停止下來,以弓箭壓制城上的弓箭手。

    緊跟著,鱝轀車出動,徐州軍緊隨於轒轀之後,向滎陽再次進攻。

    那奇怪的號角聲再次響起,董俷站在城樓上,看著逼近的關東聯軍,露出奇怪笑容。

    果然,關東聯軍,小覷了他的拋石車。

    城牆后,停列著一排排拋石車,足有幾百架。

    這些拋石車是蒲元根據那本《考工錄》上的記載研究出來,又經過他和馬均的改良,其距離可覆蓋二百八十步的範圍之中。霹靂車,這是董俷為拋石車起的名字。

    記得曹操在官渡之戰,第一次靈活的運用了霹靂車。

    只是已經記不清楚那貢獻霹靂車的人是誰,不過今日,董俷決定用霹靂車,讓曹操好看。

    隨著城下武安國一聲大吼,崩崩崩,無數聲奇異聲響過後,巨石自霹靂車上飛出城外。

    如雨的礌石,轟在井闌之上。

    把一座座井闌轟塌在地上,犍牛哀嚎,被礌石擊中,打得是血肉模糊。

    緊隨轒轀的士兵,連同一輛輛轒轀車被砸癱在地上。礌石如雨,哀號聲此起彼伏。

    床弩又是一輪射擊,徹底摧毀了戰場上的攻城器具。

    戲志才輕聲道:「主公,今天還是不要再打下去了,軍中士氣低落,再打下去,也是送死。不如就地修整,待我等商量了具體的計劃,再對滎陽進行攻擊,如何?」

    諸侯連戰連敗,哪有心情繼續戰鬥?

    陶謙和張超損兵折將,雖心有不甘,卻也明白戲志才所說的沒錯。

    繼續打下去,只能是送死!

    當下曹操下令鳴金收兵,草草的結束了第一天的戰鬥。戰場上屍橫遍野,被礌石砸的血肉模糊的屍體,隨著風,把那濃濃的血腥氣彌散在蒼穹,令人感到心冷。

    依照著規矩,戰後會有人收拾戰場。

    董俷這一次倒是沒有阻攔,只是命令城上士兵警戒。

    當一具具血肉模糊,肢體不全的屍首堆積在一起的時候,聯軍中不斷的傳來哭泣聲。

    中軍大帳里,諸侯相互推諉,相互指責。

    曹操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乾脆帶著戲志才和伊籍,在許褚、胡車兒的陪同下,走出了營帳。

    身後自然隨同有親軍,有曹洪率領。

    曹操看著夜色中的滎陽城,感到口中一陣陣的發苦。

    戲志纔則目光灼灼,隨著曹操環繞滎陽一周之後,心中突然一動,生出些許計較。

    回到營寨,戲志才拉著伊籍,嘀嘀咕咕的說著話。

    曹操則強打精神,巡視營地,慰問士兵。直到子時過後,才回到了自己的營帳里。

    沒想到,戲志才等人都在帳中。

    不僅僅是戲志才和伊籍,包括夏侯敦、樂進、李典等武將,也都在大帳中等候。

    「先生,這麼晚了,有事情嗎?」

    曹操不免有些奇怪的詢問。

    戲志才笑道:「剛才我隨主公巡視滎陽,卻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故而令機伯等人連夜制出了滎陽的沙盤圖形,特來與主公解憂……機伯,還是由你來說明吧。」

    伊籍點點頭,將大帳中央那八仙桌上的沙盤掀開。

    「主公,你看……這就是滎陽的大致圖形,可曾看出些什麼?」

    沙盤上的滎陽城,做的很粗糙,但基本的輪廓卻已經呈現出來。曹操蹙眉,走到八仙桌跟前,看了半晌,輕輕搖頭道:「好像沒什麼特別啊。先生,還是你說明吧。」

    戲志才和伊籍微微一笑,「剛才我和機伯又去探查了一番,滎陽為東都襟帶,三秦咽喉,建城的位置,極為險要。有淮水、汜水之天塹,又有邙山、嵩岳之險要,易守難攻。然,也正因為地勢的緣故,汜水低洼,使得南面城牆,較之其他三面略低。」

    曹操有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輕輕點頭道:「哪有如何?」

    伊籍說:「汜水時常泛濫,常會對滎陽造成衝擊。南面城牆之所以偏低,也正因為於此。也就是說,受水患之影響,南城相對松弱,不如其他城般的堅固,牢不可破。「

    許褚對伊籍和戲志才不停的打謎語,非常不滿。

    「機伯先生,有什麼話你就直說,行不行?你們讀書人就是這般的啰唆。要我說,屁的滎陽。把那董西平約出來,比試一場。老許我到時候一刀幹掉他,豈不是滎陽唾手可得?」

    許褚不服氣,可不代表帳中的人都是這般想法。

    夏侯淵哼了一聲,「仲康說的輕巧,你就這麼有把握能打敗董西平?若是輸了呢?」

    曹操也說:「仲康不得無禮。我知你想和西平一戰,但是……」

    言下之意卻是:我怕你會輸!

    只氣得許褚暴跳如雷,可戲志才等人卻把他扔到了一旁,不再理睬。

    戲志才說:「我擬猛攻南城,但亦需要其他人在三面拖住董西平的兵力。這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甚至會出現,即便我們能攻佔了滎陽,也在沒有力量西進雒陽。」

    曹操沉吟片刻,輕輕點頭,「無力西進就無力西進,我等原本也就是要震懾雒陽而已。能打下滎陽,就是一件大勝仗。本初北路軍被阻在成皋,我等聯軍若不得一場勝利,只怕將來就要淪為他人笑柄。我這就召集諸位大人,對滎陽展開攻擊。」

    ******

    第二天,聯軍發起了亡命的突擊。

    一波接著一波的攻勢,不分晝夜的向滎陽進行衝擊。

    聯軍把兵馬全都交到了曹操的麾下,而曹操更發下狠心,下令若攻破滎陽,全軍可以盡情擄掠三日。在這種巨大的刺激和誘惑之下,滎陽城四面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尤以南城的壓力最大!

    聯軍幾乎把所有的精銳人馬都調撥到了南城,而後從四面八方猛攻,死死的拖住董俷的兵力。

    賈詡看出了聯軍的意圖,卻沒有一點辦法。

    戲志才就是擺明了,就是要攻打南城。可這是堂堂正正的陽謀,偏偏無法破解。

    董俷親自坐鎮南城,將其他三城的指揮權,盡數交給了賈詡。

    可即便是只有三城所面臨的巨大壓力,賈詡也感到非常的吃力。

    看得出來,聯軍是玩命兒了!

    諸侯也下了老本兒,這會兒不是保存實力的時候。

    正如曹操所說的那樣,如果連一點成績都沒有的話,那麼整個關東聯盟,再也沒有臉面見人。

    不計血本的晝夜猛攻之下,終於獲得了進展。

    第十日,隨著護城壕溝被填平,馮垣被摧毀,拒馬帶等一應陷阱、機關也被燒得乾乾淨淨。

    不過,雖然聯軍猛攻,卻始終無法再前進一步。

    滎陽城就如同是在血水中浸泡過一樣。原本青灰色的城牆,已經變成了通體的暗紅色。

    天氣越來越冷,城頭上的旌旗也破爛不堪。

    城牆上掛著凝固的血漿,不時還可以看見肉糜混在其中。走在城頭上,就可以聽到啪唧好像是踩在水裡面的聲音。聯軍死傷慘重,同樣的,滎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數百具拋石車已經損毀,再也無法修復。

    床弩巨箭也被耗盡,只能當作擺設來用……

    而董俷所鎮守的南城,則情況更加險惡。隨著防禦器械的不斷損耗,從一開始的對射,到後來的肉搏。聯軍數次登上了城頭,又數次被董俷所打下城去,可謂慘烈無比。

    期間,箭矢一度出現短缺。

    後來還是郝昭出了一個主意。

    「主公,我小時候曾聽老人說過一件事情。將糞便燒滾,加入砒霜之類的毒藥,所造成的殺傷力非常厲害。老人們說,很早以前曾有人用過這種辦法,但是後來因為過於歹毒,就失傳了……如今我們不宜過多損耗箭矢,但人總是要吃喝拉撒。」

    這主意,聽上去非常的噁心。

    可如果真的有效果,似乎也不差。

    董俷當下令人搜集滎陽溝渠中的糞便,並且把藥鋪中的各種有毒藥物全部徵集起來。

    一時間,滎陽城上空瀰漫惡臭之氣。

    董俷甚至一度被那股味道嗆得嘔吐,可慢慢的,也就習慣了。

    這種被郝昭稱作金汁的玩意兒,非常歹毒。城頭大鍋里沒日沒夜的都有煮沸的分辨。有專人用大勺,一俟聯軍攻到了城下,就一勺一勺的往下揮灑。滾燙的金汁滴落在人身上,除了會造成燙傷的結果之外,還會腐蝕肌膚,令人傷者加重病情。

    最要命的是,被金汁潑中以後,傷口無法復原。

    即便是軍中的醫生,也對這樣的情況束手無策,長吁短嘆……

    _____

    註:關於金汁的使用,根據一些資料記載,是由郝昭所發明,於三國末期開始使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