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57章 狼煙四起(懇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57章 狼煙四起(懇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嘉德殿是漢帝與群臣商議朝政的地方,換句通俗點的說法,就是所謂的金鑾寶殿。

    不過自漢帝劉宏駕崩之後,嘉德殿已經有一年多沒有開啟。

    早先何進輔政時,基本上是在大將軍府內把事情商議決斷,而後在嘉德殿走個過場。到了董卓,更簡單了,所有事情全部在大宅門,也就是現在的太師府內決斷,連那個過場也不走。原因嘛,非常簡單。當初何進上面還有個太后垂簾聽政。

    而現在,漢帝劉協幾乎沒有靠山,年紀又小,能做什麼?

    在這一點上,董卓做的沒有何進靈活,不過卻也符合了他那武人天生的直爽性情。

    突然到嘉德殿議事?

    對於韓馥等人的舉動,董俷也很清楚。

    不過李儒早已經商定了對策,故而也不是非常著急。

    如今突然上朝議事,只怕是李儒的計劃,也將要開始了吧。雖然一直避免著那所謂的歷史重現。可是當歷史真的重現時,董俷發現自己非但沒有失望,反而很興奮。

    十八路諸侯嗎?

    董俷心中冷笑,終於要拉開大幕了!

    吩咐武安國回家告訴蔡琰一聲,他帶著王戎就徑直來到了南宮。身為光祿勛,南宮守將皆屬董俷麾下。今日當值的武將,是呂布手下的高順。進入南宮的時候,董俷忍不住停下腳步,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這個平素里沉默寡言,幾乎不說話的名將。

    高順也看著董俷,微微躬身,再也沒有舉動。

    「此人,狂妄!」

    王戎忍不住輕聲說道。

    董俷朝嘉德殿走去,聽到王戎的話,卻笑了,「高順雖然狂妄,的確有狂妄的資本。」

    其實,董俷也動過心思,拉攏一下高順。

    但結果……

    呵呵,麴義說,雒陽城內在治軍方面能與他比肩的人,唯有高順一個。

    麴義也是個很狂妄的人,也許狂妄的人,總是有著不同於常人的自尊心吧。

    所以,董俷並不介意。

    王戎在青瑣門外停下腳步。因為那青瑣門后,就是皇城重地,絕不是普通人可以進去。

    王戎身為董俷的護軍統領,地位很高。

    但是董俷平時做事卻非常主意,不肯輕易的就預約的規矩。所以,只董俷帶著兩頭雪鬼進了青瑣門,直奔嘉德殿。

    大殿之上,鴉雀無聲。

    待董俷進入之後,朝廷的官員都已經聚集完整。

    漢帝劉協,坐在龍椅上,怯生生的向四處張望。這殿堂上,竟然無一人是他親信。

    密謀鳩殺劉辨,換來的結果是,長樂宮的侍衛全部更換了一遍。

    八十多個小黃門,都是當年董皇后給劉辨留下的小黃門,被董卓殺了一個乾乾淨淨。

    如今,許久沒有登上朝堂的劉協,突然得到消息說是要上朝,不免心中忐忑。

    董俷上殿,諸多大臣向董俷行禮……

    董卓見人都已經來齊了,笑著說:「諸位大人,今日請諸位商議朝政,所要談論的就是那關東諸侯謀逆興兵……李儒,把反賊的矯詔誦讀一遍,讓大家聽一聽。」

    李儒站出來,高聲誦讀榜文。

    劉協別看年紀小,可是文辭方面的造詣並不差。

    董太后對這方面的管教非常嚴格,故而那榜文雖然用詞生澀,可劉協卻聽懂了。

    臉色越來越蒼白,小手緊握成了拳頭。

    原來,這天下人並不認為我是正統,他們興兵要殺董卓,可董卓死了,我該怎麼辦?

    劉辨向董卓看去,卻見董卓,也看著他,臉上有一種很奇怪的笑容。

    小子,聽我的,你就能穩穩的做皇上。如果再耍花招的話,只怕你這皇位就不穩了。

    「徐州刺史陶謙、漁陽太守公孫瓚、奮武將軍曹操、豫州刺史孔伷、金城太守張邈、行北地太守馬騰、陳留太守張揚、北海太守孔融……共二十二路諸侯,與酸棗會盟……立渤海太守袁紹為盟主,糾合義兵,並赴國難。凡我同盟,齊心協力,護我漢室皇統,興我大漢社稷,以致臣節,必無二志……主盟者廣陵功曹臧洪。」

    董俷剛開始聽著,還覺得心驚肉跳。

    歷史上的十八路諸侯,怎麼如今卻變成了二十二路諸侯?

    馬騰?何時成了北地郡太守?張邈……這名字有點耳熟,可是卻想不起此人的來歷。

    至於其他人,董俷已經記不清楚是否和演義中的吻合。

    但大致上而言,還算是熟悉。倒是揚州刺史秦頡,居然沒有出兵?難道他贊同董卓?

    不過聽到最後,特別是那主盟者的官位,卻讓董俷忍不住放聲大笑。

    不是刺史就是將軍的一個同盟,卻讓一個小小的廣陵郡功曹站出來主盟?董俷露出一絲冷笑:可想而知,這同盟之不牢固,怕也是和歷史上的那個同盟差不多。

    「揚州刺史為何沒有響應?」

    董俷突然問道。

    滿朝文武,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聽到那些同盟者,這些朝臣都嚇的不輕。怎麼這一位非但不害怕,還覺得人少了不成?

    李儒知道董俷和秦頡的關係,當下一笑,「軹侯有所不知,年初時秦刺史剿滅震澤盜匪彭式,就一直卧病不起。想必這一次,秦刺史也是因病,才沒有出現吧。」

    董俷掃了朝堂上的朝臣一眼,輕輕點頭。

    如今,二十二路諸侯起兵,也代表著關東之內,董卓所有的敵人基本上都站出來了。

    不怕他人多,就怕他躲在暗處。

    李儒抓捕了袁隗,就等待著各地諸侯的下一步行動。

    至少從目前看起來,李儒的計劃還算是不錯。外面的敵人都出來了,那麼內部的呢?

    不過,董俷還有些心痛。

    曹操終於還是站出來了……原本以為,這個當年在雒陽的好友,會支持自己。可沒成想,他最終還是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也許,這就是命,董、曹無法共存吧。

    劉協顫聲道:「太師,如此多的反賊,該如何是好?」

    董卓神色淡然,「區區毛賊,何足掛齒?」

    一名大臣站出來說:「太師此言差矣。諸多大人,如何又成了毛賊?如今諸侯五路興兵,自涼州各地發兵……五十萬大軍虎視雒陽,但不知太師有何破敵之策?」

    那大臣,尚書台尚書耿紀。

    臣工之中,種拂叔侄微微蹙眉,卻沒有站出來說話。

    但有一人卻說:「耿尚書此言差矣。諸侯兵將雖多,但是莫要忘記,關東百姓忘戰日久,雖然人數眾多,可是戰力卻極為低下。袁本初等人平日里養尊處優,清談或許是一把好手,可是要論起行軍打仗,只怕和董太師相比,就相差有天壤之別。」

    耿紀厲聲道:「鄭泰,莫忘記袁紹曾平定冀州黃巾……」

    「耿尚書難道認為,涼州軍和那黃巾軍一樣,是烏合之眾嗎?且不說太師麾下,有軹侯、溫侯這等絕世虎將,并州軍、涼州軍,也全都是天下強勇,反賊怎是對手?」

    耿紀,是第一個忍耐不住跳出來的黨人!

    這一點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

    讓董俷感到吃驚的,卻是那鄭泰。

    分析起來頭頭是道,似乎也非常有見地。而且聽他的口氣,很明顯是站在董卓一邊。

    李儒冷笑道:「來人,請耿尚書離開吧。」

    「鄭泰,你這反覆小人,莫忘記了當年太傅是怎麼提攜你的。如今國賊當道,你卻助紂為虐。他日必不得好死,必不得好死……」

    鄭泰神色肅然,「當今皇上在位,韓馥、袁紹等人卻稱聖上不為正統,才是大逆不道之徒。鄭泰當年雖有太傅提點,但也知道天地君親師,這君卻排在師之前。鄭泰可為聖上粉身碎骨,亦不與小人勾連。耿尚書,以泰之見,你才會不得好死。」

    耿紀破口大罵,被人拉下了金殿。

    董俷看著鄭泰,哪知他說完之後,卻無聲的退入了臣班。兩邊的大臣,有意無意的躲閃了一下。倒是讓鄭泰孤零零的站著,看上去要多凄涼,就有多麼的凄涼。

    然則鄭泰,傲然而立。

    這傢伙,倒是個愚忠之輩。

    董俷撓撓頭,開口道:「鄭大人剛才所說的的確有道理。逆賊看似強大,實為烏合之眾。我等何需擔心?當年張舉謀亂,本侯初至雒陽。大將軍問我可有破敵良策,我只說兵來將擋,水來土填。今日局勢,依舊如此,敵人來了,那就把他們幹掉。」

    董卓笑逐顏開,「軹侯所言不差,反賊謀逆,打也就是了!」

    說著話,向鄭泰看了一眼。

    鄭泰沒有反應,只是默默站立。

    劉協輕聲問道:「只是不知道太師該如何打呢?」

    李儒冷笑,「賊兵雖眾,但我觀之卻如土雞瓦狗。張邈……以清談之士,雖與馬騰勾連,但只需要前將軍牛輔穩守隴西一線,只需進入寒冬,其軍將不攻自破。」

    「哦?」種拂很好奇的問:「為何?」

    「此前韓遂作亂,二十萬大軍猛攻隴西,卻落得個慘敗。馬騰也罷,張邈也好,麾下大都是羌人。想必那些傢伙應該還記得,幾年前在冰雪中忍飢挨餓的情形。」

    涼州一系的人,聞聽都笑了起來。

    董俷說:「我有一計,可能張邈動彈不得。我與白馬羌王騰子駒素有交情,可命其自河谷出,襲擾金城。太師只需要給騰子駒一個名號,無需金銀,他自會效力。」

    李儒董俷說完,種拂的臉色卻變了。

    如此一來,則張邈、馬騰……恐怕是指望不上了。

    「這不難辦,可封騰子駒為河湟將軍,漢壽亭侯……皇上以為這樣做,如何?」

    董卓今天擺明了就是要示威,劉協聞聽,忙道:「就依太師所言。」

    李儒接著說:「命李傕郭汜二人扼守長安,震懾三輔。則朔方、河東必不敢妄動。」

    董卓點頭,「正當如此。」

    「如此以來,後顧之憂則無,太師可全力對付關東諸賊。」

    「但不知道如何分配兵馬?」

    李儒笑道:「京畿有兩大糧倉,東敖倉,於滎陽之畔,南大谷,靠近伊闕關。這兩大糧倉,囤積有雒陽三分之二的糧草,當需謹慎處置。大穀倉,毗鄰伊闕關,有韓猛將軍一部鎮守,當沒有大礙。只是敖倉一地,靠近延津,當不能不謹慎小心。我之意見,當有大將鎮守……」

    說著話,李儒看了董俷一眼。

    這是肉戲要開始了!董俷一笑,搶先出列,「皇上,微臣請命,願鎮守滎陽。」

    劉協一看是董俷,心裏面也忘記了許多仇怨。

    不禁點頭,「軹侯鎮守滎陽,則朕無憂矣……」

    董卓微微蹙眉,「我兒願為皇上分憂,為父甚為高興。只是不知道我兒要多少人馬?」

    「孩兒本部千人,加上父親的五千湟中義從,足矣。」

    所有人聞聽,倒吸一口涼氣。這軹侯莫非瘋了,區區幾千人,就想要抵擋數萬大軍?

    董卓想了想,「西平莫要大意……這樣吧,我給你一萬精兵,無我命令,不但擅退。」

    「喏!」

    李儒說:「如此一來,大谷、敖倉確保無憂,則關東諸賊,唯有自成皋和孟津二地進兵。可命華雄大都護鎮守成皋,由張遼將軍把守孟津,賊眾雖多,卻難進半步。」

    哪知道華雄正要站出來領命,董俷卻變了臉色。

    「不可!」

    他站出來大聲喊道,令朝堂上所有人,都不禁詫異。

    華雄更是滿臉通紅,他正準備接令呢,董俷卻鬧這一出,讓他的面子實在不好看。

    「軹侯這是何意?」

    董俷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成皋,又名虎牢關。演義之中,曾有汜水關一說,是關羽斬華雄的地方。

    董俷和華雄的關係很不錯,所以對汜水關很小心的留意了一番。哪知這一查找,卻險些把他氣死。羅貫中在這裡,又搞出了一個延續千年的大騙局。汜水關,東漢時,哪有汜水關?

    遍查了司隸地圖,也沒有找到汜水關的位置。

    後來打聽,才知道在汜水畔,確實有一個地方叫做汜水鎮,但是卻不是什麼汜水關。

    汜水鎮位於虎牢關和滎陽之間,沒有任何戰略意義。

    而且,汜水鎮靠近與虎牢關,也就是說,所謂的汜水關,其實就是現在的虎牢關。

    雖然不知道關公的去向,但董俷總覺得,那虎牢關未必是華雄的風水寶地。

    故而聽聞讓華雄鎮守虎牢關,董俷立刻站出來阻止。可開了口,就曉得有些魯莽。

    華雄是個要面子的人,如果不能找出個理由,只怕會讓他不快。

    眼珠子一轉,董俷道:「孟津一地,距離雒陽最近。若我是袁紹,定會派一支奇兵突襲,同時佯攻成皋,以作掩護。所以,孟津守將,必須是智勇雙全。以我之見,華雄將軍守孟津,我再遣部將龐德為副將,氏儀為軍師,定然可以確保孟津無憂。」

    氏儀,字子羽,是盧植推薦給董俷的東觀士子。

    蔡邕聽說董俷想要徵辟氏儀之後,當下就答應下來。當時氏儀正因雒陽動蕩,想要回北海。哪知道蔡邕出面挽留,而且氏儀對董俷的印象也不差,故而很快就答應下來。

    此人性情沉穩,是個很務實的人。

    有他在華雄旁邊出謀劃策,當不成問題。

    華雄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拱手道:「小將剛才失禮,軹侯勿怪……」

    董俷只是一笑,表示沒有關係。

    李儒想了想,「軹侯所憂,的確是有道理。若是反賊突破孟津,那雒陽可就危險。」

    董卓亦點頭,「那就讓華雄鎮守孟津。」

    李儒說:「既然如此,那就由文遠鎮守成皋……」

    話音未落,卻惱了一員大將。他閃身站出來,「連軹侯都出馬,為何不派我出戰?」

    抬頭觀望,正是呂布。

    只見呂布滿臉的怒氣,大聲道:「太師,自呂布歸順以來,寸功未立。如今反賊前來送死,布願請戰,鎮守成皋……文遠,你可要和我爭功不成?」

    呂布為何會如斯急切的請戰?

    並非是沒有道理。當日他奉命保護董卓,不想卻在正陽門遭襲,還令董卓受了傷。

    雖說這件事和他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呂布卻深以為恥。

    這些日子來,他就覺得所有人看他的目光有點不一樣。好像是在說:「看,還飛將軍呢,連主公都保護不周,被刺客所傷?若是我啊,一頭撞死了,省的丟人。」

    當然,這種話只是呂布的臆想。

    就算真的有人這麼認為,也不可能當著呂布的面來訴說。

    可是呂布就是覺得,大家其實都是這麼想的。這心裡的憤怒和羞愧,讓他抬不起頭。

    若不能建立奇功,洗刷身上的恥辱,他勢必不肯罷休。

    所以聞聽幾處大戰都沒有他的份兒,這心裡可就好像貓兒抓似的,難以再沉默下去。

    不等李儒開口,呂布一把抓住了張遼的胳膊。

    「文遠,你要和我爭功嗎?」

    那手勁兒大了一點,抓的張遼忍不住呲牙咧嘴的倒吸涼氣。

    苦笑道:「溫侯此言差矣,小將怎敢與溫侯相提並論?」

    「太師,你看到了,你看到了……」

    和呂布接觸下來,董俷其實蠻喜歡這傢伙。是個很直的人,同時也是個很實際的人。

    董俷不禁笑了起來。

    歷史上,呂布曾在虎牢關前戰三英。今日若是不讓他出戰,雖然沒有了三英,卻不能再少了呂布。

    少了呂布的虎牢關,還是虎牢關嗎?

    董俷當下說:「依本侯之見,溫侯可鎮成皋……可命張遼、高順為副將,父親以為如何?」

    董卓也不由得笑了起來,「就依西平所言。」

    呂布看向董俷的目光,頓時有點不一樣了。唯有軹侯,方知我心……那眼中,帶著不勝感激之意。

    ——————————

    前面好像有個錯誤……

    三國演義中說,這時候的荊州刺史是劉表,可我查到的資料,此時的荊州刺史,卻是王睿。也不清楚那個是真的……

    反正羅貫中忽悠的我們太多了,我只當這時候的劉表,還是沒有成為刺史吧。

    劉表的荊州刺史,貌似也是董卓給的喔,糊塗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