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52章 那是誰?(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52章 那是誰?(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搞出這麼大的動作,豈能沒有后招?

    李儒才不怕什麼袁家的花招。但是他不得不小心一件事,袁家可以隨時拔掉,但主謀未必只有一個。有袁家在,就會引無數的飛蛾前來撲火;可若是袁家不在,那麼所有的敵人,就全部從明處隱藏到了暗處。那樣的敵人,才是李儒最擔心的對手。

    敵人強大不害怕,害怕的是不知道誰是敵人。

    李儒冷笑道:「老東西這顯然是想要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嘿嘿……不惜拋出兩個死士。」

    蔡邕點頭,表示贊同李儒的看法。

    董俷還是覺得不滿,氣呼呼的又坐下來。

    身上的黒錦衣濕答答的,到處都是血,髮髻中甚至還夾纏了一些肉糜。一屁股坐下來,台階上立刻出現了一個血印子。閉上眼睛,努力的想讓自己保持住冷靜。

    李儒拍了拍董俷的肩膀。

    「西平,你別著急……老狐狸的尾巴已經露出了,接下來看看他還有什麼花招。」

    「就這麼等著?」

    「不!」

    李儒彎下腰,附在董俷的耳邊輕聲道:「我知道雒陽的混混們都是你的人,盯緊各大世家的門,連他們的門子,我們都必須清楚每天和什麼人說話,什麼人接觸。」

    「我這就安排!」

    董俷說著站起來,「姐夫,父親已經沒事了,你也回大宅門那邊吧。估計那邊已經亂起來了……還有,通知司隸兵馬,讓他們加強戒備,小心別被人鑽了空子。」

    「放心,我自有安排。」

    ******

    當晚,留在雒陽,屬於董俷一系的人馬,都集中在了蔡府的書房裡。

    「請諸位來,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日間所發生了事情。」董俷神色看上去很平靜,但是言語中陰森森,讓所有人,都感受到此刻隱藏在他心中,那濃烈的殺機。

    典韋只說了一句話:「該殺!」

    然後,就閉上了嘴巴,不再發言。

    糜芳如今是尚方令,隸屬少府,掌管兵器。

    他沉吟片刻之後,起身開口道:「主公,今日我遇到了一件事。」

    董俷向糜芳看去,「什麼事?」

    「今天我路過長樂宮的時候,發現有一人匆匆的從裡面走出來。我本來想追上去查看,但隨即就傳來了禁足令。我當時身上沒有令牌,也不好隨便亂走,就回去了。」

    董俷一怔,不知道糜芳的話是什麼意思。

    反倒是班咫很疑惑的問道:「子方,你見那人的時候,是什麼時辰?」

    「大約過了酉時,快戌時的時候。」

    董俷不解的看著班咫,「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主公,自太師掌權以來,一般人是無法進入長樂宮的,除非是宮中的小黃門。」

    糜芳急忙道:「不是小黃門,這我可以肯定。他走路的姿勢,不像閹寺。」

    「不是閹寺,正常人要想進入長樂宮,要麼需要通過南宮重重守衛,要麼就要經過北宮的盤查。沒有太師的命令,恐怕沒有人能進入長樂宮。而當時,北宮因太師遇刺之事,封鎖了宮門,不可能放人進去。誰,誰會在這時候,進入長樂宮呢?」

    董俷聞聽,不由得蹙眉。

    長樂宮,原本是太后居住的地方。董卓廢掉了漢帝劉辨,將何太后和劉辨一同趕進了永安宮中。所以長樂宮也就空了下來,從而成為新帝劉協暫時所居住的地方。

    酉時……

    正是伍瓊等人的刺殺結束,全城兵馬調動的時候。

    北宮是不可能進入的,而南宮當時雖然也戒嚴,但因張遼等人帶走了人馬,實際上南宮當時的守衛,應該非常鬆懈。可即便是如此,普通人也不可能由南宮進入長樂宮。

    「馬嵩,立刻去大宅門,讓姐夫查一下今天在南宮當值的官員,究竟有那些人。」

    如果這場刺殺所為的就是掩護這個人的話,其圖謀絕對不小。

    馬嵩如今已經卸下了商人的身份,在少府中擔任守宮令,專門掌管御用的筆墨紙硯。

    聞聽董俷吩咐,他立刻前往大宅門去。

    看看在座的一幹將領,董俷突然笑了起來:「大家別擔心,父親不會有事。有人想和咱們玩兒遊戲,那咱們就奉陪到底。看看是他們的脖子硬,還是咱們刀鋒利。」

    一句話,說的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氣氛隨之緩解了不少,董俷又讓眾人看好自己的人馬,隨時準備出戰。

    武人的榮耀,是在戰場上。

    朝廷裡面的勾心鬥角,對於他們而言非常的乏味。

    麴義、班咫等人都覺得,自董卓入京之後,努力的平穩大漢江山的局勢,大半年的辛苦,換來了雒陽的穩定。若說董卓做錯了什麼事?可能就是那廢立的舉動吧。

    可至少,董卓的確是在為朝廷做事啊!

    而他們今日的榮華富貴,更是和董卓密不可分。有人刺殺董卓,在他們看見,簡直不可饒恕。

    當下一一表示,絕不會給賊人可乘之機。

    董俷送走了眾人之後,馬嵩回來了。他帶回來了一份名單,遞給了董俷。

    「今日在南宮當值的大小官吏,不管文官、武官都在上面。酉時帶兵出去的人,也都有標註。沒有標註的人員,基本上都留在宮中,李大人說,有什麼發現,儘快通知他。」

    董俷點點頭,「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估計這兩日,雒陽的事情會很多。」

    送走了馬嵩,董俷把名單鋪在了桌案上。

    他半眯著眼睛,一個一個的掃過名單上的名字,把不太可能的人物,一一刨除。

    而後,拿起毛筆,在兩個名字上勾了一個圈。

    可那臉色,卻變得鐵青,咬著嘴唇,久久的呆坐不動。

    這時候,武安國進來輕聲道:「主公,太師他醒了,請您馬上過去。」

    董俷哦了一聲,把名單踹在懷裡,而後走出門以後,又折回來,從桌案下拿出一個兜囊。

    武安國是負責保護董卓的人,另一邊董鐵,有濟慈照料。

    四頭雪鬼,靜靜的匍匐在董卓病房的門前,董俷過來,其中的兩頭立刻搖頭擺尾的過來。

    輕輕拍拍雪鬼的腦袋,而後走進了病房。

    董卓靠在褥子上,氣色還算不錯。他伸出手,示意董俷坐下,而後驀地笑了起來。

    「父親,您笑什麼?」

    「沒什麼?只是為父今日方知,我兒其實是關心我的。」

    也難怪董卓會這麼說。

    從小到大,董卓和董俷的關係並不親密。後來二人雖然和解,可相聚的時間卻少。

    說親熱嗎?也不是很親熱。

    董卓有時候甚至會覺得,董俷對他不想是兒子,更像是某種利益上的盟友。

    可是在他受傷的時候,董卓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董俷對他關心。做一個父親而言,他滿足了!

    董俷也笑了,「父親,您這是什麼話?您是我爹,我是您兒子,怎能不關心。」

    董卓咧開大嘴嘿嘿的笑了……

    「聽說,你要納妾?」

    董俷一怔,旋即明白了董卓說的是什麼人,輕輕點頭道:「紅昌隨我出生入死,不離不棄。她的心意,我明白……特別是這一次,琰兒出事,她又險些喪命,我覺得,我該娶她。」

    董卓點頭,「那丫頭倒是個知道情意的,不錯。阿丑,你媳婦同意嗎?」

    「姐姐沒什麼意見!」

    「嘿嘿,你倒是好福氣,當先我想納妾,你娘就始終不同意。否則,也許你娘……」

    這兩個『你娘』指的是不同的兩個人。

    一個是花鬘,另一個卻是生下董俷時就死去的親娘。

    董俷的神色,頓時變得有些黯淡起來……

    「好了,不說這個了!」董卓意識到說錯了話,當下把話題扯開,「周毖招了嗎?」

    董俷搖搖頭,「那傢伙咬斷了舌頭,自盡了!」

    董卓聞聽,不由的流露失望之色。旋即惡狠狠的說:「倒讓他死的太容易了。」

    「溫侯血洗了英雄樓,而且所有和英雄樓有關的人,都被抓起來了。只是姐夫說,這些人顯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估計很難得到有用的線索。史阿畏罪潛逃,至今沒有消息……爹,我等會讓人給你送來一件軟甲,你貼在裡面穿。史阿一日沒有消息,我們就一日不能鬆懈。那傢伙,是個天生的刺客,絕對不好對付。」

    「史阿……」

    董卓用力的捶打床榻,扯動了傷口,不由得欸呦了一聲。

    「爹,你躺著……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什麼事?」

    董俷沉吟了一下,「岳丈今日給我出了個主意,說不定可以穩定爹你的地位。所有人都覺得,爹廢了辨,是因為私慾。爹何不做出姿態,讓他們看看,您對辨很好?」

    「如何做?」

    「辨的年紀不小了,我覺得可以給他找一門親事。最好是和皇室有關聯,讓人知道,爹對辨,其實很好。」

    董卓笑了,「是你對那小子好吧……說吧,你要給他選那個人?」

    「不其侯伏完,是名臣之後,又是陽安長公主的夫婿。其三女伏壽,頗有美名,容貌不俗,和辨倒是絕配。不其侯如今官拜輔國將軍,說起來和辨,門當戶對。」

    董卓一皺眉,「伏壽,好嗎?」

    好不好的,董俷並不清楚。

    按照演義中的說法,劉辨這時候已經成親,可不知為何,至今還沒有那個唐妃出現。

    董俷曾查過,雒陽能有這樣地位的,又姓唐的,只有中常侍唐衡一人。

    不過唐衡的家人,早在黃巾之亂那一夜,被太平道教徒殺了個乾淨。的確是有個小女孩,但不曉得是不是唐妃。索性,把那位歷史上應該屬於劉協的老婆給劉辨,算是那小子坐了劉辨皇位的一種補償吧。而且,若能這樣,倒真的能為董卓正名。

    董卓想了想,「也好,不過這件事,最好還是讓你老丈人出面。」

    「是!」

    董俷接下來,卻有些沉默。

    董卓是個人精,怎能看不出董俷有話要說。

    「阿丑,你我父子,應該一條心,別遮遮掩掩,讓人生了疑慮。有什麼話,你說吧。」

    董俷當下把糜芳見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時天已經半黑,糜芳也沒有看清楚那個人……我從姐夫那裡要來一份在南宮當值的名單。我一個個的排除,結果卻發現……爹,還是您自己來看吧。」

    說著,把名單交給了董卓。

    掃了一眼,當董卓的目光從那兩個帶勾的名字上掃過時,臉色頓時鐵青。

    「阿丑,你莫要開這樣的玩笑。」

    ————————

    惡漢一群已滿

    庚新交流一群已滿

    庚新交流二群已滿

    惡漢二群:56292576

    惡漢三群:33549125

    惡漢四群:52307716

    歡迎加入新群,今天有點心慌慌,盡量第四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