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43章 昭寧大事記(一)七千字,補昨日章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43章 昭寧大事記(一)七千字,補昨日章節字體大小: A+
     

    昭寧,是漢帝劉辨的第二個年號。

    初登基的時候,何進建議把年號定為光熹,劉辨雖然不甚滿意,但最終還是同意了。

    心裏面總覺得很彆扭,覺得何進插手的事情太多了。

    如今何進死了,辨心裡很難過。只有真正面對整個大漢天下的時候,他才知道當初何進為他擋下了多少凄風冷雨。有些時候,失去了以後,才知道原來擁有的,是多麼的珍貴。

    辨的心情很低落,對於朝政也就無甚興趣。

    而這一切落入在一旁暗中觀察的董卓眼中,就變得更加不是味道了。

    兩天里,這已經是第四次來看望蔡邕了,可是蔡邕自從朝堂中的事情穩定下來后,就病倒了。

    一個老邁文士,在危難時支撐著整個朝堂的正常運轉。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時間,可就是這一天,整個雒陽城卻發生了多少驚天動地的事情。

    外兵入京,雒陽城外,涼州軍、并州軍相互對峙。

    而城內,失去了何進之後,各路人馬都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況,紛紛被人吞吃下去。

    北軍被瓜分的七零八落。

    如今屯騎、越騎和長水三軍因不在雒陽,得以保全了編製。而步軍、射聲兩軍,已經成了一盤散沙。羽林軍左騎,因何苗之死,而變得潰亂不堪,右騎雖然還沒有被瓜分,可已經出現了混亂的苗頭。整個雒陽,只有北宮衛沒有出現半點混亂。

    就連那西園新軍,除了張綉率本部人馬回歸董卓麾下之外,其餘七校,還在觀望。

    這麼混亂的局面,對於蔡邕而言,顯然是有一些窮於應付。

    最重要的是,因為他的緣故,造成了大宅門的防衛空虛。女兒被掠走,雖然女婿已經帶人追下去了,可依舊對蔡邕造成了非常大的打擊。疲憊,驚嚇,愧疚,牽挂……

    種種事情匯在一處,蔡邕在董卓入京的第一天晚上,就發起了高燒。

    幸好有濟慈在,老爺子算是保住了性命。可是病情卻不斷的反覆,時而糊塗,清醒的時候,也是不停的詢問蔡琰是否回來。要麼就是抱著小文姬,在榻上默默垂淚。

    濟慈說:「伯喈先生的病根子還是在心裡,只怕一時半會兒的好不了。」

    這如果是在平時也就罷了,可現如今董卓正需要人為他參謀一下,可身邊可以參謀的人,卻一個都沒有。李儒沒有隨行,士孫瑞也不在身邊。唯一能給他出主意的蔡邕,如今變得糊裡糊塗。而最為信任的兒子,卻在為他的媳婦奔波,董卓非常無奈。

    在議事大廳中坐著,董卓閉目沉思。

    典韋那天把一封詔書交給他,說是蹇碩臨死前讓他轉交。

    裡面的內容,典韋並不是很清楚。本來也認不得幾個大字,除了能把名字寫出來,那詔書里的字,典韋認識不了幾個。而且他也沒放在心上,詔書和他沒關係。

    再說了,蹇碩說了,把詔書給董卓。

    而董俷來去匆匆,他幾乎沒有時間和董俷說話。當然,還有一方面,在典韋看來,董卓是自家兄弟的父親,東西又是人家點名指姓的要交給董卓,也沒什麼大不了。

    所以,把詔書交給了董卓之後,典韋也就把這事情拋在了腦後。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特別是那勾結賊人,洗掠大宅門的幕後黑手,隨著班咫等人的盤查,漸漸的浮出了水面。只是那人為大漢名士,典韋經過了這一次事件之後,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打蛇要打七寸,對待敵人,必須是一擊致命,一網打盡。

    命令龍騎嚴密監視那人的動向,典韋等人,則開始搜集那人的證據。

    大宅門如今守衛森嚴,整條迎春門大街,駐紮了數百名涼州精騎。所以,當董卓在沉思的時候,靜悄悄的,沒有人前來打攪。

    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董卓不快的抬起頭……

    「叔穎,你急匆匆的這是怎麼了?」

    從外面走進來的人,正是董卓的兄弟,董旻。

    他驚喜的說:「哥哥,你可知道我剛才在外面遇到了什麼人?」

    董卓一怔,「什麼人!」

    「是景伯公的兒子!」

    這景伯公,指的是已故太尉種暠,曾擔任過度遼將軍,先後在涼州、并州擊潰匈奴,平定過羌亂。董卓早年在涼州從軍,多虧了種暠的賞識和提拔,才能步步高升。

    後來種暠離開涼州時,董卓正擔任戌己校尉,沒能前去送行。

    種暠回雒陽不久,就因病而亡故。董卓更是連最後一面都未能見到,深以為憾事。

    故而當董卓聽到是種暠的後人,呼的一下子站起來。

    神情有些激動,大聲道:「快快有請。」

    董旻連忙轉身出去,不一會兒的功夫,從外面帶進來了兩人。一個年紀和董卓差不多,在四十多歲的樣子。而另一個,卻顯得很年輕,大約有二十四五歲左右。

    「是……穎伯?」

    董卓眯著眼睛,上下的打量來人,片刻后叫出了對方的表字。

    種暠有兩個兒子,長子種岱,表字公祖,不過因病在光和年間就已經病故了。

    而次子種拂,也就是眼前的中年人。年紀和董卓差不多,當年曾在涼州有一面之緣。

    種拂的表字是穎伯,董卓直呼其表字,以示親熱。

    「仲潁,許久不見,這可是越發的精神了!」

    董卓大喜過望,健步如飛走過去,一把抓住了種拂的手,「穎伯,真的是好久不見了。什麼時候到的雒陽?我聽說,你早些時候不是在益州牧劉焉麾下做事嗎?」

    「哦,兩個月前,我接到了詔書。可沒想到……」

    種拂說著,伸手將身後的青年拉過來,「申甫,還不過來拜見你董叔父。」

    「種劭參見董叔父!」

    青年身體魁梧,文質彬彬中,卻有一股子剛烈之氣。董卓不僅恍惚,隱約覺得站在眼前的種劭,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和種暠重疊起來。忍不住輕聲道:「像,真像!」

    「這是我大哥的兒子,早先曾在劉幽州麾下效力,擔任北城長。」

    「北城長?」

    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大官,甚至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官職。所謂城長,僅在門伯之上,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官位。而且幽州北城,直面鮮卑和烏桓的攻擊,很危險。

    董卓有點不滿道:「劉幽州怎能如此做?」

    種劭忙開口,「叔父莫要見怪劉幽州。事實上劉幽州並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之所以去那裡,是因為家祖曾為度遼將軍,擊胡於塞外。小侄並不想依靠祖父的威望,故而改名換姓,是想從最小處坐起。直到月前,劉幽州才知道了我的身份。」

    董卓讚賞不已,連連點頭。

    「申甫,果然是國之棟樑。」

    「怎比得叔父膝下虎狼之將的威名,如今連塞外烏桓的人,都知道了西平的名字。」

    「申甫過譽了,過譽了!」

    董卓忍不住捻著鬍鬚哈哈大笑起來,但那神情間的得意,卻無法掩飾。

    待招呼二人落座,董卓和董旻也都坐下來。

    種拂道:「若非今日在街上碰到叔穎,險些都無法見到仲潁呢。」

    董卓神色暗淡,輕聲道:「不是我願意如此囂張行事,只是……穎伯,我也不瞞你,我那兒媳婦,被人擄走,我兒率領人馬,朝函谷關追擊。早先,我還以為我兒在雒陽過的春風得意,可今日才知道,我那獅兒,竟遭許多人的嫉恨。連帶這迎春門內諸多官宦,也受到了牽連。可惜我找不到證據,否則定不會饒了那人。」

    種拂眼中閃過複雜之色,嘆了口氣,「朝中小人當道,竟然出了這種事情。其實,仲潁你何必要強找那證據,以你現在的手段,大可將其人揪出來,嚴刑詢問就是。」

    董卓一拍手,大聲道:「是啊,我怎麼這麼糊塗?他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他先下手對付我,我又豈能束手待斃?叔穎,你立刻通知君明,把那人給我揪出來。」

    「喏!」

    其實,大家都知道那人是誰,不過卻不說破。

    早先朝堂上已經出現了流言,事情是誰做的,大家也都清楚。

    董旻急匆匆的離去,種拂沉吟了一下,卻突然問道:「仲潁可曾聽說了那流言嗎?」

    董卓一怔,「什麼流言?」

    「這兩日雒陽街頭,有民謠傳唱說:帝非帝,王非王,千乘萬騎走北邙。不知仲潁可曾聽說過,又有什麼想法嗎?」

    董卓沉默了……

    片刻后,他輕嘆了一口氣,「我自然聽聞過。說實話,我這兩日也在為此事而發愁。」

    「發愁?」

    「穎伯,你也非是外人,我不妨直說。我手中有先皇詔書,曾命我協助驃騎將軍董重,支持陳留王登基。說實話,陳留王天資聰慧,臨大事時卻絲毫不亂,比之當今聖上,更有天子之像。可是董驃騎身亡,我雖有詔書,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種拂笑了,「仲潁你未免有些拘泥了……你手握詔書,有輔政的資格,若先皇真的有這個意思,支持陳留王想必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你素來果決,為何此事卻猶豫起來呢?」

    「這個……」

    董卓不由得意動。

    沒錯,我手裡有詔書,也算是託孤的大臣,有什麼好怕?

    再說了,當今聖上與我沒有關係,上面又有一個太后,很多事情確實有些不好辦。

    而陳留王卻無靠山……

    若我設防令其登基,豈不是就成了他的靠山?

    有些時候,一句話,能將一個人內心深處的慾望完全激發出來。想起當年所受到的種種冷遇,董卓心中的憤怒一下子被點燃了。若我興廢立之事,當效仿伊尹、霍光之舉。當年所有辱我的人,都會乖乖的前來依附,到時候看他們還敢囂張?

    那何進,不過一屠家子,卻能手握天下兵馬。

    我的出身絲毫不比他差,為何不能做一個大將軍呢?

    董卓越想,越覺得應該行廢立之時。不由的嘿嘿冷笑起來,拳頭也不知不覺的握緊。

    不過,他忽略了一件事。

    事實上包括種拂,也是在故意忽略這件事。

    何進能成為大將軍,是他佔了外戚的身份。而董卓,似乎沒有這麼一件光鮮外衣。

    「穎伯,我擬請你為我軍師,不知可否?」

    種拂聞聽,先是一怔,似乎有些猶豫。

    董卓不由得神情黯然,「莫非穎伯也和那些人是同樣的想法,覺得我粗鄙,不屑輔佐?」

    「仲潁這話說的……也罷,我如今尚是白身,若仲潁你不嫌棄我的智謀短淺,我願效力。」

    種拂起身,深施一禮。

    董卓也連忙站起來,把種拂扶住。

    心裡樂開了懷,咧開大嘴笑道:「我得穎伯,實乃三生有幸。」

    說著話,看了一眼在一旁沉靜端坐的種劭,「申甫歷練回來,正應大展身手,為朝廷效力。不如這樣,明日我奏請皇上,封申甫為侍中,不知申甫意下如何呢?」

    種劭連忙謙讓:「只怕小侄才能淺薄,不足以擔當大任。」

    「申甫切莫妄自菲薄,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只是,我奉先皇旨意,不知道朝中大臣,會如何看待?」

    「非常時行非常事,董涼州何必在意太多?不如今晚宴請諸公,探探口風如何?」

    董卓沉吟一下,點頭道:「理應如此。」

    ******

    當晚,董卓在大宅門內擺下了酒宴,邀請朝中大臣前來赴宴。

    如今雒陽城內,董家勢大。

    丁原雖然也有兵馬,卻比不得董家的蒸蒸日上。故而雖在邀請之列,卻不甚快活。

    想他堂堂并州刺史,本來和董卓是平起平坐。

    如今呢,到了雒陽城內,卻變成了一個執金吾。表面上風光,可卻比不得董卓。

    若非他手中尚有人馬,只怕董卓早就把他幹掉。

    坐在酒席當中,悶悶不樂的喝酒。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卻聽董卓開口:「我有一言,請諸公評定。」

    坐在次席中的種拂,順勢迎合:「不知董公有何高見?」

    「天子為萬民之主,無威儀則不可以奉宗廟社稷。當今聖上懦弱,自閹寺禍亂之後,卻少理朝堂之事,整日里只知傷感。陳留王聰穎,當為明主。先皇亦曾有旨意,欲由陳留王繼承帝位。此乃先皇詔書,我欲請諸公見證,行廢立之事,可否?」

    說著,有人呈上了漢帝詔書,傳遞下去。

    所有人都驚住了……

    誰也沒有想到,董卓會在酒宴中提起這件事情。不由得一個個心中惶恐不安起來。

    詔書傳入手中,看了幾眼,確實是真的。

    可這在座的,都是道德之士,心裡說:你董卓不過是個良家子,有何德行做這種事?

    但這些話,誰又敢說出來。

    丁原在下面勃然大怒,待詔書傳到了他的手中,一腳踹翻了酒案,站起來把詔書撕的粉碎。

    「董卓,你不過是個良家子,竟大言不慚要行廢立之事!天曉得,這詔書是真是假,你無德無能,膽敢如此?當今聖上,乃是先皇嫡子,登基為帝,本就是天經地義。且登基之後,又沒有失德之處,你怎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之言,實不為人子。」

    其實,丁原說的也沒有錯。

    可如果他能把話語說的婉轉些,董卓說不定還能考慮一番。

    他死了詔書,而後又指著鼻子怒斥董卓,當著這麼多人,卻又讓董卓的面子如何保全。

    丁原心裡本來就有火,說起話來更是非常刺耳。

    董卓大怒:你罵也就罵了,怎麼還敢把詔書死了?你以為,沒了詔書,我就不敢嗎?

    呼的站起來,厲聲喝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那股子在涼州養成的野性發作,董卓手扶寶劍,怒視丁原。

    種拂連忙勸阻:「今日酒宴,只談風月,莫談國事。丁建陽想必是喝多了,董公何必在意。」

    丁原怒道:「種穎伯,助紂為虐,必不當好死!」

    董卓聞聽更怒,就想殺了丁原。酒宴中的文武大臣連忙上前勸阻,同時有讓丁原離去。

    這本來也沒什麼事了。

    董卓氣消了,自然不會在意。

    哪知丁原在回家的路上,卻遇到一行兵馬押著一眾犯人。

    火光中仔細看,丁原不由得大吃一驚。那被繩索捆綁的人,竟然是王允。連帶著王允身後八十九人,全都是王府中的家眷。而押送的兵馬,卻不是大理公差,反而是北宮衛。

    連忙上前阻攔,卻見為首一員大將,手持三尖兩刃刀,盯住了丁原。

    「北宮衛辦事,來人止步!」

    「爾等怎可如此大膽,為何捆綁王大人!」

    「王允勾結太平道反賊,血洗迎春門大街,殺人無數,奉鄂侯之命,特押送審問。」

    「胡說八道,王大人怎麼可能勾連反賊?」

    這時候,王允大聲喊道:「建陽公,休要聽他們胡言亂語。朝中奸黨再起,董卓大逆不道,擅捕朝中大臣,有謀逆之心。我王允一腔熱血,定不會向他們屈服。」

    過來兩個北宮衛,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把個王允打得頭破血流,滿臉的血污。丁原看著不認,想要上前阻攔。

    那員大將一振兵器,「再不讓開,休怪我心狠手辣……」

    丁原前來赴宴,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情,所帶的只有十幾個親衛。而北宮衛卻有數百人,為首的將領,更是面目醜惡,看上去好似凶神惡煞一般,大刀寒光閃閃。

    酒亦醒了,丁原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把王允一家大小押走,可心裡的憤怒,卻不可抑制。

    徑自出城,來到大營里。

    坐在中軍大帳,丁原越想,越感到憤怒。

    董卓算什麼東西?不過是個涼州刺史而已,為何如此大膽妄為?談廢立之事,還擅自抓捕朝中大臣。長此以往,這董卓遲早會成為漢家江山的心腹大患。要說起來,丁原對漢室還是有感情。特別是袁家的不作為,讓他感到非常失望。你們把我從并州調過來,又不讓我輕舉妄動,難不成就是要我受那良家子的欺辱不成?

    喝了一肚子的悶酒,在天亮時分,丁原召集麾下將領。

    「我等來雒陽,實為掃除奸妄。如今閹寺雖滅,朝中卻出了一個王莽之流……我擬興兵討伐,不知諸君可願隨我一起除奸?」

    呂布忍不住問道:「義父,敢問那王莽之流,何人?」

    「涼州董卓!」

    呂布的眼睛頓時雪亮,殺意凜然。

    當初敗給董俷,呂布本來就不太服氣。可後來丁原有隱忍不發,看著別人撈好處。

    這心裏面啊,是非常的不痛快。

    如今丁原要打董卓,呂布第一個出面贊成。別看呂布只是并州軍中一個小小的主簿,可究其勇武之名,卻是全軍皆知。呂布麾下有六健將,分別是高順、郝萌、曹性、魏續、侯成和宋憲。都是勇冠三軍的人物,一向都是以呂布為馬首是瞻。

    見呂布表態,六將立刻道:「願尊大人之命。」

    不過這大帳中,卻有一員小將,似乎有些猶豫。

    這小將軍,大約在二十上下,身高八尺,面如紫玉,目若朗星,生的是儀錶堂堂。

    丁原一蹙眉,「文遠為何不說話?」

    「主公,我等如今只有八千人馬,而董卓收攏了北宮衛之後,人馬已近萬人。其麾下猛將如雲,如果我們冒然出戰,只怕……以小將之見,再過些日子,李通會帶領我并州大軍抵達。到時候我們兵馬合為一處,要殺董卓,剷除奸妄,定非難事。」

    丁原一怔,也不禁有些意動。

    可是呂布卻不願意了,「文遠也忒小心了,區區涼州人馬,還不放在我等眼中。我麾下有大將高順,陷陣營雖然只有七百之數,卻可以抵擋萬人。義父,我們等兵馬支援,那董卓何嘗不是在等待支援?孩兒願意為先鋒,斬了那董卓的人頭奉上。」

    一聽,確實有道理。

    「我兒言之有理,就依奉先所說。」

    張遼還想勸阻,但是在呂布那如刀一般的目光凝視下,卻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

    也罷,既然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也唯有死戰。

    丁原當下點齊人馬,率八千人馬衝出軍營。

    董卓這時候剛起床,在院中騎了會兒馬,正準備上朝議事。

    突然有人來報,說是丁原聚集人馬,在城外叫罵。頓時想起了昨日的事情,火冒三丈。

    好你個丁原,我不找你麻煩,你卻自己來送死?

    立刻召集麾下眾將,登上正陽門城樓。卻見城下一員大將,身著唐猊寶甲,身披大紅色麒麟披風,內罩百花袍。手持方天畫戟,胯下一匹純血的渾紅馬,盤旋馳驟。

    董卓覺得,這個人有些面熟,忍不住問道:「這是什麼人?」

    卻聽種拂說:「這人我倒認識,乃丁原的假子,呂布呂奉先。傳聞此人在并州有飛將之名,有萬夫不擋之勇。」

    種劭也說:「沒錯,我聽說這個人,早先曾和禳侯惡戰,若非禳侯馬好,險些不是對手。」

    這一句話,卻頓時惱了董卓身後諸將。

    要知道,西涼諸將,素來以董俷為傲。聞聽這種劭貶低董俷,都不禁勃然大怒。

    「小白臉,休要胡說八道,禳侯之勇,豈是你這等小子能夠評論。」

    曾經在董俷麾下效力的雅丹怒吼一聲,上前請命道:「主公,我願出戰,斬敵首級。」

    董卓心裡也不甚痛快,當下點頭答應。

    雅丹立刻提槍上馬,帶領部曲衝出城門,在馬上一聲怒喝:「呂布,爾不過是我家公子手下敗將,居然還敢出來耀武揚威。丁原假子,何不更名叫做丁布,省的羞了你的祖宗。」

    這一句話,說的呂布頓時滿臉通紅。

    這人的嘴巴可真是太毒了……若不殺他,實在是難消我心頭之恨!

    ————

    喝酒實在誤事,不但給自己增加壓力,還弄的身體不舒服。

    早上跑去點滴,才算是緩解了一些……(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