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40章 帝非帝,王非王(一萬五千字,懇請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40章 帝非帝,王非王(一萬五千字,懇請月票)字體大小: A+
     

    袁紹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家,卻看見叔叔袁隗正在書房裡執筆書寫著什麼。

    當他進門的時候,袁隗也正好放下了筆,頗為滿意的看了兩眼后,抬頭向袁紹看去。

    「本初,為何如此沮喪?」

    袁紹的確是很沮喪。千般算計,眼看著就要成功了,那董卓卻突然領兵抵達雒陽,這讓他怎能不沮喪?若是能晚一天,他就可以憑藉手中的力量,把雒陽兵權盡數納於麾下。可現在呢,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在朝堂上,董卓春風得意的模樣。

    「叔父,我……」

    袁隗笑道:「本初,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若你連這一點都看不穿,那可真的就讓我感到失望了。呵呵,莫要著急,先過來看看我這幅字,覺得可有些進步呢?」

    袁隗喜歡練字,用他的話說,每當寫字的時候,他的頭腦就會非常的清楚,心思也會非常的寧靜。唯有心思寧靜,方能謀划萬年,這應該算得上是袁隗的一個習慣。

    袁紹沮喪的走過去,看了一眼那紙上的字,卻愣住了。

    「叔父,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你說呢?」

    袁隗笑而不答,袁紹卻拿起了紙,輕聲的讀出來:「帝非帝,王非王,千乘萬騎走北邙。」

    心中一動,似乎明白了叔父的意思。

    抬頭看過去,卻發現袁隗坐在太師椅上,半眯著眼睛假寐。

    「叔父,我明白了!」

    袁隗滿意的點頭笑道:「能明白就好。」

    「可是……」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莫忘記了,當初張讓是怎麼讓盧植老頭丟了兵權,乖乖的回京。他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本初,你可知道這世上什麼東西最可怕嗎?是流言……好的,我能讓他變成壞的,臭的,我們可以讓他變成香的,只看你做不做。」

    袁隗語重心長的對袁紹說,而後拿起桌上的一個小鍾槌,在那鈴鐺上敲了一下。

    從門外,管家袁福走了進來。

    袁隗把那紙條從袁紹手中拿過來,遞給了袁福,什麼也沒有說。

    而袁福掃了一眼,立刻把紙條撕了,吞進了肚子里,「老爺,那我就先下去了。」

    「去吧……對了,去把二少爺找來,我有事情吩咐他做。」

    袁福應了一聲,弓著腰,退出書房。

    毫無疑問,這主僕二人之間的默契,已經達到了心領神會的地步。袁隗什麼都不用吩咐,袁福就知道了老爺子心裡存的是什麼主意。這種默契,讓袁紹非常羨慕。

    不愧是從小和叔叔一起長大的書童啊!

    「聽說,董卓被封了鄂侯?」

    袁紹不無嫉妒的點頭,「正是。不僅如此,那董家子也被加封為奮威將軍,還升做禳侯。真不知道,他董家的墳頭上冒了什麼煙兒,居然能有如此的好官運。」

    鄂侯,是縣侯,禳侯,是鄉侯。

    在東漢的爵位品級中,董卓父子的官位,算是沒有人能比得上。

    一個縣侯,一個鄉侯,都是世襲,而且同出一門,簡直讓無數人嫉妒的眼睛發紅。

    而袁隗卻笑了起來:「本初,可讀過易?」

    袁紹一怔,點頭道:「自然讀過!」

    「既然讀過,應當知道那乾卦是如何說的。董仲潁當年為河東太守,正應了初九潛龍勿用;而後借太平道起事,正是見龍在田;當初他留守南陽,豈不是正對那君子終日乾乾的卦象?而後前往涼州,卻是九四,或躍在淵……如今,董家正是鼎盛,合當飛龍在天。嘿嘿,不過此後他會如何,那可就是誰也說不準的事情了。」

    「叔父的意思是……過猶不及?」

    袁隗站起來,點著袁紹的胸口,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你知,我知……」

    「孩兒明白。」

    凡事總有興衰,發展到了巔峰,也就代表著衰落的開始。

    袁紹一下子有了精神,嘿嘿的笑著,心裡道:不愧是叔父,看事情果然是透徹。

    「叔父,那我們該怎麼辦?」

    「如今董家風頭正勁,實不宜正面與之衝突。我們就等著他,等著他出現錯誤的時候,在順水推舟。該捨棄的,就要捨棄,有些東西不丟掉,又怎能獲得更大利益?」

    「叔父的意思是……」

    「把你手中的兵馬,全部給他!」

    「啊?」

    袁隗從書桌的抽屜里取出一摞信件,「莫忘了,當初我們在董重家所收集到的東西。原本想在董卓與何進爭鬥時,拿來做武器。誰曉得,那何進是個短命鬼,白白的浪費了我這一妙手。不過沒關係,至少從這些信件裡面,讓我們知道了董卓的心思。」

    「您是說……」

    「我且問你,蹇碩若無詔書,當初可敢行那件事?」

    袁紹一怔,旋即醒悟,「您的意思是說,蹇碩敢刺殺何進,皇上是給了他旨意嗎?」

    「自光武以來,外戚屢屢成為皇室的威脅。早先更有王莽,憑藉外戚的身份謀逆篡位,我猜想,皇上的心裏面,對何進還是有顧忌的。他要保住漢室基業,就一定會幹掉何進……我們都知道,先皇其實更中意陳留王,這未嘗不是我們的機會。」

    「可是……蹇碩身上並沒有發現詔書啊?」

    袁紹說完,突然啊的叫出了聲來,「不對,那蹇碩好像是自殺而死,他最後見到的人,是……」

    袁隗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本初能想到這裡,我心甚慰。」

    袁紹的思路,一下子都打開了,輕聲道:「不如我們,就戳哄著董仲潁興廢立之事?」

    袁隗沒有說話,而是端起酒壺,給自己滿了一觴水酒。

    舉杯朝袁紹一晃,而後一飲而盡。

    袁紹長出一口氣,心裡的不快,也都隨之一起煙消雲散。他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正準備喝下去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叔父,你說這雒陽城裡,怎地還有黃巾賊?」

    袁隗一口酒水噴出來,「黃巾賊?」

    原來,他在書房裡呆了一整晚,除了袁福之外,誰也無法接近他。

    而袁福也沒有離開太遠,雒陽城內的騷亂雖然很嚴重,卻並沒有引起袁隗的主意。

    等到袁福出去打探消息的時候,事態已經平息。

    袁福所留意的,大都是關於朝堂上的事情。待了解了一個大概之後,就匆匆回到府中彙報。故而,袁福以為那街上的戒嚴,是因為昨夜皇城騷亂,亂兵造成的結果。

    袁隗聽袁紹這麼一說,嚇了一大跳。

    「本初此話怎講?」

    袁紹連忙把他知道的情況講述了一遍,令袁隗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

    「這不可能,當初太平道衝擊南宮之後,先皇祭起屠刀,大開殺戒。而京畿人馬眾多,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黃巾賊,除非他們是不想活了,怎麼來雒陽?」

    袁紹也有些不解。

    「這事我也覺得有點蹊蹺。我護送皇上回來的時候,聽說整個迎春門內的官宦家庭都遭到了洗劫。我就在想,若是黃巾賊求財的話,官宦家族又能撈到多少油水?南城正陽門內,聚集了我大漢半數的巨富,哪個不是家財萬貫,可偏偏沒遭到侵犯。」

    袁隗沉吟了一下,敲擊了一下桌上的鈴鐺。

    袁福匆匆的從外面進來,「老爺,可有吩咐?」

    就好像他剛才沒有進來過一樣,垂著手,低著頭,恭敬的詢問。

    袁隗說:「袁福,你出去打聽一下,迎春門內的損失如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袁福應了一聲,匆匆的走了。

    袁紹不由得也緊張起來,「叔父,您這是……」

    「莫要問,等一下就能知道分曉了!」

    袁隗不說,袁紹也不好再追問。二人在書房裡坐了大約半個時辰,就見袁福匆匆的進來。

    在袁隗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袁隗的臉色,頓時變了。

    「公路在何處?」

    「哦,二少爺剛才在王大人府上,正往回趕呢,估計一會兒就到了。」

    「讓那畜生回來之後,立刻來見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袁公路,當不為人子。」

    袁紹還沒有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叔父,出了什麼事,您這麼生氣?」

    「我就說袁術此次回來,為何會這麼老實。前一段時間,他跑去了長安……讓我想想,嗯……應該就是這樣。這混小子定是私下裡收攏了一些人馬,偷偷的帶來雒陽。他和王允走的比較近,定然是把人馬藏匿在王子師的家裡,然後等待時機。」

    袁紹不由得糊塗了!

    「叔父,您在說什麼呢?」

    「我再說,你那個好兄弟,做的好大的事情。」

    就在這時候,袁術走進了書房。看上去,他很高興,也很開心,走進來的時候,臉上還帶著笑容。

    「叔父,你找我?」

    袁隗厲聲喝道:「孽子,還不跪下!」

    袁逢死去,袁隗就是老袁家的家主。多年來,依靠著袁隗的老謀深算,雖經歷了無數風浪,可是老袁家的實力卻沒有受到多大的損失。就算是冀州王芬之亂,雖然讓黨人偃旗息鼓,但老袁家還是沒有遭到打擊。這不得不說,是靠了袁隗的謀划。

    袁術對袁隗,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聞聽之後,嚇得撲通一聲跪下來,不過心裏面卻有些疑惑,不知道老爺子幹嘛發火。

    「孽子,你乾的好事!」

    「我,我幹了什麼?」

    袁隗低吼道:「你還想抵賴?你和王子師兩人的謀划,難不成你以為叔父我真的是老糊塗了?這件事你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只要有個明白人,略一計算,就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你讓人洗劫迎春門也就罷了,為何還要讓人劫走了蔡家女?」

    袁紹嚇了一跳,驚恐的看著袁術。

    不過心裏面有一種很奇怪的情緒,似乎是很開心……

    「我,我……不是我做的。」

    袁隗冷笑一聲,「公路,你自以為翅膀硬了,做事情可以不用詢問我了。好吧,我就把你所有的行動步驟講述一遍,想必即使不能全中,也是八九不離十,如何?」

    他坐下來,冷冷的說:「你當初向蔡邕求親,卻被拒絕。後來幾次為難董家子,卻都落個灰頭土臉。你從小就不是個有大胸襟的人,王子師也是,心胸狹窄。他因為當初為你求親,被蔡邕趕出了府門,於是心中就有了怨恨,你二人隨即一拍即合。」

    袁術的面頰,微微一陣抽搐。

    袁隗說:「這些年,你們一直沒有停止算計董家子,想要讓董家子丟次臉,出一口惡氣。可惜,你們都沒有成功,相反這心裏面的憋屈,越來越重……你於是就想出了主意……慢著,你不可能想出這個主意,應當是王子師的主意,對不對?」

    見袁術不回答,袁隗冷笑道:「年初,你幾次三番的去司隸,我當時就覺得奇怪。不過現在想想,似乎也沒什麼奇怪。王子師和張溫的交情不錯,想必你能借他的幫助,拉攏到一些人……本初,當初從冀州逃到司隸的黃巾賊,都有什麼人?」

    「白繞、於毒,還有眭固!」

    袁紹想了想,「應該就是這一部人馬。管亥被我打的進了黑山,張白騎至今蹤跡皆無。其他的人馬,不是被我殲滅,就是被我收服。恩,應該就是這一部人馬了。」

    袁隗冷笑道:「很不幸,這三人被董家的人,擊殺於迎春門內。已經有人出面辨認,正是白繞、眭固一部。公路,我猜想,你應該是找到了他們,並收服之,對不對?」

    袁術的嘴巴張了張,硬是沒有說出半句話來。

    「你央求張溫,令白饒軍進入京畿,藏匿起來……隨後有讓他們三人,帶著一部人馬,躲藏與王允的家中。公路,這不難確認,我可以現在就讓張溫過來,向他詢問此事。我相信,張溫還不敢對我有所隱瞞。公路,我說的這些,可有錯誤?」

    袁術低下了頭,一句話都不說。

    袁隗見他如此樣子,就知道他說的沒有錯。

    苦笑一聲道:「公路,你還是長大了,知道了隱忍。至少隱忍了這麼長時間,也算是不錯。這計策本來沒什麼破綻,可你不應該讓人劫走蔡琰。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懷疑到你和王子師的身上。如今董家勢大,你,你,你,你回南陽去吧。」

    「啊?」

    袁隗眼睛一瞪,「怎麼,你不服氣?」

    袁術握緊了拳頭,低下頭,輕聲道:「侄兒不敢。」

    「莫要以為我對你不公,你如果能有你哥哥一半的機靈,我何必為你操心?我問你,你把蔡家女送去了何處?」

    袁術低著頭,猶豫了很久才道:「我命人在外接應,等人一送到,就把她賣去塞外。侄兒原就是想出一口惡氣,削了那蔡老頭的面子,看他以後還能囂張不能?」

    袁隗一個哆嗦,抓起鎮紙,就要向袁術砸去。

    袁紹趕忙阻攔,否則這一鎮紙下去,袁術定躲不過頭破血流的命運。

    「立刻走,立刻給我滾回南陽。以後若沒有我的同意,你敢踏入京畿半步,我就砍了你的腦袋……滾,立刻給我滾,別再讓我看見你。」

    袁術灰溜溜的走了!

    反倒是袁紹覺得不忍,「叔父,這樣是不是太過了呢?」

    「過了?」袁隗冷笑道:「他若是殺了蔡家女,事情也就好說了。可這混小子偏偏自作聰明。那董家子若救了蔡家女,還好說。若是救不得的話,他定難逃一死。」

    袁紹也陷入了沉默,先前的好心情一下子不見了。

    以他對董俷的了解,若是蔡琰真的出了事,只怕到時候整個雒陽的世族,都要面對董俷的雷霆之怒。要知道,董俷曾經可是為了一個小妾,不惜抗旨擊殺太學院學子。

    那是個蠻勁兒發作,什麼都不過的人。

    袁隗突然睜開眼睛,「實在不行,唯有……王允此事,做的確實不地道。」

    袁紹明白了!

    這是有棄王允,保袁術啊。可就眼睜睜的看著王允死嗎?作為黨人,難道只能袖手旁觀?

    袁紹的心裡,不由得生出了各種念頭。

    ————————

    再求一下月票,還請支持。(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