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38章 大宅門之四小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38章 大宅門之四小虎字體大小: A+
     

    整個雒陽,除了皇城裡面尚有兵馬守護,各營也都得到的太后詔書,無太後手諭,擅自離開兵營者一律出戰。這道詔書把上至校尉,下旨官兵在內的所有人一下子包括了進去。

    也難怪,如今雒陽城再亂,只要這些兵老爺不出動,還都能挽救。

    可一旦官軍出動,天曉得會招惹出什麼問題。反正有南北宮衛和西園新軍,足矣。

    但誰也沒有想到,那曾經令大漢江山社稷動蕩不安的黃巾亂軍,居然會堂而皇之的出現在雒陽城的街頭。

    鐵騎轟隆,黃巾軍一個個表情肅殺。

    有來不及躲閃的百姓,被鐵騎撞的骨斷筋折。運氣好一點的,被撞到了路邊;雖可能殘廢,但總算是保住了性命;而那些運氣差的,則被馬匹撞飛出去,跌在地上之後,還沒等爬起來,那鐵騎已經呼嘯著掠過,在長街上留下一堆模糊的爛肉。

    「反賊,反賊來了……」

    雒陽人驚恐的大聲喊叫,躲進了民居。

    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這些黃巾賊似乎並不是來找他們的麻煩,而是朝著迎春門方向疾馳而去。

    迎春門?

    有聰明的人,從黃巾軍手中雪亮的刀槍,整齊的盔甲隱隱猜測出了一些端倪。

    不過猜測出來又能怎麼樣?

    這年頭,還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說。但如果是猜測是真的,只怕又將有一場腥風血雨到來。

    ******

    迎春門內,有一排房舍連雲的大宅院。

    當黃巾賊抵達之後,隨著為首賊將的一聲呼喝,縱馬砸開了一所所宅院的大門,衝進去逢人就殺,見人就看。找到一點值錢的物件,立刻就放進懷中,活脫脫一副盜賊的模樣。

    長街上,有一員賊將獰笑道:「廖化、杜遠你帶人往後面去,從後門殺進去。」

    黑臉的賊將一怔,有些不滿的說:「白渠帥,主公只是讓我們對付一家,為何要牽連他人?」

    白渠帥冷笑道:「廖化,虛虛實實,這道理你都不明白嗎?若是我們只洗掠一家,勢必會讓人知道,我們是受了指使。到時候非但我們逃不了,說不定還會連累主公。可如果一併洗掠,誰又會想到我們只是針對一家?如此豈不是更加妥當?」

    沒等廖化開口,他身旁的一白臉賊將拉扯他一下,稱讚道:「渠帥果然高明,小將佩服。元儉,莫要再問了,想必渠帥已經有了萬全之策,我們依計行事就可以了。」

    說著話,拉著廖化,帶著人往後巷而去。

    路上,廖化還不滿的說:「我等已經是官軍,為何還要行這宵小的作為?」

    「廖化,你怎麼是榆木疙瘩腦袋?是官還是賊,不過是那些人的一句話。只要能吃香喝辣,你管那麼多幹什麼?實在不行,咱們搶了財寶再找地方當山大王去。」

    杜遠和廖化不見了蹤跡,白渠帥更沒了顧忌。

    「於毒,咱們開始吧。」

    「我正有此意!」

    另一名賊將大笑起來,帶領百餘人,縱馬撲向了迎春門大街正中央的一所宅院。

    眼看著逼近了宅院,卻見大門突然開啟。

    從裡面殺出四員小將,帶領這五十名女兵。為首兩員小將年紀大約在十三四歲,掌中象鼻子古月大刀,胯下西涼寶馬,威風凜凜。可沒等這兩員小將開口,從他身後竄出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面呈淡金,還帶著童稚。劍眉虎目,眼中隱現黃芒。

    小孩手舞雙錘,厲聲喊喝:「該死賊人,膽敢欺我大宅門,小爺在此,哪個上來受死。」

    這一支人馬殺出來,白渠帥和於毒反而不害怕了。

    白渠帥仰天大笑:「小子,你乳臭未乾,竟然也敢口出狂言……嘿,讓爺爺好好教訓你一下,省的你不知天高地厚。」

    拍馬舞刀,就殺向了小孩兒。

    這小孩,正是典滿。

    由於皇城出事,蔡邕發瘋似的要去救駕,迫使沙摩柯也不得不跟過去。

    哪知外面剛平靜不久,隔壁就傳來的哭喊聲。

    一打聽,竟然是有黃巾賊在雒陽出現。典滿四人本來就沒有睡,正因為沙摩柯沒有帶他們去撕殺而感到憤憤不平。聞聽有賊人出現,這四個小孩兒一下子變得興奮起來。

    讓家人前去通稟董綠,這四個小子就帶著前院的鸞衛,殺出了正門。

    白渠帥揮刀向典滿衝去,力劈華山,對著典滿當頭一刀。那典滿也已經學了多年的武藝,論錘法的精妙,絲毫不弱於董俷。眼見那大刀落下,氣沉丹田,力走雙臂,雙錘高舉,猛然大吼一聲『開』,大刀鐺的一聲就被崩走,典滿趁勢一招鳳點頭,大鎚探出,朝著白渠帥的胸口擂去。

    典滿也就十歲出頭,可自開始聯繫五禽引導術以來,也已經有四個年頭。

    他本就是天生的神力,當然不似董俷、沙摩柯那般的怪物,可比起普通人卻不差。

    加之四年打熬力氣,典滿雖然比三個兄長小,可論力氣,卻僅次於牛剛。

    白渠帥的刀一下子被崩開,胸前空門大露。眼看著錘來,白渠帥嚇了一跳,啊的一聲驚叫,一招鐵板橋,在馬背上平躺。大鎚擦著他的胸口掠過,讓白渠帥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於毒見同伴吃虧,不由得大驚,催馬上前。

    不等典弗、典佑二人出手,牛剛雙手持大戟,拍馬飛出,當頭朝著於毒就是一戟。

    招疾馬快,把個於毒打個措手不及。

    二馬盤旋之後,於毒挺槍分心就刺,牛剛抬戟啪的用小枝掛住了槍桿,順勢一抹,朝著於毒就橫掃過去。把個於毒打得連忙抽槍抵擋,二人打在一起,於毒竟占不到上風。

    這時候,從旁邊的宅院里衝出一賊將。

    帶著二百多黃巾賊。一看於毒、白渠帥二人被兩個小孩子纏住,頓時勃然大怒。

    這兩個傢伙,平日里吹噓自己如何了得。

    輸給大人也就罷了,怎的連兩個小孩子都不是對手。

    「還看什麼,都給我殺過去……媽的,我們是匪,又不是官軍,衝進去,給我衝進去!」

    賊將說著,提斧就沖向典滿。

    他看出來了,典滿的年紀最小,先和白繞聯手幹掉典滿,定會給對方造成打擊。

    想法的確是不錯,可一旁觀戰的典弗、典佑豈能作勢?

    二人拍馬殺出,一人大刀橫掃,一人大刀劈斬,圈住了賊將,就是一陣狠殺。與此同時,那些黃巾賊兵也與鸞衛戰在了一起。五十名鸞衛,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姑娘,論起殺法,比男人還要兇悍。五人一組,手持鉤鑲、短刀,在大門前死死擋住了黃巾賊兵的衝擊。一群大男人,叫囂著衝擊過去,卻無法向前推進一步。

    可即便是這樣,畢竟是六比一的兵力對比。

    鸞衛在擋住了對方一個衝鋒之後,就死傷了近十個人。

    這惹怒了典滿。典滿年紀小,在大宅門裡所受到的寵愛,不比文姬和董冀的少。

    特別是這些鸞衛,猶如大姐姐一樣的照顧他。

    看到有鸞衛倒下,典滿的眼睛都紅了。只見他一聲凄厲怒吼:「賊子,膽敢如此?」

    和白渠帥二馬錯蹬之後,當頭就沖了過來。

    身子猛然在馬背上站起來,雙手舞錘,發出一連串的怒吼:「震山錘,殺,殺,殺!」

    這本就是長恨錘中的絕殺招數,典滿自然使不出如董俷那般開山劈岳的威力。

    可即便如此,人借馬勢,錘掛風聲。

    鐺,鐺,鐺……

    一連十八錘,在三聲『殺』字出口的剎那砸落。那白渠帥抬刀相迎,第一錘,第二錘,第三錘……尚能抵擋。可典滿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根本讓他來不及做出反擊。

    第四錘,第五錘,第六錘……

    一錘連著一錘,頭一錘的力量還沒有化解,第二錘緊跟著就上來。十八錘砸落,只見白渠帥的刀桿喀吧一聲斷成了兩截。大鎚兜頭一擊,噗的一聲,砸的粉碎。

    而另一邊,牛剛一式挑斬,將於毒就地格殺。

    只剩下那使斧的賊將,還在負隅頑抗。不過在典佑、典弗二人聯手夾擊下,也已經是岌岌可危。典滿、牛剛趁勢殺入敵群,如同兩頭小老虎一般的瘋狂掩殺。錘掛風聲,雙戟橫掃。所過之處,只殺得黃巾賊慘叫連連,血肉殘肢,更是飛揚滿天。

    一員女將,身披鸚哥綠的戰袍,胯下白馬,掌中銀槍,帶著幾十個鸞衛,從後院里殺將出來。

    「賊子,竟敢在董府生事,給我狠殺!」

    女將大槍撲稜稜一抖,生出萬朵梨花。大槍挑斬劈掃,馬過之處,就有賊兵落馬。

    那邊典滿頓時興奮大叫:「綠嬸嬸,莫要放過了這些賊子!」

    女將,正是董俷的妾室董綠。

    若論武藝,董綠苦練十餘年,甚至比任紅昌還要高明一些。

    只是一直苦於沒有機會施展,雒陽城內也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位董二奶奶也是能征慣戰的驍將。

    這一批生力軍殺出,賊兵頓時陷入了混亂。

    而那使斧的賊將也著了慌:主公不是說,這裡沒有什麼厲害的角色了嗎?怎麼出來的一個比一個勇猛,連女人都這麼能殺?

    本就是落於下風,這一走神,被典佑手起刀落,砍下戰馬。

    三個頭領全都斃命,黃巾賊頓時群龍無首,四處逃散。董綠帶著人好一陣追殺,突聽到大宅門後院傳來了一陣人喊馬嘶。心中一驚,暗叫一聲:不好,上當了!

    「孩子們,隨我回去,回去……我們上當了!」

    典滿等人正殺得痛快,聞聽董綠喊喝也不禁嚇了一跳。

    側耳傾聽,就聽到後院里的騷亂。四個小孩兒一下子都變了臉色,壞了,上當了!

    那後院里可是住著蔡琰,不是個會武藝的人。

    雖然有任紅昌在,可也只有十幾個鸞衛留守。更重要的是,典滿的母親,甘夫人都在後院,還有董俷的兩個孩子,也都在那裡。若是出了事情,那真是百死不足以贖罪。

    董綠帶著人返回了大宅門,還沒等衝進後院,就看見甘夫人披頭散髮,狼狽的跑來。

    身後幾個黃巾賊獰笑著追趕,嘴巴里還不乾不淨的說著話。

    典佑一馬當先,大刀左劈右砍,將黃巾賊劈翻在地。緊跟著典弗、典滿、牛剛三人隨著董綠就沖入了後院。

    這後院中,大約有一百多賊兵,叫喊著四處奔走。

    一個小女孩,抱著一個瘦弱的小男孩兒在地上打了一個滾,躲過賊兵的砍殺。

    那賊兵上前舉刀又砍,卻聽到一聲箭嘯,緊跟著利矢穿透了喉嚨,將他當場射殺。

    小女孩兒抬頭看去,忍不住哭喊道:「母親,救我!」

    赫然正是小文姬。而她懷中的男孩兒,卻是那還沒有滿歲的董冀。

    說起來,小文姬雖然是蔡琰所生,可對外的名頭,卻是董綠的孩子。對於董綠,小文姬甚至比對蔡琰還要親熱,眼看到董綠回來,忍不住哇的大哭起來。董綠的心,好像撕裂了一樣,眼睛都紅了。跳下馬,一手抱著董冀,一手抱著小文姬,厲聲吼道:「典滿,給我殺,殺,殺……一個都不要放過,把這些該死的賊人殺光。」

    典滿、牛剛、典弗的眼睛也都紅了。

    拍馬就沖了過來。

    錘打,戟殺,刀砍。

    這一路殺將下來,更有已經殺紅了眼的鸞衛跟進。有賊兵被砍傷倒在地上,立刻被鸞衛亂刀砍成肉醬。百餘名賊兵,被圈在了後院,一個都沒能逃走。但董綠並沒有開心,反而驚恐不安的大聲叫喊:「姐姐,紅昌……你們在哪兒,你們在哪兒?」

    後門口,一匹渾紅馬打轉。

    董綠一眼認出,那正是任紅昌的坐騎。

    門外,有幾具鸞衛的死屍,只見屍體下似有人在動,董綠跑過來,扒開了鸞衛的屍體。

    「紅昌?」

    董綠驚叫起來。

    只見任紅昌氣息奄奄,躺在地上。

    身上插著一支利箭,大腿上,還貫穿了半截槍頭。

    「快去找慈姐姐,快找慈姐姐!」

    濟慈因為何太后昏迷,而皇城混亂,太醫被殺的殺,逃的逃,蔡邕只好讓人把濟慈接過去。

    可沒想到……

    典佑聞聽,撥馬朝著北宮方向跑去。

    而任紅昌這時候睜開了眼睛,虛弱的說:「綠兒姐姐,快點去救大夫人,賊人搶走了大夫人!」

    這一句話,如同一聲霹靂般在董綠的耳邊炸響。

    蔡琰,被搶走了?

    「通知蔡翁,快點通知蔡翁,蔡家姐姐,被賊人劫走了……」

    典滿幾人正追殺那些四處逃竄的黃巾賊。聞聽這話,險些嚇丟了魂兒。我的天,這要是被二叔知道,肯定會瘋掉的……

    可是,賊人劫走二嬸,又去了何處?

    ——————

    補昨日的章節,今日還有一萬字。(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