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36章 董卓二進雒陽(懇求月票支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36章 董卓二進雒陽(懇求月票支持)字體大小: A+
     

    呂布心裡憋著一股火。

    原以為此次入雒陽,能一展他飛將雄風,以勇武震懾天下。

    哪知道被丁原胡蠻長,胡蠻短的叫,本來就不是很開心。第一次領命,卻碰到了典韋。八百負囊士損失了近一半,叫丁原好一頓的臭罵,心裡就更加的感到不舒服。

    也難怪,明明可以戰勝典韋,可胯下坐騎不爭氣,奈何不得苦戰。

    在并州時,少有人能和他硬碰硬的拼殺,就算偶爾有鮮卑勇士,十幾個回合也就了結。

    丁原有好馬,偏偏不給他。

    呂布這心裏面的窩囊,自然可想而知。

    何太后醒過來后,立刻哭喊著讓眾人前來尋找漢帝劉辨。袁紹當下帶著人就離開了雒陽,四處尋找漢帝的蹤跡。呂布和丁原是一路,而袁紹的身邊則跟著西園校尉張綉。

    在半路上,丁原又覺得很不放心,帶著一乾親信前去雒陽東北的校場,調集人馬。

    呂布帶著負囊士四處尋找,遠遠的看到一群人從北邙而來,而馬背上有一童子,看裝束不凡,應該就是皇室中人才有資格的穿戴。那小童子,定然就是漢帝劉辨。

    呂布看到的童子,並非漢帝,而是陳留王協。

    急於挽回面子,在加上陳留王協身邊的那傢伙,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呂布帶人攔住了去路。

    董俷猜到了呂布的身份,心頭不由得一緊。

    招呼張郃過來,把漢帝放在了張郃的馬上,有小心叮嚀的幾句,橫槊催馬上前。

    那象龍搖頭擺尾,暴嘶不停。

    對於武將而言,戰馬無異於他們的第二生命。那象龍的神駿,呂布一眼就看出來,眼中頓時爆**光。管他是誰,只憑他胯下的這匹寶馬,就不能輕易的放過。

    「賊子,還不下馬領死!」

    呂布氣焰囂張,厲聲的朝著董俷喊喝。

    對於呂布這個人,董俷並沒有什麼好感。不是因為呂布忘恩負義,三姓家奴的說法,而是因為這個人在歷史上,正是害得他家破人亡,殺死他老爹的那個兇手。

    原因,且不用再說。

    事實上在這樣的一個年代中,原因、道理,都是他媽的廢話,唯有實力最重要。

    多少次睡夢中,董俷都夢到了相同的場景。

    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這位傳說中的飛將相遇,至少董俷是這麼認為。可是,當真正的面對面相遇時,董俷亦不由得暗贊一聲,馬中赤兔,人中呂布,古人誠不欺我!

    董俷上上下下的打量呂布,呂布亦在打量董俷。

    這傢伙生的獅鼻闊口,醜陋不堪。可那身上所散發出的冷冽殺氣,讓呂布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特別是當那雙細目眯縫起來的時候,那眸光,讓呂布想起了草原上野獸。

    是的,就是那種感覺,陰冷而可怖。

    下意識的握緊了方天畫戟,呂布自然不可能輸了氣勢。

    「來將通名!」

    這也是呂布少有的主動詢問對手的姓名。在他看來,眼前這個人,也許值得他詢問。

    董俷緊握八棱槊桿,一手挽住韁繩,沉聲道:「我乃董俷,來將可是呂奉先!」

    呂布心裡啊的吃了一驚,凝視董俷:「你就是那虎狼之將?」

    不過在內心深處,不免感到了一絲得意:虎狼之將又如何?還不是聽說過我呂布之名?

    「呂布,讓開道路,我可以不問你驚聖駕之罪。否則,休怪我手下無情。」

    聖駕?

    呂布驀地醒悟,看了一眼陳留王協,突然大笑,「原來皇上在你手中,還把把人交給我?」

    「大膽!」

    董俷一聲怒吼,如同巨雷般,在空中炸響。

    「爾為何人,竟敢如此說話。」

    呂布畢竟是在并州苦寒之地長大,兼之所接觸的人,除了并州武將,就是那些塞外的胡人。如何懂得禮數?

    若換做旁人,會立刻下馬行禮,然後和董俷一起護駕回雒陽。

    如此一來,自然少不了一番救駕的功勞。可呂布是何等人物,又怎會容得和別人分享功勞?就算對方的身份地位比他高,但是在沒有拿出足夠的實力前,休想讓他服帖。

    聞聽董俷厲喝,呂布本來就想和董俷拼一把。

    胯下戰馬一聲長嘶,「不把皇帝給我,就讓你知道你家飛將軍的利害!」

    縱馬持戟,就撲向了董俷。

    董俷面沉似水,細目微閉,八棱鬼哭槊向前一探,象龍立刻明白了主人的心思,如同離弦之箭,朝著呂布就迎了上前。

    方天畫戟驀地在空中出現變化,戟桿飛轉,兩邊月牙化作一團寒光,形成了一個螺旋形狀的光霧,帶著撕裂空氣的歷嘯聲,嗚的刺向了董俷。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呂布一出手,董俷心裡不由得就咯噔了一下。

    好快的速度!

    畫戟隨著馬速提高,形成了一前一後的兩團光霧。

    也看不清楚,那光霧那個是真的,那個是假的,真假莫辨,更隱藏著無數精妙后招。

    董俷細目圓睜,一聲厲喝,鬼哭槊招出滴水槍,撲稜稜鳳點頭,抖出一道奇異殘影。

    恰如有一人橫在身前,二馬碰頭的一剎那,就聽鐺的一聲巨響,在蒼穹中回蕩。

    象龍被那畫戟中所隱藏的力道,震得暴嘶不停,連連後退。

    而呂布胯下的坐騎更加不堪,二人交鋒剎那所產生的無形潛勁兒,令它幾乎失控。

    董俷的腦袋,嗡嗡直響。

    呂布的雙臂,一陣陣的發麻。

    二人相視一眼之後,齊聲吼道:「好本事,再來!」

    呂布壓住驚慌戰馬,打著盤旋,畫戟如同蛟龍出海,一招騎龍戟,端的是梨花滾袖似穿梭,四面八方,皆是戟雲籠罩。那月牙兒小戟刃,翻轉不停,自雲中飛出,如同兩輪彎月。輕飄飄,似乎全無力道,可是光閃閃,卻道盡了其中的殺意。

    董俷也振作精神,大槊如同巨蟒出動。

    招法靈貓捕鼠,是指月錄中無中生有的槍法,進步撲纏,槊帶殘影,挑天沖打,絲毫不亂。

    月牙兒飄忽,殘影晃動。

    二人交手十幾個回合,卻硬是沒有一次真正的撞擊。

    只看得負囊士眼花繚亂,只喜的張郃忍不住連連倒吸涼氣。

    同樣也是武人,張郃幾曾見過如此的拚鬥。反倒是劉辨忍不住問道:「張將軍,董卿能打贏嗎?」

    說實話,到了這種程度的拚鬥,張郃還真看不出勝負來。

    不過一來是對董俷有信心。至少他聽說過董俷,卻沒聽說過什麼呂布;二來,這時候他需要穩定住漢帝的心思。所以故作冷靜的笑道:「陛下放心,董侯豈會失敗?」

    殊不知,董俷現在好生難受。

    呂布的招法之兇猛,實在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

    二人的兵器稍碰即分,令得董俷勢大力沉的招數,此次如同打在空氣里一樣,好生難過。

    不過呂布亦是同樣的感覺,虎狼之將的名頭,又豈是虛名?

    又戰了幾個回合,呂布撥馬就走。

    董俷一見,催馬跟上。象龍馬快,眼看著就要追上呂布,卻見他突然一個翻身,方天畫戟自地面騰起,一招白猿拖刀,飛向董俷。這白猿拖刀,類似於關公的拖刀計,後世楊家槍法中的回馬槍。不過呂布施展出來,那畫戟卻融合刀槍之妙。

    一擊之下,連劈帶刺,發出風雷聲響。

    董俷那想得到呂布會用這麼一招,猝不及防之下,舉槊相迎。

    只聽砰的一聲,那獨腳銅人槊頭上的銅人腦袋,被方天畫戟的月牙兒一下子斬斷。

    戟鋒險之又險的貼著董俷的身子劃過。

    呂布猛然回手,撲棱一帶戟身,方天畫戟恰如靈蛇,一下子縮了回來。

    只這一下子,畫戟上的小枝帶著董俷身上的鐵甲甲葉生生的撕裂了一道口子。

    肩膀上鮮血迸流,險些就傷到了筋骨。

    血,濺在了董俷的臉上。

    那劇痛,令董俷骨子裡的野性也隨之迸發。仰天發出一聲凄厲咆哮,胯下象龍猛然追上了呂布的坐騎,董俷在馬上掄起大槊,呼,呼,呼……帶著一股股撕裂空氣的風聲,向呂布就砸了下來。

    呂布也沒有想到,自家萬無一失,可說是從未失手過的招數居然沒有取走董俷性命。

    董俷馬快,等他反應過來時,就已經到了跟前。

    來不及躲閃,只得舉方天畫戟相應。那大槊力大勢猛,可是在和方天畫戟碰觸的一剎那,卻是輕飄飄,好像沒有力氣。不但沒有砸落,相反卻有一股子向外牽引的力道。

    呂布啊的一聲大叫,心知不好。

    馬上一個千斤墜,向後一頓。果然在那股牽引的力道消失之後,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襲來。

    胯下戰馬那經得住如此力量,一聲慘叫,脛骨立折。

    也難怪,呂布本來也是個身高體重的人,千斤墜沉力下來,本就不是一般馬能夠支撐。再加上董俷那幾可開山斷水的一擊,雖說是一匹并州好馬,也支撐不住了。

    呂布慘叫一聲,從馬上栽倒下來。

    董俷抬手從兜囊中抽出金瓜,劈頭就向呂布砸去。

    這一下若是砸的實了,呂布難逃一死。也許是老天爺都在憐惜呂布的勇武,那戰馬在倒地之後,甩頭砸向了象龍。象龍不備,仰蹄立起,把那戰馬的腦袋踢碎。

    也就是這麼眨眼的功夫,金瓜擦著呂布的甲葉劃過,還險些把董俷摔下戰馬。

    古人常道,好馬難求。

    一匹優良的戰馬,不但是可以令武將如虎添翼,而且還會拚死救主。呂布的坐騎,以死換來了呂布的生機。金瓜雖然沒有打實,卻足以讓呂布受傷。就地一滾,躲過了董俷的一擊。

    負囊士也醒悟過來,立刻撲向了董俷。

    不等張郃下令,巨魔士自動展開了衝鋒。

    兩股黑色洪流,在夜色中無聲的撞擊在一起。只聽到兵器碰撞的叮噹聲響,戰馬的狂嘶……偶爾會有人發出瀕死的悶哼聲,可是卻沒有任何喊殺聲。都是悶頭劈砍,只見血肉橫飛。

    負囊士人數略佔優勢,可巨魔士的裝備,卻堪稱大漢第一精良。

    這還是沒有配備重騎裝備,否則的話,威力更大。張郃只看的熱血沸騰,舉起大槍,厲聲喝道:「虎賁郎,隨我殺敵!」

    七百北宮衛……不,如今應該叫做虎賁郎,如同下山猛虎般,直撲了過去。

    另一邊,呂布搶了一匹戰馬,卻已經沒有心思再戰。

    掉頭就跑,董俷細目圓睜,厲吼道:「呂家賊,休走!」

    眨眼間就追上了呂布。揚槊就要再打,突然間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吼:「董家子,我來會你!」

    一騎飛馳,挺槍就刺。

    董俷只得放開了呂布,橫槊相迎。

    二馬盤旋,董俷這才看清楚了對手何人。卻是那何進的部將,撞開宮門的吳匡。

    兩個回合之後,董俷揮金瓜敲碎了吳匡的腦袋。

    這時候,遠處一彪人馬已經走近。為首的正是袁紹……

    身後右軍校尉趙融、新任典軍校尉淳于瓊,左軍校尉張綉、濟北相鮑信、下軍校尉鮑忠。

    呂布跑過來,躬身行禮。

    袁紹好言勸說,而後催馬上前,「董侯,還不收攏你的人馬?」

    言語之間,帶著一種得意洋洋的味道。想想也是,西園新軍一萬人,幾乎被他收攏了一半。

    城外又有丁原八千飛熊軍,北軍和羽林軍,也只是在早晚間。

    這雒陽城,已經成了他老袁家的地盤。

    董俷看情況不妙,立刻招攏本部人馬回來。

    「袁本初,皇上在此,你還不下馬過來拜見?」

    袁紹眼珠子一轉,心裏面卻有了別的念頭。早先何太后要派人出城尋找漢帝,他拼了老命把這活計給攬了過來。並且勸說蔡邕,說皇城乃是大漢之根本,漢帝生死不知,卻不能讓太后再出問題。南北宮衛實不宜離開,還是拱衛皇城,最重要。

    漢帝走失,蔡邕也慌了。

    故而袁紹這麼一說,再加上其他的老臣勸說,他竟同意了袁紹的話。

    典韋、沙摩柯等人全部都留在了皇城,其餘眾人,都跟隨袁紹出城尋找漢帝。

    如今,袁紹身邊都是他的親信,就一個張綉,但想必也不是不能拉攏過來的人物。

    董俷手下,就這麼點人,那虎狼之將還受了傷……

    如果我這時候……

    袁紹看了一眼那陳留王協,心裡不禁盤算,若漢帝死了,我立陳留王,豈不是功勛大臣?

    這心思一動,眼神可就流露出了殺意。

    張綉率領本部人馬,頗有些猶豫。早先他投靠了漢帝,不想那漢帝卻是個短命鬼。

    不但沒有撈到好處,還平白得罪了董俷。

    這一次,如果我投靠袁紹……不行,如果被董涼州知道,我叔侄一家老小,定難活命。

    已經失敗了一次,張綉就變得謹慎了起來。

    朝手下使了一個眼色,他帶著本部人馬,悄然的退後。且觀望一下,看情況再說。

    而其餘眾人,皆領會了袁紹的意思,一個個躍躍欲試。

    手下人為呂布抬來了方天畫戟,一戟在手,呂布瞪著董俷,更是咬牙切齒。

    「袁本初,你想幹什麼?」

    袁紹哈哈大笑起來,「董侯,你是聰明人,怎……」

    話音未落,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聽動響,卻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馳騁中。

    烏雲,不知何時散去。

    一支人馬,從遠處極速出來。為首一人,生的麵皮黝黑,虎背熊腰。濃密的絡腮鬍,好似鋼針一般。身後,緊隨著十幾員大將。就見一騎風馳電掣般的率先衝來。

    「公子,許久不見,尚安好否?」

    ——————————————————

    這是今天的第一更,六點前奉上第二更。

    晚上有個聚會,如果回來的早了,就盡量第三更……

    過去的兩個月里,在下共更新了七十萬字。

    新的一月到來,在下保證,平均每天會在一萬字以上,若精力允許,會有更多更新,還懇請大家投出寶貴月票。

    拜謝……(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