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35章 千乘萬騎走北邙(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35章 千乘萬騎走北邙(三)字體大小: A+
     

    南宮火起的一剎那,張讓就意識到了不妙。

    他正坐在長樂宮,段珪手持利劍,瞪著漢帝劉辨,眼珠子半天都不見轉動一下。

    劉辨本來都已經準備睡下了,哪知道張讓突然闖進來。

    宮中的小黃門,大都是張讓的人。看著張讓進來,也沒人站出來阻攔,眼睜睜的看著張讓把劉辨從龍榻上抓了起來。此時的張讓,還有些猶豫,不知道該如何辦。

    畢竟,他忠於漢靈帝,讓他威脅漢靈帝的子嗣,似乎有些不忍。

    「皇上,不是老奴大逆不道,而是他們何家的人,還有那些黨人,不給我活路啊!」

    這時候,段珪從另一處抓來了劉協。

    年僅七歲的劉協,倒顯得很鎮靜。看到劉辨衣衫不整的站在那裡,掙脫了段珪的手,撲到了劉辨的身前:「皇兄,你沒事吧。」

    「協,你沒事吧!」

    劉辨這會兒才反應過來,摟著劉協緊張的詢問。

    這兄弟二人的一舉一動,張讓都看在了眼中。說實話,他不喜歡劉協。這孩子根本不像個七歲的孩子,乍一看是機靈活潑,可仔細觀察,就知道他是心機很深。

    生活在大內皇宮,哪個又是心思單純?

    當然,除了劉辨這個異類。劉辨寬仁溫和,性情有些軟弱。若不是何進的關係,張讓肯定會和劉辨走的更親近一些。不管怎麼說,這是個不會隨便殺人的皇上。但劉協……張讓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反正就是覺得這個孩子,不像個正常的孩子。

    可你再去想想,也就能釋然。

    打小母親就死了,雖然有董太后照應,可董太后的目的是什麼,誰又能說的清楚。

    總之,這協王子是在夾縫中生存下來,那心思……

    南宮火起,段珪不禁慌了神。

    沒想到那些人竟然有膽子衝擊禁宮,不由得拉著張讓道:「讓公,我們怎麼辦?」

    張讓也慌,但還保持著鎮靜。

    那些人既然敢衝擊禁宮,只怕他們挾持了皇上,都未必能保的周全。

    「皇宮不能再呆了……」

    張讓嘆了口氣,上前一把抓住了漢帝的胳膊。

    協王子呼的站出來,厲聲喝道:「大膽的閹奴,怎如此放肆?」

    張讓看了劉協一眼,冷哼一聲,一記耳光抽在了劉協的臉上。啪的脆響,打得劉協嘴角流血,臉上浮現出鮮紅的掌印。

    「弟弟!」

    劉辨過去要照看,卻被張讓抓住。

    「協王子,你那點小心眼兒別在老奴面前使。你心裡在想什麼,老奴很清楚……皇上,請恕老奴得罪了。如今亂黨造反,老奴想要保住性命,唯有依靠您了。段珪,帶著協王子,找到玉璽,我們離開這裡。只要活著,咱們就還有的是機會。」

    段珪素來為張讓馬首是瞻。

    上前一把抓住了劉協,然後命人尋找玉璽。

    但找來找去,都沒有找到玉璽的蹤跡。看時間有些來不及了,張讓一咬牙,帶著劉辨就離開了長樂宮。他身邊還跟著幾百個甲士,自皇宮的角門溜走,直出雒陽。

    一路上,但見處處都混亂不堪。

    皇宮的騷動,已經蔓延到了整個雒陽城。

    失去控制的士兵,傳入民居內燒殺搶掠,可真稱得上是無惡不作。

    劉辨努力讓自己保持鎮靜,摟著弟弟,警惕的看著張讓的一舉一動。外面的混亂,似乎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他心裡還有一個希望:董卿一定會來救我,他一定會來。

    也難怪,在劉辨的心目中,董俷就是他的保護神。

    從當初在北宮校場練兵,到後來雍丘救駕。董俷總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

    劉辨忘記了,董俷如今不在雒陽。

    可他就是相信,董卿一定會出現,是的,一定會出現!

    ******

    逃出了雒陽后,張讓等人慌不擇路。

    此時已經是丑時了,雒陽城的喊殺聲,漸行漸遠。

    張讓長出了一口氣,想著該去什麼地方。突然,側後方傳來人喊馬嘶的聲響。

    就見一人帶著幾百士卒,追趕了上來。

    張讓認得這人,是河南中部掾閔貢。這閔貢也是當時的一名士,頗有才學。出仕以來,未曾依附任何人,只憑著自己的本事,一步步的走到了今日的這個官位。

    見雒陽大火,閔貢就帶著人趕來。

    不成想正遇到從雒陽城逃出來的張讓等人。

    如果此時張讓能夠冷靜一些,倒也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可這時候的張讓,卻已經成了驚弓之鳥。見有人追過來,頓時大驚失色,忙催促人趕快離開。這麼多人,閔貢不可能看不見。沒想到對方一見自己就跑,這心裡馬上生出的一絲懷疑。

    「前方賊人,還不停下!」

    他這一喊,張讓等人跑的更快。閔貢一下子確定了,這些人定不是什麼好人。

    立刻帶人追了上去。張讓等人以車仗居多,而閔貢的手下,大都是輕騎,速度很快。

    雙方的距離很快就拉近了。

    段珪見此狀況,一咬牙道:「讓公,你帶著皇上走,我在這裡阻攔追兵。只求將來讓公你若能再得勢,莫要忘記了段珪今日為你而死,記得為段珪我報仇雪恨。」

    十常侍經年一起,段珪、趙忠、畢嵐更是張讓的心腹,若同兄弟一般。

    「段公,我怎能棄你獨活?」

    「讓公,都這個時候了,能活一個,就活一個。只要你手裡有皇上,定然能活下去。」

    段珪說完,喝止了甲士。

    他帶著三四百人,扭頭向閔貢就衝殺了過去。

    人常說,狗急了能跳牆,人急了,也是不得了的事情。

    段珪平素里養尊處優,那可真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可在這時候,也爆發了驚人的力量。

    催馬過去,揮劍就劈到了一人。

    甲士們一看段珪都拚命了,他們也拼吧。

    正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些甲士可稱得上是十常侍的心腹,在危機關頭,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三五百人,硬生生攔住了閔貢的人馬。而閔貢這時也看清楚了段珪。

    怎麼會是他?

    那逃走的車仗上面……

    閔貢也急了,攔住了段珪,拔劍就殺。

    雙方殺到了一起,段珪和閔貢鬥了四五個回合之後,被閔貢一劍刺殺與馬下。甲士們一鬨而散,輕騎趁勢掩殺。閔貢把甲士們殺得抱頭鼠竄,而後集中人馬。再去尋找張讓,卻發現,張讓等人,早已經不見了蹤跡。

    ******

    只剩下十幾人,張讓催趕車輛,一路逃竄。

    前方就是北邙山,張讓心想:實在不行的話,就逃進山裡。北邙延綿廣袤,想要找人……

    正想著,前方突然出現了一支人馬。

    為首大將胯下象龍,頂束髮金冠。在前方橫槊,厲聲喝道:「張讓,董俷在此!」

    啊……

    張讓險些從車上摔下來,而劉辨卻忍不住發出一聲歡呼:「董卿,朕在這裡!」

    董俷怎麼會在這裡?

    其實也不難解釋。董俷當初選擇北邙建立山莊,就是因為演義里曾經說過,漢帝死後,雒陽曾有一次動蕩。漢帝劉辨被十常侍劫持到了北邙,而後才有董卓入京。

    當時也就是那麼靈光一閃,就建了北邙山莊。

    當天晚上,他就在北邙山莊里休息。雒陽鬧出那麼大的動靜,董俷怎能不知道。

    心中當時就是一驚,登高一看,只見大半個雒陽,都在火光中籠罩。

    不會這麼背吧!

    董俷當時就生出了這樣的念頭。緊趕慢趕,趕回來看雒陽沒什麼事,這才來到北邙山莊。可沒想到,就是這幾個時辰的工夫,雒陽就變了天,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張郃急道:「主公,我們是不是馬上回雒陽?」

    董俷眼珠一轉,搖頭道:「且慢,我們現在趕過去也沒有用了。你立刻派人去打聽情況。若是大將軍被殺了的話,只怕皇上……我估計,皇上定會遭到挾持。」

    「啊?」

    張郃有點懵了。

    董俷說:「你再派出偵騎,四處查探。若是發現周圍有閹寺的蹤跡,就立刻報告我。我自帶巨魔士在北邙方向尋找……你別看我,我有一種預感,說不定能遇到什麼。」

    遇到什麼?

    張郃滿頭霧水,有點不明白董俷話中的含義。

    不過董俷既然這麼說了,他作為部曲,也不好再追問。當下帶著集中在北邙山中的六七百北宮衛四處偵探,而董俷則帶著巨魔士,出北邙,卡在了北邙和雒陽之間的必經之路。

    演義誠不欺我!

    眼見著丑時將過,張讓就出現了。

    見董俷攔在道路中央,張讓知道,再無逃走的機會。

    一咬牙,拔出了寶劍。

    「皇上,老奴沒活路了,就請您陪老奴一起去見先皇,在先皇面前,再評定是非吧。」

    說著話,舉劍向劉辨看去。

    劉協本來是在劉辨身前,在張讓舉起寶劍的一剎那,滋溜一下從劉辨的肋下鑽出,躲在了劉辨的身後。如此一來,劉辨就迎著那寶劍。眼睛一閉,張開手臂護住了弟弟,心道一聲:董卿,咱們來世再見!

    遠處,董俷看的清楚。

    心中一急,催馬就沖了過來。

    從兜囊中摸出一支鬼哭矛,在距離張讓還有四五十步的時候,猛然從馬上起身,身體向前一探。

    「閹奴,膽敢殺人……」

    巨雷般的咆哮聲,夾雜著鬼哭矛破空擠壓出來的歷嘯。

    快的,幾乎如同一道閃電。那烏芒一閃,正穿透了張讓的腦袋。寶劍在距離劉辨還有一巴掌的距離時,停住了,鐺的掉在了車板上。一蓬熱血,駕著粘稠且帶著黃白之色的物體灑在了劉辨的臉上。

    我死了嗎?

    劉辨精神恍惚,身體猛然如騰雲駕霧一般的離開了車板,緊跟著掉入了一個人的懷中。

    「皇上,你沒事吧!」

    「董卿……」劉辨看著董俷,突然間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緊緊抱住了董俷的胳膊,「董卿,朕就知道,朕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朕的……天底下,只有董卿你讓朕信任。」

    董俷卻不由得心裡一酸。

    當皇帝好嗎?看看這孩子,哪有半點的快樂?

    「皇上別擔心,只要董俷在,誰也傷不得你……來人,牽馬過來。」

    自有巨魔士牽來了兩匹戰馬。董俷本想讓劉辨騎一匹馬,哪知道劉辨抱著他的胳膊,死活不肯鬆手。也許在這個時候,只有呆在董卿的懷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協王子從車中出來,神色複雜的看著董俷,還有董俷懷中的劉辨。

    輕嘆一聲,拱手道:「皇上,還請主意風範啊!」

    那稚氣的聲音里,有一種難以掩飾的嫉妒。想當初,我也想去北宮校場,可為什麼奶奶不肯答應?說什麼那是下等人才做的事情,作為一個皇子,應該時刻留意自己的風範。

    風範,真的那麼重要嗎?

    如果我也去北宮校場的話,說不定現在董卿抱著的,就是我……

    心裡有一股子怨恨,甚至連董俷也恨上了。我也是先帝的子嗣,為何只對大哥好?

    對,因為大哥是皇上,而我不是。

    一眨眼間,協王子的腦海中,生出了諸多的想法。

    可惜董俷沒有在意,見劉辨不肯出來,當下就讓他坐在身前。有命人攙扶陳留王上馬。

    在協上馬的一剎那,董俷特意看了協一眼。

    比較起辨的慌亂,協看上去很鎮靜。也許真的如同演義里說的那樣,協有大能?

    董俷搖了搖頭,把這念頭驅散。

    「董卿,我們現在去哪裡?」

    董俷看看天色,已經過了寅時。

    「回雒陽!」

    「我……朕……」

    「皇上放心吧,微臣說過,只要微臣在,就不會讓皇上受到傷害……來人,發鳴鏑,命張郃一部向我靠攏。」

    巨魔士都是射出了一箭,隨著凄厲的箭嘯聲回蕩夜空,遠處也傳來了一聲鳴鏑響。

    顯然,是張郃接到了信號。

    在往雒陽的路上,董俷和張郃的人馬合二為一,湊足了千人。

    大約又走了幾里路,有閔貢帶著人偱鳴鏑聲響趕到。當閔貢看到董俷懷裡的漢帝,眉頭不由得一皺。可作為臣子,他還是下馬行禮,口稱萬歲無恙……麾下的幾百人,隨即被董俷吞併。

    閔貢看得出來,董俷這個人對皇上還是非常關照。

    雖然這董家子有諸多兇惡的流言,但閔貢卻不甚相信。今日,董俷雖然懷抱天子,可是在言辭之間,不但有臣子的忠誠,更有好像兄長對弟弟一樣的關愛。這樣一個人,真的如傳言中的那麼不堪嗎?依我看,倒也未必,至少他對皇上,一片赤膽忠心。

    北邙山漸漸被拋在了後面,行出了十幾里后,突然有一支人馬殺將出來。

    為首一員大將,也是頂束髮金環,擐唐猊鎧甲,一襲百花戰袍,身披大紅披風。

    手持方天畫戟,攔住了董俷的去路。

    「爾等還不交出皇帝,下馬受死?」

    月光下,只見那大將腦後尚有兩根稚雞翎,胯下一匹白馬,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董俷催馬上前,看到對方手中的兵器,心中不由得一怔:難道是他?

    ——————

    今日更新一萬五千字以上,懇請大家能給予月票支持……

    不勝感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