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32章 誰為虎狼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32章 誰為虎狼將字體大小: A+
     

    臧霸自然認得那文士,正是當年在徐州結識的那鉅賈糜家次子,糜芳。

    「子方,你怎麼在這裡?難道說……你如今也在那董家子的帳下效力不成?」

    臧霸當然會感到奇怪。

    要知道糜芳的兄長可是陶謙的別駕從事。從某一方面來說,糜家等於是陶謙的人。

    三國時期的用人制度和後來大有不同。

    自唐宋以後,天下官吏所忠誠的對象只有一個,那就是皇帝。而在三國時期,卻是一個階級一個階級的效忠。比如朝中官員,各州首要,效忠的是皇帝,可他們之下的官員,就好像陶謙之下的糜家、曹家,所效忠的人卻是陶謙。也就是說,對於漢室他們並沒有太多的歸屬,有歸屬的人,只是那些被稱之為門閥、世族的大家。

    糜芳,怎麼會跟隨董俷?

    難道說,糜家的人已經……

    臧霸自然會覺得奇怪,而糜芳卻策馬上了土丘。

    「宣高未免少見多怪。自古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仕。董侯乃世之虎將,又是名士高徒。董侯之父,乃涼州刺史,東鄉侯……麾下雄兵幾十萬,猛將如雲,威震西涼。董侯有救駕之功,為人謙和溫恭,志向遠大,且對我等毫無偏見,實乃明主。」

    這一番話說的,聽上去頗有中肯。

    可董俷若聽到了,定然會慚愧萬分。救駕之類的,倒也貼切,可那謙和溫恭,志向遠大……

    不過,這世上只有人不敢說的,卻沒有人不能說的話語。

    糜芳作為臣子,這一番讚揚,卻也是發自肺腑。想他一個商人的弟弟,如今卻做到了虎賁郎中,掌管大軍糧草輜重,足以說明董俷對他的信任。士為知己者死,糜芳自然對董俷讚不絕口。也不管是否妥當,只要是覺得能用上,就會說出來。

    臧霸一蹙眉,「可我聽說,董家子心性殘忍,乃暴虐之徒。」

    「哈,那你倒說說看,我家主公何時殘忍?宛縣十數萬反賊,賴得我家主公進言,才得以活命。轉戰中原,所殺者多為太平道反賊。即便是在雒陽,你可曾聽到那一次是我家主公主動去生事?那一次不是他人尋事上門?如此也要被稱作暴虐之徒,這天下間,又有幾人不暴虐?依我看,卻是那些嫉妒我家主公的人胡言亂語罷了。」

    臧霸聞聽,再次沉吟。

    仔細想想,雖然經常傳出董俷殺人的消息,可掰著指頭算算,確實好像是別人找上門。

    「子方,你有話就直說吧。」

    「以宣高之才,難道還看不出來這裡面的端倪?我家主公甚愛宣高才華,欲請宣高你輔佐之。可惜無甚機緣,卻不想……宣高亦為忠直勇士,陶謙不識你的才華,實乃有眼無珠。」

    臧霸沉吟道:「可我如今還是盜匪,董侯收我,不怕受到牽連嗎?」

    話語中,已經有些鬆動。

    臧霸是個提得起放得下的人,在知道了泰山老營被一鍋端之後,就知道大事去矣。

    輸了就是輸了!

    人家使出了那麼多手段,步步為營。不管是他主動上當,還是被迫上當,總之都是上當了。如今更連老底兒都輸光了,他說話自然不可能硬氣。再說了,比勇武,他比不得董俷;論謀略,人家也不比他差。就連自以為很厲害的人望,也比不得盧植的一句話。連盧植都願意為董俷幫忙,說不定這個董侯,真的是有本事的人。

    唯一的擔心,就是他曾經殺官造反。

    哪知這話一出口,糜芳卻笑了起來。

    「宣高難道不知,先皇已崩,新皇登基。董侯曾為北宮校尉,與新皇頗有交情。曾有言,只要宣高願意為朝廷效力,他可以請新皇大赦天下,赦免了宣高的罪名。若宣高還是不放心,這裡有一封徵辟文書,主公願徵辟宣高你為虎賁中郎,如何?」

    說實話,虎賁中郎這個官職,並不比臧霸當年在徐州時的騎都尉大。

    可性質卻完全不同。

    臧霸眼睛一亮,不由得意動。

    若能有好前程,誰又願意背著個反賊的名聲呢?

    糜芳又說:「如果這樣宣高還是不放心,主公有交代。你泰山軍所屬人馬,全部歸於你指揮。他絕不會插手你的兵事……他日你若想要離去,他亦不會阻攔於你。」

    臧霸感動了!

    條件優渥到了這個地步,董俷的誠意自然不比再去懷疑。

    天底下又有那個人,有如此魄力,收服了他,還要讓他繼續指揮他的老部屬?

    糜芳接著道:「吳敦、尹禮,按道理說,也屬於盜匪。董侯答應放掉這二人,升任侍從虎賁,依舊歸你來指揮。宣高,主公如此對你看重,你難道還要再猶豫下去嗎?」

    臧霸當下將手中兵器放下,下了馬,命親兵將他綁起來。

    「還請子方縛我,前去拜見董侯。」

    ******

    對於臧霸的歸順,董俷可是樂開了懷。

    不但迎出陣前,更親自為臧霸解去了綁繩,命人就地紮下營寨。

    當晚,董俷在營寨中擺下了酒宴,除了盧植和奉命保護盧植的賀齊沒有出現,其麾下的成員,全都參加了。就連被俘的吳敦和尹禮,也在酒席上出現,坐在臧霸的身邊。

    臧霸表示,願意交出兵權。

    哪知董俷卻生氣了,「宣高想要讓我做那沒有信義的人嗎?我既然答應了,自然就不會反悔,更不會對宣高你有所懷疑。盧師今日前往徐州,商量你泰山老營安頓的事宜。大約要兩三天才能回來。宣高若是還不放心,可以自立一營,俷絕不阻攔。」

    臧霸不由得淚流滿面,「主公如此厚愛,臧霸定效死命。」

    就這樣,董俷等人在原地休整。早先臧霸所燒毀的輜重,其實大都是糜芳搜集來的廢品。燒了就燒了,也無甚關係。只是突然增加了幾千人,令董俷不免感到有些吃力。

    好在盧植很快回來,還帶來了大量的輜重。

    對於陶謙而言,臧霸作為泰山賊中最大的一夥兒賊人,對他已經產生了很多麻煩。

    如今能不傷和氣的把這個麻煩送走,陶謙求之不得。

    再說了,有盧植出面,陶謙也不好說什麼。在安頓了大批泰山老營的百姓之後,盧植就押運著糧草追趕董俷。

    收攏了臧霸的泰山兵,使得董俷的人馬一下子激增至八千多人。

    而盧植又不願意回雒陽,在商討了一番之後,董俷派臧霸與賀齊二人帶領人馬保護盧植,往張掖進發。原本,董俷是要臧霸帶走所有的泰山兵。可哪知道臧霸不同意,認為只需一千人就足夠了。同時留下了吳敦、尹禮協助董俷,算是回報董俷的信任。

    有時候,很多事情就是這樣。

    當你付出了足夠的信任時,就能獲得足夠的回報。

    於是,一行人再次動身,當抵達孟津的時候,盧植和董俷灑淚而別,前往張掖。

    當然,他途中還要經過扶風,卻為董俷遊說那名士法衍。

    和盧植分別之後,董俷帶領七千人馬,渡過了孟津,直奔雒陽。

    此時,已經過了十二月,天氣變得越發寒冷。

    從孟津到雒陽,一路下來,儘是白茫茫一片,顯得格外冷清。

    董俷心中有事,特別是在聽說了何進已經開始召集外兵入京的消息時,更心急火燎。

    果然如演義里所說的一樣,何進要老爹入京了。

    只怕這樣一來,反而會逼迫的張讓等人破釜沉舟一戰。來到這個時代,董俷了解了很多演義中不曾寫到的事情。他隱隱覺得,依照著十常侍的性子,不是被逼得急了,不可能做出兩敗俱傷的行動來。可實在不明白,何進為什麼要急於這麼做呢?

    奇怪歸奇怪,董俷在渡過孟津后,就加快了速度。

    由於隊伍當中,大部分人都是步軍,拖延了行軍。董俷一開始還能忍住,可到了後來……

    索性調集了包括巨魔士在內的六百騎軍,他帶著董鐵、武安國前期趕往雒陽。以龐德為主將,吳敦、尹禮、潘璋、凌操為副將,糜芳為軍司馬,帶領其餘人馬在後面行進。

    就這樣,一路急行。

    大約在分兵后的第四天晚上,董俷率領兵馬趕到了雒陽城外。

    遠遠的,就看見雒陽十二門緊閉,路上行人稀少。看起來,好像還沒有出問題。

    董俷在雒陽呆了幾年,自然也知道雒陽的情況。

    似這種情況下,雒陽肯定會進行宵禁。城門一閉,就再也無法叫開城門。

    看看天色,已經差不多到了亥時。董俷見雒陽無事,也就放下了心思,帶著人馬去了北邙山莊。

    ******

    與此同時,大將軍府內燈火通明。

    何進的議事大廳中,如今正高朋滿座。而何進本人,則身穿一件大紅色的錦袍,笑呵呵的端坐正中央。

    「今日擺酒,只為建陽接風洗塵。」

    說著,他舉起了酒杯,朝著坐在下首位置上的一員武將笑道:「建陽這些年震懾塞北,令胡人不敢妄動。如今又是第一個應招入京,某感激不盡,請滿飲一觴。」

    那武將,身高九尺,面色紅潤。

    頜下有黑須,劍眉朗目,透著一股英挺之氣。

    聞聽大笑道:「大將軍何需如此客氣。小將不過是盡本份而已,如何當得大將軍如此厚愛?諸公,大將軍日夜為國事操勞,才是真正的勞苦功高,我等應敬大將軍才是。」

    滿座賓客,都是何進的幕僚。

    聞聽也都笑了起來,「建陽公說的不錯,理應敬大將軍才是。」

    何進心裏面這個美啊,難以用言語表達。雖然明知道眾人有阿諛之嫌,可誰不喜歡聽好聽話呢?

    「哈哈,諸公,我們共飲,共飲!」

    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何進目光一撇,看到了站在丁原背後一人。

    只見那人身高過丈,頂束髮金冠,披百花戰袍。身著一件唐猊鎧甲,腰間系著獅蠻寶帶。生的是國字臉,雙目微微有些凹陷。即便是在不生氣的時候,也透著一股子狂野殺氣。面頰如同刀削斧劈一般,線條分明。一對劍眉,目若星辰一般。

    高鼻樑,闊口。

    肋下佩劍,端的是器宇軒昂,威風凜凜。

    站在丁原身後,此人一言不發。但是那身上,卻散發著一股子野獸般的氣息。

    何進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員將身上所帶有的氣息,他似曾見過。想當初第一次見到董俷的時候,他也生出了這樣的感受。當然,那董家子怎能比得上此人的俊朗,令人一見生出喜愛之心。

    「建陽,你身後何人?」

    丁原一怔,回頭看了一眼那員大將,笑道:「此子乃是我的螟蛉義子,九原人,姓呂名布,字奉先。如今在我帳下效力……呵呵,他有胡人血統,不識得中原禮數,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大將軍見諒。」

    呂布面頰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就沒有了表情。

    上前一步,「小將呂布,見過大將軍。」

    「真猛將也,真猛將也!」

    何進連聲讚歎,突然又對客廳中的人說道:「諸公,可發現奉先與一人頗為相似?」

    「相似?」

    所有人一怔,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何進笑道:「我是說氣質,奉先身上的氣息,有沒有讓諸公覺得很熟悉?」

    原本,眾人也沒有太留意呂布。不管怎麼說,這大廳內文士居多,武將卻很少。

    聽何進這麼一說,都不禁好奇的打量起來呂布。

    袁紹第一個反應過來,「董西平!」

    呂布聞聽這名字,身子猛然一顫,陡然抬頭,雙目精光爆射,凝視這袁紹。

    「袁大人所說的,可是那虎狼之將?」

    被呂布的目光這麼一掃,袁紹沒由來的打了一個寒蟬,心裏面咯噔一下:怎地此人的目光如此銳利,竟好像刀子一樣?只怕是董西平,也沒有他這般凌厲目光。

    何進笑道:「本初說的不錯,正是董家子。」

    呂布的目光,變得熾熱起來。

    丁原道:「奉先在并州,有飛將之稱,掌中方天畫戟,馬前可說是無三合之敵。但不知那董侯,有何本領可稱之為虎狼之將?嘿嘿,依我看,我家奉先為虎,董侯嘛,哈哈哈……」

    一句話說完,原本以為會引得眾人大笑。

    哪知道所有人都沒有笑,反而用奇怪的目光盯著丁原。

    袁紹心裡一動,「奉先本領,我未曾見過,可董侯之勇武,確是我親眼所見。其人之勇武,當世無雙。以我之見,奉先若與董侯相較,只怕是輸多勝少吧。」

    呂布握緊了拳頭,無法抑制住心中那莫名的火焰。

    躬身道:「但不知董侯如今何在?小將願與他較量一番,看誰才是真正的虎狼之將。」

    「呂布大膽!」

    丁原眉頭一皺,「你是何人,又有什麼身份與董侯較量?也不看看這是何處,哪有你說話的地方?還不給我滾出去……胡蠻果然是胡蠻,怎地一點禮數都不懂?」

    呂布的臉,唰的白了。

    其實丁原也並非是惡意。他看得出來,袁紹想幹什麼……

    雖不喜呂布,但又頗為倚重呂布。丁原出於保護的想法,故而將話題轉移開來。

    可他忘記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一口一個『胡蠻』,等同於指著呂布罵他雜種。

    呂布會怎麼想?

    何進連忙打圓場,「建陽何必生氣,年輕人嘛,總是有爭勇鬥狠之心,也正常,正常……來人,取我那件大紅狻猊披風,我要送給奉先,唯勇士方可披掛……呵呵,奉先可先下去用酒。」

    呂布憋著氣,轉身走了。

    何進笑呵呵的,正要開口說話。

    這時候有管家急匆匆的進了議事大廳,「老爺,門外有宮裡來人,說是太后請老爺進宮。」

    ——————

    說實話,最後幾天,有點疲了……

    這個月應該也是更新在三十萬字以上吧,整天坐在電腦前,腰椎病、頸椎病都犯了。

    不過還好,俺基本上保證了每天一萬字以上的更新。

    提前懇請,下個月,還請繼續支持俺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