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28章 盧子干赴河西(月末懇請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28章 盧子干赴河西(月末懇請月票)字體大小: A+
     

    圓陣散開,盧植催馬徐徐而出。

    才幾個月不見,董俷發現,盧植看上去,好像衰老了許多。當初離開雒陽的時候,記憶中盧植的頭髮,大都還是黑色。可現在,那頭髮,幾乎已經變成了斑白。

    時已近十一月,寒風刺骨。

    盧植一襲青色長衫,外面套著一件夾襖。

    眼睛,也看不到半點精氣神。先前指揮時的那種英姿,隨著戰鬥,也一下子不見。

    董俷連忙下馬,上前幾步要請安。

    盧植也跳下了戰馬,一把攙扶住了董俷。那混濁的目光,上下打量董俷,似乎要看透董俷的內心世界。不過,董俷自認心中無鬼,迎著盧植的目光,一言不發。

    「老夫一介白身,實擔不起安寧亭侯的大禮。」

    這安寧亭侯的頭銜,在董俷頭上已經掛了快一年。但在董俷的印象里,蔡邕也好,盧植也罷,只有在他們開玩笑的時候,才會稱呼他安寧亭侯。老師,這是怎麼了?

    董俷說:「老師,您這是怎麼了?學生一日是您的學生,終生都是您的學生啊。」

    盧植閉上了眼睛,面頰一陣劇烈的抽搐。

    半晌后,他輕聲道:「西平,你怎麼會在這裡?」

    董俷連忙回答:「學生聽聞聖上駕崩,故而率領招募新軍,連夜往雒陽趕。不想在這裡遇到了老師……老師,您怎麼不在雒陽?這一行,又是要往何處去呢?」

    這時候,從車隊里蹦蹦跳跳的走出一少年,約十歲上下。

    「爹爹,二娘好像受了驚嚇,剛才一直在嘔吐。」

    董俷聞聽,連忙轉身道:「董鐵,立刻前往中軍,讓龐德加快速度,順便帶一個軍醫來。」

    「小鐵這就去!」

    董鐵說著話,騰空就躍上了一匹戰馬,沿著原路疾馳。

    董俷認得,那少年是盧植的獨生子,名叫盧毓,年方十一歲。轉身命武安國等人就地紮下營寨,凌操趕來后,有幫忙集中傷員。

    盧植就在旁邊看著,一句話也不說。

    倒是盧毓跟在董俷的身邊,看著那些軍馬指指點點的詢問。

    不一會兒,兩名行軍醫生趕來,而營地也已經搭建完成。自有家人引軍醫去照顧盧植的妻室。董俷抱起了盧毓,和盧植一起走進了營帳,各自坐下,卻默默無語。

    「老師,究竟出了什麼事啊?」

    盧植突然道:「西平,你為何不告訴我?」

    「告訴什麼?」

    盧植咬著嘴唇,好半天艱難的說:「雍丘之亂時,劉玄德可曾出現在反賊之中。」

    「啊……」

    董俷一直隱瞞著這件事情,就是擔心盧植聽到這消息后,有些承受不住。

    可沒想到……

    雖然董俷沒有回答,盧植卻已經明白了。

    兩行濁淚無聲的順著臉頰滑落,那拳頭緊握,身子不停的顫抖。

    猛然,一擂桌案,盧植厲聲道:「劉玄德,盧植誓不饒你!」

    一口鮮血噴出,盧植仰面朝天的就倒在了地上。這一來,可把董俷嚇壞了。盧毓是哇哇的哭,帳外的董鐵、凌操和武安國三人進入營帳。看到這場面,董鐵扭頭就走。

    「小鐵,你去哪兒?」武安國大聲的詢問。

    「找軍醫!」

    董鐵話音還在帳篷中迴響,人已經不見了蹤跡。

    這也是董俷欣賞董鐵的主要原因。這小子頗有眼色,也知道事情的輕重。董俷把盧植抱在懷中,讓武安國和凌操在帳外守護。不一會兒的功夫,董鐵領著一個軍醫進來。

    董俷抱著盧毓走出營帳,嘆了口氣。

    「小毓,你可知道,老師在雒陽遭遇了什麼事情?」

    盧毓驚魂未定,那能說的清楚。他抽泣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天爹爹回來后,臉色非常難看。在書房裡呆了一天,我隱約的聽他咒罵什麼人不為人子之類的話語。第二天,爹爹就辭了官,好多人來挽留呢,可爹爹卻堅決要離開雒陽。」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盧毓歪著頭,想了想說:「大概就是在二十天前。」

    二十天前,也就是董俷接到漢帝駕崩的那幾天時間。誰把消息告訴了盧植呢?

    能叫出劉備名字的,當時只有董俷一人。

    而董俷又沒有和任何人說,自然也不可能為人所知。

    至於叛軍,雖抓來了一些俘虜。但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劉備的來歷。只說是王芬找來的好漢,但名字無人知曉。

    若這件事發生在其他時間,董俷不會在意。

    可發生在這個敏感的時候,董俷卻不能不留了一個心眼兒。

    是無意中為盧植所知道,還是有人故意把消息傳遞給了盧植?若是有意為之的話,會是誰?目的又是什麼?董俷站在空地中,陷入了沉思。如果被他所殺的那個顏姓將軍是顏良,再加上許攸的出現,那麼雍丘之亂,肯定和那個袁本初有關。

    這件事本身就有著非常重的黨人痕迹……

    劉備和關羽,後來是保著許攸走了。許攸是袁紹的人,難免不和袁紹有消息往來。

    最重要的是……莫非劉備和關羽投靠了袁紹?

    董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是這樣,袁紹自然會知曉劉備和關羽的底細。如果是袁紹告知盧植……莫非他是要把盧植逼出雒陽?可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董俷越想,越覺得害怕。

    隱隱約約的,他感覺到這裡面彷彿有千絲萬縷,線索的一頭,握在黨人手中,另一頭……

    黨人如今是依附何進,那麼另一頭,莫非是對付老爹?

    董俷的身體很強壯,身上有穿著厚厚的夾襖,天氣雖冷,卻不會感覺到寒意。

    可現在,他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寒意……

    這時候,軍醫為盧植檢查完了身體,走出營帳,來到董俷身邊。

    「盧公沒事,只是一時間氣急攻心。小人已經行過了針,估計過一會兒,就能醒來。」

    董俷拍拍軍醫的肩膀,一笑道:「辛苦了!」

    說完,他抱著盧毓走進了營帳。董鐵在營帳中升起了火盆,溫度比剛才高出許多。

    剛坐下來,有人來報:龐德帶中軍抵達。

    「讓他就地紮營,今晚我們在這裡修整一下。」

    「喏!」

    凌操轉身退出,董俷又擺手示意武安國和董鐵退下去。盧植悠悠的醒轉過來,盧毓從董俷懷中跳下來,跑到盧植的身邊哭道:「爹爹,你剛才可嚇壞了小毓!」

    「毓兒莫哭,先出去玩兒吧。爹爹要和你西平哥哥談一些事情。」

    盧植和顏悅色的說,盧毓乖巧的答應。

    待盧毓出去后,盧植和董俷面對面的坐著。好半天,盧植道:「西平,為何不早告訴我?」

    「我擔心老師會難過。」

    「可你這樣瞞住我,我會更難受。」

    盧植閉上眼睛,痛苦的說:「盧某這一輩子,忠於大漢,忠於皇上。生平所收弟子當中,以你最為出色。但你不該把這件事瞞住我,劉玄德謀逆弒君,乃十惡不赦,罪不容誅。你若早告訴我的話,我定奏明皇上,遍發海捕文書,捉拿劉玄德。我盧植一生忠直,哪怕一死,也不允許有如此一人,來敗壞我盧家世代忠良的名聲。「

    董俷,頓時無語。

    「老師,你怎麼知道的這件事?」

    盧植道:「前些日子,袁隗老兒突然請我吃酒,酒宴中談及這件事,提到了有一白臉反賊和一紅臉反賊。我當時很奇怪,就隨口一問,可那特徵,正是劉玄德。」

    「啊?」

    「劉玄德三兄弟,曾在太平道之亂時,在我帳下效力。他那二弟關羽,使一口青龍偃月刀,紅臉美髯;三弟張翼德,使丈八蛇矛,豹頭燕頜。天底下除這三人之外,再也沒有同樣的三個人聚在一起。我當時還不信,就去你北邙山莊詢問當時參戰的北宮衛。得出的答案……出了這麼一個逆賊,我盧植還有什麼臉留在雒陽?」

    董俷心裡咯噔了一下,果然和袁家有關。

    有些話,他不好說的太明白,只好旁敲側擊道:「盧師,雒陽現在的情況,如何?」

    盧植先一怔,而後嘆了口氣,「亂成一團。」

    「此話怎講?」

    「新帝登基之後,何遂高就接掌了西園新軍。皇上苦心想要削了何進的兵權,創立西園新軍,可沒想到最終還是成全了何進。我觀那屠家子,日後定是又一梁翼。」

    梁翼,是桓帝時期的大將軍,囂張跋扈。

    董俷倒是不覺得如何,只怕那何進,沒有梁翼的本事。

    盧植說:「先皇剛走,也不知怎地,兩宮就開始爭鬥。我實在想不明白,董皇后是怎麼想的……明知道何進勢大,還要硬和他比拼。我離開雒陽的時候,何進拿下了驃騎將軍董重,又以董太后原為藩妃,不宜久留宮中為由,發配去了河間。」

    藩妃,指的是諸侯王妃。

    董皇后原本是解瀆亭侯,也就是漢帝劉洪父親的妃子。

    董俷的心裡,卻是七上八下。這分明就是演義的版本重現,何進隨後還會殺死董太后。

    盧植接著說:「其實何太後人倒是不錯。皇上年幼,兩宮垂簾聽政,也並非沒有過這種先例。她倒不甚喜歡拋頭露面,反倒是閹寺依附董太后,咄咄逼人。何太后還為此勸說過董太后。也不知董太后是怎麼了,竟然在酒宴中與何太后頂了起來。」

    董俷忍不住插嘴道:「那……國舅怎樣了?」

    盧植冷笑一聲,「董重雖為驃騎將軍,可手中又沒有兵馬。兩宮太后翻臉之後,何進就抄了董重。董重在後堂自刎而死……不過我沒見到屍體,還不好說這件事。」

    言下之意,董重是自殺,還是他殺?

    兩說呢……

    「那我岳父他們……」

    盧植一笑,「你別擔心。何遂高倒是想要奪了北宮兵權,但卻被皇上給拒絕了。這是皇上登基后第一次反對何遂高的主意……不過南宮衛,劉元卓還是被罷免了。」

    見董俷著急,盧植不再賣關子。

    「你家人都很好,何遂高雖然跋扈,但還卻沒有對你家有什麼舉動。只不過伯喈近來有些難過,經常醉酒。你那媳婦,就把他接去了你那大宅門裡,放心吧,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董俷長出了一口氣,看看盧植,心裏面突然一動。

    盧植這個人,那可是有大本領的。若是就這麼讓他隱居,也未免太過於可惜了吧。

    倒不如……

    「老師,您以後有什麼打算?」

    盧植的臉色,陰沉下來。

    「能有什麼打算?我培養出了劉玄德那樣的學生,心灰意冷。準備回老家,好好休息一下再說吧。」

    董俷卻說:「老師您一身的本領,諾大的學問,就此終老,卻是這大漢朝的損失。」

    「我還有何面目再為人師?」

    盧植苦笑著,連連搖頭,「與其被人笑話,還不如找個地方躲起來,省的丟人。」

    董俷咬著嘴唇,猶豫了片刻,「老師可知張掖?」

    盧植一怔,「我怎能不知……呵呵,那本就是我大漢疆界。不過早先因是在羌人區,朝廷無禮照應。派了幾次官員,不是被殺,就是根本過不去。如今聽說被一伙人佔據……」

    「那伙人是我!」

    董俷看著盧植,一字一頓。

    「是你的啊!」盧植沒反應過來,笑呵呵的點頭。可笑容突然凝固,看著董俷,「你說什麼?」

    「佔據張掖的,是我的部曲。」

    「啊?」

    董俷說:「俷生平最敬重者,唯有兩人。一個是霍驃騎,還有一個就是班定遠。俷生於涼州,深知那羌亂只由。涼州馬賊眾多,流寇遍地。所依仗者,就是涼州廣袤。河西不定,則羌禍不止。我朝廷大軍過去,他們就往西域逃竄,若我大軍撤走,立刻又殺回來。那河西,就如同勾連中原和西域的門戶,若不佔據,必有大亂。」

    盧植靜靜的看著董俷,一言不發。

    董俷接著說:「羌人作亂,我就意識到,正是收取河西的好時候。羌人佔據優勢,大軍和我們對峙,根本不會在意河西的歸屬。我就派我麾下大將,佔領的張掖……我原本也想過去,可是沒想到,大將軍要我入雒陽……如今,張掖、敦煌、酒泉,盡在我手中。他日我若有機會,願再效班定遠,重立西域長史府,令西域永遠臣服於我漢軍威武之下……老師,俷想請您,為我坐鎮張掖,不知老師願否?」

    混濁的目光,驀地精亮。

    盧植的手,在輕輕顫抖,許久也說不出話。

    十年苦學,所求的就是能重現漢軍威武的輝煌。即便是在東觀治學,盧植也從未斷過這樣的理想。

    原以為,黃巾之亂是一個契機,讓他能施展抱負。

    可不成想那該死的民謠,讓他的理想也隨之破滅……

    當他正是心如死灰的時候,董俷那『漢軍威武』四個字,令盧植的心,一下子活泛起來。

    漢軍威武,真的可以重現?

    「西平,你……」

    「老師,俷沒有什麼野心,只求家眷平安。當初佔據張掖,存的另一個心思,就是能為家眷找一個棲息之所。我知您要問我什麼?俷在一日,終生不背大漢。」

    「此話,當真?」

    「若違此言,俷不得好死。」

    盧植的確有這樣的擔心。擔心董俷勢力膨脹,終有一日會……

    如今,得了董俷這一句話,盧植心裏面一下子放鬆下來。突然間,他仰天大笑起來。

    「沒想到,沒想到我盧子干,還有機會建功於異域……哈哈哈哈,天不負我,天不負我!」

    說著說著,盧植竟然放聲大哭起來。

    看著盧植癲狂的模樣,董俷亦感到了一陣莫名的心酸。

    他靜靜的看著盧植,同時又在低聲的問自己:我今日的這個決定,究竟是對,還是錯?

    ______

    第二卷的重頭戲將至,第三個虎賁中郎也將出現。

    ……

    月末將至,如果您手中還有沒投的月票,請送給俺吧,謝謝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