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25章 漢帝崩,大亂將起(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25章 漢帝崩,大亂將起(一)字體大小: A+
     

    已經進入了九月,氣溫陡然降低。

    早先時,還可以把天氣稱之為涼爽宜人,可現在,卻已經讓人感到了一絲絲寒意。

    長樂宮門外,不時看到小黃門進進出出,有一股濃濃的藥味,在空氣中瀰漫。

    董皇后抱著協王子,何皇后牽著辨王子,神情格外的緊張。

    這已經是入秋後,漢帝第九次昏倒。事實上在七月的時候,漢帝的身體就開始出現這樣那樣的小狀況。不過有太醫及時治療,始終沒有造成太大的動響。只是這一次,聽說是在觀御花園時,突然昏了過去,太醫從未時進去,如今已經酉時,還不見出來。看起來,情況有些嚴重,這讓董皇后與何皇后,心裡都忐忑起來。

    長樂宮門口,有上軍校尉蹇碩,帶人保護,守衛森嚴。

    何皇后與董皇後幾次要求進去,但都被蹇碩拒絕了。這兩位大漢朝地位最高貴的女人,偏偏還拿蹇碩沒辦法。二人都清楚,整個皇宮之中,只有一人能指揮蹇碩。

    漢帝!

    若非漢帝的命令,蹇碩怎敢態度如此強硬。

    看看天色,都已經黑了。

    蹇碩上前說:「太后、皇后……天已經戌時了,您二位在這裡也等了很久,深秋夜寒,別讓兩位殿下受了風寒,還是先回去吧。這邊一有消息,奴婢立刻通傳。」

    何皇后與董皇后看了看兩個王子。

    辨王子這兩年因經常鍛煉,故而看上去很健壯。

    而協王子的年紀還小,這深夜的寒氣襲來,讓他頗有些抵擋不住。

    董皇后心疼協王子,當下點頭答應。何皇后則見董皇後走了,也就帶著辨王子回去。

    見兩位皇后都走了,蹇碩長出了一口氣。

    憂心忡忡的站在長樂宮門外,等待著太醫的消息。

    守衛長樂宮的,是蹇碩這一年多來訓練出的西園新軍直屬部曲。對於這支人馬,蹇碩可說是費盡了心血。不但配備了大漢朝最好的兵器、鎧甲,就連軍餉也是最高。同時,為了避免這支人馬為他人收買,從從基層軍官開始,全都是他從大內深宮中精挑細選,認為是忠心可靠的小黃門。

    在蹇碩看來,那些士大夫又怎會拉下臉,來收買閹寺。

    上軍司馬潘隱,是蹇碩的同鄉,也極受蹇碩的信賴。看蹇碩心神不寧的來回走動,潘隱忍不住上前,低聲的詢問道:「碩公,太醫進去這麼久了,皇上是不是……」

    「不要胡說八道,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就不要問,省的丟了性命。」

    平日里,蹇碩對潘隱說話還是比較客氣。但這一次,卻聲色俱厲,嚇得潘隱不敢開口。

    看得出來,蹇碩確實很憂心。

    「碩公,皇上請您進去。」

    正當蹇碩煩躁不安的時候,有一個小黃門偷偷的溜了過來,在蹇碩耳邊輕聲說道。

    蹇碩立刻整理衣冠,撣了撣袍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絕不能讓皇上看出自己的軟弱。蹇碩想到這裡,故作威武形容,大步流星的進入長樂宮內。

    漢帝正側卧龍榻,雙目微閉,臉色蠟黃。

    太醫迎上來,輕聲道:「碩公,皇上怕是……」

    「怎會如此?」

    「皇上的病根子,應該是在去年雍丘時留下的。當時受驚過度,又加之在雪地之中……後來經調養,延緩了一些,可不成想,秋日起蕭瑟,野火燒枯桑,就引發了舊疾。」

    該死的士子……

    蹇碩恨恨的頓足,卻驚醒了假寐中的漢帝。

    「是蹇碩嗎?」

    「奴婢在,皇上感覺好點了嗎?」

    漢帝睜開了眼睛,看到蹇碩就在榻前,心中一陣溫暖:「此時,也只有蹇碩陪著朕啊。」

    說著話,他使了個眼色。

    蹇碩心領神會,立刻起身擺手,示意兩邊宮女侍從全部退開。

    「蹇碩,朕不行了!」

    漢帝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我已決意,命協繼承帝位,還要請你幫忙。」

    蹇碩連忙道:「皇上,您可別這麼說。只要是您吩咐,奴婢萬死不辭。」

    「殺了國舅,為朕殺了國舅……國舅不死,只怕協無法坐穩皇位。朕這裡有一份詔書,你可憑此誅殺國舅。若事不可為,就密令涼州董卓入京,朕已經做好了安排……可惜,朕的虎狼之將不在,否則就大可不必費此周折……蹇碩,朕就拜託你了。」

    蹇碩心裡一陣猶豫。

    這種事情,可說是兇險甚多。弄個不好,就會屍骨無存。

    也難怪漢帝會這樣急迫,原本依照著他的計劃,等董俷組建了虎賁郎,合併南北宮衛,加上驃騎將軍董重在旁邊策應,足以削了何進的權利。可偏偏,他的身體……

    唯有兵行險招了!

    張讓等人,漢帝雖然信任,可並不是很放心。

    十常侍過於油滑,缺少殺戈決斷,不足以成事。周圍人,蔡邕為一介書生,也難當重任。唯有蹇碩,雖五體不全,卻執掌兵馬,是個很果斷的人。最重要的是,漢帝了解蹇碩。這是個極為忠誠的人,只要他答應這件事,則大事就可以成就。

    目光灼灼,凝視蹇碩。

    蹇碩後背寒氣直冒,心裡明白,若不答應的話,只怕會立刻被殺。

    但是答應了,兇險又太高……

    沉吟片刻之後,蹇碩一咬牙,點頭道:「皇上放心,奴婢定不負皇上的厚望。」

    「朕果然沒有看錯人!」

    漢帝蠟黃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你別擔心,朕已經有了妥當的方法。趁著朕還在,你密令部曲埋伏於長樂宮中。朕會命人傳遞詔書,讓何進前來覲見。你趁此機會,將他……而後立刻與董重收了他的部曲。」

    這主意,聽上去不錯。

    「奴婢遵旨!」

    蹇碩這一次回答的非常乾脆,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你以為,誰去傳旨比較合適?」

    蹇碩沉吟了片刻,「奴婢推薦一人,上軍司馬潘隱為奴婢的心腹,可擔當此任。」

    「既然如此,宣潘隱覲見,你下去安排吧。」

    「喏!」

    蹇碩做出赳赳武夫狀,插手行禮。當他走出長樂宮門的一剎那,冷風讓腦袋一下子清醒起來。

    他很快的就計算出了這裡面的好處。

    若能辦成此事,以後可就是協王子的近臣了。張讓?滾一邊去,今後這大內深宮,當是我蹇碩的天下。越想越覺得得意,忍不住嘿嘿笑了兩聲。但旋即就發現自己有些失態,蹇碩連忙扳起了面孔,按照漢帝的吩咐,下去安排那擊殺何進的事情。

    潘隱得了聖旨,走出長樂宮。

    見周圍人馬走動頻繁,他心裡猛然咯噔了一下。

    聯想到剛才漢帝說話時那有氣無力的樣子,一絲絲明悟,卻奇異的浮上了心頭。

    難不成,皇上要殺遂高?

    這是潘隱的一個小秘密,甚至連蹇碩都不知道。

    早年潘隱尚未遇到蹇碩之前,曾落魄至極。有一次險些餓死在雒陽街頭,幸好被何進救了性命。當時的何進,也是剛進雒陽,到處都是對他不屑一顧的目光。表面上似乎很榮耀,可實際上……也就是在那天,一個落魄的乞丐,和一個落魄的皇親國戚,奇異的交集在了一起。第二天醒來時,皇親國戚不見了蹤跡,卻留下了一袋子五銖錢。

    後來,潘隱入宮,遇到了蹇碩。

    在偶然的機會中,又一次見到了何進。

    只是當時的何進,已經認不出了潘隱。但潘隱卻無法忘記,那個曾救了他一名的傢伙。

    地位越來越高,潘隱彷彿忘記了何進的存在。

    可那一份感激之情,卻始終藏在了心中。

    敏銳的覺察到,何進會有危險。潘隱猶豫了片刻,終於下定了決心。

    ******

    已經過了亥時,何進還沒有休息。

    正獨坐於書房中,和他的兄弟何苗促膝長談。

    話題,自然圍繞著十常侍的問題。

    這些日子以來,袁紹等人幾次提出了剷除十常侍的計劃,但何進一直都猶豫不決。

    不錯,十常侍的確是威脅到了他的權利。

    可事實上,正因為有十常侍的存在,才使得士人們圍繞在他的身邊。

    何進需要這些士人,來裝點他的門面。可他不知道,如果閹寺不在,士人們還會跟隨他嗎?

    就這個問題,他與何苗激烈的辯論起來。

    何苗對何進的想法很不屑,「兄長既然知道那些士人為何依附與你,又為何非要殺張讓他們?莫非兄長忘記了,當年妹妹剛入宮中,沒有張讓他們的幫忙,如何有你我今日的榮耀?小弟以為,做人當要有感恩之心,不可以做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

    何進一蹙眉,對何苗的這番話,感到非常不高興。

    你言下之意就是說,我是小人嗎?

    「懷高,你說的固然有理,可有些事情,你也應當明白。士子力量,不可小覷……特別是那些百年大族,更是這大漢的根基。若壞了他們……我也不想如此,可是眼看著董仲潁羽翼豐滿,又有蔡邕等人幫助,東觀士子,十有八九會投靠於他。若我不能招攬士子,他日又如何應對董卓的咄咄逼人?此事非我所願,實乃時勢所迫。」

    懷高,是何苗的表字。

    聞聽何進這麼說,他冷笑一聲:「那又能如何?兄長難道忘記了當年你初來雒陽,那士人們的態度嗎?難道兄長忘記,長史王謙,又是如何落了你的臉面嗎?兄長既然知道董仲潁羽翼豐滿,何需與他對抗。他和我們一樣,都是良家子出身,更應該相互依持,相互幫助。兄長若是真的和那董卓對抗,只怕最後便宜了那些士人。」

    何進聞聽,面頰劇烈的抽搐。

    何苗的話正說到了他的心坎上,那也是他心中永遠的痛。

    當年他來到雒陽,繼續想站穩腳跟。最迅速的辦法,就是和當地望族聯姻。

    何進看重時任長史的名士王謙,想把女兒嫁給王謙的兒子。這王謙是什麼人呢?他的父親王暢,是漢帝初年黨人的領袖人物之一,也是當時名滿天下的八俊之一。

    王謙,王暢,也許您還是不熟悉。

    但如果提起另一個人,也許您就聽說過了。在原有歷史上,大名鼎鼎的建安七子之一,王粲,就是王謙的小兒子。

    試想,這樣一個世族家庭,怎會與何進結親?

    別看何進是皇親國戚,可在王謙的眼中卻狗屁不是。在何進上門求親的時候,王謙嗤之以鼻,堅決的回絕了這門親事。可想而知,當時的何進是多麼的尷尬。有一段時間甚至不敢出門,因為害怕遭到路人的恥笑。

    時間過去了,王謙如今已經是個白身,而何進卻成了掌控天下兵馬的大將軍。

    何進要表現心胸廣闊,自然不好卻為難王謙。

    但這並不代表,何進就會忘記了當初的那一段屈辱時光。

    何苗的話,讓何進心動了……

    「老爺,門外有宮內來人,說是故人求見。」

    故人?

    何進詫異不已,我何時在宮內有故人?

    當下命家僕把來人請進客廳,他讓何苗在書房等待,自己則往客廳走去。

    潘隱端坐太師椅上,心情非常的緊張。

    若是何進再晚進來半步,也許潘隱就要改變主意。

    「何公,還記得小人嗎?」

    何進走進客廳,潘隱起身詢問。心裡想:若是他說不記得,那麼我就當作不認識他。

    哪知道,何進看著潘隱,皺著眉,陷入沉思。

    「你……啊,我想起來了,十二年前,雒陽百花橋下……」

    也許冥冥中有天意如是,何進竟然真的想起了潘隱是誰。看著衣著光鮮的潘隱,何進不由得生出了一種親切感。

    潘隱的心中,也不由得一暖。

    「十二年不見,何公可安好?」

    何進連忙讓潘隱坐下,「當年進最落魄時,那一夜怎會忘記?後來我還派人去找你,但是卻……真抱歉,我已經記不起你的名字……只是你怎麼跑去了皇宮當差?」

    「這個說起來,可就一言難盡了。」

    潘隱通報了自己的名字,卻讓何進又是一驚。

    他自然知道這個人,只是沒有見過。那可是蹇碩的司馬,怎麼大半夜跑來和我訴友情嗎?

    何進詫異的看著潘隱,想問,又不知如何開口。

    潘隱道:「大將軍如今享盡榮耀,隱亦不願來攀附。只是,大將軍現在將有性命之虞,隱實不忍見大將軍送命,故而前來警告。」

    何進忙起身,「但不知某有何兇險?」

    「皇上……」潘隱本想說,皇上想要殺你。可話到了嘴邊,卻猶豫了。這樣做,是不是對不起蹇碩呢?

    當初入了宮中,虧得蹇碩護持,他才有了今日。

    若是……

    「潘公,為何閉口不言?」

    潘隱咬了咬牙,輕聲道:「皇上要殺大將軍,派小人前來宣讀詔書。若大將軍此時進了長樂宮,定然會被殺死。隱特來告知,萬不可入宮,請大將軍自行斟酌吧。」

    何進腦袋嗡的一聲響,有點手足無措。

    「皇上,皇上為何要殺我?」

    「皇上估計已經下定決心,立協王子為帝。」

    「什麼?」

    「而且皇上的身子也不行了,據小人觀察,估計難以拖到天亮。」

    何進聞聽,不由得呆愣住了……

    「大將軍,小人有皇命在身,不敢久留。總之,請大將軍早作準備,以防不測。」

    潘隱說完,起身告辭。

    何進送走了潘隱,臉色突然變得鐵青。

    「立刻命袁紹、曹操前來見我。」

    何進吩咐了家人,轉身來到了書房,把剛才潘隱所說的話,都轉述給了何苗。

    何苗也不禁嚇了一跳。別看他平日與何進對著干,可畢竟是一家人,他又怎能不顧兄長的死活。何進在,辨王子為帝,則何家可以繼續享受榮華富貴。但如果……

    何苗不敢去想。

    這禁宮之中的殘酷,他可是非常清楚。

    如果真的讓協王子成了皇帝,只怕何家就難以保全了。

    「兄長,你看該如何辦呢?」

    「潘隱說,皇上拖不到天亮,我就信他一次。不過,我們要在天亮前,把此事解決。若是協成了皇上,我們就沒有活路了。當快刀斬亂麻,擁立辨為皇上才行。」

    「那要如何做?」

    「懷高,你與北宮熟悉,可立刻前往永安宮,找妹妹,讓她把鸞衛營調撥給你指揮。同時,讓她以皇后的名義,命令北宮衛打開宮門,並封鎖一些消息。我等如今也只有破釜沉舟,強行讓辨登上皇位。唯有這樣,我何家的榮華富貴才能保全。」

    何苗當下點頭稱是,轉身就走了。

    一下子做出了這麼一系列的決定,何進的腦袋,不免感到了一絲昏沉。

    在書房裡呆坐,平復激動的情緒。

    這時候,有管家前來,輕聲道:「老爺,人都已經來了!」

    「取我盔甲來!」

    何進說完,站里起來。

    有下人過來,為他穿戴盔甲。

    收拾利索之後,何進的腦袋也已經變得格外清醒。

    他手扶寶劍,大步流星的走向客廳。這一路上,還想著如何與眾人說出他的打算。

    客廳中,有三十多人肅立,看上去令客廳有些擁擠。

    一個個都睡眼朦朧,顯然是被臨時叫起來,故而都還沒有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諸位大人,進要宣布一件事。」

    看到何進頂盔貫甲的進來,曹操心裡一咯噔,有一絲不詳的預兆。

    「陛下,已駕崩了!」

    「什麼?大將軍,你說什麼?」

    袁紹驚聲呼喊起來。但怎麼聽,都不像是有悲傷之意,相反似乎還有一些驚喜。

    何進還不能說是漢帝沒死,否則這事情就只是針對他一人,而非是針對其他臣子。

    他很滿意眾人的反應,當下接著道:「陛下駕崩,未立太子,理應有嫡長子辨繼位。然有閹寺蹇碩,仗著手握西園新軍,竟生出獨攬朝綱的險惡用心,欲將我等除掉。今日召集諸位大人,進是要聽聽你們的意見。」

    你都這一身打扮了,還聽個屁的意見?

    曹操心裡嘀咕,搶先一步站出來,「既然如此,我等應正君位,除閹寺,萬不可落了那蹇碩的後手。」

    何進聞聽,頓時笑了。

    「誰敢與我正君討賊?」

    袁紹挺身而出,「紹願隨行!」

    何進大喜,「本初果然有膽略,我可調撥羽林軍三千供你指揮,隨我一同入宮。」

    曹操怎能甘居人後,當下也站出來:「大將軍,操麾下尚有新軍一千,願與大將軍。」

    「孟德,果然英雄。」

    何進說罷,立刻命令曹操和袁紹去點齊人馬,同時有讓荀攸、鄭泰做好迎奉新君的準備。

    一應安排妥當之後,他握緊肋下寶劍。

    生還是死,就看接下來的這兩個時辰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