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18章 袁隗計,二虎爭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18章 袁隗計,二虎爭食字體大小: A+
     

    袁府大門外,冷清清,全不見早先那車水馬龍的景象,可稱得上是門可羅雀。

    王芬謀逆,漢帝遇險,其實對於太傅袁隗的衝擊,最為巨大。黨人的聲勢一落千丈,昔日那些總是圍在袁府周遭等待袁隗召見的官吏們,如今一下子都不見蹤跡。

    雖然何顒以死來洗脫了袁隗的嫌疑。

    但可以看得出來,這位黨人魁首,有著四世三公之輝煌背景的袁太傅,已經是大不如前了。

    袁隗心裡也清楚,漢帝雖然放過了他,但並不代表對他沒有懷疑。

    之所以放過他,說穿了是裡面還牽扯到了大將軍何進。漢帝是擔心迫的大將軍過急,引發出不必要的麻煩。如今是放了袁隗,可只要他在雒陽,就要時刻面臨危險。

    坐在書房裡,袁隗的氣色看上去非常差。

    袁紹靜靜的垂手站立書案前面,一句話也不敢說。

    「本初,你們謀划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呢?」

    袁隗痛心的說:「若我知道你們要這麼做,一定會設法阻止。老子說,治大國如烹小鮮,不可操之過急。你們以為殺了漢帝,我士人真的就能有出頭之日嗎?」

    袁紹還是不說話,但看得出,他並沒有把袁隗的話語聽進去。

    嘆了口氣,袁隗說:「我已經老了,也許比不得你們這般的衝勁,可我多多少少也經歷了這麼多年,看了那麼多事情。早年陳蕃、李膺何等聲勢,還不是最後落得個……算了,我也知道,這些話你未必聽得進去。許子遠他們現在的情況如何?」

    袁紹說:「叔父,子遠已經派人送信,說他已經去了渤海郡。那裡是以靺鞨粟末部的胡人為主體,雖貧瘠,但也還算安全。子遠說,他打算在那裡呆一些日子,靺鞨人精於騎射,當可招攬之。子遠的打算,是在靺鞨粟末部當中招兵買馬,徐徐圖之。」

    袁隗抬頭,渾濁的老眼中,閃過了一抹精光。

    「本初,看起來你已經是下定了決心。」

    袁紹猶豫了一下,咬著牙點頭道:「伯求早先曾和我說過一句話,紹牢記在心中。若士人想要實現理想,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才行。這實力就是兵馬,誰的手中有兵馬,誰就能大聲說話。伯求這次失敗了,但也更堅定了我這種想法。我們手裡必須要有人,否則的話,就算我們聚集了天下間所有的名士,一樣是難以成事。」

    袁隗沉默了……

    他閉上了眼睛,很久沒有說話。

    書房裡的氣氛非常壓抑,袁紹甚至可以感受到,有一股子涼氣,從脊梁骨里冒。

    到了這一步,他也無需在隱瞞什麼。

    索性把一切都挑明,若是袁隗真的要殺他,也是沒有辦法。可何顒的說法,卻讓袁紹看到了一個從未看到過的世界。如果王芬真的成功了,如果漢帝被殺了,如果士人的手中掌握兵馬,那如今的雒陽,又該會是怎樣的一個局面呢?那並不好說。

    袁隗道:「你的想法也許沒錯……」

    袁紹長出了一口氣,看起來袁隗也多少接受了他的觀念。

    但袁隗接著說:「可現在的情況說,黨人已經無法無路可走,等許子遠練兵馬出來,少說也要兩三年。這兩三年當中,黨人又該如何做?閹寺未除,帝黨崛起……這大漢朝自光武皇帝開始,大權集於皇室手中。何遂高手握雒陽防務,皇上如今掌有新軍。唯有我等士人,卻一無所有。看似強大,其實虛弱,當如何熬過這三年?」

    袁紹啊了一聲,搖了搖頭。

    「侄兒倒沒有考慮這些。」

    袁隗露出了一絲笑意,睜開眼睛看著袁紹,「本初,你有才幹,更為我袁家的才俊,為叔甚看好你。但你有時候,過於輕浮,很多事情只想到了結果,卻不去考慮這中間的過程。說的好聽,你這叫目光遠大,說的難聽,卻是好高騖遠,當甚戒之。」

    袁紹恭敬的說:「侄兒定當牢記叔叔的教誨。」

    「如今我士人已經處於生死存亡之際,在聚為一黨,說不定就會有殺身之禍。當引禍水東流,把眾人的目光轉移到別的地方去。我等隱忍,於夾縫中求生存,方能保全實力。」

    袁紹心裡一動,「叔叔的意思是……」

    「本初,你可知道董卓如今在涼州有何成就?」

    袁紹搖搖頭,輕聲道:「這兩年侄兒先是征討黃巾餘孽,而後又……不甚清楚。」

    袁隗笑道:「我卻是知道。在涼州,董卓的勢力幾乎覆蓋整個西北,包括北地、安定等郡,全都是看董卓的眼色行事。那武威雖有些許動蕩,可未嘗不是董卓故意為之。如此一來,他就能長久滯留於西北一地,發展壯大,最終成為龐然巨物。」

    袁紹有點不明白袁隗的意思,好端端,提起董卓幹什麼?

    他現在聽到『董『字,就噁心的想要嘔吐。可也清楚,叔父說這些,絕不會是無的放矢。

    袁隗接著說:「董仲潁如今麾下有雄兵二十萬,其中包括了天下最精銳的三支人馬、湟中義從、秦胡兵以及西涼兵,皆百戰精兵,可稱得上是我大漢最為雄健的兵馬。麾下猛將如雲,更有其董氏一族打造出的幕僚為核心,為他出謀劃策……」

    袁紹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那董卓,竟已發展至如斯地步?」

    「何止……董家子與蔡家聯姻,結交盧植,與東觀博士甚好;而那董家子,更因這次拚死救駕,成了自光武中興后,我大漢第一個十八歲的將軍,亭侯……雖比不得當年的冠軍侯,可這二百年來,確是我大漢第一人。如今董家子任虎賁中郎將,漢帝又有意重組虎賁郎……嘿嘿,董仲潁外有西涼雄兵,內有他那獅兒坐鎮……本初,難道你不覺得,如果董仲潁再有一個外戚的身份,不就是又一個何遂高?」

    袁紹一顫,駭然的看著袁隗。

    「叔父是說,依附董仲潁?」

    「可命張邈向董仲潁依附,我聽聞士孫瑞如今正在安定,可命之也依附了董仲潁。」

    袁紹隱隱猜測到了袁隗的心思,也明白了袁隗的意圖。

    「可請荀慈明、王子師依附大將軍,我說的是徹底依附。如此一來,則可以為我士人謀求生路,獲得喘息之機。同時,挑起何遂高與董仲潁之間的矛盾,坐收漁翁之利……總之,我們想要再有機會,就必須要忍耐、忍耐、再忍耐……一方面讓他們去內訌,一方面我們自己發展勢力。待時機成熟,則士人就可以重獲生機。」

    「叔叔此計……」

    「雒陽一頭虎,涼州一頭虎……嘿嘿,可稱作為二虎爭食之計。」

    袁紹沉吟了片刻,覺得袁隗這計策若實施起來,卻是如今最為妥當的策略。

    「那如何挑起何遂高和董仲潁的衝突?」

    這時候,袁紹才知道,論起老謀深算,還是叔父高明。他不禁有些可惜,為何早先不把事情向叔父說清楚。若是能得到叔父的同意,並與之謀划,豈不是勝算更大?

    袁隗想了想,「我聽說驃騎將軍董重最近和涼州聯繫緊密,可以此為突破,令何遂高猜忌。但僅於此的話,還有些不夠。我前些時候曾聽人說,陽翟長公主劉脩業已經十八……她是先帝之女,皇上對之甚為疼愛,視若親妹一般。不如為董家子提親……嘿嘿,一方面可讓何遂高緊張,另一方面則可以令蔡邕和董家子生隙……恩,還有,董家子如今既然是虎賁中郎將,為何不讓何遂高得北宮校尉一職?」

    這老頭子半眯著眼,說出了一連串的謀划。

    只聽得袁紹眉開眼笑,心裡樂開了花。正應該這樣,幾方面一起下手,不怕何遂高不怒。

    袁隗又沉吟了片刻,「聽說你與并州刺史丁原關係甚密切?」

    袁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丁建陽一介武夫,早先我曾與之交往。此人出自寒家,素有勇武之名,只是為人粗鄙,心胸也不甚寬廣……叔叔,您這麼一說,侄兒倒想起來了,丁建陽手下猛將頗多,而并州軍也是我大漢最為勇猛之戍衛,何不讓他出面,與董仲潁爭鬥?」

    袁隗讚賞的看了一眼,對袁紹這個反應很滿意。

    「早些天,丁建陽派其從事……哦,好像是叫張遼來求見,說是想要調撥一些盔甲裝備。我當時沒時間,所以就扔在一邊。你可去見此人,給些好處於丁建陽。不過,有何遂高和董仲潁這兩頭老虎鬥就可以了,丁建陽……好像還差了些份量。」

    「那叔父的意思是……」

    「招攬丁建陽,設法令其依附與我等。這樣一來,也可以為我士人多謀一出路。」

    袁紹連連點頭,「侄兒明白了!」

    袁隗謀劃了這許多事情,也覺得疲憊。

    突然問道:「近來公路在做什麼?」

    「這個……不甚清楚。只知道他常不在雒陽,與長安張溫聯繫頗為密切。至於在做什麼,侄兒確是不太清楚。」

    提起袁術,袁隗就感到一陣頭疼。

    「盯著他,別讓他招惹是非。如今是非常之時,萬不可再如以往那般行事。」

    袁紹恭敬的回答:「侄兒明白!」

    ******

    眨眼間,已經到了五月。

    天氣漸漸的熱了起來,任紅昌的傷勢業已經大好。

    而董綠呢,雖說因為早產,使得身子虛弱。可經過了女神醫濟慈的調理,也已經恢復了健康。五斤一天天的長大,看上去比剛生下來的時候,也是要健康了許多。

    總之,日子過的倒是蠻悠閑。

    朝堂上的事情和董俷無關,雖然不管走到那裡,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目光,但他也已經習慣了。

    這一天,他召集了手下人前來議事。

    如今董俷的手下,人越來越大。那小書房已經不足為用。

    而董俷有不喜歡那種議事大廳里的說話氣氛,感覺過於嚴肅。故而每逢議事,都是在小校場中。一來他手下武人居多,二來這裡說話,有巨魔士在外護衛,不擔心被人聽到。要知道,隨著他的官兒越來越大,就會吸引來越來越大的目光。那議事大廳常有家僕路過,天曉得什麼人就被收買?董俷很小心,特別是在商議的時候。

    典韋、沙摩柯早早的就來到了小校場。

    過了一會兒,龐德和麴義、成蠡也抵達了小校場。接著又有班咫、晏明、唐周來到,張郃、武安國和史渙,是最後來到。圍在遮陽傘下,有巨魔士送來了還掛著霜氣的綠豆湯。這也是解暑最佳飲品,在井水中冰了很久,一口下去,透心涼。

    「我擬讓出北宮校尉職務!」

    董俷坐下來,一句話引起了眾多人的驚訝。

    「主公,這是為何?」

    董俷苦笑一聲道:「皇上擬以虎賁郎吞併南北宮衛,可如今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很容易。北宮衛已經被打殘,除了麴義手中的一營之外,幾乎沒有完整的編製……而且,我如今是虎賁中郎將,再把著北宮校尉的職務,確實有點說不過去。皇上的意思是,要我以此次參戰的北宮衛為基礎,去丹陽招募人馬。丹陽素來出雄兵,一來可以避免落了人口實。這二來嘛,也可以讓我暫避朝廷里的各種麻煩……」

    典韋一蹙眉,輕聲道:「可如此一來,你和宮內的情分可就要斷了。」

    董俷點頭道:「我也有這種擔心……不過皇上看起來,也不甚相信他人。故而讓蹇碩通知我,我即便是讓出北宮衛,也需要選一可靠之人擔當。我思來想去,卻是大哥你最為合適。」

    典韋愕然道:「我?」

    其餘人也有些不解,沙摩柯忍不住開口:「可是大哥不是下軍校尉嗎?如何兼任?」

    董俷說:「我自然也知道這件事。不過皇上的意思是,讓大哥讓出下軍校尉的職務,擔任北宮校尉,秩比下軍校尉,同為一千二百石。我猜想,皇上已經有了接任下軍校尉的人選……這件事有好有壞。失了下軍校尉,固然令你我手中的實力減弱,可一旦虎賁郎重建起來,則能順利的合併為一體。我想皇上也是這個意思。」

    典韋撓撓頭,「若是二弟覺得可以,我自然沒有問題。可我先說清楚,我不精於練兵。此前新軍都是有成蠡一手操辦,要我擔任也可以,成蠡要過來幫我的忙。」

    董俷一笑,「這個大哥不必擔心……成蠡我另有安排,不過我會給你安排一合適的人。麴義將軍有大才,精於兵事。我擬請麴義將軍擔任北宮左都一職,唐周為軍司馬,協助大哥重組北宮。晏明、史渙、班咫在大哥帳下聽令,各領一營,為都尉。」

    被點到名的人,不禁驚喜非常。

    特別是麴義,格外興奮。而班咫則捻須點頭,心裡道:如此一來,主公深信與我。

    要知道,此前班咫雖跟著董俷,但始終未曾掌握實權。

    如今自領一營,說明他已經通過了董俷對他的考驗,只需繼續努力,總有成功的一天。

    董俷說:「至於鸞衛營,我打算交給李信和司馬香兒。雖說她們是隸屬我北宮,可實際上卻是聽命於皇后。我不想再插手進去,紅昌我另有安排,就由她二人執掌鸞衛營。但北宮重建,我只能將博浪士撥給大哥。此次參與冀州之戰的北宮衛,我一個都不會歸還,我準備以此為根底,作為重建虎賁郎的基礎,請大哥見諒。」

    麴義、龐德,可是盯著那四五百個北宮衛呢。

    參加過戰鬥的,和沒有參加過戰鬥的士兵,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群體。

    只是董俷既然這麼說了,他二人也沒有辦法,流露出遺憾之色。反倒是典韋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想了想說:「自家兄弟,何需客氣。既然你有用,那我另外找人。」

    董俷點頭,招手示意任紅昌捧著一個盒子過來。

    打開來,將虎符轉交給典韋:「皇上的旨意,會在這幾日下達,大哥你先熟悉一下。」

    說完,他看著張郃、龐德和武安國。

    這三人看上去有點失望,不過當董俷看過來的時候,又立刻挺起了胸膛。

    「我已奏明皇上,請雋義為虎賁中郎,還望雋義莫要推辭。」

    張郃聞聽,頓時喜出望外。這虎賁中郎,秩比七百石,比之他早先那河間從事的職務,可要高出了好多級。更重要的是,為虎賁中郎,可自領一軍。虎賁中郎將下雖然還有左右僕射和左右陛長,但實際能掌兵的,卻是虎賁中郎,共有三個名額。

    如此,足以看出董俷對張郃的重視。

    士為知己者死,張郃此刻對董俷,可說是感激不已。

    「令明,我也擬拜你為虎賁中郎,待成軍之日,與雋義各領千人。」

    龐德本來是有點失落,原本為假司馬,不成想被唐周頂替。可沒想到,竟然是……

    連忙起身:「龐德定不負主公厚望。」

    「安國兄,武力不俗……」

    董俷最後把目光盯在了武安國的身上,沉聲道:「我身邊本有四名親衛,成蠡董鐵,王雙成廉。他們原本是執掌巨魔士,可如今董鐵雖王越先生學藝,王雙成廉……使我身邊親衛不足以調配。我擬請安國為我巨魔士護衛長,與成蠡一起執掌,如何?」

    那巨魔士,武安國自然也領教過。

    說實話,對於巨魔士的戰力,即便是麴義也為之讚賞。武安國聞聽讓他做護衛長,先是一怔,旋即感動的熱淚盈眶。撲通跪在地上,「武安國願為主公效力,但有一息在,絕不令主公失望。」

    而麴義、龐德等人,莫不是以羨慕的目光看著武安國。

    護衛長,連品秩都沒有,可偏偏是董俷的親衛。足以說明,董俷對武安國很信任。

    董俷攙扶起武安國,目光環視眾人。

    「今日我等共聚一處,卻也讓我感觸頗多。只希望多年後,諸公都功成名就時,我們能再次聚在一起。那時候飲酒歌舞,再敘今日之相聚,俷也許會更加開心。」

    很簡單的話語,卻讓眾人心中,暖呼呼的。

    除了典韋和沙摩柯之外,其餘眾人齊刷刷跪在董俷面前,「我等定不負主公厚望。」

    「好了,都起來吧!」

    董俷一一攙扶眾人,重又落座之後,商談細節問題。

    就在這時候,有一鸞衛匆匆走進了小校場。在任紅昌耳邊低聲說了兩句之後,任紅昌一蹙眉,轉身來到了董俷身邊。

    「主公,府外有一人,自稱是從潁川來,受主公故人所託,前來求見。」

    董俷一怔,愕然道:「潁川……故人?那人叫什麼?」

    「只說是叫石韜,不過他手中,卻是有一件巨魔士令牌,說是當年主公你給的信物。」

    石韜?

    董俷還真的是想不起這個人的來歷。當下讓眾人繼續商討,他帶著任紅昌、武安國和成蠡走出了小校場。當初參與冀州之戰的鸞衛女,經過治療后,能恢復健康的,只有八十九人。至於傷者,董俷已命人送往敕勒川將養,在他看來,那些受傷的鸞衛,絕不能夠虧待。畢竟,她們曾為了這漢家江山流血賣命,皇帝不管,他卻不能不管。

    那剩下的八十九名鸞衛回到雒陽,不願意再入鸞衛營。

    她們更希望能留在大宅門裡,至少在這裡,她們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過活。其中還有幾個就是出自於大宅門的虎女營女兵,對她們而言,這大宅門,就如同她們的家。

    董俷身為北宮校尉,處理這事情並不算難。

    在通知了李信和司馬香兒后,八十九名鸞衛,就算是在大宅門裡安了家。

    平日里負責內院的安全,或者處理些家務。不管是董綠還是蔡琰,對她們也格外尊敬。

    董俷隨著鸞衛走進了議事大廳,一路上也沒有想起來石韜是誰。

    進了大廳,卻見裡面站著一人。年紀約在十七八歲的樣子,生的齒白唇紅,帶著濃濃的書卷氣。

    見董俷進來,這人先是一怔,顯然是被董俷的相貌所驚嚇。

    而後迅速的恢復過來,上前一步,躬身道:「敢問將軍可是那曾在潁川平亂的董俷將軍?」

    董俷點頭,攙扶那人道:「在下正是。」

    「那將軍可認識穎陰一個名叫徐庶的人?」

    徐庶?

    對於董俷而言,那是一個已經數年未曾想起過的名字。可即便如此,卻非常的熟悉。

    「當然識得!」

    董俷疑惑的看著那人,「敢問閣下是……」

    那人卻是長出了一口氣,撲通跪下來,激動的說:「在下石韜,表字廣元。是元直的朋友。將軍,還請您出面救一救元直,否則的話。徐元直可真的就要死了!」

    董俷聞聽,頓時大驚!

    ————————

    八點左右,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