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15章 雍水畔,董俷戰三英(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15章 雍水畔,董俷戰三英(三)字體大小: A+
     

    從半夜殺到現在,六個時辰中,董俷幾乎沒有休息過片刻。

    連番惡戰,董俷胸中積鬱了一口氣,卻無從發泄。這一口血吐出,卻是讓董俷的精神陡然振奮,原本殺的有些混淪的腦子,也隨之變得清明了許多。如今,他正在數萬敵軍的包圍之中,絕不可久留。漢帝等人應該已經衝出了包圍圈,自己似乎也沒有必要再繼續戰下去。更何況,對手變得很厲害,董俷也沒有信心能戰勝。

    象龍跳到了一旁,董俷抬頭看,心中一陣苦笑。

    果不出所料,那偷襲的人,正是桃園三英之中的三爺張翼德。剛才的一擊,張飛雖然擊傷了董俷,可雙臂也是一陣陣的發麻。胯下戰馬,更受不得那般巨力,退出七八步后,方站穩腳步。

    三個人,呈品字形,關公和張飛,一個是眯著眼兒,一個是瞪著眼,但看得出,這二人此時都很激動。眼見仇人,這兩年來他們刻苦練功,不就是等的這一刻嗎?

    原本對劉備的主意,關公是並不贊成。

    但現在看來,大哥就是大哥,終於可以報仇雪恨了!

    「丑鬼,上次你用詭計打贏了我們,沒想到會有今日的局面吧。三爺等這一天,等的心焦。正好,這一次讓你嘗嘗被圍攻的滋味……丑鬼,還不過三爺拿命來。」

    說著話,張飛一擰手中丈八蛇矛,朝著董俷分心便刺。

    這兩年來,三爺也是整日的打熬力氣,手中丈八蛇矛也是重新打造,重七十八斤。

    和反賊交鋒,時而也會與塞外異族作戰,三爺自創出一套無回矛法,一施展起來,如同疾風暴雨一般,全無半點防禦的招式,儘是同歸於盡的兇狠殺招。無回矛法,顧名思義,招出敵死,絕不留情。丈八蛇矛掛著破空歷嘯聲,帶著慘烈殺氣。

    董俷心裡一驚,鬼哭槊在掌中一振,一招四夷賓服槍,迎著張飛就沖了過去。

    在指月錄中,四夷賓服槍為中平槍法,為二十四勢之元,妙變無窮。槍法中正平和,隱含王者之氣。施展開來后,上下翻飛,任憑張飛那疾風暴雨般的無回招法,卻就是無法突破董俷的防禦。只把個三爺張飛氣得,哇呀呀暴叫,招法更兇猛。

    董俷不是不可以和張飛對攻,若掄起殺法兇猛,他絲毫不在張飛之下。

    可偏偏,關公在一旁虎視眈眈,卻始終不見動作。猶如蓄勢待發的利箭,董俷知道,這關公出招定然是絕殺的招數。必須要嚴陣以待,小心防範才能抵擋下來。

    「無回八法,驚夢!」

    張飛也已經進入了舉重若輕的地步,那蛇矛恍如巨蟒,在他手中忽而疾刺,忽而挑殺,變化莫測。打了五六個回合,三爺猛然一聲爆喝,一矛刺出,若同奔雷。

    董俷擺槊架住,鐺的一聲響后,把三爺的蛇矛盪開。

    可就在這時,關公動了。胯下黃驃馬閃電般飛出,順勢一刀劈出,爆喝:「逆風刀!」

    青龍偃月刀破空,帶著一股怪異氣流,兇狠斜劈。

    董俷暗罵了一聲卑鄙,這二人看起來早有默契,關公的這一刀,不論是時機還是勢頭,都恰道好處。正是處於董俷力量將失的滯點,而關公則是正在巔峰狀態。

    大槊奇詭一轉,槊尾正點在了刀鋒之上。

    那股奇大的力量,險些讓董俷的大槊脫手,順勢向前滑出,董俷一招怪蟒出洞,和三爺的蛇矛再次撞擊在一起。

    鐺鐺鐺,那聲音有點發悶。

    關公和三爺二人聯手,三人如同走馬燈似的站在一起,那殺法好不激烈。

    帥旗下,許攸喘了口氣,扭頭對身邊的劉備說:「玄德,你這兩個兄弟,確實是虎將。我還沒有聽說過,有誰能和董家子打成這樣……不過,還請玄德出手,儘快殺了這董家子,而後追殺那昏君,則大事可成。許某定當表奏新帝,為玄德洗刷冤屈。」

    說實話,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候,劉備還是有些猶豫,不知道是否應該出手。

    可許攸的話,無疑提醒了他。

    開弓沒有回頭箭,到了這光景,哪裡還有什麼退路?自古成王敗寇,就是如此。

    想到這裡,他一咬牙,紮下一張三石硬弓。

    「子遠公稍待……」

    說著話催馬衝出本陣,在馬背上彎弓搭箭,對準了董俷,嗖的一箭飛出。

    而後收起弓箭,抬腿摘下一桿馬槊,朝著董俷衝去。

    歷史上,劉備使得一手好劍。那雙股劍赫赫有名,可說是眾人皆知。

    但安喜縣一戰後,劉備的雙股劍折斷。這兩年來,他苦練馬槊,並且在戰場上撕殺,能使得一手好槊。三十斤重的馬槊,如今也是能斬將奪旗,武藝比之當年好了十倍。

    身為大將,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利箭飛來,董俷猛然一招鐙里藏身,在眾目睽睽之下突然從馬背上消失。箭矢落空,董俷翻身坐穩,一槊橫敲,砸向關公。若是棄了敵對的立場,關公對董俷的武藝,卻是極為敬佩。但這戰場上,容不得半點留情。更何況,他們之間只有仇恨。

    關公舞刀,磕開了大槊。

    這時候劉備衝過來,馬槊疾刺,招數頗見功底。

    董俷反手一槊,挑開了劉備的馬槊。但心中卻暗自吃驚:怎地這大耳朵,有如此武藝?

    三英走馬燈似的圍著董俷狠殺,漸漸的,董俷也有些不敵。

    一個不小心,那關公的青龍偃月刀砍在了他的背上。也就是董俷的鎧甲結實,擋住了大半的力道。可即便如此,還是破開甲胄,在他背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劇痛,讓董俷暴怒了!

    和張飛二馬錯蹬的一剎那,猛然抽出金瓜錘,一招蒼龍擺尾,狠狠的砸在了張三爺的背上。

    這一招槊里夾錘,使得是出神入化。

    張三爺在馬上哇的噴出一口鮮血,險些被打下了戰馬。

    劉備驚怒道:「休傷我三弟!」

    擺槊橫掃。董俷卻也不理,一招蘇秦背劍,撞開馬槊,一磕馬肚子,象龍頭也不回的落荒而去。

    關公大怒:「賊子,休走!」

    帶著人就追了上去。那邊劉備來到張飛跟前,緊張的問道:「翼德,你沒事吧。」

    張飛吐了口鮮血,氣急敗壞的說:「大哥休要管我,殺了那丑鬼要緊。」

    劉備想了想,當下帶著人就追了下來。

    ******

    董俷的腦袋越發的糊塗了。

    背上的傷口火辣辣的疼,鮮血順著甲葉縫隙流淌,把大半個身子染紅。

    三英,果然是厲害!

    董俷和人交手,從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感覺手中大槊越來越沉,心知體力的消耗,已經到了極限。

    施展馬援留下來的那套運氣之法,骨骼嘎巴巴直響。

    劇痛之中,力氣逐漸的恢復。背上的傷口,似乎也已經凝結了,不再往外流血。

    勒住了馬,眼看關羽一馬當先的追上來,董俷深吸一口氣。

    怎麼也要拖住對方,否則若是被他們追上漢帝,那可就是前功盡棄,功虧一簣了。

    「關雲長,你我再戰三百合!」

    董俷撥轉馬頭,向關羽衝過去。

    但見關公卻冷笑一聲,猛然停下來,青龍偃月刀高舉,「某不與你做匹夫之爭,兒郎們,把這丑賊給我圍起來。」

    關公的手下,配有二百校刀手,呼啦啦將董俷圍住。

    單打獨鬥,關公還真的沒有把握能勝了董俷。既然已經到如此地步,何必去冒險。

    董俷頓時身陷重圍,大槊連番劈斬,狠殺敵軍。

    可不等他殺退了敵人,劉備帶著人也沖了上來。眼看這種景象,劉備不由得一笑。

    「雲長此計,果然是妙……來人,給我放箭!」

    跟隨劉備的二百多弓箭手,在外圍轉開,不斷的射出利矢。董俷一邊撥打鵰翎,一邊擊殺靠過來的敵軍,氣得哇哇直叫。這劉玄德果然陰險,這是要耗盡我的力氣啊。

    關公捻著美髯,輕聲道:「大哥,這董家子,真不愧虎狼之將的稱號。這麼多人圍殺他,居然還能堅持到現在。關某以前真的是小看了天下英雄,實在是慚愧啊!」

    劉備眼睛爆射出冷戾殺機,「可惜,他是我們的敵人!」

    這時候,張飛隨大軍撲來,見此情況,也明白了劉備二人的意圖。

    「困死他,最好活捉了他,我要一刀一刀的把他剮了,方能消我心頭這口惡氣。」

    此時,已經過了午時。

    積雪漸漸融化。不遠處,就是雍水,董俷被團團包圍,身上插了四五支利箭。幸好,並非要害。而象龍也有點支持不住了。若非身上厚重的馬鎧,只怕早就被射殺。

    眼看著董俷已經沒有了力氣,劉備等人好生得意。

    許攸笑呵呵的說:「董家子一死,則我等大業可成……到時候只需要挑著他的腦袋,北宮衛不戰自潰。玄德,此戰你三兄弟當為頭功,許某在這裡先恭喜玄德你沉冤得雪了。」

    劉備忍不住哈哈大笑,得意洋洋。

    也就是在這時,河對岸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從疏林中衝出兩人。

    一個是面黑如鍋底,長得是猙獰醜惡。胯下一匹大黑馬,手中卻是一對鑌鐵大鎚。

    另一個,馬上掛著一桿銀槍,生的俊朗非凡。

    掌中一張寶雕弓,馬背上還馱著兩壺鵰翎箭。二人衝出來,厲聲喝道:「好漢休要驚慌,我們來助你……逆賊,爾等劫駕弒君,皆亂臣賊子……那一隻耳,看箭!」

    鵰翎箭破空,嗚嗚歷嘯。

    關公抬手一刀斬落了利箭,卧蠶眉倒立,怒吼一聲:「鼠輩,敢壞我好事?看刀!」

    話音未落,黑臉漢子輪錘就迎了上來,一招鐵門閂,鐺的崩開了關公的大刀。

    這黑臉漢子好力氣!

    關公心中一驚,和那黑臉漢子立刻斗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張飛挺矛飛出,攔住了那俠客。四個人,四匹馬,在雍水畔斗在一起。

    董俷也不知道這二人是什麼來歷,不過既然能抵住關公,想必不差。

    精神頓時振奮起來,那運氣心訣連續施展兩次,骨骼不停的嘎巴巴直響,大槊連續三招夜戰八方,打得周遭人血肉橫飛。也不理那飛來的箭矢,朝著劉備和許攸就撲了過去。

    那一邊,白臉漢子顯然不是三爺的對手,打了十幾個回合,招法已經散亂。

    可張飛一看董俷朝著劉備撲過去了,頓時急了。他可清楚自家兄長的本事,對付小人物還行,可若是一對一的和董俷打,根本不是對手。虎目圓睜,一聲厲喝:「丑鬼,休傷我大哥!」

    舍了白臉漢子就撲向了董俷。

    白臉漢子也知道自己不是張飛的對手,看同伴被關公打得狼狽,當下挺槍夾擊關公。

    遠處,馬蹄聲響起。

    滿天雪塵翻滾,似有千軍萬馬疾馳而來。

    許攸心中不由得一驚,抬頭張望,臉色頓時顯得很緊張。

    「玄德,可是友軍?」

    那裡還有什麼友軍?劉備眯起眼睛,仔細的觀瞧。就見雪塵之中,隱隱約約有一隊人馬飛撲過來。那旗號上打得是『河間張』的字樣。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可劉備知道,對方絕對不是什麼友軍。

    「不好,會不會是趙國的軍馬趕過來了?」

    許攸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只聽遠處傳來一聲怒吼:「休要走了反賊,河間張郃在此。」

    ——————

    今天只有這麼多了……

    晚上要搞聚餐,實在抱歉。(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