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14章 雍水畔,董俷戰三英(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14章 雍水畔,董俷戰三英(二)字體大小: A+
     

    漢帝很狼狽,不過在鸞衛營的拚死護衛下,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此刻,他正在兩個小黃門的攙扶下,從一塊石頭上站起來,周圍還有十幾個金瓜武士,可明眼人能看出來,這些所謂的殿前衛士,其實都已經嚇破了膽,甚至連女人都比不上。表面上是在保護漢帝,可實際上呢,不過是以此為借口逃避戰鬥。

    何皇后已經嚇得說不出話,華麗的宮裝,也變得很凌亂。

    辨王子倒是還沉得住氣,看到董俷衝上山的一剎那,辨王子忍不住大聲的歡呼起來。

    「董卿,我知道你會來的!」

    小皇子的臉色慘白,可是話語間,中氣頗足。

    董俷跳下馬來,那身上濃濃的血腥氣,令撲過來的辨王子忍不住收住了腳步。天曉得這一路上董俷殺了多少人,全身都是粘稠的血漿,「董卿,快點保護我們離開。」

    漢帝咳嗽了一聲,辨王子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有點失態。

    忙退回去,還朝著董俷做了一個鬼臉。也許在辨王子的心中,董俷就如同一個保護神般的存在。只要董俷來了,一切麻煩都會解決……是的,一定不會再有麻煩。

    董俷上前,躬身道:「皇上,請恕小臣有甲胄在身,無法全禮。」

    「董卿,莫要……唉,都是朕的錯。若是朕聽從你的意見,踞營而守的話,定然不會有此危險。董卿,你帶了多少人來?該死的黨人,朕發誓,一個也不會放過。」

    漢帝憤怒的大聲吼叫。

    董俷苦笑道:「皇上,北宮衛只剩下六七百人,其中騎兵,也僅有百人左右。小臣帶了所有的騎兵,一路殺過來。只剩下這些了……至於羽林軍,已經潰不成軍。」

    漢帝看了一眼董俷身後那七十多個北宮衛,臉色刷的變了。

    「只有這些人?」

    「皇上,如今山下敵軍主將被小臣擊殺,正在混亂中。加上倖存的三百多鸞衛,尚能湊足四百人。小臣誓死護衛皇上、皇后和皇子突出重圍。只要能回到大營,我們尚有一拼之力……小臣已經命人馬不停蹄趕往趙國。最遲明晨天亮時,援軍可至。」

    這時候,山下仍舊是一片混亂。

    主帥和大將幾乎死傷殆盡,剩下的幾千名高邑郡國兵,群龍無首。

    許攸正在兩個校尉的攙扶之下,大聲的呵斥,同時放出鳴鏑,召集四周的人馬匯合。

    董俷知道,如今的情況,絕對是拖不得。

    漢帝咬了咬牙,做出決定:「董卿,朕就拜託你了!」

    有人牽過來了幾匹大內御馬,漢帝雖然身體並非特別好,但也能非常矯健的上馬。

    倒是何皇后,不通馬術,令人好生為難。

    幸好辨王子在北宮衛的時候,學了一身的好騎術,當下與何皇后並乘一騎,由北宮衛護佑。董俷召集起倖存下來的鸞衛營……看著這些傷痕纍纍的姑娘們,心中一陣慘然。

    想當初,把她們聚集起來,卻沒有想到會是如此結果。

    一千鸞衛營,三年的辛苦訓練,如今只剩下這三百多人,十亭折了七亭,他怎不難過。

    「姑娘們,你們是好樣的,沒有丟了當年鸞衛營前輩的臉面。如今,我等唯有拚死殺出一條血路,方能有生還的機會。董某不知道,能活下來的有幾人,但董某想告訴你們的是,只要董俷尚有一息在,就不會拋棄你們……姑娘們,隨我建功去吧。」

    鸞衛營的姑娘們奮力高呼,舉起鉤鑲、短刀,高唱木蘭辭。

    那木蘭辭本是董俷當初為振奮士氣而背誦,可如今,卻已經成了鸞衛營的軍歌。

    那柔柔的女聲,高唱雄勁之歌,讓董俷血脈賁張。

    兩腳一磕馬肚,象龍長嘶一聲之後,一馬當先的衝下了山崗。

    三百鸞衛,勢如猛虎,隨著董俷發起了衝鋒。緊跟著北宮衛護著漢帝等人,也朝著山下衝去。

    剛整好隊形,許攸還沒有來得及喘一口氣,就見董俷如同離弦之箭,飛衝下來。

    鬼哭槊歷嘯連連,所到之處頓時血肉橫飛。

    那鉤鑲女兵,五人一族,呈錐行陣衝擊。三年的訓練,讓她們有著無與倫比的默契,相互之間的配合,也格外的純熟。剛列好隊形的郡國兵,先是被董俷硬生生撕開了一道口子,緊跟著鉤鑲女兵衝鋒,好像一把尖銳的錐子,把陣型徹底打散。

    北宮衛保護著漢帝等人,緊隨著一陣掩殺。

    何曾見過如此兇猛的撕殺,辨王子的手不停的哆嗦,可仍然死死的抓住馬韁繩。而何皇后,眼睜睜的看著那殘肢斷臂亂飛的慘烈景象,忍不住發出一聲聲的尖叫。

    數千人組成的陣型,被董俷一個衝鋒鑿穿。

    猛然撥轉馬頭,看鸞衛和北宮衛仍身陷重圍,董俷一咬牙又殺了回去。在敵陣中來回的衝鋒,大槊一招緊似一招,把個郡國兵殺得抱頭鼠竄,眼見董俷過來,立刻調頭就走。

    許攸厲聲喊喝:「攔住他們,攔住他們!」

    董俷夾住三支投槍,對著那被中軍護持的許攸振臂擲出。投槍撕裂空氣,破空產生凄厲的聲響。幾名護在許攸身前的軍士被瞬間洞穿。而董俷催馬,向許攸撲去。

    殺了此人,可令敵軍混亂。

    董俷見過許攸,但是印象並不是非常的深刻,因為當時在大將軍府,誰也沒有特意的和他介紹。

    所以,只是有些面熟,卻想不起對方的名字。

    但有一點可以明白,這件事裡面,絕對有黨人的痕迹。

    細目圓睜,董俷若同猛虎下身,大槊輪開,上護其身,下護其馬,劈波斬浪般向許攸衝去。

    這時候,鸞衛和北宮衛護著漢帝等人已經衝出了重圍。

    董俷大聲吼道:「莫要管我,只管走,撤往雍丘大營……」

    許攸則喊道:「攔住他們,不要放他們逃走……混賬,快把那董家子給我攔住,攔住!」

    一彪人馬從斜里殺出,為首的兩人,一個是簡雍,另一個是手持大斧的壯漢。

    「王政,保護許先生!」

    簡雍一邊吼叫,一邊帶著人,朝漢帝等人追去。

    董俷可是認得簡雍,但並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只是當初這傢伙在安喜縣外曾給他造成了老大的麻煩,若非他督軍混戰,只怕桃園三英,難逃他三丑兄弟之手。

    如今見他出現,董俷心裡不由得一驚:難道,劉備也在這裡?

    在董俷的心中,劉備無疑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存在。別看他眼下落魄。可在歷史上,劉備的前半生,不也是在顛簸流離?可只要給他一點點的機會,這傢伙就會順勢而起。更重要的是,劉備個人的人格魅力,在他周遭,確實聚集了一批人物。

    來不及細想,董俷當然不會放簡雍過去。

    捻出一支投槍,象龍猛然沖了起來,將兩個郡國兵撞飛出去,頭頂的尖刺,更把對方的肚子挑開。借勢起身,董俷發出巨雷般的怒吼聲:「賊子,你家爺爺在此。」

    那投槍帶著可以洞穿金石的巨大力量,可說是用上了董俷的所有力氣。

    和簡雍本相距一百五十多步,但象龍的速度奇快,瞬間就追了過去。在董俷投擲的一剎那,和簡雍僅有八十步左右的距離。要說,這個距離還是遠了。可董俷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那投槍在空中飛行的時候,不斷旋轉,更產生出了一道奇異的弧線。

    簡雍也沒有想到,董俷在這麼遠的距離就會出手。

    等他聽到那歷嘯聲響起的時候,連忙扭頭觀瞧,投槍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噗,正對穿了簡雍的脖子。投槍上巨大的力量,把簡雍的頸骨折斷,簡雍就耷拉著腦袋,趴在馬背上,一路落荒而走。

    與此同時,那名叫王政的壯漢也過來了。

    宣花大斧力劈華山,這壯漢面目猙獰吼道:「小子,拿命來!」

    王政,原本是張純身邊的一員大將。後來張純走投無路,他就臨陣造反,砍了張純的腦袋。

    原想求個前程,可公孫瓚偏偏最討厭不忠不義的人,當場就想殺了他。

    也幸好劉備求情,公孫瓚才算把王政放了。但也因為這件事,公孫瓚對劉備生出了戒備。

    事實上,公孫瓚一直對劉備有所提防。

    作為同窗,劉備當時所表現出的那種浮華之氣,公孫瓚並不是非常的喜歡,同時也不甚看重。可在劉備投靠他以後,公孫瓚發現,這個昔日的同窗,卻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般不堪。相反,劉備頗有才華,在軍事上略差於公孫瓚,可在待人接物,還有使用人的方面,劉備的能力遠超過公孫瓚,使得公孫瓚的手下,都說劉備好。

    越是這樣,公孫瓚就越是不放心。

    故而在殺了張純,向朝廷表奏功績的時候,原本應該在三甲之內的劉備,和同樣戰功卓著的關張二人,都沒有出現在功勞簿上。用公孫瓚的話說,劉備如今還背著反賊的頭銜,若不能將這頭銜給清洗了,他公孫瓚又怎麼敢為他向朝廷請功?

    劉備是聰明人,怎猜不出,公孫瓚對他生出了提防?

    有心投靠劉虞,但他身上的罪名未得清洗,又如何去投靠?

    涼州,董卓節節獲勝。當初害他們坐實了反賊的罪魁禍首,就是那董卓的兒子,如今也已經是北宮校尉,七百石的俸祿,在雒陽混的風生水起,好不得意啊!

    劉備原本還指望老師盧植能幫忙。

    可現在,盧植收了董俷做學生,若是能為他說項,早就說項了,何必等到現在?

    劉備的希望破滅了……

    他感到,自己的前途,已經是一片黑暗。幸好公孫瓚還沒有做的太絕,在得了奮武將軍的頭銜之後,把劉關張三兄弟,還有他的部屬一起都扔到了平原縣,做了當地的小吏。那平原令,原本也是公孫瓚的人,自然能明白自家主公的意圖是什麼。

    平原,地處四戰之地,位於冀州和幽州之間。

    土地貧瘠,甚至比不得安喜縣,劉玄德等人被扔到這裡,又有人監視,打壓,日子過的好生憋屈。昔日追隨他們的人,一個個都走了,讓劉備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絕望。

    也就是在這時候,許攸途徑平原,於無意中結識了劉備。

    這無異於又給了劉備一個希望,袁紹素有賢名,又出身四世三公之家,也許能……

    但直到劉備到了高邑后,許攸才說出了他的計劃。

    一開始,劉備是堅決不同意

    但許攸的一席話,卻讓他意動:玄德有大才,被宵小陷害,才落得今日的局面。如今,董家子深得聖眷,只要皇上在一日,你就難以洗脫身上的罪名。主上昏庸,奸妄當道,玄德正應隨天下正義之人,斬除奸妄,行伊尹、霍光之舉,另立新君,重振我大漢江山社稷……除非,玄德願意重回平原,做那一輩子見不得光的宵小。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人活於世上,就要把握時機,方能有所作為。

    而且追隨袁家,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他們能給劉備帶來無盡的希望。

    故而,劉備帶著身邊為數不多的人,加入了何顒的計劃。

    董俷擊殺簡雍,眼見那王政過來,突然一聲冷笑。象龍在原地甩頭,一個旋身,奪過了王政的攻擊。同時一探身,鬼哭槊一招青龍獻爪,閃電一般的疾刺而出。

    那鬼哭槊上,帶著一股奇異的螺旋勁道。

    王政那能想到,董俷會有如此快的反應?猝不及防之下,斧頭就使得老了,一下子劈空,正好露出了一個老大的破綻。鬼哭槊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那甲胄頓時被兇猛的力量擊打的粉碎,槊頭上帶著的螺旋勁道,繼續往裡面鑽,咔嚓一聲,胸骨盡碎。

    整個人被打飛了出去,落在地上時已經斷了氣。

    董俷大吼一聲:「擋我者死,涼州董俷在此,賊子給我拿命來!」

    他縱馬直撲向許攸,只嚇得許攸在大旗下連聲的驚呼:「攔住這賊子,攔住這賊子!」

    話音未落,一騎飛馳而來,快逾閃電。

    馬上端坐一員大將,跳下馬有九尺身高,面如重棗,卧蠶眉,丹鳳眼,一掬美髯,身披鸚哥綠的戰袍,胯下一匹黃驃馬,掌中青龍偃月刀,赫然正是那關羽關雲長。

    關公衝到了董俷面前,二話不說,輪刀就砍。

    還說個屁啊,有道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若非眼前這丑鬼,他怎能落到今天地步。

    董俷看清楚了來人,心中不禁暗叫一聲:不好!

    說時遲,那時快,關公的刀可就到了。董俷曾領教過關公的刀法,可時隔兩年,關公的刀法卻是越發的凌厲。八十二斤的青龍偃月刀,在他掌中猶如燈草般好不吃力。一刀砍下來,快如閃電,卻又給人了一種輕飄飄,根本沒有用上力氣的感覺。

    只這一刀,董俷就看出,關公的刀法,已經達到了舉重若輕的地步。

    心中不敢再有所遲疑,在電光火石間,鬼哭槊向外一挑。只聽鐺的一聲,關公也沒有看清楚董俷這槊是怎麼使的,只是這百試百靈,少有失手的第一刀居然被擋住了。

    兩人同時感到了一股巨力襲來。

    象龍不由得噔噔噔後退三步,而關公胯下的黃驃馬,卻唏溜溜長嘶,連退了十幾步。

    手臂微微有些發麻,董俷細目微閉。

    而關公此刻,丹鳳眼也微閉,兩人相視一眼,那目光中都流露出從未有過的戰意。

    「好刀法!」

    董俷忍不住大讚了一聲,催馬正要上前再戰,卻聽身後有人厲聲喊喝道:「丑鬼,吃你三爺爺一矛,看招!」

    一股銳利的金屬寒氣從身後直撲過來,董俷嚇了一跳,忙舉槊一招吳剛伐桂向後掃去。

    鐺……

    巨響聲震得董俷耳朵嗡嗡直響,喉嚨一甜,忍不住哇的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

    ——————————————

    前面犯了一個錯誤,國舅應該是董重,我寫成了董承。

    後面會加以修改,特抱歉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