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12章 雍丘之戰(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12章 雍丘之戰(二)字體大小: A+
     

    漢帝行營大帳,位於羽林軍大營的中心地帶。

    此刻,行營大帳外戒備森嚴,金瓜武士,殿前衛士全部頂盔貫甲,嚴陣以待。

    雖然距離羽林軍大營的營門有很長的距離,可那呼號的寒風,依舊把那撕殺聲響送入大帳中。戰馬的慘嘶,士兵臨死前的哀嚎,兵器碰撞而產生的叮噹聲,讓大帳中的人們,一個個膽戰心驚。何皇后的臉色慘白,已經看不出半點的血色。辨王子也在發抖,不過幸好曾在北宮校場參加過一段時間的北宮衛訓練,所以還鎮靜。

    而漢帝,雖然竭力的讓自己看上去很平靜,可是那眸中的驚慌,已經出賣了心中的恐懼。

    大帳門帘一挑,毌丘毅沖了進來。

    「毌丘卿,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毌丘毅臉上的血已經凝固了,使之有些狼狽。

    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毌丘毅大聲道:「皇上,敵人很多,臣擔心董校尉很難守住大營門。我們撤吧……從這裡到高邑境內,不過幾十里,只要我們速度快,可以在天亮前抵達高邑。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唯有進入高邑,我們才能得到安全啊。」

    「可是……」

    「皇上,猶豫不得啊。趁著董校尉和敵人糾纏,我們現在走還來得及。」

    辨王子忍不住開口道:「那毌丘將軍的意思是,就不管董校尉他們了嗎?」

    「這個……臣……」

    漢帝扭頭看了一眼辨王子,那森冷的眼神,讓辨王子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毌丘卿也是好意,辨不得無禮。」

    一旁張恭也說:「皇上,奴婢亦覺得,留守此地實在危險,當儘快趕到高邑才安全。」

    「既然如此,立刻準備出發!」

    漢帝猶豫了片刻,終於下定了決心。在毌丘毅的指揮下,宮娥彩女們立刻忙碌起來,金瓜武士、殿前衛士備好了輦車,這時候任紅昌也得到了消息,匆匆趕來一把拉住了張恭:「大人,為何要整備儀仗?」

    「你來的正好,正要通知你等鸞衛營,隨聖駕突圍,引賊人往高邑,而後隨機殲滅。」

    逃跑歸逃跑,可話卻不能這麼說。

    至少要襯托出漢帝的英明果敢,而不是臨陣脫逃。故而這話一出口,就變成了漢帝不惜以身做餌,引賊人上鉤。但任紅昌也不是傻子,又怎能聽不出裡面的意思?

    「可是董校尉說,要我們踞營而戰啊!」

    張恭的金魚眼兒一瞪,厲聲道:「任紅昌,這裡的事情,是皇上說了算,而不是你家那個什麼董校尉。皇上命令我們突圍,我們自當奉旨而行,難道你要抗旨嗎?」

    任紅昌看上去柔柔弱弱,可這骨子裡,卻是剛強的很。

    聞聽張恭言語間對董俷不敬,頓時勃然大怒,「張大人,鸞衛營為北宮衛所轄,任紅昌自當奉我家大人之命……我等踞營而戰,尚有希望。若是離開了大營,在曠野之中遭遇伏擊,那該怎麼辦?我要馬上見皇上,請皇上收回這個決定,讓開!」

    「大膽的賤婢,皇上是你這等人想見就見的嗎?金瓜武士何在,把這賤婢給我拿下。」

    有金瓜武士呼啦啦上前,但見任紅昌身後的鸞衛立刻鏘的拔出了寶劍。

    「都給我住手!」

    辨王子正好路過,看到這情況,連忙上前制止。

    張恭搶先道:「殿下,這賤婢不尊聖旨……奴婢看她,分明是想要造反。」

    劉辨一皺眉,看了看任紅昌。

    那青銅面具,在夜色中有一層白色的霜氣,看不到她是什麼表情,卻增添了許多陰森之氣。

    「任姑娘,發生了什麼事?」

    任紅昌忙上前,把剛才說過的話重複一遍,「殿下,從這裡到高邑,幾十里方圓內一馬平川。若是賊人伏擊,我們根本無法防禦。請殿下奏請皇上,收回聖命。我等將拚死一戰,定能護衛皇上的周全啊。」

    「這個……」

    辨王子對董俷還是比較信賴的,聞聽董俷曾有交代,不禁心裡也生出了猶豫。

    「任姑娘,你現在回去,整備鸞衛營。我這就去面見父皇,看看能否勸說父皇改變主意。」

    任紅昌當下答應,目光陰冷的從張恭身上掃過去,帶著部下匆匆離去。

    鸞衛營,此刻已經是整備完畢。鉤鑲兵列隊而立,騎軍也都是全副武裝。任紅昌覺得,辨王子應該能勸說了漢帝。故而下達命令,隨時準備出營和敵人交戰。

    有道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鸞衛營的姑娘們經過了近三年的訓練,早就有些期盼,能如鸞衛營的前輩們一樣,征戰疆場。故而命令下達之後,一個個興奮不已,摩拳擦掌的都準備要大幹一場。

    但片刻后,有小黃門來送信:「鸞衛營護駕突圍。」

    怎麼還是突圍?

    任紅昌有點發懵,但看上去,這已經無法改變。羽林軍已經集結完畢,掩護這輦車準備出發。

    「將軍,我們該怎麼辦?」

    任紅昌一咬牙,「鉤鑲軍隨聖駕而行,遊騎兵營隨我出戰,協助校尉大人剿滅賊人。」

    鸞衛營此次共出動了一千人,其中有七百鉤鑲步兵,三百遊騎兵。

    也不管那小黃門在一旁張牙舞爪的威脅,任紅昌一聲令下,帶著三百遊騎兵風馳電掣般沖向羽林軍大營的正門。那裡,有一場慘烈的撕殺,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

    「皇上,任紅昌反了……」

    張恭得到了消息,立刻向漢帝稟報。

    漢帝愣了一下,突然輕嘆一聲:「既然她們要去送死,那就隨她們去吧。莫要說鸞衛營造反,她們是在為朕爭取時間啊……傳旨下去,鉤鑲女兵有辨王子接管,隨大軍突圍。」

    ******

    董俷已經是血染征袍,隨著敵人的步軍抵達之後,雙方的陣營就完全被打亂了。

    手舞大槊,董俷在人群中左衝右突,所到之處血肉橫飛,大槊輪開,數不清的賊人骨斷筋折,倒地哀嚎。那大槊,如同一條出海的蛟龍,上下翻飛,舞成了一團烏光。氣流從大槊上的銅人七竅流轉,發出鬼哭狼嚎的聲響,在戰場上空迴響。

    鬼哭槊招出滴水式,盡走提順之法。

    出手鳳點頭,槊頭舞出了一道道古怪的芒影,恰如同幾十個鬼影圍繞董俷而動。

    眼看著,敵軍的攻勢已經開始衰退,心中不由得暗自出了一口氣。

    在董俷看來,抵擋住敵人的第一波攻擊之後,踞營而守,憑藉近萬人馬,至少可以抵擋十日。有這十天的時間,高邑、趙國等地都能得到消息。到時候四方援軍一至,則賊人可破。

    可就在這時候,任紅昌領著遊騎兵衝出了營門。

    一身爛銀鎧,在夜色中格外的耀眼,手中大槍撲稜稜上下翻飛,抖出朵朵梨花。

    殺入敵陣之後,令北宮衛士氣頓時振奮。

    而遊騎兵則奔走四方,彎弓搭箭,射殺賊軍。

    這本是一件大好事,可董俷卻感到了一絲不妙。任紅昌的鸞衛營,是奉命保護漢帝,為什麼會突然跑出來撕殺?根據董俷對任紅昌的了解來看,若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任紅昌絕不會擅離職守。更何況,早先董俷就已經給了任紅昌命令,讓她據守大營。

    象龍在奔跑中猛然一個急停,呼的轉調轉了身形。

    董俷大喝一聲,沿著原路殺將回去,衝到了任紅昌的身旁厲聲喝問:「你們怎麼出來了?」

    「皇上,皇上跑了!」

    董俷抬手把一個靠過來的賊將砸翻馬下,細目陡然圓睜,驚怒道:「跑了?怎麼會跑了?」

    「毌丘毅,毌丘毅建議皇上撤往高邑……皇上受不住勸說,就帶著人跑了。主公,我們也要設法撤退才是。否則……」

    「撤退,這時候還說什麼撤退!」

    董俷心中暗罵毌丘毅:賊子誤我……

    可戰場上,雙方正處於膠著狀態。只要己方有半點撤退的跡象,勢必會引發大潰敗。

    「紅昌,隨我殺退敵人再說!」

    董俷說完,撥馬沖入敵陣,任紅昌當下也不遲疑,嬌喝連連,大槍連閃,將幾名賊兵刺倒在地。

    距離戰場不遠處,有一座土丘。

    一名金甲將軍,掌中一把鳳嘴刀,橫在馬鞍橋上,正靜靜的觀望著戰場中的情況。

    有斥候衝上了土丘,輕聲道:「將軍,小的剛才發現,有大隊人馬和車仗,離開了對方的大營。」

    「哦?」

    金甲將軍一怔,突然笑了起來:「看起來是皇帝老兒跑了!」

    身旁副將忍不住上前道:「顏將軍,我們要不要追過去?」

    金甲將軍搖搖頭,「不必,前方劉家三兄弟對付他們。倒是這些人馬,著實精悍。竟然以弱勢兵力,硬抗我數倍於他們的人馬……只要將他們殲滅,則大事可成。」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放鳴鏑,命伏軍出擊……潘將軍,顏某請你率本部人馬,纏住那個主將。同時高呼皇帝逃跑了,以瓦解他們的軍心。只要軍心一亂,我們就可以迅速解決他們。到時候從後面掩殺過去,和王大人的人馬兩相匯合,皇帝老兒,嘿嘿,插翅難飛。」

    「末將尊令!」

    副將應了一聲,命人放出鳴鏑。

    刺耳的聲響在夜空中回蕩,從四面八方,再次響起了一陣喊殺聲。

    董俷心中一驚:賊人還有伏兵嗎?

    正思忖著,卻聽到有人大聲叫喊:「狗皇帝已經逃走了,爾等還不投降,更待何時?」

    北宮衛頓時出現了一陣混亂。

    而外圍的鸞衛營遊騎兵更被無數賊兵瘋狂湧上來,將她們圍困住,瘋狂的撕殺開來。

    一隊人馬殺將出來,把董俷和任紅昌等人分割包圍。

    為首一員大將,手持宣花大斧厲聲喝道:「潘鳳在此,兀那丑鬼,還不下馬投降?」

    董俷這會兒也殺紅了眼,催馬向潘鳳撲去。

    十餘名敵軍騎將攔住了董俷的去路,只聽董俷一聲怒吼:「擋我者……死!」

    那『死』字,如同一聲霹靂般在戰場中炸響。董俷細目圓睜,鬼哭槊招出燒天式,輪圓了嗡的一聲砸落下來,帶著刺耳銳嘯,砰的將一名敵軍連人帶馬砸的血肉模糊。

    橫槊一輪,卻是秋風掃落葉。

    那大槊帶著一道奇詭的殘影劃出,遠遠看去,大槊幾乎成了一個U字的形狀。

    砰砰砰……

    三人被抽翻馬下,全都是被攔腰抽開。

    血淋淋的臟器灑落一地,溫熱的血,噴濺了董俷滿臉。

    如同猙獰厲鬼,董俷突然抬手抽出了一支投槍,刷的向潘鳳擲去。潘鳳本向董俷衝來,眼見投槍過來,忙勒住戰馬,抬手大斧划圓,鐺的一聲將投槍給崩開了去。

    即便如此,那投槍上的千鈞之力,仍是讓潘鳳一陣手臂發麻。

    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董俷一招威震八方,大槊連閃,噗噗噗砸翻了周圍的敵軍。

    象龍連踢帶撞,頭頂銳刺更是兇狠的挑刺,一眨眼就衝到了潘鳳面前。

    猛然一個兇狠的衝撞,用腦袋狠狠的撞在潘鳳胯下的戰馬頭上。

    尖銳的利刺破開了戰馬的腦袋,凄厲的馬嘶響起,潘鳳從馬背上撲通就栽了下來。

    不等他站起來,董俷手起槊落,把潘鳳斬於馬下。

    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了一聲慘叫。

    董俷轉身看過去,就見成廉被一員金甲敵將斬落馬下。王雙和任紅昌的眼睛都紅了,瘋狂的向那敵將衝去。二人聯手夾擊,卻見對方絲毫不亂,揮刀與兩人打在一起。

    不好……

    董俷一眼看出,那賊將刀法精湛,而且力大無比。

    任紅昌抵擋了七八個回合后,就有些力不從心。幸好有王雙在旁邊協助,否則……

    「擋我者,死,死,死……全都給我死!」

    董俷心中大急,鬼哭槊變得越發猛烈,那鬼哭狼嚎的聲音也越發的刺耳起來。

    乍聽,令人氣血翻騰。

    象龍不停的暴嘶,腳踹身撞,所過之處,無一人能敵。

    那金甲將也留意到董俷衝過來,猛然氣沉丹田,一聲厲喝,鳳嘴刀勢帶萬鈞,砍向了任紅昌。

    一蓬血光崩現,任紅昌手中的大槍被鳳嘴刀從中斬斷,那無可抗禦的刀鋒,撕開了爛銀甲,從她胸前掠過。任紅昌慘叫一聲,從馬上跌落。旁邊王雙的眼睛猶如滴血一般,揮刀向金甲將軍砍來。二馬錯蹬,那金甲將軍一招抹丘刀,刷的掠過。

    可憐王雙,一心想要救下任紅昌,不想被那金甲將攔腰斬為兩段。

    成廉、王雙,相繼戰死……

    任紅昌生死不明!

    董俷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巨吼,那聲音猶若蒼猿喪子一般,帶著無盡的悲傷和痛苦。

    「畜生,去死吧!」

    鬼哭槊夾帶著一股風雷聲響,那槊上發出的巨力,彷彿撕裂了蒼穹。

    滿天鵝毛大雪紛紛閃避,距離金甲將還有二十步的時候,他就已經舉起了大槊,同時一支投槍呼嘯飛出,金甲將剛斬了王雙,被這突如其來的投槍嚇了一跳,一低頭,只聽鐺的一聲,將他頭上兜鏊擊落。金甲將披頭散髮,大吼一聲,舉刀相應。

    只聽鐺……

    那巨響聲在蒼穹回蕩不息,鳳嘴刀被董俷這一擊,硬是斷成了兩半。

    也是那金甲將反應靈敏,飛身跳下了馬。人是躲過了,可那戰馬卻是無法躲閃。被鬼哭槊砸的血肉模糊,腦漿迸裂。金甲將雙臂發麻,腦子發木。在地面上滾了兩圈之後站起來,耳邊還在嗡嗡的響個不停。董俷馬不停蹄,衝到了金甲將的身邊。

    大槊揮舞起來不方便,探手從馬背後面取出了一根金瓜。

    這金瓜,說穿了就是一柄錘。鎚頭大約有剛出生的嬰兒腦袋那麼大,雕刻成了骷髏頭的形狀。當初設計這兵器的時候,董俷為了凸出這金瓜的震撼力,用鑌鐵打造,通體烏黑。柄長三尺七寸,成八棱形狀,粗約有鵝卵般,光禿禿的極為嚇人。

    這金瓜砸落,金甲將再也無法躲閃。

    只憑噗的一聲響,金甲將的腦袋被砸的稀巴爛,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

    「董西平尚在,北宮衛,隨我絕殺!」

    董俷槊打金瓜砸,在人群中橫衝直撞,不停的大聲叫喊。

    「顏將軍死了,顏將軍死了……」

    也不知道那顏將軍究竟是什麼來歷,敵軍突然發出了一陣吶喊聲。

    董俷周遭,無人敢靠近。他翻身下馬,將任紅昌抱起來,輕輕取下她臉上的面具,那張嬌媚無雙的面容,呈現在了眼前。

    「紅昌,醒來;紅昌,醒來……」

    董俷大聲喊叫,任紅昌卻沒有任何動靜。胸口血如泉涌,那刀鋒劃過,幸好有盔甲阻擋,只留下了一道一掌長的傷口,正位於**的上方。

    幾名鸞衛營遊騎兵衝過來,驚恐的看著董俷懷中的任紅昌。

    董俷心知,此時不是他兒女情長的時候。將任紅昌交給了遊騎兵,厲聲吼道:「回大營,給她止血,止血……」

    遊騎兵醒悟過來,接過了任紅昌,向羽林軍大營飛奔而去。

    董俷再次翻身上馬,只覺得這心中的殺意在不斷膨脹,令他難受的,想要死去。

    「殺,殺,殺……一個不留!」

    ******

    這一場戰鬥,從半夜一直到天亮,整整持續了三個多時辰,終於在日出時停下來。

    陽光將烏雲驅散,大雪業已停止。

    數十里方圓,只見遍地的死屍,鮮血將白皚皚的血全部染紅。

    羽林軍營前的土地,變成了一片血紅色的泥濘。屍體疊摞著屍體,有的都已經被踩踏的模糊。

    敵軍被殺的潰散,董俷也不知道他究竟殺死了多少敵人,只記得身穿盔甲的敵將,至少有五十個人在他槊下喪命。一場搏殺,令他也筋疲力盡。收整人馬,退入了羽林軍大營。

    仔細清點一方,董俷欲哭無淚。

    加上鸞衛營的三百遊騎兵和他的親衛軍,三千五百北宮衛,只存活下來不到千人。

    若不是羽林軍撤退,原本不會有這麼慘重的傷亡。

    成廉、王雙……兩個跟隨董俷從涼州走出來的親隨,就這麼丟掉了性命。任紅昌依舊生死不明。也幸虧董俷在這方面重視,故而隨軍帶有醫生,正在緊張治療。

    羽林軍的行營大帳,已經被軍醫徵用。

    整個行營,除了大帳里給任紅昌進行手書之外,其他各處,也都安排了無數的傷員。

    能不能挽救,是一回事。

    但挽不挽救,卻是另一回事。

    董俷仔細清點,能作戰的人,只有六七百,其餘的……

    而鸞衛營遊騎兵,幾乎是全軍覆沒。這一戰的損失之慘重,遠遠超出了董俷的想想。

    接下來,該怎麼辦?

    就在董俷還迷茫的時候,突然有一股潰軍向大營方向跑來。

    潰軍?

    董俷心中生出不詳的預兆,忙翻身上馬,帶著百餘人衝出了大營。

    大約有千餘人左右,正狼狽不堪的向大營奔跑。為首的一員大將,盔歪甲斜,卻正是毌丘毅。

    「毌丘將軍,你們……這是怎麼了?」

    毌丘毅一見是董俷,忍不住放聲大哭:「董校尉,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皇上,皇上被劫走了!」

    「被劫走了?」

    董俷的腦袋嗡的一聲響,立刻懵了。他衝過去,一把將毌丘毅拉下了戰馬。兩個毌丘毅的親隨還要過來阻攔。董俷大槊輪開,啪啪兩下,把兩人當場擊殺。

    「怎麼回事?皇上怎麼會被劫走了?羽林軍呢?怎麼就剩下你們這些人?」

    董俷此刻,虎目圓睜,那一聲濃濃的血腥氣,沖的毌丘毅一陣頭暈目眩。他也顧不得許多,哭喊道:「我們離開大營后,眼看著就要抵達高邑……突然有一伙人,衝過來……足足有幾萬人,我們被衝散了。敵將很厲害……皇上,皇上危矣。」

    「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倒是說清楚啊。」

    毌丘毅穩定了一下心神,這才斷斷續續的把事情經過說清楚。

    原來,在他們快要抵達高邑的時候,突然有一支人馬出現。剛開始,毌丘毅見他們身著官軍服飾,也就沒有太在意。哪知道對方靠近了之後,卻突然變了臉色。一陣衝殺,把毫無防備的羽林軍衝散開去……漢帝的車駕也翻了,連帶著皇后和辨王子,都不知所蹤。

    董俷面頰一陣劇烈抽搐。

    官軍,對方居然有官軍的裝備……

    幾萬反賊,隱藏在雍丘,卻沒有人注意,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玩味的事情。

    把所有的細節梳理清楚,董俷卻不禁嚇了一跳:難道,難道這些敵人,不是賊寇?

    冀州刺史王芬,只怕是反了。

    「董校尉,皇上丟了,我們該怎麼辦?」

    毌丘毅如今也是六神無主,抱著董俷的大腿哭喊。也難怪,漢帝如果真的出了危險,那他全家都別想活。雖說董俷是主將,可是他作為副將,一樣是罪責難逃。

    此刻,毌丘毅已經忘記了他早先的驕橫。

    在心裏面,也許已經開始盤算著,如何把自己從此事當真歐諾個撇清。

    董俷看見毌丘毅那哭哭啼啼的樣子,心裏面驟然生出厭惡之意。若非此人,何至於此?

    抽出金瓜,怒道:「皇上既然丟了,你還活著幹什麼?」

    說罷手起錘落,把毌丘毅打的腦漿迸裂,倒在血泊之中。

    「你等好生看護營寨,北宮衛,隨我前去救駕!」

    羽林軍士氣已經淪喪,不足以用。如今之計,只有帶著北宮衛,再來拚死一戰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