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208章 惡來逞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208章 惡來逞威字體大小: A+
     

    觀閱台上,王允突然失聲叫道:「不好!」

    這老貨突如其來的一嗓子,把袁紹嚇了一跳。正羨慕董俷手下猛將如雲呢,老貨這一叫,把他的美夢隨之打破。一皺眉,輕聲道:「子師,為何突然如此失態呢?」

    這句話出口的一剎那,袁紹的心頭也是一咯噔。

    此刻,典韋也已經沖入的校場。他沒有沙摩柯和董俷那般過丈的身高,但依然極為雄武。業已經跟隨董俷了四年,二十四歲的典韋,剛進入了一個人的黃金年齡。

    胯下象龍,極為雄壯,如同出海蛟龍。

    馬上的典君明,身高九尺,雙手緊握八棱大戟,兩片月牙兒戟刃,泛著一層血光。

    頭戴卷沿八棱紫金荷葉盔,身披八棱紫金荷葉鎧,威風凜凜,殺氣逼人。

    那象龍,也披著一套由張掖送來的馬鎧,裹住了全身。馬頭盔上,還豎了一根犄角,卻是用那天外精鐵打造,五指寬的刃口,可破重甲,看上去端地是詭異非常。

    這典韋一出場,許久沒有征戰的象龍頓時興奮起來,不停的發出龍吟般的暴嘶。

    漢帝卻是沒有見過典韋。

    一來是典韋雖擔任北宮左都,但有董俷在,遮掩了他不少的光芒。二來,他性子本來就有點悶,除了在自家兄弟跟前能談笑風聲,大多數的時候,更像是個護衛。

    不喜歡擊鞠比賽,也從不和人嬉鬧。

    就連對北宮軍頗為熟悉的辨王子,也只是知道典韋是董俷的大哥,卻不清楚他的本領。

    漢帝忍不住問道:「北宮竟有如此多猛將?」

    辨王子連忙說:「父皇,這是董校尉的結義兄長,名叫典韋,表字君明,亦是有萬夫不擋之勇。」

    「先有虎狼之將,後有蠻人小王,朕倒要看看,這三兄弟的大哥,有什麼本領。」

    漢帝來了興趣,而蹇碩的目光中卻是灼灼放光。

    若能收服這兩人,西園軍中,誰人還敢不停他蹇碩的命令。

    而袁紹也醒悟過來,「董家子好不懂事,竟然妄圖奪取三校不成?子師,如今之計,當如何?」

    王允也有點慌了……

    董俷大膽他是知道的,可沒有想到董俷會如此大膽。

    穩了穩心神,王允道:「本初,如今之計,或是棄了董家子,或是棄了這典韋。我們只能二選一,決不可讓董家子奪了三校。若是那樣的話,只怕是大事不妙了。」

    袁紹盤算:王子師的計策雖然好,用車輪戰……可那董家子從出道以來,似乎尚未有過敗陣。即便是車輪戰,也未必能成。如今之計,當棄了董家子,對付此人。

    心中主意拿定,「子師,放了董家子,對付此人。」

    王允當下點頭,命人傳遞消息下去。

    只聽那武將人群中衝出一人,厲聲喝道:「廣平樂就,領教閣下高招。」

    這是袁術招攬的大將,頗有勇力。王允決定先觀望一下,看看那典韋有什麼本領。

    哪知典韋看到樂就,卻冷笑起來。

    「無名鼠輩,放馬過來!」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典韋這兩年一邊苦練,而且又在王越傳授董鐵的時候,得了不少的點撥。這眼界和功夫,自然不同於凡俗。只一眼,就看出樂就的根底。

    樂就擺刀沖向典韋,哪知典韋卻將雙戟至於一手,眼皮子一耷拉,理都不理。

    這可讓樂就氣壞了,看不起人,也不能如此看不起吧,你怎麼著,也看我一眼啊?

    心中怒氣更熾,揮刀向典韋斬去。

    哪知就在二馬碰頭的一剎那,典韋猛然睜開眼,發出一聲霹靂般的吼叫:「鼠輩膽敢!」

    那聲音震得樂就腦袋一懵,手裡的刀隨之一緩。

    典韋抬手讓過了大刀,一把攥住了刀桿,虎目圓睜,那瞳仁泛出了一抹淡黃色的凶芒。如同被餓虎凝視,樂就心裡陡然一個哆嗦,就覺得手裡的大刀被一股巨力扯動,刷的就脫了手。

    不好!

    樂就念頭剛起,卻見典韋猛然倒轉大刀,一招秋風掃落葉,呼的掛著風聲就砍下來。

    可憐樂就,在歷史上原本也是隨著袁術稱帝,享了一陣子福氣的人。不想卻在這北宮校場上,遇到了那傳說中的惡來凶漢。只聽一聲慘叫,血光崩現。樂就被典韋一刀斜劈成了兩段,屍體跌於馬下,無主的戰馬拖著半截死屍錯蹬落荒而逃。

    剎那間,校場上一片寂靜。

    漢帝咽了一口唾沫,「此子凶漢,不弱那蠻人小王,實乃古之惡來啊!」

    有時候,歷史就是這麼有趣。

    那惡來原本是商紂王時期的商朝大將,因相貌兇惡,勇武過人而傳世。歷史上,典韋遇到了曹操,而博得了惡來的凶名。沒想到如今隨了董俷,這惡來之名依舊跟隨著他。只是漢帝這一贊,可遠比歷史上曹操那一贊影響更大。因為皇帝身邊有史官,皇帝的一言一行,都會被記錄在案。故而這一句古之惡來,也留於史冊。

    當然,典韋此事還不知道,他因漢帝這一贊,而名留青史。

    自從隨董俷來了雒陽,典韋可是一直憋著股勁兒呢。眼看著二弟的名氣越來越大,身為兄長的他,至今還沒有多少人知道。就在剛才,三弟沙摩柯也馬到功成,若是不殺出一點威風來,那他真的是愧為三丑之首的名號,故而出手極為狠辣。

    樂就的死,卻讓一人悲憤無比。

    此人名叫張勳,原本為屯騎都尉,與樂就交好,同樣都是投靠了袁術。

    「惡賊休走,拿我命來!」

    張勳大叫著就衝進了校場,只是悲痛之中,竟然說錯了話。本來是想說:給我拿命來。結果這一不小心,卻說成了拿我命來。觀戰的武將大都搖頭,想死就死吧,何必要大喊大叫?

    典韋也樂了,還有人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

    既然你讓我拿你性命,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

    扔了樂就的大刀,探手從馬背上的兜囊里抽出一支小戟,夾在指間,催馬迎上。

    大約三十步距離的時候,典韋抖手打出小戟。

    張勳不禁為之一緩,舉槍撥打。也正是這一緩的功夫,那象龍的速度多快,就已經衝到了張勳的跟前。腳下套住鞍橋下的雙鐙,典韋猛然長身而起,厲喝一聲:「死吧!」

    雙手持戟,左手一招海底撈月,右手一招烏雲蓋頂。

    猛然間,看到典韋一下子在馬背上站起來,張勳可嚇了一跳。左手戟刺穿了戰馬的腦袋,右手戟狠狠的拍在了張勳的頭上。戰馬一聲慘叫,就倒在血泊中,而張勳的腦袋,卻被拍的稀巴爛,腦漿從那頭盔里流出來,混著鮮血,流淌了一身。

    若說剛才的是猛,此刻的那就是巧。

    不管是張勳還是樂就,說起來也都不算太差。

    可誰也沒想到,這兩員大將竟在眨眼間被典韋一招斬殺,而且手法沒有半點相同。

    董俷忍不住笑了。

    「沙沙,看起來大哥是憋了口氣,要和你見個分曉啊。」

    沙摩柯呵呵直笑,「大哥的武藝,我素來是佩服的,鼠輩居然跑去挑釁,當真不知死活。」

    袁紹在觀閱台上,不停的吸涼氣。

    而曹操的眼睛都泛著綠光,心道:這老天真是瞎了狗眼,怎地天底下的猛將,都跑去了董西平那邊?

    王允則是越看越心驚,「本初,怎地這董家三兄弟,一個比一個厲害,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袁紹也心裡沒底兒了。

    思忖片刻一咬牙,對身後人傳令道:「讓文丑出戰!」

    「喏!」

    這文丑,是袁紹在平定冀州黃巾之亂時收來的猛將,與另一人顏良,都是并州新興人。后居於河間,有河間二虎的美譽,投靠了袁紹之後,可說是立下卓絕戰功。

    和顏良相比,文丑勇武略勝一籌,但是腦袋瓜子卻不似顏良那樣好使。

    故而此次進京,袁紹命顏良保護許攸,尋訪冀州名士,而自己則帶著文丑回雒陽。

    那文丑早在沙摩柯出戰的時候,就興奮的不得了。

    聞聽袁紹命他出戰,那裡還顧得了許多。自馬鞍橋上摘下大槍,厲聲喝道:「兀那丑鬼,休要猖狂,待某家文丑前來會你一會。」

    文丑手中的槍,名叫龜背駝龍槍,重七十八斤。

    這龜背駝龍槍的式樣也很獨特,槍刃特別長,並且帶著一個很詭異的弧線。槍桿中間,凸出一塊,而後兩邊是各以一種很柔和的弧度延伸出去,形成了美妙的曲線。

    這種槍施展起來,很難控制。

    因為槍身上的弧線緣故,所以出招的時候,總是帶著一個很細微的弧線,不但能增加速度和力量,並且使得招數變幻莫測,甚至有人稱這種槍為妖槍,其詭異可見一斑。

    董俷也嚇了一跳,卻不是因為那勞什子龜背駝龍槍。

    文丑?

    這廝貌似也是個很強大的存在啊。

    「大哥小心,此人勇武,小心他的槍……」

    想想看,董俷在北宮門下,自然要扯開了嗓門才行。校場中本來就因為典韋的悍勇而有些冷寂,他這一嗓門不要緊,連北宮校場外面的百姓都聽到了,精神大振。

    人們喜歡看熱鬧,可實力太過懸殊的話,就沒了興趣。

    看就是看勢均力敵,看就是看龍爭虎鬥。

    那董俷是什麼人?那可是當世虎狼之將!能被他稱讚勇武的人,想必定然是不差。

    曹操心裡一酸:為何他人都有猛將兄,唯有操這般命苦?

    而袁紹則是心裡一顫,生出一個疑問:莫非那董西平,和我家的文丑認識不成嗎?

    文丑不認識董俷,可是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此人不弱。

    而且居於北宮門之下,剛才得勝的人,還有如今正在校場的人,都是從他身後出來,這說明二人都是董俷的部下。部下都猛成這樣子,那主將豈不是要猛的沒邊?

    文丑一勒馬韁繩,戰馬立刻止住。

    此刻,校場中響起了一陣歡呼,有為典韋加油的,也有為文丑喝彩的。

    「那丑鬼,城門下的丑鬼是誰?」

    典韋心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長什麼德行,居然還腆著臉叫我丑鬼?

    不過他也看出來,來者不善。加之董俷在後面提醒,這心裏面,也就多了幾分小心。

    「那是北宮校尉董俷,某之二弟。」

    「他就是虎狼之將?」

    文丑眼睛一亮,瞄了一眼董俷,不免有蠢蠢欲動的心思。若能勝了他,那豈不是出名出大發了?

    可文丑魯是魯,卻不代表他傻。

    跟隨袁紹打了兩年的仗,多多少少也知道一點規矩。他如今不過是個都尉,差了人家一大截子呢。

    「喂,丑鬼,你那二弟,比你如何?」

    典韋也是個人精,哪能聽不出這文丑話中的意思?

    不由得冷笑一聲:「丑鬼,你想和我二弟交手嗎?簡單的很,勝過我掌中雙戟,他自然會出戰。」

    「那我就先打敗你再說!」

    文丑話說完,舉槍一招青龍獻爪,直刺典韋。

    這青龍獻爪,指月錄中曾有點出,乃是孤雁出群之槍。

    什麼是孤雁出群,就是說這槍法變化頗多,猶如孤雁於空中騰挪,招招相連,殺機隱藏。

    典韋一看,撥馬上前,雙鐵戟走威震八方式,迎著文丑就打在了一起。

    開始的時候,典韋還真的是有點不適應文丑的招數。這傢伙的槍總是走一道很奇特的弧線,令人無法琢磨。但畢竟是熟讀指月錄,對天下的槍法也多少有了了解。

    雖然一開始顯得狼狽,但在適應了那龜背駝龍槍的特點后,也就漸漸的扳回了劣勢。

    這二人斗在一起,當真是旗鼓相當。

    文丑槍法不俗,龜背駝龍槍又是力大槍疾,招招奔著典韋的要害走。

    典韋則是馬快戟沉,單戟的重量絲毫不比文丑的輕,輪開來如同疾風暴雨一般,兇悍勇猛。

    場下的人可是飽了眼福,那擂鼓的人換了一波又一波,鼓聲不斷,喊喝聲震天。

    兩人打了百十個回合后,文丑就開始落在下風。

    他的馬怎能和象龍這種異域神駒相比,而典韋的雙鐵戟更是用天外精鐵打造,在那龜背槍桿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划痕。典韋也頗為稱讚文丑,有些不太忍心。

    董俷看看天色,若是這麼打下去,天曉得要到什麼時候。

    「大哥,快點打完了,我們好收工。」

    典韋也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撥馬一個迴旋,猛然在馬上長身,雙戟論起來,借著馬勢,接著高度,嗡的斬向了文丑。文丑也有點疲了,可又不想就這麼認輸了。

    一咬牙,舉起大槍,氣沉丹田一聲大喝:「開!」

    鐺,一聲巨響,文丑的馬首先就撐不住了,唏溜溜慘叫一聲,跪倒在地上。

    駝龍槍背上,被斬開了一道口子,鐵戟的月牙兒切入進去了一大半。文丑栽倒在地上,眼睛一閉,心道一聲:完了!

    哪知道等了半天,卻沒有動靜。

    原來典韋已經勒馬止住了攻擊,「好漢子,你功夫不差,若是有匹好馬,可與我再戰一百合。」

    文丑坐在地上,獃獃的看著典韋,半晌后,艱澀的說了一句:「丑鬼,我非你對手。」

    典韋傲然一笑,「那是當然!」

    「不過你別得意,我定會再刻苦練功,他日與你再戰,我也會饒你一次。」

    「某在此恭候!」

    文丑也不要那大槍了,站起來落寞的向場外走去。自八歲就練功,和顏良苦練了十幾年,終於有此成就。原本在冀州戰場上所向無敵,不想今日到了校場,卻落個慘敗。

    槍、馬,固然是一個原因。

    但文丑心裡很清楚,他確實不是典韋的對手。

    自古以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文丑也是個傲氣的人,生平除了顏良之外,沒有向任何人低過頭。可這一次,他真的是敗了,而且敗得是無話可說。至於借口,那都是懦夫們才會使用,對於文丑而言,輸了就是輸了,這也沒有什麼丟人之處。

    有道是英雄相惜,也許就是如此。

    這二人的一戰,雖然以文丑敗北拉下了帷幕,卻讓觀戰的人,大飽眼福。

    漢帝站起來,輕輕鼓掌,扭頭對蹇碩道:「那文丑,倒也是個真漢子,不錯,很不錯。」

    「皇上的意思是……」

    「算他晉級!」

    「遵旨!」

    而此時,文丑渾然不知道他已經破格晉級,心裡的失落,自然難以表述。

    對於掌聲,他好像沒有聽見,快到校場邊緣的時候,文丑突然扭頭問道:「那丑鬼,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

    典韋說:「你問吧。」

    「那虎狼之將,比你如何?」

    典韋神色傲然,大聲說:「我家兄弟,勝我十倍。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丑鬼,聽我一言,你若想勝我,或許還有機會。可若想勝我兄弟,難,難,難!」

    這三個『難』字出口,讓文丑好像失去了魂魄。

    也就在這時,蹇碩高聲喊道:「北宮左都典韋,乃古之惡來,越騎都尉文丑,亦是當今猛將。皇上有旨,責二人晉級,明日參加戰陣比斗。另賜大內御馬一匹,獎於文丑。」

    文丑先是一陣愕然,旋即大喜望外。

    忙匍匐校場邊緣,口呼萬歲,表示感激。

    可那觀閱台上,袁紹面色鐵青。先前董俷提醒典韋,已經讓他對文丑多少有些懷疑。

    因為文丑、顏良歸順他的時候,曾經說過從沒有離開過河間,更沒有和什麼人交往過。如果不認識董俷,董家子又怎麼可能知道文丑的名字。這兩兄弟,分明說謊。

    至於漢帝後面的旨意,卻讓袁紹感到一陣心灰意冷。

    只怕如此一來,那文丑的心裡,對漢帝的感激就遠超過他了!

    畢竟袁紹雖然是四世三公出身,可比起漢帝來,他又算的了什麼呢?

    十四個名額,董家子已經得走了兩個,加上前面的,也已經分走了一大半。幾家歡樂幾家愁,唯獨他袁紹一無所獲。只能寄希望於董俷得嘗所願,讓出那北宮校尉。

    強笑一聲,袁紹故作鎮靜。

    那邊典韋歸於本陣,又有小黃門牽來一匹戰馬,交給了文丑。

    董俷哼了一聲:「這不是早先我送給辨王子的那幾匹戰馬中的一匹嗎?皇上,還真是會做人情。」

    班咫壓低聲音:「他就干這個的!」

    詫異的扭頭,看了班咫一眼,董俷卻沒有再說話。班咫對漢室頗有怨言,畢竟當初老班家為大漢江山立下那麼多功勞,最後卻險些落得個家破人亡,任何人都會如此。

    可有些話,最好還是別讓他知道。

    董俷和歸陣的典韋擁抱了一下,笑呵呵的說:「恭喜哥哥高升。」

    「先別急著賀喜,能不能成,還要看明日的戰陣比拼呢。」典韋倒是表現的很清醒。

    倒是董俷不以為然,輕聲道:「哥哥怕甚,有成蠡相助,想不勝,恐怕都是困難。」

    說完,扭頭對張綉道:「看你的了,莫要給咱們北宮丟臉。」

    沙摩柯和典韋的勝利,著實刺激到了張綉。早就憋得有點耐不住,聞聽之後,催馬衝進了校場。

    袁紹一見這種情況,先不由得一怔,旋即突然間明白了董俷的意圖。

    「不好,董家子只怕是不會出戰!」

    王允多多少少的也看出了端倪,面色鐵青,顫聲道:「本初,只怕我們失算了!」

    何止是失算,簡直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袁紹本來是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盤。

    但千算萬算,終還是沒有算計過盧植等一幫子老貨,不僅折了幾員大將,最後連一點好處都撈不到。曹操在一旁看的卻是開心的要死。一群只知道算計別人的傢伙,如今可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被別人算計,想必那感覺一定讓你們爽透了。

    他本來已經使了不少的錢,有望角逐新軍主將。

    如今雖然也損失不少,可是由於他沒有參加這新軍的選拔,反而讓何進對他多了分信任。

    倒是本初兄只怕損失的,就不是這一點半點了吧。

    越想越覺得開心,但表面上還要做出一副正經的模樣。

    袁紹也無心再去算計了。

    不管怎麼算計,他這一次是吃定了虧。

    演武繼續進行,張綉不愧為槍絕弟子,校場中連挑十將,憑藉著真本事,獲得晉級。

    而袁紹一方,死傷無數且不說,十四個名額當中,只有他在冀州收來的高覽一人晉級。文丑?袁紹已經不太放心了。當高覽晉級之後,他也顧不得禮儀,匆匆離去。

    王允更是慘白著臉,甚至走下觀閱台的時候,都要人攙扶著才行。

    而曹操在演武結束之後,則是跑到了北宮門下向董俷賀喜,順道要敲詐了一次翠鶯閣,才得以放過了董俷。

    一場轟轟烈烈的演武,在夕陽西下時落下了帷幕。

    有人高興,有人歡喜,更有人覺得遺憾。

    遺憾的是,這演武精彩是精彩,可是虎狼之將董俷卻沒有參加,不免令比賽失色。

    也罷,抖擻精神,明日尚有七場斗陣,想必會更加的精彩吧。

    ————————————

    下一章,《疑似太平盛世來》

    會是怎樣呢?

    今日更新一萬五千字,懇請月票支持。(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