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97章 辨王子(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97章 辨王子(一)字體大小: A+
     

    班咫和晏明都是那種說做就做的人。

    在和董俷商議完畢后,就立刻要開始行動。

    晏明得了一百金,帶著董俷配給他的十名巨魔士離去。而這十名巨魔士的頭領,則是董俷的親隨,龍騎十二。不過,龍騎十二在巨魔士當中並不是很扎眼的人,董俷也沒有表現出特別的地方,只是在交代龍騎的時候,看似不經意般的眨了一下眼睛。

    龍騎十二心領神會,自然明白董俷的意思。

    在插手領命的時候向董俷點了點頭,那意思是說:主人放心,十二定會完成任務。

    而後,董俷手書一封信,交給班咫,讓他去家俬坊當了一個普通的管事。

    待安排這二人妥當之後,已經快到子時。

    這才想起來還沒有吃晚飯,飢腸轆轆的,難受極了。

    董俷如今雖然做了官,當了主人,家裡也有奴僕無數,可說起來還保持著上輩子的一些習慣。比如對人的尊重,不分貴賤,一視同仁的態度……奴僕們也累了一天,這麼晚再讓準備飯菜,實在是有點麻煩,故而董俷也沒有讓廚房做飯的打算。

    正想著找點什麼墊墊肚子的時候,一陣誘人的飯香傳來。

    抬頭看,就見蔡琰和董綠帶著兩個丫鬟,捧著飯菜走進了議事大廳。

    「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還不休息?」

    「是啊,你也知道晚了嗎?阿丑現在成了大忙人,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你不心疼,綠兒還心疼呢。」

    蔡琰笑嘻嘻的回答,董綠的臉一下子紅透了。

    「才不是,明明是姐姐讓廚房做的飯菜。」

    心頭不甚感動,待那丫鬟把飯菜放在了桌子上后出去,董俷站起來,輕輕摟住了二女。

    「正經點,下人們還看著呢!」

    董俷一手摟著綠兒纖細的腰肢,一手輕輕婆娑蔡琰的腹部,冷哼一聲,「我看誰敢看!」

    那丫鬟原本是想看看,聞聽這句話,立刻嚇得縮了回去。

    這些丫鬟是董綠在雒陽才買來的新人,對董俷也不甚了解,有一種深深的恐懼感。

    蔡琰抬手敲在董俷的腦袋上。

    「嚇唬小孩子做什麼?知道你現在威風了,快點吃飯吧。」

    飯菜並不是很豐盛,可卻濃縮了蔡琰和綠兒的一番心意。董俷吃起來也是格外的香甜。

    「這麼晚了,你和班先生在說什麼?綠兒過來看了好幾次,都說你們在低聲交談。」

    董俷一邊吃東西,一邊把情況講了一遍。

    綠兒聽得連連點頭,而蔡琰則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沒想到,班先生還有這等眼光,這雒陽人,還真的是瞎了眼睛。不過,你要小心。」

    「小心?」

    蔡琰正色道:「但凡有此心機和目光者,大都是野心勃勃之輩。他今日投靠你,是因為他走投無路。可如果將來……他既然能做那宵小,也就能做反覆之人,不得不防。」

    董俷聞聽,不由得停止進食。

    「姐姐說的有理。班平叔確有本事,這一點無可厚非……但越是有本事的人,心就越大,也不能不防。我觀晏明,是個有勇無謀之輩,唯班咫馬首是瞻,不足為慮。我已經安排了十二在他身邊暗中觀察,想必能看出一些端倪來。倒是這班咫……」

    「如何?」

    「此人有大才,用的輕了,浪費;用的重了,我不放心。姐姐,你說該如何是好?」

    蔡琰想了想,「此事簡單,可找一人分了他的權利。」

    「這個人要機靈,而且還要忠心耿耿,不好找啊……」

    「阿丑,你怎麼糊塗了?制衡班咫,的確需要一個有大才的人。可你現在有什麼權利?班咫如果有野心,斷不會為了一個家俬坊而毀了前程。此人在目前,定然是竭盡全力,若他日你能一飛衝天,才是班咫野心彰顯的時候。如今,需要找人盯著就行。」

    「那找什麼人?」

    「可讓唐周……此人甚機靈,好小便宜卻無甚野心。阿丑你可以暗中成立一部,由班咫接手,讓唐周協助。班咫正需要你的信任,你這樣做,定會讓他全心全意的做事。至於以後,自然會有人來挾制他,咱們只要靜靜觀察,無需太過擔心。」

    董俷點頭,「姐姐這話有理,等唐周回來了,我就安排他做事。」

    一頓飯,磨磨蹭蹭吃了半個時辰,也商量了不少事情。

    董俷突然覺得,他不再缺少謀士。

    雖然賈詡不在身邊,可有班咫在,已經足夠應付如今的局面。更何況,姐姐的智慧也不可小覷。蔡琰固然不懂得詭道陰謀,可貴在心思細膩,能起到查漏補缺的作用。

    一個是智慧女,雍容大方。

    一個長於陣仗,可以確保家中無憂。

    有此二女,還有何遺憾。

    可當董俷擁著蔡琰和董綠的時候,腦海中卻不自覺的浮現出任紅昌那嬌媚入骨的風情。

    我這是怎麼了?

    好端端的怎麼想起了她……

    扭頭看看蔡琰,有瞧了瞧董綠,董俷感到心滿意足。

    「天不早了,我們早點去安歇吧……」

    ******

    自然,懷著身孕的蔡琰是不能滿足董俷。

    而綠兒有害羞,堅持要陪著蔡琰睡,說是方便照顧,把董俷一個人趕進了書房去。

    董俷在書房裡一邊枯坐,一邊哀嘆:誰說妻妾成群好,這才兩個,就讓和尚沒水吃了。

    不過也確實是累了,董俷很快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來,洗漱了一把臉,董俷就帶著典韋和董鐵匆匆的離開了大宅門。

    今日校場點兵,作為主將,可是遲到不得啊……

    辰時,北宮外校場鼓聲隆隆響起。

    養尊處優的禁衛軍罵罵咧咧的從睡夢中醒來,磨磨蹭蹭走出房舍,來到校場集合。

    出乎禁衛軍的意料之外,校場上早就有一個方陣集合完畢。

    鸞衛營的女兵們盔明甲亮,手持鉤鑲短刀,背負短弓鵰翎,精神抖擻,格外英武。

    反倒是一群爺們兒看上去沒精打採的,連個盔甲都沒有穿戴齊備。

    董俷傲然站立在點將台,身後旌旗招展,典韋、張綉等將領全部頂盔貫甲,點將台下,五百博浪士雄赳赳氣昂昂的分兩邊排列,端的是殺氣騰騰,雄壯而威武。

    至於其他的將領,一個個面色難看。

    早就傳令下去今日會有點將閱兵,可沒成想這些個老爺兵,居然連女人都比不上。

    三通鼓響之後,董俷陰沉著臉,一揮令旗,一隊博浪士風馳電掣的就衝到了校場大門口,把還沒有來得及進入校場的老爺兵們,全都阻攔在了校場的大門外面。

    「你們這是幹什麼?沒聽見裡面在點兵嗎?讓我們進去!」

    話音未落,從校場外兩邊殺出二百巨魔士,全都是鑌鐵盔甲,騎馬持槊。

    一時間,整個校場鴉雀無聲。

    董俷看看天色,「共有多少人尚未點卯?」

    身為軍司馬的張綉站出來,大聲回報:「啟稟大人,共三百四十二人誤卯!」

    「全部拿下!」

    「喏!」

    有典韋和張綉走下點將台,帶著博浪士衝到了校場門口。

    「大人有令,凡誤卯之人,不分將官士兵,一律拿下!」

    「你們敢……」

    有軍官大聲喊喝。可巨魔士和博浪士才不會聽他們的那一套,立刻就沖了過來。

    十幾個士兵企圖抵抗,就聽典韋大吼一聲:「讓開!」

    巨魔士立刻分開一條路,只見典韋飛馬衝過來,雙戟揮舞,在空中劃過兩道光毫。

    叮噹數聲脆響,幾名士兵的兵器被砸落,人已經倒在血泊中。

    禁衛軍這才看出來,這是要玩兒真的,而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過家家,玩遊戲。

    已經進入校場的禁衛軍暗自慶幸,而沒有進入校場的官兵,則面如死灰,被押到了點將台前。

    董俷冷聲說:「董某治軍,唯有軍法至上。軍中條例,爾等不會不知道,昨日已經通知,今日辰時點卯,沒想到……爾等號稱漢軍精銳,卻連姑娘們都比不上,實乃我男兒的恥辱。軍司馬張綉何在,依照軍中條例,點卯后三通鼓響未曾歸隊,當如何處置?」

    張綉大聲回答:「按律當斬!」

    校場中人心中一咯噔,暗道一聲:這惡漢不會是要把這三百多人全都殺了吧。

    有些時候,還真的是想什麼就會有什麼。

    董俷冷冷一笑,「既然如此,今日凡誤卯之人,全部斬首,懸挂轅門外示眾三天。」

    「丑鬼,爾敢……」

    「大人饒命!」

    有的人破口大罵,有的人卻是苦苦哀求。

    但整個校場,卻是噤若寒蟬,無一人站出來說話。博浪士二話不說,衝過來二人一組,拉著就往外走。有的人還想在掙扎一下,卻見張綉手起劍落,人頭落地。

    不一會兒,只聽三通追魂鼓響起,三百多顆人頭高懸轅門外,血珠子滴答滴答的往下落。

    原以為這事情就此結束,可沒想到董俷再次厲聲喝道:「左都典韋、軍司馬張綉、右監任紅昌,檢查著裝。凡是盔甲不整,兵器上有銹跡者,拖出去重責二十棍。」

    校場幾千人,除了鸞衛營之外,禁衛軍幾乎有三分之一達不到禁衛軍著裝標註,被拉出去噼噼啪啪的一頓打,一個個被打得皮開肉綻,血肉模糊的慘叫個不停。

    整個校場的上空,瀰漫著一股子濃濃的血腥味。

    士兵們面如土色,將官們瑟瑟發抖。好日子似乎要過去了,點將台上的這個軍官似乎和以往的北宮校尉大有不同。他好像不是在應付了事,似乎是要玩兒真的。

    緊跟著,董俷命令校場上的士兵站立軍姿,在陽光下不許動作。

    可把這些人苦壞了,但看到那些嬌滴滴的鸞衛軍居然還能一動不動,就算是頂不住也要頂下去。整個校場鴉雀無聲,包括董俷在內所有的人,都筆直的站立著,一直到了正午,才算是停了下來。但接下來的命令卻是:午飯過後,繼續操練!

    有人想要抗議,可是看到那血淋淋的人頭,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不過飯菜還是非常可口,比之往常要好了百倍。

    以至於士兵們雖然辛苦,下午訓練的時候,也恢復了不少的精神。

    操列,隊形……

    一聲聲喊喝在校場上空回蕩。

    就在董俷站在點將台上觀閱的時候,一隊人馬從遠處馳來,為首的人,赫然是王越。

    在王越的身邊,跟著一個柔弱的少年。

    說他柔弱,並非是身體上的單薄,而是在相貌上,氣質上的柔弱。至於身體,卻比許多同齡的人看上去還要結實一些。

    當少年來到了校場門口,看到那掛了一排的首級時,忍不住啊的一聲驚叫。

    身體一歪,險些從馬上掉下來。

    白皙的面頰,更是看不出半點的血色。

    王越連忙把他攙扶住,好容易那少年才回過了神。

    「王師,只是什麼地方?為何,為何會有這麼多死人的腦袋?王師,孤有點怕,我們回去吧。」

    王越嘆了口氣,輕聲道:「王子,若您連這種場面都害怕,以後又該怎麼辦呢?皇上要草民授您劍術,可是有劍無膽,學了又能有什麼用?別害怕,只當作是一次課程。您忘記了嗎?這裡面的主將,可是您一直想要見上一見的虎狼之將啊。莫要被他看扁了……您是王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別讓他人把您看的輕了。」

    王越的語氣很輕柔,輕柔的好像是在對一個普通的孩子說話。

    那少年穩定了一下心神,小臉還是煞白,不過卻握緊了拳頭,顫聲道:「孤知道了。」

    「站住,此地為校場重地,不得擅入!」

    當人馬來到校場門口,卻被士兵阻攔了下來。

    王越身後竄出一人,尖著嗓子喝道:「瞎了眼的賤種,難道沒看到,是皇子來了?」

    依著這小黃門的想法,士兵還不馬上惶恐的跪下道歉?

    哪知這些士兵眼睛一瞪,鏘的拉出兵器,指著那小黃門,「軍中只有將軍,沒有將令,任何人不得進入。再上前一步,休怪我們不客氣。將軍有令,闖校場者,殺!」

    「殺,殺,殺……」

    似乎是配合那些士兵一樣,從校場中傳來聲聲喊喝。

    少年的臉色更加蒼白,身子不停的顫抖,帶著哭腔道:「王師,我們還是回去吧。」

    王越苦笑一聲,握了握少年的手,「王子,請不要擔心,待草民前去說明。」

    說著,他跳下馬,徒步走了過去,拱手道:「請通稟董將軍,就說王越帶辨王子前來觀摩操演。」

    ——————

    好友發新書,http://www.qidian.com/book/1035158.aspx,高太尉都市行

    請多支持!!!(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